正文

岁月年轮(六十六)

(2017-11-19 10:46:54) 下一个

第七章 去见毛主席(5)

 

十六条发布后,红卫兵运动全面升级,如火如荼,势不可挡。其直接领导者是中央文革,发号施令的工具是两报一刊,即:《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只要哪天一发社论,全国各地必定雷厉风行,坚决照办。

九月十四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不准抹杀红卫兵的功勋》,号召红卫兵对“那些吸血鬼、寄生虫”动手,“把他们的金银财宝、杀人武器、变天账拿出来展览……”于是,全国大抄家后,又有了大展览。

我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带领班上现有30名同学参观“破四旧”展览,。

展览由孝高、师专、二中、民办等学校联合主办,展出前一阶段红卫兵“破四旧”成果,地点设在孝感工会阅览室。

进了工会大门,一见周围熟悉环境,雅菲身影立即闪入脑海,一种触景生情,物是人非之感油然而生。昔日我俩卿卿我我,亲密交往之处,如今成了伤心地,好不叫人悲凉惆怅!

雅菲呀,我俩中断联系已经一年多了,就连替我传信的冯雨婷也没了踪影。我后来给你写过三封信,你都不回信,你真那么狠心,把我彻底忘了么?难道我俩真像你妈妈说的那样,惘然痴心,有情无缘么?我陷入暗自神殇,深深怀念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嗳,你往哪走?快撞墙了。”身后的王曼莉小声喝道。我一抬头,差点碰到门框。

“哦,花眼了……”

“是伤心吧?别以为我不晓得你想么事?见景生情咯。”王曼莉话中带酸,看来很清楚我的伤逝。

“你小声点,胡说么事?回去跟你算账。”我回头喝住她,一脚迈入阅览室。.

 

阅览室撤去所有桌椅板凳,在房中央放了四张铺着蓝布的乒乓球台,台上摆满大量的金银财宝。我们列队饶台观看时,不时面露惊诧,

口中啧啧声不断,就像阿里巴巴进了藏宝洞,大开眼界,目不暇接。

第一张球台上有:金砖、金条、金元宝、银锭、成串珍珠、玛瑙,还有金银首饰制品,光彩夺目,熠熠生辉。我第一次见到金砖,很是意外,这么小,就像小学生水粉画用的五彩颜料块,原以为有普通的砖头那么大耶。

第二张台上是玉石、翡翠。既有晶莹剔透、五彩斑斓的玉石,又有造型各异、千姿百态的玉雕品。其中有玉如意、玉石项链、玉石吊坠、翡翠手镯、手链,戒指……

第三张台上是象牙雕刻制品,有观音菩萨,弥勒佛,外国裸体女人。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艘十八世纪的西班牙大船,船上桅杆林立,风鼓船帆,造型精致,栩栩如生。

余下还有各朝代官窑陶瓷制品、檀香木做的佛龛、鸡血石印章,笔架砚台……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阅览室四面墙上挂满历朝历代著名字画,人物、山水、花草、虫鸟,绝妙精致,无所不有。

我除了郑板桥的“難得糊涂”、徐悲鸿的馬、黄胄的驴,许多名画叫不出名字,斗大的书法字都不认识。一见真章,立刻现形,知识贫乏呀。

在房间一角堆了十几个搪瓷脸盆和热水瓶,这也是四旧?过去一看,原来上面印有齐白石的墨宝:一頭葱、两瓣蒜、三只龙虾戏水。

在阅览室出口处墙上贴着八张12吋黑白照片,上面是红卫兵砸古迹,拆庙堂,焚烧“封、资、修”图书、刊物、牌匾、家具、器皿等等的现场摄影。

 

                  文革初期红卫兵上街破四旧     

 

出得门来,见灯光球场上摆了许多供桌、雕花木床、太师椅,龙头挂衣架,猪八戒风筝……估计难逃被焚下场。

过道旁还有一尊断臂缺耳的钟馗神像,脚下堆了几只打碎的夜壶,据说还是民国时期的官窑制品。

参观完毕,已近中午,队伍就地解散,各自回家。我大惑不解,小小县城,人口不过四五万,怎么会有如此多金银财宝,看来孝感这地方的确富庶。但这些珠宝肯定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城关镇究竟有多少地主老财、资本家?

“彭贵生,看了有么事感想?”回校路上,我问“猫眼。”

“眼都看花了,真想随便摸出一件,一辈子吃穿不穷。”

“你把妈有贼心冇贼胆,过嘴瘾。”援朝笑道。

“援朝,听说你抄了别人的家?”我看了眼援朝。

“是哪个瞎说。那天我只是看见‘憨子’抢了书院街一户人家的铺盖。”援朝为自己辩解道。

“被窝?”

“绸子被面上面绣了对鸳鸯,‘憨子’说是资本家小姐盖的。”

“他放屁。那一定是人家结婚用的,么样是四旧?”我简直不相信自己耳朵。又问他:“你么样和他搞到一起了?”援朝连连否认:“没有没有,那天从电影院出来碰到了。”

“你撮白,正赞有么事电影好看?”“猫眼”也不信。

“《地雷战》,我还冇看过。”

“你一个人看?”“猫眼”问。

“我妹妹请我看,还有朱……你个把妈是警察啊,管球得宽。”援朝见说漏嘴,大为光火,狠狠骂“猫眼。”

我和“猫眼”相视一笑,赶紧住嘴,走进校门。

看来刘援朝和朱兴棣还真有点名堂,就朱兴棣那模样,援朝什么眼

光啊?难道真应了那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

 

九月中旬,县楚剧团组织了一次大型文艺演出活动,名字叫做“亿万人民跟着毛泽东”,从各中学抽调了数十名文艺骨干充当演员,乐手,其中有我校的孙德敏、蔡继周,我班的严祥生。他们主要在各区、公社演出,动作搞得很大,获得了农民兄弟好评和县文革领导小组的表彰。

我可从来没看过。

   

九月十七日,孝感县改名为“东风”县。上行下效,我校学生掀起一股改名高潮。我班同学中,刘水田改名为刘学东;郑菊生(憨子)改名为郑红斌;蔡怀货改名为蔡立新。学校、派出所大开绿灯,随时办理相关手续。

 

毛主席九月十五日第三次接见红卫兵以后,我有点急了,那个在广水时的想法时刻萦绕心头,几百万红卫兵是怎样去北京的?啥时候轮到我?我还有没有机会呢?

一日,我们几个又坐在一起,闲扯这个话题。

“毛主席都第三次接见红卫兵了,你们不想去北京啊?”我打头炮。

“想有个屁用,那都是有组织的,你各人掏钱买票去?哪个理你哟。”刘援朝一脸的无精打采。

“就是,我就不胡思乱想,也冇得那个命。”只要援朝一开口,朱兴棣就会帮腔,不管有无人听。

“这不是命的问题,看你有冇得胆量,人家大连海运学院红卫兵一个月走路到北京串联,轰动全国。”王曼莉显露出钦佩口吻。

“他们是大学生,路也冇得我们远。”朱兴棣一直摇头。

“孝感到北京也才1000多公里,和他们差不多。”似乎王曼莉真有此念头,我有点心动。

“我愿意步行串联。每天才走三十公里,我八岁跟我爸……”一想到要和王曼莉一起出去“经风雨,见世面”,我立即来了劲。

“你打住,又要牛逼哄哄啊?”刘援朝打断我。

“反正我走不动,爸妈也不会同意。”朱兴棣说完,看着刘援朝。

“呃……看看再说吧。”本就不积极的援朝一见朱兴棣脸色,立刻打了退堂鼓。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又不是马上行动。”王曼莉见状也缩了回去。咳,真没劲,叶公好龙!他俩不愿意,我们可以找别人组合呀。实在不行,就我俩外出步行串联岂不更美?

当然,这只是我的痴心妄想,她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答应。

 

就在我成天无所事事、郁郁寡欢之际,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我。

九月二十三号,学校接到县文革领导小组通知:我校选派二十人

进京参加国庆十七周年庆典活动,接受毛主席第四次检阅。

消息传来,我预感到机会来了,一定要紧紧抓住,决不能错过,马

上跑去找胡老师打探情况。

“我刚在校文革开完会,我班有一个名额,没有问题,我包你去北京。”一见面,胡老师就给吃定心丸。

“谢谢胡老师,代表怎么定啊?”我先一喜,又不放心。

“具体做法嘛,先由各班民主选举,校文革审查批准,下午就进行。来,我们先搞个候选人名单。”哈哈哈,胡老师居然跟我定候选人!

“好,胡老师你说。”我态度谦卑。

“首先排除‘613’涂炳胜一行人,这是校文革再三明确了的。剩下30人,按10%算,该定三个候选人。我看就你、李幼文、刘援朝怎么样?你也说说嘛。”胡老师很快确定名单,看来早有准备。

“行,我坚决听胡老师的。”这还有啥说的,我心中暗喜,立即表态。

 

下午的选举胡老师由亲自主持,他把三个候选人名字写在黑板上,正要叫大家投票表决,郭金火居然发歪:“胡老师,这候选人是么样产生的哟?是不是也该民主?”胡老师正色道:“这是我征求了大多数同学意见得出的结果,是有代表性的。你说怎么搞?总不能把30个人全写在黑板上吧?民主集中制还是要的吧。”

“反正先要民主。”郭金火嘟哝道,声音小了点。

“郭金火,是不是要把你名字写上去才算民主?”王曼莉当堂站起

来叱问。

“我冇那样说。”郭金火声音越来越小。

“郭金火,你裸连个么事,想闹事么?闭嘴!”周秀清突然大声呵斥道。

嗬,怪了,周秀清一发言,郭金火立即哑火。个中原因,我到部队后才明白。

“胡老师,冇得问题了,快开始吧。”华润兰催促道。

……

选举顺利进行,结果我以24票当选为进京红卫兵代表。

我成功了!我欲谢天谢地谢人,却不知道施以何种方式,才能充分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

如果是现在,我下来后一定会给选我的每个人一个热烈拥抱,深谢他们的宝贵支持,给了我如此重大的荣耀。特别是王曼莉,为了我的最终胜出,起了关键作用,而她自己却因此得罪了人,此乃后话。

 

晚饭后,我到卫校姐姐宿舍,把这特大喜讯告诉了她。姐姐也异常高兴,当即硬给了我五元钱,三斤粮票,还说马上写信告诉爸妈。我说去北京一切都是免费的,不要姐姐的钱,姐硬塞给我,说出门在外多带点钱总是方便的。

姐姐告诉我她已改名叫“赵倩”,说原来的名字“慧清”听上去像尼姑,是四旧。好!“赵倩”——挺好听的,美丽高雅!

姐姐送我出门时遇见朱凤华,又对我着实羡慕、夸耀一番。

回校路上,我止不住内心兴奋,一路欢喜若狂,飘然若仙,走路姿势都变了形,行人见了纷纷躲避,以为从卫校出来,定是神经病无疑。    

我终于梦想成真,马上要进京去见毛主席了!这是多么巨大的光荣

和幸福,这是多少青年学子梦寐以求的事情,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高峰。我真想找个无人的地方,放声呐喊,尽情发泄内心的快感。

那天晚上,我激动得彻夜未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抚今追昔 回复 悄悄话 问读者:有人在跟读,可否与作者有些互动,提些问题意见?多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