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岁月年轮(六十三)

(2017-11-15 12:22:41) 下一个

第七章 去见毛主席(2)

 

立秋都一星期了,老天仍不依不饶,又放出秋老虎,继续折磨人。

晚饭后,我去冲凉,碰见从女洗澡间出来的朱凤华,一手提热水瓶,

一手端个脸盆,正要回家。

她头发湿漉散乱,豆大的水珠滴在短袖衫上,胸前两点傲娇凸显,微微翘起的屁股上包条黑三角裤,更显丰润白净。她胆真够大,毫不在意过往男人射来的莹莹绿光。见我也在盯,更不回避,反而嘻嘻发笑:“小色鬼,看够了么?嘻嘻,暑天无君子。”

呸!你有多大?这话是你说的么,不害臊,朱超怎么也不管教管教啊,任其她这么放荡,自己脸上也不光彩吧。

“哎,你过来。”忽然,朱凤华转身向我招手。

“回去告诉你姐,明天早上去政治处看电视,有重要新闻,五点钟哦。”

“胡扯!这么早,怎么可能?又想耍我?”她已不是第一次了。

“不信拉倒,反正我告诉你了,小赤佬!”说完,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了。

去你的,哄鬼!我一头钻进洗澡间。我没信她,也没告诉姐姐。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爸爸叫醒我:“嗨,赵旭东,快起来!你听……”。我爬起来,揉揉眼睛,恍惚听见收音机里播音员激动人心的声音:

“……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以及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健步来到金水桥,席地而坐,同人民群众亲切交谈……”

“遭了!姐,快起来,去政治处看电视。”该死!我猛地想起朱凤华的话,飞快穿好裤子,抓起汗衫,冲出房门,朝山下奔去。身后传来爸爸喊声:“慢点跑,跟老子一样,性急……”

我大概用了十分钟,跑到医院政治处时,已经气喘吁吁,满脸是汗。一进办公室,见里面坐了十几个人。记得有王世均院长、袁劲节政委、高炳文、朱超、李凤祥几个领导和干事罗济元,还有朱家姐妹、张朝中、张敏建、陈淑华、贾洪燕等一帮“大小孩。”

门对面柜子中摆着一台18吋“菲利普牌”彩色电视机,是医院以购买医疗设备名义,从荷兰进口的,十分稀罕,当时在广水绝无仅有。我生平第一次看电视,完全是开洋荤的感觉。

我见朱超旁边有个空坐,赶忙跑过去坐下,紧盯电视荧屏。

屏幕上,毛主席、林副主席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正和首都群众、学生代表亲切握手、交谈。电视伴以解说员兴奋、激动的声音:“……毛主席迈着矫健步伐走过金水桥,朝我们走来了!毛主席红光满面,神采奕奕,身体非常非常健康,是我们各族人民最大的幸福,也是世界亿万革命人民最大的幸福……

我们一定要在毛主席、林副主席的统帅下,努力学习十六条,忠实执行十六条,热情宣传十六条,勇敢捍卫十六条,紧跟毛主席战略部署,积极投身运动,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毛主席、林副主席走到哪里,哪里群众就欢呼雀跃,激动万分。他们挥舞红宝书,不停地高呼口号:“毛主席万岁!”、“衷心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人们眼中噙满泪水,脸上洋溢着巨大幸福,争先恐后和毛主席、林副主席热烈握手,亲切问候。欢乐场面,高潮迭起,十分感人。

一会儿,姐姐也来到办公室。

“赵慧清,快过来坐。怎么这么晚才来?睡过头了吧?”朱凤华小

声问姐姐。

“我不晓得今天有电视。”

“我昨晚告诉了赵旭东的呀,你没给你姐说?”朱凤华望着我。

“怪我,怪我,忘啦……”我支支吾吾,不敢看她。

“你讨厌。演的啥子?”姐姐责怪道。

“我也没看到开头,好像是毛主席接见群众吧。”我乱猜一气。

“首都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毛主席接见全国百万红卫兵。”朱凤华纠正我。

啊!原来毛主席这样重视、支持红卫兵运动,怪不得场面如此热烈隆重、声势浩大。顿时,我心中一股骄傲自豪感油然升起,同时后悔没听朱凤华的话,早点下来,这次真成“狼来了。”

“肯定是你没信我的话吧,自以为是,活……”

“风华不要说话,影响别人看电视。”朱超打断女儿的话,解了我的围。

 

上班后,人越来越多。军人、职工、伤病员、小孩把办公室围了个水泄不通,挤不进来的就在走廊上听,罗济元已把电视机音量调到最大,仍有人喊听不清。还有人掀开窗帘,把头从窗户伸进来看。光线强了,电视机屏幕一片灰白,人影模糊不清。没有办法,将就着看吧,谁不想亲眼目睹这一盛况呢。

过了一会儿,1500名各地学生代表登上天安门城楼,同党和国家领导人一起参加庆祝大会。看着一个个头戴军帽,身着旧军装,腰系武装带的年轻红卫兵神气活现,趾高气扬的样子,我除了羡慕,暗自猜想这些人是怎样去的北京呢,啥时候我也能登上天安门,受到毛主席的接见,今生今世该是多么幸福、荣耀的事啊!

七时30分,在庄严的《东方红》乐曲声中,毛主席身着绿军装,与林副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广场上欢声雷动,响彻云霄。

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主持大会,林彪代表毛主席和党中央向大家问好,接着发表讲话,他说:“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高司令是我们毛主席。”、“毛主席提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创举,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创举!”

他提出:“我们要打倒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要打倒资产阶级反动权威;要打倒资产阶级保皇派”和“一切牛鬼蛇神!”;“我们要打破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

北京大学代表聂元梓以及南京、长沙、哈尔滨等地的大、中学生代表先后在大会上讲话,表示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大会中,北师大附属女子中学的红卫兵宋彬彬给毛主席戴上“红卫兵”袖章,她还响应毛主席提议,把自己名字改成宋要武。

 

大会结束后,百万红卫兵和群众高呼口号,列队浩浩荡荡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林副主席检阅。

游行进行中,播音员还播出了新华社的报道,首次披露了新改组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顺序是: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陶铸、陈伯达、邓小平、刘少奇、朱德、陈云……这不一个司令部嘛,我家原来曾挂过七大领袖的宣传画像:毛、刘、周、朱、陈、林、邓。毛主席炮打的又是哪个司令部呢?这是我当时最大的疑问。

看完电视,我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恨不得插翅飞回学校,大干一番。

我要快做准备,随时回学校。

今天,妈妈要带姐姐和我上街,给我们做新衣服。

“赵慧清,把裙子换了,没听卢玲玲说嘛,外面很乱。”妈妈招呼姐姐。

“不换。听到风就是雨啊,我倒要看哈子,哪个敢把我啷个?”

“你个死女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妈妈不老,永远年轻。”

“嘻嘻,赵旭东嘴越来越甜。”

我们头顶草帽,朝街上进发。

 

来广水快五年了,街上还是老样子,一点变化都没有。一切还是那样破落、寒酸,看不到前景,不免令人心灰意冷。

不过,这几天镇上变得热闹起来。农资商店门前拉了条横幅:“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对面镇政府门前插着几面彩旗,左右墙壁上贴着巨幅红字标语:“学习十六条,熟悉十六条,运用十六条。”几乎覆盖了所有大字报。门口太小,一些戴着“XXX战斗队、XXX红卫兵”袖章的青年男女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理直气壮地挤进挤出,不知道这些人一天到晚忙些什么?

今天逢五,赶小集。

狭长的街道上塞满了人,川流来往,摩肩接踵。

紧张动荡的政治气氛加上赤日炎炎,使得人们心烦意乱,焦躁不安。一进闹热地段,污言秽语,甚至是破口大骂声接连不断,充斥耳膜。

“哎哎,看到点,你眼睛长到牛胩(裆)里了啊?”一个拉板车的大汉怒吼身边一农民模样的中年人,那人肩上的冲担差点戳到板车上的老太太。

“好生说嘛,又不是故意的。”那农民唯唯连声。

“就是,吃了枪药嘜,不要欺负农村人。”有人打抱不平。

“欺负你又么样?我就是农民,老太婆是麻风病人,戳到你赔钱啊?”大汉凶巴巴喊道。

“麻风病?!快跑……”众人大惊,四散奔走,让出一条路来。

“哈哈哈哈……”大汉一阵狂笑,拉着板车,大摇大摆而去。

 

“啥子麻风病人,这莽汉真是个不孝之子,为赶路,竟诅咒自己老娘。”姐姐不屑地骂道。

“你朗格晓得她不是麻风病?”我问姐姐。

“你没见她在偷笑啊,红头花舌的,像病人吗?麻风病是国家一类传染病,政府是要严格登记,控制流动的,哪能随便上街。”姐姐就是比我懂得多。看来小地方的人不但油头滑脑,还愚味无知,我将来一定要离开这穷乡僻野,弹丸小地。

尽管这个观点从小就挨爸爸批评,我还是向往大城市。多年来根深蒂固,死不悔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