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麻香味

(2017-07-17 06:48:29) 下一个

     1939年4月19日,郁达夫问小报之王曾梦笔对所编辑的《晨星》的印象,报王说:“虎虎有生气,今非昔比了;可惜连续的文章太多了,不容易鼓起读者的兴致。。。”

    那时他哪里知道,就连78年后的互联网时代,连续的文章也是不容易鼓起读者的兴致的。过去靠得是报纸销量做统计,现在看一下文章点击量就明了了。

    以《文学城》为例,擅写长篇小说的很难入得名博排行榜,通常都是在孙山北麓孤芳自赏。曾有人气名博心血来潮玩起了小说连载,从阅读量上看就让人忍俊不禁。依托名博的事前广告,连载第一篇获得1700余人点击。而接下来就飞速萎靡了,第二篇仅获400余人阅读。到了连载之三却让人诧异地腾升至1700余,甚至比之首发都有所超越,这又是为什么呢。用眼角余光一瞥旋即就明白了,原来标题中有“云雨”二字。理解理解,理解万岁,我们都是饮食男女嘛。但愿诸位好奇之人点击完那“云雨”二字后,又真的草草阅读过里面的文字。

    那样诸位就比在下强很多了。因为我从未鼓起兴致去阅读她那篇漫卷累牍的文字,但其小块文字我倒是多数读过,码瓶子插花啥的,偶尔吃块蛋糕烙张饼,读来不反感。遗憾的是偶而文字中会有不通顺之处(恕我冒犯)。虽然我明白那些许磕绊的文字,可能用吴侬软语读出来会是别有情调呢。可烙饼中偶尔吃出粗盐粒,感觉也会奇怪。

    再回到后续的连载文章上。诸位可能已经猜到了,之后的阅读量重新回到300到700余,就此再未突破。再想一下,想要突破又有何难?再“云雨”一番去招呼大家观看不就行了?生活不易,生活中有些事情却很可以做得很从容。就如何用除内容及才情之外的旁门左道来吸引读者的方法,有次就在话赶话后,和同门之人聊了起来。

    “老哥,除了‘云雨’外还有别的招数吗?”

    “有啊,标题党啊(这可是绝学,时时会用上)!”

    “这我知道,我是说还有更简单又正统的招数吗(他奶奶的,说我不正统)?”

     眼瞅着这平时愚钝的呆子,眼睛被求知欲烧的通红,知道今天不授业解惑到底不得脱身,便索性把这世界上最浅显的道理告诉他:“有啊,加图片啊,弄俩仨瓶子摆桌上就囵吞一篇啊!”

    可那红了的小眼连眨几下又道:“这我也懂,可还有不那么糊弄事的招数吗?”

    嗨呀,这鸟人今天咋这么多疑问,我便把那秘传绝学也说与他也罢:“有啊,骂人啊,街头一打架众人就都凑上去,还有专事通风报信的,这你见过吧。最近又长了学问,据说骂人又细分为‘热骂’和‘冷骂’,前两天有人还出文教导正确的姿势,茶水喝多后走嘴道:‘对自己的冷骂功力还是颇为自得的’。。。言罢便长腰慢扭,兰花指撩拨于胸前,气沉丹田,面呈虚怀若谷状,吹气如兰,再轻扬尾指,便有千里外一鼓吹阴盛阳衰的妇人一腚蹾坐在了地上。。。(嗨诸位看官呀,人家不就是使了个排比句吗?咋这等市井的招数也使得?一个大老爷们,妇人气却那样重,打个架还用挠脸拽头发的招数,成何体统?此等事情做多了会进妇联的,还专事计划生育。但是国家年前就变更了政策,他那不失业了吗。。。再看他那自拍头像,大风把脑袋都吹空了,光剩下树杈倒像极了卷着头发的待烫之人),收功后那老兄边娇喘还边呢喃着:‘最深的爱都在最恨的骂里面’”。(编辑老哥,您可千万要碰巧长了个长腰,帮我坐实此述。)

    可听红了眼睛的还是不依不饶:“那还有比骂人更高明的招数吗?”

    这下可考到我了,可也不能说不会啊,当时又忘了‘抱团取暖’,‘熬灯自摸’,‘半夜鸡叫’等招数,便随口道:“有啊,被骂详装委屈啊。。。”

       。。。

    “啥?还要举例?那容我研究研究,不然乱说一通成了郭武贵,那就不好了”

    “那为什么名博第一名又写小说又不云雨又不贴图,也不搞个YOUTUBE链接插进去,却得海量阅读量?”

    提起那主,我不由得虚抱双拳向北拜了一拜,刚要说话,又被红眼睛打断了:“您那脸上是啥表情嘛,咋一提起此人您就神色骤变?”

    “那是尊敬的表情啊,我自记事起就从未练习过这表情,今天也是被你这厮逼的急了,脸上抽搐起来。言归正传,那是因为他骂人啊!除此之外他还玩蚂蚁打架,这可不是等闲之辈,我是说哦,在蚁族看来,从天而降的泥土夹杂着吃食夹杂着敌人,那一定是上帝的操弄。他和咱俩不一样。。。他在天上飞,咱在地上爬。飞龙在天,下场雨就能把咱两家淹了,还伤不到邻居,明白不?

    “哦,有点明白。那怎样看等闲或不等闲呢?”

     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我说:“这个我也说不清,感觉而已。不过,贴图的都等闲,云雨的也等闲,标题党绝对等闲,骂人的则两分,有的等闲有的不。”

   “那论说热门剧教人艺术演绎表达的呢,等闲不?”

随手拽了张纸巾,擤出鼻中塞物道:“你说《白鹿原》啊,天上飞的不是说了,他当那剧鸡肋,强忍着性子看了又后悔浪费了时间,有那功夫还不如看蚂蚁打架。。。哦,原话好象是写博啥的。教诲人文学演绎表达的,定是万水千山只等闲的了。”

    “那到底是等闲还是不呢?”

    “只等闲,只等闲。下个问题?”

不料想这小子收起了一脸憧憬,放肆道:“嗨嗨老哥,你说了半天,唾沫星子飞得到处都是,也不怕人厌恶吗?”(忒没礼貌,找抽)

     “不怕,我只是把入城这几个月来看到的说出来而已。就文章论事,就作者而言,无论是第一,还是编辑,还是会说软语的妇人,能说出来的都是尊敬,以至于到了不知如何表达我最深的爱的程度。不过我现在渴了,去给我倒杯水吧。弄瓶青岛啤酒也成,要像那极简妇人刚刊登出来的照片上的一样。。。那人英烈文章写的好,其他时候就吃糕烙饼加买米了。”

    红眼睛听得振奋,瞳孔缩小放出精光:“看你的心情也不坏,说的脸都红了,要不然咱俩去坡上TIM HORTONS小斟一杯吧。”

     “也好,拿上那瓶黑带,隐在袖子里不好让人看见,偷着兑咖啡里喝过瘾。几十年前红遍神舟的邓大美女唱的就是这境界。可惜那双眼睛太过清纯,不似郁夫人的有味道。。。”

    “可现在是夏天,哪来袖子藏它啊?”

     “说你就是不开窍,傻得就像爱给人上课那位一样,倒在搪瓷缸里端着啊,谁看得出来?走。。。”

     出得门来,七月的风正吹得正殷勤。远处厚重的云层层叠叠地积在湖面上,湖水就渗出了暗蓝的底色。

     街对面替公车局换轮胎的老汉抬手打招呼:“你家昨晚又来鹿了,我看见大小有五只呢。”

    “哦,我说的咋这么多玫瑰连花骨朵都不见了,感情都让那家伙吃了。”仄鼻四周嗅下:“闻见那味道了吗,不似玫瑰,好香啊!”

     红眼睛道:“可不是,街角那作家一天到晚都要吸大麻才写得出字呢。”

    “是嘛,单靠挖土喂食,或手捻兰花,哪里写得出好文章?确实要吸上一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北极航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您说的是。关于广场舞,我现在越来越爱看了,眺望的那种。一边看一边想:这个挺好玩的,也应该有好多故事在里面,随着音乐起起伏伏,或隐或现。
感谢您说的这番话。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的回复和鼓励。
别这样,在文学城写写画画就像大妈的广场舞,不过是为了宣泄。
活着不易,相互体谅。我猜你一定是个好人和追求完美的人,但生活和人性总有缺憾包括你我,你说呢?好高兴认识你,祝你开心愉快,这很重要。
北极航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风水纵横' 的评论 : 您说的是。我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一点悔意也没有,只是因为这是在我自己家里。而且,这一切本来就是故意的。我看不惯文学城里的一些现象,虽然那只是市井中再正常不过的热闹而已。不可能沉默,又不能去别人家捣乱,那就自己埋在被窝里自说自话一番也不错。在自己家里说啥都行,

没有谁会在自己家里为别人唱颂歌(偶尔睡着了的梦话不算)。即使是对供在客厅里桌子上的观音菩萨,沐浴更衣后也是直接有事说事,张嘴就提要求的。唯一的例外是那位能制作成石膏像和纪念章的领袖,在某个特定的历史阶段,很多老百姓会在清早出门前对其膜拜一番。

李宗盛唱得多好:
你我皆凡人
生在人世間
終日奔波苦
一刻不得閒
既然不是仙
難免有雜念
道義放兩旁
利字擺中間
。。。

对不住,我心中有杂念了,至于能得到啥好处,连我自己都没想清楚。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那就这样了。

不过,不过有件事想告诉您:我这篇烂文中所涉及的她们,都是我极为尊重的人。我和其中之一有同样的生活理念,而且,这理念并不会因为人言而稍有动摇。更不用说她们的文字真的很好(除了偶尔犯懒时糊弄事的不算)。

若您所指的是我牵扯到的身段柔软,巧令辞色之人,我自今年一月份知道有文学城这板子以来,对其确实是不太佩服。

感谢您的留言。本来,预备接好多块板砖呢,可惜,本人平庸:烂文初次上传后,仅得4人观看,删除大改又用上“标题党”的下作手法后,才得100余人点击。若砖头多了,本来想铲去旧泥垒个鸡窝。但只得您这一块,那就搬屋里炕上当枕头吧。


另:《挽歌》那篇吸引了我:有特殊嗜好的老师的描述视角独特,最后一段让人印象深刻。文中牵扯到的人物结局都让人伤感,如果真是把文字当做挽歌来演绎的话,还真是如音乐般纠缠而来,又一波压着一波。可文学城就是这般让人失望,如此好文只得不足200点击率。我猜,这可能和小编的水准和品位有关。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这也太不厚道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