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老姨

(2019-01-05 07:41:23) 下一个

姨妈仙逝了。无论按什么标准,87周岁,应该都算是高寿了。

尽管她一生艰辛,但直到去世前,身体一直都相对还好,能自理,好的时候还能到处走走。几个月前我们去养老院看她时,虽然瘦小,但精神体质很好,走路不用人扶,还总想出去逛街,抱怨养老院火食太差,吃不到肉,要我们带她去外面的餐馆打牙祭。还说邻床的人糊涂,不能交流。我们走后没过多久,她实在耐不住养老院的寂寞,吵着闹着要回家。养老院没办法,只好派人送她回去。但回家没几天,便摔倒,不能下地走动。母亲去看她时,已是奄奄一息,随及叫了救护车,送到城里的医院。医生检查发现股骨颈骨折,这种骨折按说应该手术,但家里人和她自己都不愿冒险手术,一直就保守治疗。过了几周,疼痛好了一些,便回家待了几天,不行,只好又把她送回养老院。这次动不了,才在养老院消停下来。前些天养老院的人和母亲联系,还说她好多了,她自己也说要我母亲再去看看她。上个月母亲因白内障到武汉做了手术,还在恢复中,没法去。三周前父亲又不幸中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再去。几天前养老院给母亲打电话,告知姨妈已经走了。

姨妈一生磨难,虽有养子,但没有亲生子女。年轻的时候对养子,孙子孙女百般宠爱,可养子中年早逝,孙子孙女们长大后都纷纷离家,外出打工,晚年倍感孤寂。我们弟兄俩虽然能在经济上给予些帮助,但也只能是每年去看望一两次。倒是母亲能常和她电话联系,说说话。前几年给她安了个座机,几乎天天给母亲打电话,不论大事小事,每天都会说说。后来,她想要手机,我们先后买了两个手机给她,但她听力不行,手机用不好,最后都弄丢了。去世前几次和母亲的通话,都是用的别人的手机。

姨妈在世时常说,我们哥俩小时候都是她带的。可我小时候的记忆里,却只有外婆,但姨妈肯定是帮忙带过我们的。我的记忆是从4-5 岁以后才有的,3岁以前的事,一点儿都不记得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父母在两个不同地方的“干校”劳动改造。哥年龄稍大,独自在孝感上学。我大概是5-6岁左右,只能去乡下的外婆家。那时姨妈家在一个小镇上,姨父是泥瓦匠,常年带着一群徒弟到处打工,生活相对比一般的农民要好一些。记得姨妈和外婆逢年过节会有些走动,但相距二十多里,来去都是步行,对一个几岁的小孩来说,走那么远也是很累的,所以,尽管姨妈那里有好吃的,我还是不太情愿去。

我不太喜欢去姨妈家还因为她和姨父的关系不是太好,俩人总吵架,姨父还动手打过她。我那时还太小,不知道他们闹的原因。每次吵架,都是以姨妈哭啼告终,而对我而言,只有恐惧感。还记得有一次姨妈被打了以后,跑到外婆家住了几天,姨父去外婆家道歉后才一起回去。所以我不愿自己单独留在姨妈家,去玩也总是要有外婆在才会去。

我是十岁时离开外婆到母亲那儿的,走后一直到上大学,就再也没去姨妈家了。上大学期间,姨父股骨颈骨折,暑假期间专门去看过他们。姨父的骨折在当地医院已经做了内固定,但手术做得极差,遗留下髋关节疼,跛行的后遗症,完全不能再做事了。拖了几年,得肺炎去世了。又过了些年,表哥(老姨的养子)查出肝肝硬化晚期,腹水,我又去看了一次,也是无能为力。不久,表哥留下四女一子,五个年幼的孩子,也走了。那时候姨妈身体尚好,虽然瘦小,每次到我家来,总是大包小包的,还总会带上一,两个孙女(子)。在我家也闲不住,基本不在家里待着,总是带着孩子到处逛。

孙女们长大后一一出嫁离家,孙子也结婚成家,姨妈后来就独居了。我每次回国,都会去看看她。她没有固定收入,前些年在家里开个麻将室,有一点点收入,倒是政府每个月按五保户给她几百元,我每年给她几千元,基本能保正她的生活所需。这两年,政府给的钱多了一些,母亲也给一些,就没再让我给了。

姨妈脾气一直都不好,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年轻的时候和姨父不和,这可能也是一个原因。年纪大了之后,更加严重。她周围的老亲戚不少,可基本上都和她不和。每次和母亲一起去看她时,我们都会请亲戚们吃顿饭,希望能调和一下矛盾,可每次大家都是向母亲诉说老姨的不是,最后总是母亲赔礼道歉,希望大家还是对她有所照顾。邻居也是这样,对门的邻居很热心,给了她不少照顾,母亲每次都会去和邻居聊聊。但后来邻居和姨妈再也不来往了,原因是姨妈晚年总疑神疑鬼,有时候东西找不到了,就怀疑是别人偷走了,和人家大吵大闹,最后谁也不理她了。母亲每次去都会数落她一番,可下次再去还是如此。人老了,改不了。

不论有多少不是,姨妈还是骨肉之亲。母亲虽然很烦,可一直都在关心,照顾她。闻她离世,数度哽咽,流泪。其实在她晚年,生活质量太低,离去倒是一种解脱,但愿她老人家在天之灵能安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北佛风光 回复 悄悄话 “姨妈一生磨难,虽有养子,但没有亲生子女。年轻的时候对养子,孙子孙女百般宠爱,可养子中年早逝,孙子孙女们长大后都纷纷离家,外出打工,晚年倍感孤寂。”

很感人的亲情, 很顺畅的文笔, 赞!

愿她老人家在天之灵安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