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玛丽(下)

(2017-11-12 09:54:17) 下一个

那是一个星期四的早晨。九点多的时候,打电话到实验室找玛丽居然不在。心里很纳闷,她平时总是很准时,如果有什么事要耽误,她总是及时通知的呀!

难道她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不来了?!

中午了,还是没有玛丽的消息,心里直犯嘀咕。

下午,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来电,居然是玛丽!她语带哭腔,有气无力,说今天不能来上班了,家里出事了。

第二天一早,她来我办公室,双眼红肿。她把办公室门一关,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我赶紧把纸巾递过去。在她断断续续地叙述中,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昨天早晨五点钟左右,她的公寓外就想起了啪啪啪的拍门声,把她和老公从梦中惊醒。一问,是警察,让立即开门。刚把门打开,四位特警一下冲进房来,个个全副武装,让他们两口子双手高举,检查完所有房间并没有别人,然后给他们带上手铐,把她们拷在停车场上的警车边。

玛丽说,这时警察才告诉他们,通过网上监控,发现她们在扩散儿童色情内容,因此对她们采取行动。警察取走了所有电子的东西,计算机,手机,IPAD, 储存卡,等等。

玛丽觉得非常冤枉,她当然不会去看儿童色情内容,她也不相信她才结婚几个月的老公会扩散那些东西,觉得一定是警方搞错了。一定是黑客,侵入了她家的电脑。

经过一早晨的搜罗,穿着睡衣被拷在警车边几个小时,警察看了她的手机和计算机内容,终于把她放了,而把她老公带到了警察局。但是电话依然没有还她。她只好跟着去警察局办理老公的保释手续。就在警察局,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现在打手机不要钱,座机打市话也不要钱,可警察居然还收她五块钱一通电话费,而且停车还要收十块钱的停车费,办保释也要给几十块手续费!她说的时候还愤愤不平的样子。

看来天下的乌鸦一般的黑呀!

那保释怎么一个弄法呀?我有点好奇。

保释金总共一万五,警察局边上就有几家提供保释金的,自己先岀保释金的百分之十,也就是一千五,然后每月五十二块钱的管理费就好了。等到案子一结,就停交管理费。保释金就由政府退还给保释公司。

我一算,这保释公司真狠,首先就赚了百分之十,要是半年结案,年利率不就是百分之二十了?管理费算成年利率,也有百分之四,比银行存款利率都高了!

后来在网上一查,她被保释公司敲了竹杠。一般前面收了百分之十后面就不再产生任何费用的,但她们每月还另交五十多块!想到一般美国百姓傻傻的,经常当冤大头,免不了一声叹息!

当然,要是像那位中国的富豪,女儿在美国杀了人,自己抱着七亿人民币来保释,也不用和保释公司打交道了。案子一结,保释金如数退回。有时就怀疑那中国的富豪是不是在趁机转移资产?

回到玛丽的故事。更可气的是,本来她老公还可以用另一种形式担保,大概就叫信誉担保。这种担保只需保人签字,不用花钱。她知道这种方式是在做了保释以后了。这让她更是沮丧。但是,保释金不算什么,他们请了律师,律师说了,费用大概在一万二。

我心想,这么一个小案子,居然还请律师,有没有搞错?

此后两三星期,她大概去了两次法庭,又要找律师什么的,忙乎了一阵,我只好让她用休假时间去办私事了。

虽然玛丽认为她老公是冤枉的,我心里总是不太相信。要知道,老美的警察在没有什么证据时是不太可能采取大阵仗的行动的。

她和老公结婚才半年,再怎么着她老公也不至于对她厌倦了吧?虽然她容貌平常,不是说晚上衣服一脱也就没差别了吗?况且,她还有那么厉害的胸器?

再说了,若是光看看儿童色情,似乎警方也不至于采取那么大的行动。我很怀疑她老公是在用儿童色情网挣钱。

我的猜测很快就被证实了。

过了几周,她又来找我,心事重重。

你还好吧?我问。

我想离婚。但是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怎么了?

我老公用儿童色情图片挣钱的事他承认了,是真的,所以我想离婚,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想,这样的渣男,你们才结婚几个月,他就在网上搞这些东西,说明你对他没有吸引力了嘛!根本想都不要想,马上离呀!

我沉默了一下,反问,你怎么想的呢?

我不知道,她说。我们结婚才几个月,当时婚礼那么热闹,现在突然说离婚,感觉很丢脸。

我看看她失落的神情,突然想起在她结婚时我刚好有事不在,听说公司好几个人都去了,婚礼是在海边举行的,充满了欢乐和浪漫。

我想了一下,说,离与不离,最后还得你自己做决定。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很可能会选择离。你才二十二岁,以后几十年都跟这种人过,似乎太不值了。

两个星期又过去了,她又来我办公室,一脸的落寞,两眼空洞。她告诉我,她离了,她要去社会安全局把姓改为婚前的姓。

真是的,结婚改什么姓呀,改来改去也不嫌麻烦?美国的离婚率这么高,每天得有多少人去社会安全局改名呀? 我心里嘀咕道。

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了她买的三轮自行车。真想问她的自行车旅行计划,没忍心出口。

我轻轻说,玛丽,你会好起来的,生活总是会越来越好的。

玛丽抬起头望着我,仍是满眼的忧伤。只是,在那眼角深处,我看见一丝光茫。

那是希望之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