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一菩提

时事评论与观察,音乐,旅游,生活
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中国式家庭悲剧,施虐者与受虐者不断轮回(黑白先生)

(2017-03-20 13:27:58) 下一个
2017-03-20 黑白先生 黑白先生

中国式家庭悲剧,施虐者与受虐者不断轮回(黑白先生)

 

我是一个很厌倦中国式家庭关系的人,我觉得中国式家庭与现代文明存在着巨大的鸿沟。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不爱家,不孝顺尊敬父母,而是我们的祖辈父辈总是习惯于“我们那个时候就是这样,我就不是这样过了一生”来教导我们。中国式家庭关系就是无论你多大都是父母的孩子,说好了是亲情的羁绊,说难听了是父母对子女的控制。小时候是跌倒了马上抱起来,长大了是为孩子买房买车铺条好路,孩子只需要听话就好,父母们也很享受这种越界。而对于孩子来说,他们一边坐享其成着父母的“付出”,一边又想要挣脱父母的“管控”,就像一个没有断奶的“巨婴”,这种感觉就像他们既害孩子失明,又为其指路。或许,他们自己都没成年。 

 

武志红在他写的《巨婴国》里说,所有中国的婚嫁问题,生孩子问题是否都可以总结为一群巨婴演得一场闹剧。所有人都没有独立成熟,或者中国人压根没有独立人格一说。所以21世纪还想着养儿防老,从孩子出生就已经剥夺孩子的独立人格,孩子是用来养老,用来炫耀的,用来统治的工具。中国式大家庭,凑合着像动物一样繁衍生息。

 

都说中国式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原因是,一旦早期的激情期过去,看似平凡的婚姻生活,是对两个人的心理发展水平的极大考验。但作为巨婴,两人相处不易,同时小家庭又被大家庭牵绊太多,都会导致中国式的婚姻生活太沉重。比如中国式家庭培养的孝子,伤人又伤己,他们在家庭矛盾中优柔寡断,每件事都没有主见,哄是最常见也是最低级的方案,这样的男人顽固不化,就因为他的愚蠢的孝顺。(他们不懂什么是正在的亲情之爱)如嫁了这样的男人,那么女人就活该遍体鳞伤,伤到体无完肤。

 

中国式婚姻培养的孝子,在社会上被称之为“中国式好人”他们爱面子、非常善于隐忍、从来不敢大胆说“不、要或者痛苦”。爱听奉承的话,不爱听贬斥的话。吃苦耐劳,却也同样渴望天上掉馅饼的事(巨婴心理)。中国式好人通常有两个人际关系的原则:第一,我绝不欠别人的,暂时欠也不行。第二,努力地避免发生冲突。“不欠别人的”就会让这个人跟其他人没有什么关系,没有什么流动。像死水一潭。“避免发生冲突”就会让这个人没有什么是非善恶、冷漠木讷,如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中国式好人,典型的封闭与自我能量的塌陷。

 

中国是群体性文化,非常重视家庭亲友关系,把它视为组成社会的细胞;而在西方国家,崇尚独立自主自强自立。中国人重视传统的君臣,父子,论资排辈,核心就是服从,儿子服从老子,妻子服从大夫,臣民服从皇帝。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莫不是说的服从。服从就是忠,就是孝,就会千古留芳。不服从就是大逆不道,而在英美国家,长辈与晚辈间地位平等,不计较老少界限,多以朋友相处。西方社会没有强制子女孝敬父母,但人们照样爱戴父母家庭,关键在于自由选择,自愿并发自内心对父母的爱才更纯净感人。孝敬父母不是出于被动回报,不是因为亏欠,而是能从中得到幸福。当然,西方的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更独立,不过也要忍受相应的代价,比如独自承担挫折或晚年的孤独。这是公平的。  

 

中国人重视家族,人情和金钱。当这三者交汇时往往如乱麻产生负面的情况,矛盾重生。所以我更喜欢西方的家庭生活方式,即使是亲人,金钱也大多独立开来,划清界线。对个体,个人自由的尊重也使得人情不会给大家造成困扰甚至负担。西方人并非不重视亲情,而是懂得如何让大家都更轻松愉快的生活。 西方人是,人人生而平等、自由,是个体独立的人;而中国人生下来就是什么样的家庭,谁的后代,什么成分,就是社会关系。托克维尔认为,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不同,它是资产阶级民主的直接产物,是整个民主运动所固有的力求社会平等的意志。

 

民主也好,法治也好,都是成年人的游戏。自由是一种理性的个人主义,属于成年人的德性。龙应台,“民主并非只是选举投票,它是生活方式,是思维方式,是你每天呼吸的空气、举手投足的修养,个人回转的空间。可是大批国人在心智上未成年,离不开大家长做主,精神上需要一个生物学爹妈以外的更大号爹妈去依靠。”中国式大家庭,最后受益的是专制的大家长。但21世纪受西方文明熏陶。也有大批国人在心智上已成年。如90后、00后的新生代。有政治主见、家庭主见、社会主见。他们不想要这么个大家长,继续玩儿童的游戏。他们要玩成年人的游戏。但在一个缺少理性个人主义的充满未成年人的世界,如何玩得下去?

 

黑白先生公众号:heibaixiansheng333 欢迎转发分享朋友圈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