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他娘

吃饱了撑的,蹲在城墙根下谝闲传。
个人资料
正文

温文尔雅的贺尔曼

(2018-03-22 17:00:36) 下一个
  贺尔曼也来自台湾,个头中等,一副眼镜衬着一头银发,未语先笑,给他换上一套长袍马褂那就是《京华烟云》里走出来的人物。看见他就让我想到连续剧里清末民初的知识分子,知书达理,善解人意。贺兄曾在国税局任职,是经验丰富的会计师,与太太执业于自己的会计事务所。
 
  贺尔曼和鲍伯每次在场上见面的第一主题就是股票,这哥俩儿玩的单都比俺们大,连空投都敢玩,那玩意听着邪乎,俺从来不敢踫,小滴溜的玩玩而已,时常请教贺大师最近啥股票看涨。特斯拉股价五十美刀的时候,贺大爷就看好它的浅力,说埃隆.马斯克这小子有远见,有胆识,少有的鬼才,俺和安迪几个球友傻乎乎的就都跟着进场买了些特斯拉的股票。贺大爷的预言那叫一个准,这股票接下来蹭蹭蹭地涨,待到来年俺老板好不容易拿到他的第一部特斯拉电动车时,股价已经飙到200刀了。老板迈克尔得意地向人夸耀他的电动汽车,俺无意间说了句,俺有它的股票,迈克尔瞪得溜圆的眼睛俺到今天也忘不了,总算得意了一回。可那是小打小闹,咋就没狠下心多买它些呢,唉,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
 
  吃过一回甜头了,俺对贺大师佩服得五体投地,言听计从,接下来又买了几支大师推荐的股票。咦,怎么不太灵了?其中一支航空飞行中上网的股票上上下下像坐云霄飞车,这心整得七晕八素的。还有一支股是一家专门给苹果电脑生产手机屏面玻璃的,贺大师信誓旦旦的说只要苹果不关门,这家股票一定看涨。俺想特斯拉股时俺小家子气,这回得有气度,就加倍买进。直到有一天在邮轮上度假,上网突然看到贺兄的电邮,他让俺赶紧卖掉这家屏面玻璃的股,额滴神啊,上网一看已经跌破50%的线。心想反正跌成这样了,还能跌到哪儿?不如趁机捞底咸鱼翻身吧,反而进场又买了些。这是典型的赌徒心理,股票市场上的大忌,俺头脑一热,也不顾三七二十一了。度假回来一看,这股价一跌到底,俺是全盘皆输,血本无归,整个一个滑铁卢啊。人算不如天算,缺德的苹果公司终止了与这家公司的合约,俺的投资打了水漂。阿里爹调侃说,人家投资股票都找专家,您这儿可好,网球场上找顾问,省事了,球和股票一块玩了。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俺的一厢情愿,一点怨不着人家贺兄。不过打这以后球友们继续讨论股市,俺再也不会听风就是雨啦。
 
  贺尔曼打球从不多语,甭管输赢,没脾气,所以大伙都愿意做他的搭档,没有压力,人缘又好,所以时常也有其它场子的球友请他去。贺兄抽球又快又狠,正反手都能攻击,只一样,非受迫性失误较多,精明点的对手只需把球回过去,擎等着他出错就是啦。
 
  贺兄还有一个爱好,钓鱼。每年夏天他都会去阿拉斯加度假,说是钓鱼,其实跟大锅里下爪篱捞饺子差不多,那鱼多的,只要下网就满载而归,凭得是人家贺兄有阿州的捕三文鱼执照,听说超难整到,金贵着呢。贺兄把新鲜的鱼蒸后装瓶,然后带回来给每一位球友。最近两年,贺兄还会空运冷冻的鲜鱼回加州,他家有两个大冰柜,球友们谁想吃鱼了就向他买,价格便宜得不像话,那三文鱼端得是绝佳的生鱼片食材。听说过 “Eagle Scout”,“老鹰童子军” 吗?那可是童子军中的最高荣誉,获奖率只有百分之四,贺兄的儿子就是只鹰。这小鹰加大伯克莱毕业后,被苹果公司收在旗下,他是贺兄的骄傲。庆幸俺们有这样一位聪慧又温良恭俭让的君子做朋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