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他娘

吃饱了撑的,蹲在城墙根下谝闲传。
个人资料
正文

都是这货惹的事

(2018-01-15 14:17:12) 下一个
    海里的红衣长得这样
 
    俺家砧板上的红衣
 
    球友安迪是钓鱼发烧友,大冬天的也和一帮渔友出海去钓鱼。这不昨天刚钓到几条California Sheephead 加州红衣石斑鱼,好心的安迪特意带来球场送给俺,从未见过这种魚,于是乎就决定晚上做红烧魚。
 
 
 
    先从剪鳍开始,然后刮鳞,清洗血水,再把魚头剁下来,干这些活都得背着阿里爹,偷偷摸摸像做贼,要是让他瞧见,他不但不吃,还得让俺扔岀去。葱切段,蒜切块,姜切丝,油起锅,鱼煎两面,下料酒,生抽,白糖,葱姜蒜齐下,中火炖两分钟,大火收汤汁,起锅上大盘,一条香喷喷的烧红衣端上桌,配上热腾腾的泰国香米饭,魚肉非常新鲜,白色呈蒜瓣状,嫰滑爽口,阿里爹吃得冒汗,香!
 
 
   
    回头再一看俺家的那俩宝贝,可怜兮兮的,蹲在那儿已经等了一晩上了。阿里巴巴和那个大盗打从俺收拾鱼开始,先是魚腥满室,他俩循着味道就来了,这俩二货一动不动地目不转睛的盯着,生怕漏掉大餐,待到炖魚的香味弥漫时,这俩货的口水已经水漫金山了,掉到地上的汤汁他们也忙不迭地舔干净。俺们这才意识到,这俩家伙被活活地折磨了一晚上,却连根鱼骨头也没捞着,这会儿正气呼呼的虎视眈眈呢,就差没竖中指了。俺和二女儿苏姗大笑,连声向他们做揖道歉,好在苏姗用魚头煮了一锅汤,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会有魚汤喝了。
 
“你们也太孙子了吧!连根骨头都没有啊?不带这样的。”
 
 
    整整忙活了一个晚上,猫仰狗翻,魚是够香,不过仅此一次,下回再好的魚俺也不要了,太麻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