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茉莉

像浇灌植物一样浇灌自我,使之不易萎缩。
正文

“灰衣主教”班农,小船欧洲搁浅

(2019-06-14 13:13:30) 下一个

      “灰衣主教”班农,小船欧洲搁浅

        ——欧洲议会选举的一个插曲
 

 


 

                                                                                  (瑞典)茉莉


“灰衣主教”班农,小船欧洲搁浅——欧洲议会选举的一个插曲

美丽的五月,欧洲议会举行五年一度的选举,欧盟各国选民一波波地涌向投票站。创新高的投票率证明,对欧盟这个世界最大的公民自愿结合组织,欧洲人充满了信任与期盼。

就在这关键时刻,从美国飘来一个灰暗的身影。西方人把擅长幕后操纵的人称为“灰衣主教”。大仲马在小说《三剑客》中,就曾描绘过一个令人恐怖的灰衣神父。当今美国这位被称为“灰衣主教”的是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著名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和自称的“列宁主义者”。

作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胜利的设计师,班农毫不掩饰他去欧洲的企图,公开声明他的目的是“摧毁欧盟”。他拉拢欧洲各国的极右民粹主义政党,自信地说:“我将把他们全部带到船上!”

对这位阴谋家船长以及他身后的美国总统,欧洲人民最好的回答是选票。班农和特朗普的破坏企图,反而激发了人们保护欧盟的责任意识。欧洲人都非常清楚:欧洲各国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幸存下来。

5月26日欧洲议会选举结束,28个成员国的投票结果显示:亲欧盟的绿党和自由党取得重大进展,主流政党守住了地盘。
虽然法国等国的疑欧民粹党有所上升,但他们总计只占百分之二十多的议席,对主流并不构成威胁。总之,人文的欧洲守住了底线,没有像美国那样在极右民粹潮流中被颠覆。


尽管班农的小船在欧洲搁浅,但人们需要回顾与思考的是:为什么班农这么热衷于颠覆欧盟?这次他为何遭到欧洲极右党派的冷遇?在班农的思想与观点中,有哪些可能对世界造成严重危害?

@ 带美国“武器”,攻欧洲“软肋”

谢天谢地,曾高喊要以暴力复兴“西方文明”的班农,这次来欧洲并未携带真正的施暴武器。在他杂乱的精神包裹里,只装着一些含有毒素的宣传品,例如,他持一种世界末日的观念,召唤欧洲的白人“教会斗士们”参与文明冲突之挑战。

怎样才能瘫痪并坼解欧盟?班农使用的是他曾在美国用以制胜的拿手武器:煽动经济民族主义,激起公众对精英的愤怒,系统性地抹黑主流政治人物。同时,在民调中利用数据分析,锁定选民传播错误信息,误导大众。

从2017年起,班农就策划在欧洲组建一个叫做“运动”(The Movement)的组织。这个组织将充当支持欧盟各国激进右翼党派的工具,发起一场”右翼民粹主义的反叛”运动,并为之提供经济资助和美国经验。

“灰衣主教”班农,小船欧洲搁浅——欧洲议会选举的一个插曲
班农和勒庞
(DW报道文章截图)



班农绝不是一个人在行动。不但有“来自欧洲的身份不明的人”给他的组织提供巨大金额的捐款,同时,他的欧洲行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分裂欧洲的策略是一致的。

特朗普早就明确地提出:欧盟应该解散,欧元应该取消。不但表态支持英国脱欧,胡说欧盟是德国的工具,这位唯恐欧盟不垮的美国总统,还热衷于怂恿更多的国家脱欧。

为什么特朗普和班农如此不容欧盟存在?为什么他们都想要一个极右种族主义的分散的欧洲?

对于特朗普来说,这与他“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有关。这种自我膨胀的美国民族主义,使他们不愿看到一个团结而强大的欧盟,视欧洲一体化为仇敌。只有欧盟分散成一个个弱势小国,美国才能和各小国进行双边贸易谈判,轻易控制各小国,这符合美国霸主的利益。

对于班农来说,搞垮欧盟还有更深的意义,这涉及意识形态和“西方文明”的幸存。尽管班农曾为特朗普策划一条以民粹主义问鼎白宫的道路,但这位首席战略师进入白宫才半年,就被总统扫地出门,这与他的种族主义言论招致美国两党人士的太多批评有关。

但班农不甘从此埋没,他的白人至上、捍卫西方文明的“圣战”理想,以及他作为革命煽动家对政治运动的迷恋,都需要在大西洋那边的欧洲找到新的用武之地。他跃跃欲试,自信有能力推翻欧盟,摧毁欧洲主流建制派,尽最大力量驱逐外来移民,尤其是穆斯林。

此时正是欧洲的艰难时期,似乎有被不怀好心的人抓住的“软肋”。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欧洲正面临“生存的风险”。例如,英国闹脱欧折腾已久;法国黄背心无止境地示威暴乱;欧债危机虽结束,但有些国家尚未完全脱困;在2015年难民潮之后,欧洲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沉渣泛起,成为这个理性大陆的“新黑死病”。在外部还有美俄等各大国对欧洲虎视眈眈,例如,俄罗斯对欧洲选举的干扰,普京使用一些工具来操纵公众舆论,为民粹主义者做宣传。


@ 欧洲抵制班农,极右党先热后凉


但班农还是浅薄了一点。他和特朗普都只看到欧洲目前的困境,以为有机可乘,看不到经历过二战的欧洲(主要是西北欧)如同凤凰涅槃,重建了人文精神,成为民主、宽容而人道的社会。吸收了历史惨痛教训的欧盟,对班农这类种族主义者有着足够的抵抗力。

在这次大选之前,班农被发现坐镇法国,接触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深知其危险的马克龙政府便向人民发出警告:“班农正在干涉这次欧洲议会选举。”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欧洲挺身对抗极右翼势力:“我们必须着手应对民粹主义势力,他们想摧毁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必须坚决对抗他们。”为此,欧洲多国数十万民众走上街头,参加反对民粹主义及民族主义的游行示威。

当然,欧洲领导人都知道,民粹主义和新纳粹在欧洲是有民意基础的。当年希特勒兴起时,英国曾一度绥靖,美国曾拒收犹太难民,都是因为英美国内都有支持德国纳粹的势力。这也是当今特朗普能够上台的基础。今天欧美种族主义死灰复燃,给一体化的欧盟构成很大的威胁。

但是,令班农大跌眼镜的是,他拿着大把美金前来欧洲,想要招募德国、荷兰、意大利和奥地利等13个国家的极右民粹政党分子,但他想资助的那些哥们姐们都对他冷淡了。他梦想建立的那个欧洲极右民粹主义的“超级组织”,早已不见踪影。

其实一开始,法国和意大利等国的极右政党对班农还是挺热乎的。法国“国民阵线”欢迎他大会演讲,他还和勒庞女士亲切会面交谈,传授“如何让一个民粹主义者当上总统”的经验。2018年3月意大利大选时,班农曾去罗马为反建制的“北方联盟”站台。

然而,在这次欧洲议会大选前,这些哥们姐们怎么全都不要班农的资助、也不再搭理远道而来的美国灰衣主教了呢?其原因简单而有趣:极端民族主义的本质是排外的。

一,各国法律禁止班农资助极右翼政党。

班农想要投入几百万美元,为欧洲极右政党提供专业的调查数据、分析、社交媒体建议,并帮助选择候选人。但根据英国《卫报》的调查报道,在班农计划干预的13个欧洲国家中,有9个国家的选举法规定:不允许外国组织或个人向本国政党提供政治咨询服务。不但外国捐款是被限制的,即使是非现金资助,也必须进行估值,被视为外国捐款。

就是一些法律尚未禁止外国资助的国家,班农“选中”的政党,如瑞典、丹麦、芬兰、奥地利、波兰、捷克共和国和德国的极右翼,也都公开拒绝参与班农的“运动”。最后,班农能争取的对象只剩荷兰极右翼自由党了,但该党在此次选举中败得一塌糊涂。

二,民粹主义政党都有自己的“本国优先”。

不但欧洲各国法律不容许班农为所欲为,就是与班农理念一致的欧洲各国极右党,也都不愿与班农走得太近。这是因为,班农和特朗普很神气地喊出了“美国优先”的口号,可人家欧洲民族主义政党也有自己的“本国优先”。因此,欧洲政党都担心自己被视为美国的小跟班。

法国“国民阵线”的创始人老勒庞说,班农的到来并不符合该政党“去妖魔化”路线。“去妖魔化”指的是:该党一直尝试为其“法西斯的过去”洗地,想要改变形象。可见,即使是欧洲极右翼,也嫌弃班农的法西斯色彩。

极右的瑞典民主党(SD)也是如此。尽管班农表示他非常欣赏SD,但SD一开始就拒绝班农。该党年轻的发言人还对班农老头表示了轻蔑,说班农对欧洲一无所知,他对SD的支持没有意义。

三,特朗普的贸易战导致欧美离心离德。

班农之所以在欧洲处处碰壁,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经济利益。例如,历史上曾是法西斯轴心国一员的意大利,其右翼首相孔特被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为“很棒的家伙”。但他们味道相投的主要是反移民,在其他方面矛盾重重。

这是因为,美国对欧盟打贸易战,其施加的关税将打击意大利的汽车制造业;美国制裁伊朗,意大利的企业也会受损;此外,意大利也不愿按照特朗普的要求,提高本国的北约军费。这样,“很棒”的好朋友也难免心存芥蒂,离心离德。


@ 班农的意识形态理念及危险性


与私商出身、只懂交易的特朗普不同,班农被视为是有意识形态理念与“大局”策略的知识分子。他那些形形色色的思想如同杂货摊,有着各种历史渊源。偶尔,班农对世界和美国的局势有一点清醒的认识与判断,但就整体而言,他的思想和“策略”对世界是有严重危害性的。

考察班农的演说和文字,人们发现班农师承的是二十世纪意大利法西斯思想家Julius Evola。在欧洲知识分子拥抱人文主义时,Evola却支持阶级观念和君主制度,将进步的人文主义视为历史的灾难。Evola还诉诸神秘学说来支持种族主义,主张重塑雅利安人种,这些为法西斯和纳粹提供了理论基础。

“灰衣主教”班农,小船欧洲搁浅——欧洲议会选举的一个插曲

除了继承Evola的法西斯理论之外,班农还把自己称为”列宁主义者”。为何一个美国极右派想要继承俄国极左的列宁?这是因为,班农想要像列宁一样,把摧毁国家作为他的目标。其极右的列宁主义在美欧试图摧毁的是普世价值:平等、宽容、人权与理性精神,即那些超越宗教、国家、民族,出于人类的良知与理性的价值观。

为了鼓舞极右翼摧毁建制的士气,班农不遗余力地为种族主义正名。2018年3月,在法国的一次极右派聚会上,班农表示:应该自豪地面对被称作种族主义的指责,而且要“把它当作荣誉徽章”。

在班农的个人历史中,最受争议的是他担任极右翼网站Breitbart News的执行主席,利用该网站宣传白人至上主义,从事反对多元文化主义的另类右派(alt-right)运动。班农的网站不但充满了反犹太、恐同、仇女的言论,还曾出版过一本极端的反穆斯林的小册子。

应该说,班农含毒素的宣传成功地影响了美国。在特朗普签发“禁穆令”的背后,在美国走向孤立主义、宗教保守主义复辟和反移民的道路上,都有这位灰衣主教留下的痕迹。此外,班农激烈地反对全球化,宣传“经济民族主义”的主张,这就导致特朗普大打贸易战,连欧洲盟友也不肯放过。

尽管被欧洲人所憎恨,但班农却被海内外不少华人所赞赏。华人右翼似乎认为,班农的种族主义——反犹反穆斯林与他们无关。然而,在班农及白人至上者眼里,有色人种都是外来者。班农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美国硅谷亚裔CEO太多了, 破坏了我们的公民社会。”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可算是班农的华人知音。在《班农主义是理解美国战略思想变动脉络的一把钥匙》一文中,孙教授盛赞班农的“真正的战略眼光”,并相信“班农主义”这个词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如果孙立平教授多一点历史感,就会发现,当年希特勒可比班农有“战略眼光”多了。希特勒在未上台时就有激烈的反共理念,二战时,他视苏联共产党的威胁高于西方盟军。纳粹曾在一夜之间搜捕近万共产党人,并枪毙了共产党领袖。当时和希特勒一起坚决反共的,还有意大利的墨索里尼、西班牙弗朗哥和日本军国主义者。

看来,孙立平先生对班农的解读有点一厢情愿,班农不可能像希特勒那样真正开辟一个“新时代”。(那将是多么可怕的时代啊!)随着美国民主党掌控众议院,班农对美国的影响也日益衰微,欧洲更无他的立足之地。最新的消息是,班农计划在罗马附近的一座修道院建立一个“极右学院”,想要办成一个“角斗士学校”,结果被意大利政府撤销了该学院的租约。

“灰衣主教”班农,小船欧洲搁浅——欧洲议会选举的一个插曲
                                                    班农在一间修道院办的“极右学院”被意大利政府驱逐。
Politico网站截图)




@ 良善社会与民族利己主义水火不容


对欧洲议会选举来说,灰衣主教班农的蓄意捣乱只是一个插曲。然而这个插曲令我们看到,良善社会与气势汹汹的极右民族利己主义已水火不容。

“良善社会”是英国著名的社会学家鲍曼(Zygmunt Bauman)的一个常用名词。鲍曼批评现代社会的一个后果:“免除道德评估,在社会空间中剔除道德的维度。”他主张将建构自治的主体与实现人类的团结、社会的正义联系在一起,这就是建立良善(good)社会。

而欧盟,可以说是当今世界最接近“良善社会”的一个政治经济联盟。在60多年时间里,欧盟及其前身——欧洲煤钢共同体起到了稳定欧洲的巨大作用,把一个战争的大陆转变为一个和平的绿洲,大大推进了民主人权,使昔日贫穷的国家变得富有。欧盟还关注环境、难民和人民的福利,力图实现一个”提供保护的欧洲”。

欧盟的成长,曾受惠于昔日富于道义的美国的支持。当年美国以马歇尔计划帮助欧洲恢复经济,并推动欧洲一体化。而今日特朗普的美国已经面目全非。

尽管欧盟目前也有很多难题,也极需要改革,但是面对班农和特朗普的恶意挑唆与破坏,人民已经以神圣的选票告诉世界:欧洲的命运掌握在欧洲人自己的手中!


撰文:茉莉
编辑:Jing/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888891 回复 悄悄话 班农这根搅屎棍,这几天每天都在电视上兴风作浪,鼓吹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经济岛链,绞死华为,中兴,大疆等,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班农在中国议题上与搂主是同道中人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很好。民族主义和民族主义也是有矛盾的,班农要推跨国民族主义是个悖论。他的种族主义+“列宁主义”十分荒诞。

楼下蚂蚁既然承认欧洲自决,那班农的动作就缺乏正当性。人家不否认自己内部有问题,但拜托你不要来干涉好不好?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句话说得对,欧洲的命运掌握在欧洲人自己手里。但是整篇文章其实是和这句话反着来的。整个一个境外势力干预思维的欧洲版。拜托,就不能不用这套党思维看世界吗?不知道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吗?不能有事先自我反省一下吗?欧洲的问题根本在白左的过于理想主义上。不是半农影响欧洲,是欧洲影响了半农。欧洲向右矫正是不以半年的来去为转移的,也不是把问题推到境外势力上就能解决的。欧洲的麻烦是欧洲人自己整的,也要自己解决。句号。
菏庄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以前对这个角色没认识。通过你的文章更能了解班农在中国问题上的出发点和他为什么和郭文贵走得那么近。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人都是只看见听见自己想看见和听见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