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止

风起云止,千里而逝。
正文

置换空间(四十)狮子大开口

(2019-06-12 17:46:24) 下一个

置换空间(四十)狮子大开口
文/风起云止


周六下午,肖楚和亦轩拿着画夹准时来到复兴公园门口,敦敦和她妈妈已经在等着了。敦敦一看见他们,就奔了过来,目不斜视地冲到亦轩面前,停下,仰起一张小脸。亦轩看到敦敦,眼睛一亮,焕出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看到亦轩笑了,敦敦一开始有点迟疑的小手毫不犹豫拽住了他的衣袖。

敦敦妈赶过来,看见从不跟人亲近的儿子拉着一个大男人的衣袖,不由睁大了眼。她回头看了下肖楚,肖楚善意地笑了笑。

“是肖楚吧,我是施茹,敦敦的妈妈,这位一定是你哥哥肖老师了。” 敦敦妈跟肖楚简单介绍完,就看向亦轩。

“你好。” 亦轩侧身跟敦敦妈打了个招呼,迅速避开了眼神。肖楚心里很满意,阿轩现在比以前懂礼貌多了。

“肖老师,谢谢你出来见我们家敦敦,这孩子一直念叨着你。。。” 施茹话没说完,敦敦已拉着亦轩往公园里去了。

肖楚和施茹赶紧跟上。肖楚边走边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施茹,微卷的头发不长不短刚好挂在肩上,脸上妆容精致,显然精心打扮过,看着也就三十五岁左右的样子。

“敦敦妈,看来这一大一小还挺有缘的,” 肖楚笑着说。

“叫我施茹好了。肖楚,这回真是麻烦你和你哥了,周末还挤时间出来见我们。我也是出于无奈,敦敦这孩子出生时,看着很机灵的样子,长得也讨喜。可后来不知怎的,一直不说话,去看医生,没发现有什么大问题。也怪我们大意了,以为天才都开口晚。没想到后来发现他的眼神不对,不愿跟人交流,才带他去看专家,最后诊断下来是自闭症。”

施茹说着声音低了下去。肖楚知道孩子被定论为自闭症,对父母绝对是最大的打击。她第一次看见敦敦时,也是觉得这孩子长得很讨喜,但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哪里不对了,那种专注于自己世界的心无旁骛会让所有做父母的心痛。

“施茹,我知道,这给你们的打击一定很大。”

“敦敦爸比我大十岁,中年得子,你能想象他有多激动。他一直不甘心,带着敦敦找遍了专家。那几个月我们经历了天上人间的来回颠覆,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敦敦现在在一个专门为自闭症孩子开设的私校上课,他的性情有所好转,但还是不跟人交流。听我家保姆说,上回看见你哥在画画,敦敦居然主动走近他。”

肖楚听完有点明白了,一定是阿轩画中那种超现实意识吸引了敦敦,让他感到了共鸣。

复兴公园的人工湖边,亦轩拉着敦敦的小手站着。没几周,湖里的水位已经低了很多。上海的初冬来得早,寒风里有了点萧索感。亦轩裹了裹肖楚给他买的围巾,低头看了一眼敦敦,发现他的鼻子被风吹得有点红,便解下围巾绕着他的脖子围了几圈。敦敦听话地让亦轩围着,小嘴开心地裂开了。亦轩把画夹打开,坐在长凳上,敦敦紧靠着他坐下。

肖楚和施茹赶到,看见的就是这一幅温馨的画面。施茹不由吸了一下鼻子。

“肖楚,我知道这可能有点冒昧,你哥哥他是不是。。。” 

肖楚知道施茹想问什么。亦轩虽然现在好多了,但在外面还是金口难开,尽量避免跟人有眼神接触。经历过自闭症孩子的父母多少有点感知。

“因为一场事故,我哥得了轻微的脑震荡,有点失忆。” 

原来是这样,施茹同情地看了眼肖楚,有了点惺惺相惜的亲近感。

“那你哥目前在做些什么?” 施茹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爱画画。” 肖楚不愿讲太多细节。

施茹听了,看着一大一小专心画画的两个背影,若有所思。

“肖楚,我有个建议,不知行不行,你可以和你哥先商量一下。敦敦爸给敦敦的学校捐了一笔款,现在是这家私校的董事长。如果你哥愿意,我可以让敦敦爸安排他到学校去教画画课。敦敦这么喜欢他,我想很多其他孩子也会喜欢他的。” 

施茹说完紧张地看着肖楚,怕自己这么说会冒犯他们。

肖楚吃了一惊,她从未想到要亦轩去工作。虽然他在前缘巷也教小孩子们画画,但那都是为了让他有些小伙伴消遣而已。要让他去学校教课根本不可能,他的签证首先不允许。

但这也确实是让亦轩有成就感的好机会,他现在不愿意去美专上课,整天呆在家也不是回事。

“施茹,谢谢你的提议。等会儿回家我跟我哥商量一下。正儿八经的当老师恐怕不行,但他可以去帮忙做做义教什么的。” 

“那太好了,我回去马上跟敦敦爸讲。至于以什么形式,好商量!” 施茹没想到肖楚同意考虑她的提议,特别兴奋,这下敦敦就有更多的机会和肖老师在一起。看着朴素大方的肖楚,施茹一下子喜欢上了肖家这对兄妹。

晚上回到家,亦轩很满足的样子,告诉肖楚敦敦很有画画天赋。肖楚有意无意地跟他提到敦敦学校少一个画画老师,亦轩果然中计,自告奋勇地说自己可以去。肖楚看他愿意主动走出家门,心里比什么都高兴。亦轩开始适应这里的生活了。

菲然来电,说无锡有些事要处理,一时半会儿恐怕回不了上海。她知道肖楚和亦轩都很好,也就放心了。肖楚跟她提到高律师的创业大楼里有办公室在出租,菲然听了特别感兴趣,两人约好等菲然下次来沪一起去看。

周一下午,亦轩在阳台上画画儿,菲然把她以前做过的一些设计图拿出来。既然房子的事是一个持久战,也急不得,她想开始做重回职场的准备工作。

手机突然响了,肖楚一看是高律师的来电,迅速瞥了一眼阳台上的亦轩,拿起手机往客厅走去。房子的事,亦轩知道的越少越好。

“肖楚,赵余韦也请了律师,这家伙很圆滑。一下子改了态度,非常合作。说你奶奶临走前把房子托付给了他母亲,他们不知道这房子在你名下,以为你在日本不会回国了。赵余韦自称这房子当初破烂得根本无法住人,这些年为了保全你爷爷奶奶的这份家产,他借了巨资在装修。既然现在你回来不顾亲情执意要收回房子,他会大方地让出,但房子的修缮费用要补偿他。” 

肖楚一听肺都气炸了,赵余韦大白天说黑话,他早知道房子在她名下,当初她从日本回来他还口口声声说租期到了就把房子还给她。现在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受害者,倒是她六亲不认了。

“赵余韦太卑鄙了,他怎么会不知道这房子一直在我名下?”

“肖楚,我知道这些肯定是赵余韦编出来的谎话。但问题是他以前的所作所为我们空口无凭,而且房子钥匙确实是你奶奶交给了他们。他现在声明只要你一次付清他花在房子上的费用,马上搬离。”

“俊一,赵余韦要的装修费是多少?” 肖楚好奇地问,知道贪得无厌的赵余韦绝不会这么轻易把房子让出来。

“一千万。”

“一千万!” 肖楚忘了阳台上的亦轩,叫出了声。虽然心里有点思想准备,但这一千万的数字还是吓到了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风起云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多谢猫姨出谋划策,赵余韦这人非常有心机,有发票,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绝对有备而来。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可以查发票, 装修部分可以估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