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止

风起云止,千里而逝。
正文

置换空间(十四)哪儿也不去

(2019-03-14 08:55:47) 下一个

置换空间(十四)哪儿也不去
文/风起云止


“阿楚,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好好说。” 萧妈一看阿楚跪下,急得顾不上自己的眼泪,赶紧和萧爸一起上前把她拉了起来。

在阿楚断断续续的哭泣中,萧爸萧妈明白了原来是儿子在网上搞什么度假置换,换到这里来了。心想儿子一定是看到了“前缘巷”,怀念小时候姨娘家才决定来的。这么说一切纯属偶然,阿楚并不知道她和奕轩的关系。但为什么她没去上海?儿子好好的怎么就会在走的一天从甲板上掉下去?

眼前这位阿楚,朴素得不能再朴素,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松松地挽了个髻,不善言辞,除了刚才跟奕轩讲话时脸色温柔,和他们面对面时眼神一直躲躲闪闪。他们无法和想象中公安局调查出来那位有留学背景并且房产过亿的肖楚对上号。

“阿楚,那你后来去上海奕轩的公寓了吗?” 萧爸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

阿楚摇摇头,眼里又闪过一丝慌张。

“那。。。那个星期你住哪里?” 萧爸接着问。

“我。。。我平时不常住这里,有时就白天过来。那个星期因为知道有客人要来,我就没过来。。。” 

萧爸觉得奇怪,既然交换了上海的房子,为何又不去住?他思量着,站起来想打开玻璃门看看甲板,发现门被锁死了。

“伯父,我怕阿轩他再去甲板上,就把门锁起来了。” 阿楚忙解释。

萧爸透过玻璃门看出去,甲板四周的栏杆虽不高,但除非儿子刻意靠在上面,否则掉下去的可能性极小,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但看着眼前善良的阿楚,他也不忍心继续质问。万一儿子真的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那他不就错怪这些天一直照顾儿子的救命恩人了。况且阿楚还是他们以前一直想找的姨娘的孩子,她没有任何动机加害奕轩。现在的关键是如何把儿子弄回上海,去医院检查。

“阿楚,你能不能劝劝奕轩,告诉他我们是他的爸爸妈妈,想带他回上海。” 

“我。。。我去试试,都怪我不好。。。我没想到他会从甲板上掉下去。。。是我的疏忽,我会承担所有的医药费。。。我在阿轩皮夹里看到了他的驾照,知道他是从美国来的。。。我也曾想带他去附近大一点的医院,可他哪里也不肯去,除了乡下的稻田里。。。” 

正说着,突然传来儿子叫“阿楚”的声音,她赶紧跟他们说了声对不起就往房间走。萧爸萧妈跟在她身后进去,看见儿子正一脸灿烂地拿着一个画架。

“阿楚,我们走吧。” 

抬头看到萧爸萧妈,脸色突然变了。阿楚马上上前拉住他的手。

“阿轩,你相信我吗?” 

儿子乖乖地点点头。

“阿轩,听我说,他们是你爸爸妈妈,来带你回上海。” 阿楚柔声地说。

“No!我哪儿也不去,这是我的家,我不走。阿楚,我知道,你一直要赶我走,你不要我了!” 儿子突然歇斯底里叫了起来。 阿楚吓得赶紧按住他:

“好好,不走不走,阿楚跟你开玩笑的。你看伯父伯母专程来看你画画呢。” 

看着儿子就像个孩子一样瞬息万变,萧妈心如刀绞,却也只能配合着说:“对对对,我们来看你。。。画画儿。” 心里纳闷着,儿子什么时候开始迷上画画了?

奕轩在阿楚的安抚下安静了下来。阿楚回头苦笑着对萧爸萧妈说:“阿轩他喜欢乡下的稻田,我就开始教他油画,没想到他学得特别快。”

“你。。。会油画?” 萧妈不由问。

阿楚羞涩地点了点头。

萧爸萧妈这才发现房间的地上放了几幅油画,都是稻田风光,还有一幅未完成的单枝稻穗特写。萧妈看了不由惊叹了一声:“奕轩,这些都是你画的?”

儿子突然露出了天真的笑容,看着萧妈开心地点了点头。第一次跟儿子的眼睛对上,萧妈心头一颤,儿子眼底那一汪清澈,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天真烂漫的奕轩。她回头看了眼萧爸,两人不约而同地赞赏道:“画得太棒了!”。

儿子眼里的敌意渐渐被得意取代,老两口松了口气,但肚子里五味杂陈。他们随着阿楚奕轩走出屋子,司机看见他们找到了儿子,异常兴奋,马上过去跟萧奕轩打招呼。没想到萧奕轩看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只紧紧抓着一旁女孩的手,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司机尴尬地站在那里,不明所以。萧爸走过去痛心地说:

“师傅,我儿子他出了点状况,记忆受挫,暂时不认得我们了。能否请你再等等,我们想尽量争取今天把他带回上海,去医院检查。。。”

司机倒吸一口凉气,无法相信那天好端端送来的这位先生一下子变得连爸妈都不认识了。这巷子他当时就觉得有点鬼异,这大白天的,都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