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止

风起云止,千里而逝。
正文

逆光之旅(六十一)

(2017-11-10 06:58:12) 下一个

逆光之旅(六十一)



程起和心怡正式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周末程起去了趟父母家。他爸妈在心怡走之前过来聚了一次,看着心力交瘁的儿子,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两口子早些年一起到纽约工作,把儿子留在北京,也曾自责了好久。后来好不容易儿子上大学出来跟他们团聚,才真正开始享受家庭的完整。因为对儿子一直有点内疚,他们对他也格外顺从。好在程起不像其他公子哥们,从来没有恃宠而骄,更不用说给他们惹麻烦了。后来遇上心怡从家中搬出去,对他们两个也曾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打击。

终于程起妈熬不住了,晚饭后小心翼翼地问:“儿子,你和心怡以后有什么打算?” 程起听出了母亲语气中的不安和担忧,上前搂了搂她的肩说:“暂时还没有,我刚刚换工作,忙得很充实。妈,你们别担心,没事的,好多夫妻都两个国家分着呢,我们也就六小时飞程,想见随时就能见的。” 

可说实在的,程起心里根本不相信“若是两情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朝暮暮”那种自欺欺人的情怀。当初他远走高飞,不就是为了斩断和顾小茜之间那根忽隐忽现的情丝吗?再说心怡和她的初恋陈子乔,两年的热恋不也败在了距离这条无形的锁链下。

所以时不时的,程起也会关心一下加州的工作市场,奢望着有一天他和心怡能有一座挤得下他们两人的独木桥。

心怡自从搬到了旧金山后,身体越来越健康。新的工作地点新的同事,让她有了新生的感觉。工作交接几乎是天衣无缝,没几天就轻车熟路了。加州的节奏没有纽约那么快,早上上班也很晚,有时老板还主动让她在家上班,把她美的。她爸爸妈妈也越来越喜欢旧金山,和小姨一家在一起,热热闹闹,尽享天伦之乐。

等心怡彻底安顿好后,小姨通过熟人找到了一位老中医,带着心怡去看他。老中医给心怡做了全面的会诊,说心怡身体一切正常,照理不应该有生育问题。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些夫妻生来就荷尔蒙相斥,这在医学上例子很多,民间说来就是生辰八字不合。

心怡回家后查了下资料,好像老中医说得有道理。她和程起以前都检查过,两人很正常,可这么多年就是难以让小程起和小心怡遇上并合为一体。想着程起也快到不惑之年了,虽然他现在不急,可总有一天当他蓦然醒悟,会发现生活中缺少了什么。而她也在往大龄的方向走去,经历了这次孩子的事故,心怡想当母亲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她曾经那么真切地感受到一个生命在体内的存在。可是她现在和程起东西两岸遥遥相望,一个月见那么几次,新生命的诞生要等到猴年马月。

夜深人静之际,她心乱如麻,听着一首接着一首的中文歌,突然一句“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像一道霹雳从她心头划过,她颤栗了一下,眼前浮现出程起在机场送别她时痛心疾首的神情,突然意识到,原来他早已先她一步“放手”了。

也许真的是时候让程起去追求他该有的生活:一个完整的家,有父母在左有妻儿在右。可一想到要离开这些年一直爱着恋着依赖着的男人时,心如刀绞。他们的相遇没有惊天动地,校园里碰到了,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自然就在一起了。感觉就是前世结下的缘,今生遇见就合成了份。

而现在她要活生生地把这个份给打散,这种亲手扼杀的残忍怎是善良的心怡能下得了狠心的。在一夜分合两难的折磨下,心怡第二天彻底崩溃了。她爸爸妈妈忧心忡忡地坐在女儿床边,揣摩着女儿的心思,终于说出了也许她应该和程起分开的话。

心怡吃惊地看着爸爸妈妈:“你。。。你们也这么觉得吗?” 心怡妈妈把女儿抱在怀里:“心怡,我们也舍不得程起,都知道他有多宝贝你,可看来我们没这福气。小姨也跟我们讲了,也许分开了,你们可以各自有。。。心怡,有时长痛不如短痛。”

心怡听到这里,哭昏在她妈妈怀里,心怡爸在一旁也是老泪纵横。

既然上帝安排我们相遇,为何不让我们美满?心怡的心滴着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