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止

风起云止,千里而逝。
正文

逆光之旅(四十九)

(2017-03-17 12:00:14) 下一个

逆光之旅(四十九)



顾小茜落在心怡身后一段距离,看她下了楼,不好意思马上紧跟而下,便稍稍等了片刻,才装着很随意的样子拿着酒杯慢慢往下走。到一楼的楼梯口时,四处张望了一下,便透过人群看向酒吧的最深处,刚刚巧就看到了吧台的一端,心怡的手正环绕着一个人的腰。

顾小茜没有做丝毫停留,转身仓惶往二楼逃去,杯中的酒慌忙中溅一滴到她脚上的袜子,幸好没有弄脏她的旗袍。她找到一处墙角,紧紧靠着,心跳得不再是一二三,而是一四七,三级跳。最后一丝微弱的希望终于破灭了,那个人她不需要多看半眼,就已准确无误地辩出,是她最不愿意出现在心怡面前的 -- 程起!

她一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眼前的酒醉灯迷,在她面前渐渐变幻成地狱之光,她感觉全世界都在背离她,而她仿佛被遗弃于万丈深渊的边缘,往前一步是生离,往后一步是死别。

心怡果真是程起在北京之旅后怀上了孕的程太太! 而她居然告诉了程太太她这些年从未对任何人披露过的年少时对程起的感情。本以为她的过去和心怡没有任何交集,可以畅所欲言!

她不知道是她捉弄了命运,还是命运捉弄了她。这些年她对这份感情的精心呵护就这样被血淋淋地撕破了,如同洒落在她丝袜上的那一滴猩红,措手不及间凋零着曾经的辉煌。一种刺骨铭心的疼痛撞击着她的血脉,她看着四周不属于她的欢乐人群,步履维艰地走向吧台,她需要酒,很浓很烈最好是能让世界黑白颠倒的那一种!

程起刚从门口送完心怡回到他们的专用桌,那些小年轻们就过来叫上了他,晚餐开始了,设在二楼。心怡一走,吃瓜群众等待的“三监会合”终究擦肩而过,不乱自平。大家抹抹嘴作鸟兽状离开的当口,程起心神气爽了起来,没有了后顾之忧,终于可以走出他那个“城堡”,不用担心吓坏了宝宝惊动了猫猫。现在开始哪里热闹就去哪里闹,人家女侠都说了,咱是醉鼠咱怕谁。

程起他们几个来到二楼,排队取餐的队伍已经有那么一截了,他们一起排在最后,嘻嘻哈哈,怪不得小年轻们都喜欢公司派对,几杯酒下肚,早已和老板打成一片,勾肩搭背,你好我好,全然没有老幼男女之分。几个小年轻凑过来神秘地问程起,听说过一个App吗?你text messages时可以把你想说的话隐掉,这样就算哪天被人查岗了,也是神不知鬼不觉。

程起不懂,几个小年轻哈哈大笑,说你真是个好husband,不过已过时了,给你演示一下,说不定哪天会派上大用。

说完一个小年轻当着程起的面发送了一个短信 -- Hey dude, how are you?// wanna meet me at 7pm tonight? 

程起看了不解,小年轻得意地按了一下发送键,马上他的屏幕上显示着 -- Hey dude, how are you? 而后面那句约会的话没有出现。

程起还是没反应过来,小年轻捶了他一拳,说这就是这个App的beauty,你的屏幕屏蔽了你不愿意被第三者看到的话,但对方却读到了,懂了吗?

这时程起才理解这是一个助人cheating的App,不由笑骂他这帮手下,说当初瞎了眼招来了这么些不务正业的游民。大家开心地推推搡搡,说老板你哪天需要的时候说一声兄弟们马上帮你装。程起久未这么放松过了,由里到外放肆地笑着。

顾小茜一直坐在二楼的吧台,她早就看到了程起他们一行人,看着他们在一起无所顾忌地打打闹闹,眼里又浮现出中学时的程起,也是这样,跟着他那一帮发小,嬉笑顽皮,眼里压根儿就没别人。那时的她也是这样远远地看着,知道他的心里空着,却不知如何走进去,也不知如何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只能一次又一次用自以为是的伎俩折磨着他更折磨着自己。而二十年后的今天,她有足够的勇气去坦露自己的心扉,却发现他的心已经被另一个人满满地占据了,她只能漫步在城墙外,看着人家的后院,芳菲四溢。

人世间的阳差阳错,有哪一出不是因为年轻时我们不懂爱情?

但程起是她心头长出的第一根小草,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她不得不承认,他会是她这辈子心头永远无法放下的一份轻重。

顾小茜拿起手机,偷偷拍下了一张程起笑得眼已不是眼,鼻已不是鼻的照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