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云止

风起云止,千里而逝。
正文

逆光之旅(四十八)

(2017-03-15 10:19:41) 下一个

逆光之旅(四十八)



心怡跟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后,就过来对顾小茜说:“小茜,很抱歉,我晚上还有事,就不留下来了,你们好好玩,下次我们再catch up.”  顾小茜听了很遗憾,说那就下一次吧。心怡又转过来跟老板说了声明天见,老板知道心怡怀孕了想早点回去休息,再次谢了她特意前来,然后随口问她先生是不是也在party上,赶快去打个招呼吧。心怡说了声好,开始往人群外面走去。想着老板说的话,也许真该跟程起打个招呼,要不哪天聊起,穿帮了反而不好。便停在一旁给程起发了个短信 -- 程起,你在哪里?老板临时让我陪他来参加你们公司的party,我已应酬完了,你要方便我过来找你一下,然后就先回家了。

发完,靠在一个角落里等着程起的回复。

顾小茜跟心怡说完道别的话正想转身找同事聊天去,猛地听到了心怡老板让她去找她先生的那句话,大吃一惊:难道心怡的先生也在这个公司,可为何她从来没有提及? 这才意识到她以前的一些疑问不是没缘由的,心怡其实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回避她先生的话题,每次提到总是说她先生在一家投行工作,但具体的从来没有多说一句话。而她也不好意思多问,知道他们正在努力造人,怕问到心怡的伤心处。

可是心怡有什么必要非要瞒着她这件事呢?她先生跟自己在一个公司上班不是亲上加亲的事吗。她寻思着,回想着和心怡交往的种种,突然一个激灵,浑身的血液开始急速地倒转起来,难道。。。

顾小茜被自己的推测吓坏了,她深呼吸了一下,感觉有点头重脚轻。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心怡肯定早就知道了她和程起的关系,才费尽心机接触她。联想到程起后来对自己的避而远之,把这些拼凑起来,顾小茜心里对整个事件的图像慢慢清晰了起来。

她强作镇静,拿着酒杯,脚下意识地往心怡离开的方向走去,忽地就看见心怡正拿着手机靠在一处墙角,猜想她肯定在等着她那个不便曝光的人,于是谨慎地停在了她自以为安全的距离外。冷不丁一口红酒下肚,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还一直庆幸自己交到了一个同性好友,这些日子来她真把心怡当成了闺蜜,推心置腹地跟她讲了好多自己的事。没想到她会这样居心叵测,这对一向自以为洞察秋毫的顾小茜无意是一次致命的打击,挫败感席卷而来。她无限凄凉地又猛喝了一口,看着远处安安静静,一点不张扬的那个娇小的身影,心里直叹息,这么温和甜美的人会有这种心机。

顾小茜还是不愿彻底相信,希望她刚才听错了,尽管种种迹象都通往同一个方向,但她还是有点自欺欺人地盼望奇迹发生,盼望心怡等着会面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人。她真的不忍心失去这么一位好朋友,也不忍心正视自己被暗中算计这么久而未知未觉的残酷事实。

心怡很快就收到了程起的回复 -- 我在一楼最里面的吧台,你在哪里,要我过来找你吗?

心怡赶紧回 -- 不要,你在那里别走,我马上过来。

程起收到心怡的回复笑了,他故意这么一说,果然心怡怕被识破天机,不让他去找她,其实他看到顾小茜和她老板去二楼了。他这个角落是最隐秘的一隅,如同古时的炮台,他能看清所有来往的人群,却不会被轻易注意到。那好,就等着心怡来吧,看她怎么自圆其说。程起想到这里,刚才的阴霾一扫而光,他找了个高脚椅酷酷地斜坐着,等着他心爱的老婆自投罗网。

心怡没费一点眼力就看到了坐在吧台一角的程起,轮廓分明的脸在酒吧暖色的灯光下错落得层次分明,鼻是鼻,眼是眼。心里不知怎地闪过顾小茜的绰约风姿,情不自禁地想这两人站在一起会是一道怎样的风景,不由哆嗦了一下。

程起看见心怡过来,赶紧从高脚椅上滑下,热情非凡地迎了上去:“心怡,快过来坐下,累了吧?” 他接过心怡手里的大衣和包,无比悉心地安顿着她坐下,一双情浓意浓的眼睛含笑盯着她:“你怎么来了,不会是来偷偷查老公的岗吧?” 说完仔细看着心怡的眼。心怡被他这么一问,心一下子慌了起来,脸也红了,幸好灯光朦朦胧胧的,谁也看不清谁脸色的深浅。

“我这不是想你了吗,所以就跟老板来蹭点你们公司的喜气,保不准明年也能沾光多拿几分年终分红呢。” 心怡撒娇地环住了程起的腰。程起的心一下子柔软了起来,舍不得再开她的玩笑了。他宠溺地顺了顺她的长发,看着她一身灰色的西装套裙,里面露着亮粉色的衬衣,衣领深处是他送给她的单颗钻石项链,幽幽地闪烁着诱惑。程起心底的某处忽地动了一下,自从心怡怀孕后,他一直忍着没敢乱来。可能是刚刚几杯红酒下肚,被催眠了的杂念一下子睁开了半线眼。

程起赶紧移开目光,说你先坐着,我去给你拿杯饮料,嘴里一路默念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无欲则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