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梦湖

世界温柔以待 万物有灵且美
个人资料
正文

《巴黎圣母院》:从小说·电影到音乐剧

(2019-04-20 04:33:57) 下一个

在海外的中国人有时会有这种体验:一些原来在国内耳熟能详的小说或电影,在国外用原文重看时忽然有了全新的感受。之前只记得大概印象和主要情节,可是当你在地理上靠近这部作品的创作原乡,所有感觉忽然变得细腻丰富起来,发现许多原先不曾留意的细节和含义,总之似乎有一种放大镜般的效应。

我在法国看根据雨果同名小说改编的音乐剧《巴黎圣母院》时,就发生了这种感知获得立体放大的现象。

第一次看电影《巴黎圣母院》,是在上小学的时候,一个邻居小姐姐带我去看的,电影在一个部队大院放映。那个年龄当然只会看故事,我还有点怕那个钟楼怪人卡西莫多,只要他一出现我就闭上眼睛;当时也不觉得肤色黧黑的爱丝美拉达有多美,因为还不懂得欣赏那种野性美、原始美,反而喜欢百合花小姐那闺秀般的白皙美和菲比思那骑士般的英俊美。

那时,院里有一个邻居哥哥正上中学,有一天他回来讲了一个笑话:他们班新来了一位年轻女教师,她刚一进教室,这群调皮捣蛋的男生就一起模仿卡西莫多的声音说:“美——”把女老师气得哭着跑了。

当时有一期《大众电影》的封底,就是身穿红裙的爱丝美拉达和卡西莫多的剧照,象一幅标准的《美女与野兽》的画面。

美丽不羁的吉普赛女郎爱丝美拉达

中学时开始了对文学的吞咽期,那时我们要看的书太多,几个同学就分工合作,凡是大部头著作都先由一个人试读,他说好看大家再分头细读。第一个读《巴黎圣母院》的女生已看过电影,可她读了前几章后皱着眉说:¨开头前几章写的都是建筑,看得我头都大了¨。另一个同学好奇地说:¨那我看看吧¨,她还真看进去了,后来人家果然考上了建筑系。而我那时看得浮光掠影,不求甚解,到如今都没什么印象了。

后来学习外国文学时,老师对这部名著做了人物分析:爱丝美拉达是外表美心灵美,菲比思是外表美心灵丑,弗洛罗神父是外表丑心灵丑,卡西莫多是外表丑心灵美。象是对这部经典文学的人物做的脸谱化分析。

开始工作时进了一家文人单位,遇到一位文笔极好的理科才子,有一次不知怎么提及《巴黎圣母院》,他稍微沉吟了一下说:“我觉得弗洛罗神父是应该得到同情的!”我一时没能明白。当他再一次这样宣称时,我请他解释得详细点。他说当年报考大学时因为专业的原因,选择了一所著名的理工大学,可他却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因为学校在内陆地区,大城市的女生一般不愿去,因此学校女同学很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接着他讲了一句:“校园里到处都是弗洛罗”。顺着他的描述,我眼前出现了这样一幕:本该青春洋溢、朝气蓬勃的大学校园里,却晃着面孔阴沉、 眼神斜睨的身影,天哪,我一直尊崇的这所大学,难道是这番模样!这场景实在太好笑了,我不禁大笑起来,他气哼哼地说:“我后悔告诉你!”我赶紧说:“你还真有雨果的人道精神,你的博爱包括所有人。”

尽管不欢而散,我还是去买了一张盘,把这部电影重新看了一遍。可能是二十多岁毕竟成年了,才看到爱丝美拉达一身红色的吉普赛飞边长裙,纤腰一握,体态婀娜,她跳的那段很Sensuelle的舞蹈,确实勾魂摄魄。而且特别注意了一下反面人物弗洛罗,他尾随前去赴约的菲比思,并一再试图阻止他,祈求他的怜悯,看到自己的意中人与她的意中人拥抱亲吻时,内心为嫉妒所折磨,痛苦地倒在冰冷的石阶上,这时一把小刀忽然从天而降,这简直就是Fatalité——命中注定,他的刺杀行为不是一种雄性动物的本能反应吗?邱岳峰的配音把那种压抑的痛苦· 灵与肉的挣扎表现得细腻、深沉、有张力。整部片子看完后,我的耳畔回荡着李梓那娇美而不羁的声音,“无论如何,我还是很快活——”

电影中一段sensuelle的舞蹈

九十年代后期,我已来到法国,正赶上原汁原味的法语版音乐剧《巴黎圣母院》在全国巡演,一时盛况空前。可我有点犹豫对这个太熟悉的故事还需要再看吗?这时我在电视上看到一段对观众的采访,记者问一个刚走出剧院的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儿:剧中你最喜欢谁?她说:¨喜欢卡西莫多¨。我很意外,记者也意外,问她:不是菲比思吗?她说:“不是,是卡西莫多,因为他善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我想起当年同龄的自己,立时觉得一阵羞愧,人家那么小,已经可以穿透表象看本质了,这是从小给孩子播下善良与同情的种子,一种稚嫩的人道情怀。

法国版的音乐剧《巴黎圣母院》演出阵容强大,女主角是法国头号女歌星Hélène Ségar,她的声音柔美、细腻又辽远,余音绕梁,只可惜少了点奔放不羁的野性美。扮演卡西莫多的是加拿大歌星Garou,他的声音很有特色,称之为豆沙喉或烟酒嗓,音域也很开阔,他的表演十分感人。饰演菲比思的是法国歌坛小生Patrick Fiori;弗洛罗神父看上去干涩迟滞,不过一个感情枯竭、人性压抑的人不就是这样吗?

音乐剧有一个特点,主人公的大段独唱就是内心独白,象一幅幅清晰的灵魂画像。

卡西莫多唱的是温馨的眷恋和无奈,一种没有索取、没有进攻、没有伤害的爱。

弗洛罗唱的是Tu vas me détruire——你将毁灭我,一个上帝之子不可以有世俗的欲望,否则就是背叛上帝、抛弃信仰、万劫不复。而无法宣泄的情欲使其饱受灵魂和肉体的双重煎熬,一种害怕失控的慌张、凌乱和恐惧;你可能颠覆我的人生,因此对于我你就是个危险的女巫;你的存在,我的痛苦;你的魅力可以毁了我,于是我只好先毁了你。

菲比思唱的是Déchiré—撕裂,记得电影里的菲比思显得轻浮油滑,而歌剧中的他则有一番挣扎,如果无法抵御诱惑,则有可能失去唾手可得的世俗婚姻·优裕生活和社会地位。

感人至深的男声三重唱:美人

歌剧最动人心魄的一幕,是爱上同一个女人的男声三重唱:Belle——美,那歌声一浪一浪象感情的潮水反复激荡,有叹息、有低吟、有渴望、有矛盾,遭遇心灵的激情,燃起生命的欲望,却随即陷入两难的境地,强烈地感受到来自他人的、自身的、环境的种种限制,冀望得到又害怕失去,几番挣扎,几经尝试,难以突破人类亘古以来的困境。

三个男人,每个人都渴望爱丝美拉达,可是一个背叛她,一个毁灭她,一个只能是友情,这里面唯独没有爱丝美拉达渴望的爱情。

后来,偶然看到三位男主角在一个演唱会上身着便装的合唱,没有了歌剧的那种浓妆,我忽然发现扮演弗洛罗神父的演员竟然有着典型的法国式眼神——温情闪亮,仿佛一个人在生活中终于卸下了面具,还原了他一度失去的人性,这个情景不知为何让我无比感动。这就是法国,生活中处处有发现、有心动、有意外之喜、有心灵慰藉,因而永远让你对人生保持一份乐观和希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9)
评论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南岛好!这场大火似乎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再次提醒了人们关于雨果的人道主义精神。我刚想到,即使在那个萧条的禁忌年代,雨果·狄更斯·托尔斯泰等几位人道主义作家的作品和电影几乎是奇迹般的存在。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没看过你说的音乐剧,电影就看了一遍又一遍,谢谢你的好文让我们又回读这部作品。正如你老师说的读书的人真是在书中找到一个与自己相似的人物,永远焦点在,想是优秀的文学作品长存是与之有关。《巴黎圣母院》因圣母院的大火再次显示出雨果及这部作品的伟大。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雨果塑造的人物的确比较典型,善恶分明,是一种很传统的写法。我少年时最喜欢的是基督山伯爵。我刚来法国时,看到书店里有不少雨果诗集,很多是他晚年过田园生活时写的,雨果最有影响的还是《悲惨世界》和《巴黎圣母院》,因为里面包含了人道主义精神。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乐盲。6、7年前在英语世界很火的悲惨世界也是音乐剧吧?到处都可以看到海报。国内见不到那种盛况。他最著名的小说还是悲惨世界。他的写作手法很夸张,对比强烈。听说过雨果在法国的诗名更甚,是不是真的?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闲闲一向都很幽默,你这是抖了个包袱,不应算错,让我有豁然开朗之感。
保持你的幽默感,这在国人里很难得,和你聊天轻松愉快,还有意外的惊喜。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对对对,人民币。人家真是没说货币大名,是我那天晚上十点过后脑袋短路,给加上你们大名鼎鼎的某元,太狼狈了:))以后呀,茵茵你看到错误,一定要及时给我指出,这点小度量我还是有的,会犯错的才是人类啊哈哈。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哈哈,闲闲真够幽默的,我还纳闷儿那个数字是哪儿来的,闲闲这是玩了一把大数据,我想质疑还鼓足了半天勇气。每年损失的那个数字可能是人民币,还加上对旅游业的影响,因为欧洲有很多教徒就喜欢每年来法国参拜各地教堂,例如皇帝加冕的兰斯教堂,我的两个朋友也专门跑去参观夏加尔玻璃画;还有法国最大的亚眠大教堂,比巴黎圣母院还要气势恢宏,欧洲游客也不少,以后可以分散旅游不扎堆儿了。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改动得好!我是有点不记得读过全文了,每次读到都有新感受吧:)
多谢你提醒有关巴黎圣母院的门票,我这就去更正。当时买的是一周的套票,先上钟楼,参观钟楼是要买票,但我现在不记得我们有套票的人是否还要买票上钟楼,也忘了进教堂是否要门票,那十几天我们就是每天进出教堂博物馆。我每次写小文字也是努力寻找翔实资料,这次在网上看到:巴黎圣母院每年1300万游客参观,如果修复需要10年,会损失177亿。就自作主张算了一下,还加上门票二字,实在太不好意思了。还有哦,我昨天想了一下,如果每年1300万人参观巴黎圣母院,按365天算,每天有3万5千6百人,真有这么多人吗?十年损失177亿又是什么收入呢?到巴黎观光的人员消费支出?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音乐剧应属于下里巴人,通俗唱法,电子配乐。
歌剧才算阳春白雪,太难唱了;不过最初大概也属于民众喜闻乐见的表演形式。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洋洋洒洒,以后要多写。
欣赏不了音乐剧,太阳春白雪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谢谢闲闲,这篇我是写自己从小到大与巴黎圣母院的情缘。还记得吗,这是旧文重发,我做了改动,去copy时还看到闲闲那时的留言。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maple56' 的评论 : 红枫好!谢谢鼓励。
音乐剧YouTube上有,以前有英文版,可我这次没找到,只见台湾版的上半场。
音乐剧开始看有点不习惯,可是越看越入迷。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那天过来读文,你这里高朋满座人声鼎沸,我匆匆留言而已,其实我是想说:你的这一篇雨果与巴黎圣母院写得真情流露,让人心荡漾,是我读过的此类文章中最好的!你的外国文学背景,又身处巴黎后花园,尤其是你的善良的人道情怀,加上敏锐的艺术触觉,让这一篇文章的角度独特多维,感情的描述热烈真挚充满感染力,我特别喜欢!!

“巴黎的扒手大部分都是爱丝美拉达的同胞,他们在意大利的分部作战能力世界第一,巴黎第二。“哈哈,意大利第一呀,以后去那里要警惕了。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茵茵写的真好!虽说没机会看你提到的音乐剧,找空一定重新看一遍电影,重温经典。谢谢分享。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夏溪好!这次我才知道还有其他版本的电影《巴黎圣母院》,不过在我心中,美丽不羁的爱丝美拉达就是意大利女星吉娜饰演的能歌善舞·红裙卷发的吉普赛女郎。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闲闲好!巴黎的扒手大部分都是爱丝美拉达的同胞,他们在意大利的分部作战能力世界第一,巴黎第二。我有一次在巴塞罗那教堂门前真被一群小三毛围追,赶紧撒出一把预备好的硬币才脱身。
还记得闲闲写的巴黎游记,感觉细腻精准,我去看看你的新篇。
xiaxi 回复 悄悄话 小说电影以前都看过,读了茵茵的影评,想再看一遍电影。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茵茵力作要赞!看来三位歌剧男演员完美演绎了雨果的杰作。你对法国和法国人的描述与我在巴黎走马观花的感受很相近,除了不断被提醒要小心的扒手小偷:)
我也刚发了那年登巴黎圣母院钟楼的帖子。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哈哈,还是您厉害,福楼拜的书我读不进去,现实主义的书我基本都读不进去,反而喜欢意识流。我关注《九三年》是因为有一阵对该书的评论很多,据说里面有一个钢铁意志毫无人性的政委,雨果本来是当作反面教员批判他的,却被斯大林当成了偶像,我是好奇才去读。《笑面人》里有一个贵族女性,雨果对她的描写堪称描绘女性灵魂的大师,他真是太懂女人了,而且比女人自己还懂,真了不得。。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嗯,层次感,谢谢水沫,总结的好。我本来想弄三个小标题,可是内容长短不一,而且有点混淆,你一说层次感,我放心了。问好水沫!
舒啸 回复 悄悄话 佩服茵茵了。《红与黑》、《巴马修道院》、还有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我是到了大学才读的。你的老师说得很准确。

中学时除了雨果,再有让我非常喜欢的是《约翰·克里斯朵夫》(也是“网格本”)。或许与其说那时迷的是浪漫主义,其实更是人道主义。

《九三年》是雨果更成熟的作品,情节紧凑,人物内心矛盾也更突出,以至无法调解。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茵茵写得好,介绍得非常有层次感,有个性有新意。我小说和电影都看过,很早以前,记忆有些模糊了,看茵茵的介绍,感觉可以再重看一遍电影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若敏' 的评论 : 是啊,当年外国电影很少,《巴黎圣母院》能上映真是奇迹,吉娜饰演的红裙女郎令人印象深刻。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爱史菲' 的评论 : 好久不见,问好菲!
你说的真是,其实欧洲有很多教堂,伦敦的威斯敏特,巴塞罗那教堂,科隆大教堂都很有特色,很壮观。而法国亚眠教堂才是全法最大的,兰斯教堂是国王加冕之地,历史悠久,还有一幅夏加尔的玻璃绘画,欧洲的参观者很多。巴黎圣母院真不仅仅是一个宗教场地了,她的确已成为雨果树立的人类精神殿堂,且是雨果所提倡的公正·仁慈·宽容·慷慨的象征。谢谢菲给我的启发。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众里寻它' 的评论 : 我看到他们三人便装演出时,饰演卡西莫多和弗罗洛神甫的两位演员本人形象要好很多。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德兄好!那个女孩儿挺可爱,其实她在生活中喜欢的是扮演菲比斯的歌者,却在剧中喜欢卡西莫多,那么小就那么灵慧。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当年电影给人印象至深。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eFei'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真巧,我也在反复听音乐剧呢,不同文艺形式传递的是同样的内涵。
音乐剧好像去过蒙特利尔演出,两个主唱的家乡都是那里。
若敏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小说、电影都看过几遍,勾起回忆
爱史菲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给我们分享这篇好文章!一个让我们青葱时代耳热心跳的爱情故事,终于成为永恒的经典。除了小说,还有电影,还有歌剧,更多的体验,无数次的感动。我曾经写过一个回帖,顺便贴在这里。
留言说:没有雨果,它什么也不是。
我回答:没有卡西莫多,雨果就没有灵感;如果没有爱丝梅拉达,巴黎就没有爱情。
众里寻它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喜欢音乐剧版本, 我以前有CD, 百听不厌。 看这3个帅哥演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list=RD23EIjQ4Nxnw&v=23EIjQ4Nxnw

东裕德 回复 悄悄话 赞茵茵好文!金发女孩回答记者的提问答案令人感动,歌剧男声三重唱,描述得韵味十足个性鲜明点评到位令人叫绝!谢谢茵茵分享!周末快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看过电影。
ZheFei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雨果笔下的人性,博爱,永远能打动世人的心。我这几天一直在听音乐剧"巴黎圣母院“,音乐太美了!北美没有这部音乐剧,估计是因为这儿大部分人不太接受字母/外语,真是北美人的损失。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实不相瞒,我这篇其实是旧文重发,做了点修改。
我对雨果比较喜欢的是《九三年》和《笑面人》,《巴黎圣母院》和《悲惨世界》都看的是电影和歌剧,一遍又一遍。据说法国人创作这部音乐剧的原因,是迪斯尼制作了一部《钟楼怪人》动画片,可把首映式放在柏林举行,此举伤害了巴黎人的感情,再加上《悲惨世界》是伦敦西区版,因此他们就拯救自己的古典文学,赋予它新的形式,这部音乐剧真的很棒,也曾去中国演出,可我觉得应该象歌剧《茶花女》那样弄一个中文版。
我是这次才知道97年版电影的,女主角海耶克的老公就是第一个跳出来说要捐一亿欧元重建大教堂的Pinault,这部电影里那个菲比斯真是英俊。
子乔把剽窃者调侃成一只鸡真是太逗了,笑s我了,我也有这种桑心经历,剽窃者就是明镜出版社,可恼!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这段话说得真是太精辟了!深得吾心。我觉得西方的绘画·文学和音乐都是直面自己的内心,表达且剖析,懂得自己,理解人性,因而对他人充满同情和博爱。这点和东方的涵盖美化·自欺欺人截然不同,因此我一直觉得他们象从青年走向成年,整体显得成熟·温暖而稳健。而不是那种要么是孩童·要么是老人的分离状态。
我的那个同事,是方励之的学生,知道他是哪个学校的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好!
雨果这本书的确赋予了大教堂丰富的含义,甚至人情的温度,因为书里有那么多活色生香的人物和圣母院息息相关,这就是文学的魅力和渗透力,雨果仿佛给巴黎圣母院戴上一顶文学的桂冠,让它壮观神奇且熠熠生辉。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豆豆,我刚知道英文版翻译成了《巴黎圣母院的驼背人》,因为雨果原书名就是《巴黎圣母院》,但台湾翻译的是《钟楼怪人》,可能是为了更生动一些,用现在的话说多点信息量。
其实我那时看得囫囵吞枣,不解其意,我真的是在法国看音乐剧时才理解雨果那种悲天悯人的胸怀,博爱包含所有人,我好像是在听开头那首¨我们是异乡人¨的歌时突然开窍的,哈哈,现场感很重要。
现在Amazon上《巴黎圣母院》狂卖,据说在法国从来没这么热销过,大家通过重温这本经典来慰藉受伤的心。
我也把很早就买了却一直没读的法语版《巴黎圣母院》找出来,准备认真读一遍。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欢迎诗人光临!
说来惭愧,雨果作品中我最喜欢的是九三年,尽管雨果算浪漫派,可我好像一读就扎进了心理派,比较精读的是司汤达和茨威格,我很喜欢那种主观体验的描写,对客观描述不知为何有点茫然。后来还是我的老师一语中的,说你在书中找一个与自己相似的人物,如果没有仿佛就失去了焦点,真是这样呢。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富春江南' 的评论 : 谢谢江南。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茵茵,你相不相信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请求你写一篇关于雨果和巴黎圣母院的文章,你是最适合写这篇文章的人,也会是写得最好的。可是我一直担心你太难过,不敢给你压力。今天早上看见你这篇文章真是大喜过望,何止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不需要点到就已经相通了。

巴黎圣母院的电影我看过好几版,我觉得1997年版薩爾瑪·海耶克等主演的艾斯米拉达最美。你这篇文章里有好几段写得棒极了,我现在要出门,下午回来再仔细读。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茵茵,你对当年公司里那位同事的那段描写很有意思,读了令我微笑。我认为法国电影是法国文化的一个体现。法国文化里带着极强烈的人性,他们从不把自己高高架在那里,站在神的道德准则上,虚伪地面对他人,甚至虚假地面对自己的心。这也是为什么毕加索,肖邦,梵高等等艺术家最终只有在法国才能够真正找到自己的灵魂的缘故。

艺术的法国,哲学的法国,就是文化的法国!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相信世界上大多数人是通过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才认识了巴黎的那座大教堂。
喜欢埃斯梅拉达,为她的红颜薄命,也为今日的巴黎圣母院叹息。
读茵茵的文是一种享受。谢谢分享。祝周末愉快!
过客手笺 回复 悄悄话 雨果的这本《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我也是在国内时跟着我外公一起读下来的,记得初初读时觉得特别枯燥,但渐渐地就越来越喜欢了,想来当时正是一颗少女心,读到情感的章节还会脸红心跳的,lol。我曾问我外公为什么中文版本的翻译者没有将这本书翻译成《巴黎圣母院里的驼背人》,他的解释很有意思,他说或许“驼背人”会令人感到丑而不是美,但小说里有很美的情感,所以译者只中性地翻译成《巴黎圣母院》,虽然违背了Victor Hugo的原意,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外公又说,翻译还是以尊重原著为本更好。

茵茵,再一次谢谢你写了这么好的一篇博文!我刚刚在Amazon Prime上加了《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这部电影,我没有看过,读了你的影评,需要补课!

请将我前一个留言删了,有几个typos。
舒啸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茵茵分享与《巴黎圣母院》的缘会。

我在中学时非常喜爱雨果,反复读了人文“网格本”的《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前四部)、和《九三年》。那时《悲惨世界》第五部译本尚未出版。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愚昧和困苦,那么,和本书同一性质的作品都不会是无用的。”
富春江南 回复 悄悄话 分析到位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富春江南' 的评论 : 我当年看电影的时候太小,懵懵懂懂;倒是音乐剧看了一遍又一遍。
富春江南 回复 悄悄话
富春江南 回复 悄悄话 这部影片看了不下无次呢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