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梦湖

世界温柔以待 万物有灵且美
个人资料
正文

回国感受新闻界的寒冬

(2017-12-05 03:24:42) 下一个

今年我两次回国,第一次因太忙没能和以前报社的同事见面,但已从电视台、银行等外围听说了关于纸媒的困境,不免有点担忧。不久前再次回国,将一切事情办好之后,总算余出几天,立即和多年未见的同事相约一见。

大家见面先大惊小怪一番,说我一去杳如黄鹤,彼此还是象从前那样无拘束地开玩笑,和过去的同党重逢总是欢声笑语不断。

他们好意地说我没怎么变,我也说国内的亲友普遍显得年轻,可能是因为雾霾遮住了紫外线的缘故,他们讲你可真会绕着弯讽刺国内的大气污染,我说是真的,大家说还是头一次听说雾霾有这么个好处。

寒暄之后,言归正传,有人感慨说:

这么多年一晃就过去了,你走的时候正是报纸杂志最繁荣的时候,而现在却是最衰落的时期,我们都快吃不上饭了。

我说:太夸张了吧,有这么严重?这个行当还是比许多行业待遇要好吧。

真不行了,你知道我们工资减了多少吗?

我原来听说是几大报社都减了百分之三十,但报纸至少还在维持,而不少杂志都停刊了。

百分之三十那是老黄历了,现在工资砍了一半还多。

天哪,不过很多人都不指着工资生活吧。

在座的有一位是前财贸部章主任,早就听说人家那几个老院子就已是天价了。

副刊部主任说:我可指着工资生活呢,没干副业。

大家笑他:干了一辈子副刊,不就是副业嘛。

这个当年的文艺青年已变成了文艺中年,除了稍微发福,基本还保持着过去清新斯文的气质,他这样讲倒也不令人惊讶。

难得大家安之若素、淡泊明志。

呵呵呵呵,一阵苦笑。

我想岔开话题,就对文中说:当年我多想去你们副刊,可就是没去成。

大家说:你们部多好,整天见的都是电影明星、音乐家和画家。

可惜我那时只对作家感冒。

章老师还是像个温厚长者似的说:得不到什么就念念不忘,真去了副刊也不过尔尔。

说得也是,我对文中说:我刚回来,看了两眼报纸,怎么现在办得有点象老年报。

没想到他说:你感觉很准呀,报纸现在就是给六十岁以上的老同志看的,年轻人谁还看报,咱报社同仁自己都不看报了。

接着他又诡秘而得意地说:现在谁还看新闻,还不是靠我们副刊撑着。

呵呵,我看到《读者文摘》和《青年文摘》也似乎增加了许多老年的内容。

对了,文中想起了什么问:你还记得某某某吗?

名字似乎耳熟,可一时记不清了,犹豫着问:他是不是《人民日报》的?

记性不错,他现在调到我们这里当总编了,昨天晚上我在电话里讲今天的安排,他正好在旁边,让我代他向你问好,说不知你还记得他吗?

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以前他的那块版办得思想新锐、风格独特,而且是最早宣传新权威主义的阵地。

唉,当年拥护民主自由的几乎都逃亡了,而鼓吹新权威主义的因惹得龙心大悦全升官了。

他们说:告诉你吧,咱们现在的正社是中宣部派来的,副社是央视派来的,总编就是人民日报派来的。

我不禁问:那我们本社的同仁呢?

几个副总编,还有各部门主任。

我记得以前报社领导也是从外边调过来,那时宣传部还是清水衙门,他们挤破头要到下属基层单位来。我走之前新上任的正副社长也是这种组合,来任职不久就给两位买了精华地段的大房子,而今价值不菲,可宣传部那位待了不久又调到新华社了,编辑记者管这种现象叫“蘸糖葫芦”。

我想起了什么,问:一有经济危机,就容易引发局部动荡,大家修行都不错,气定神闲、风平浪静。

哪里的话,编辑部还好,大家毕竟还在这里上班,拘着面子;这次链条断裂的是老同志、老干部,老房子着火,老夫聊发少年狂。

报社曾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退休人员除了拿一份退休金外,单位还每月给他们一千元作为福利;可现在经济紧张,因此前任社长就把这一千元福利砍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老同志们不干了,他们打着横幅跑到报社大楼示威抗议,还发挥传媒人的特长,把照片发网上到处传播,引得全国的报社纷纷打电话探询:你们还顶得住吗?还能扛多久?

报社同仁答:我们正摇摇欲坠。

而此番闹事的都是年轻的刚退休者,正闲得发慌,且身强力壮、精力充沛,带头的是体育部和人事处的两人,其中那位体育大姐大作风一向麻辣烫,行事风风火火,可以想象她英姿飒爽、愤怒声讨的样子。

我想起章主任也刚刚退休,不禁开玩笑地问:章老师没参加吗?还记得六四时他组织大家游行的样子,他笑笑没说话。

文中接过来说:章老师不拿工资都不在乎。

新闻界老同志的闹事极大地惹恼了宣传部长,他管辖的范围内出乱子,让领导觉得脸面无光。于是他带上几员干将亲自来到报社坐镇,责令带头闹事的几个人在编委、中层会上做出深刻检讨。

那位人事处干部检讨得最彻底,在会上痛哭流涕,说自己这样做对不起党、对不起领导,辜负了组织的多年培养,总之把自己骂得一无是处;部长满意了,就带着几大员撤了。

可部长前脚刚走,他就象还魂了一般,立刻堵着社长说:那钱你看怎么办吧?呵呵,一展真小人的风采。

现在报社当社长已不像从前那样风光了,上面压,下边骂,里外不是人,两头受夹板气。其主要工作就是四处化缘找钱,可报社已上了各家银行的黑名单,借不到钱,捉襟见肘,最困难时账面仅剩十万元。社长心力交瘁,穷于应付,巴不得早点退休,因此换了一茬又一茬。

后来还是宣传部自己派来了新社长,为给他撑腰壮胆,财政拨款带来二千万,才把老同志的钱暂时补上,平息了一场风波。

我说,看到报纸上署名的编辑记者都不认识了,好像都是新人。

他们说,别提了,报社最严重的问题当然是资金枯竭,想当年一年的广告收入最少也五亿,可现在报社用人快赶上周扒皮了。

原来,如今报纸、杂志、电视台在前线干活的记者编辑,大部分都是聘用制合同工,因为他们不是干部体制,各新闻单位都存在着严重的同工不同酬的现象,媒体界实行的不是岗薪制,而是身份制,这类似于一种变相的奴隶制。编辑记者的工资只有行政人员的一半,每个月发工资时仿佛都是对他们的羞辱,然而呼吁了那么多年也没能解决,他们说体验到了从城市猎人沦落到民工狗仔的境遇。

据说宣传部正在考虑把所有的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合并成一个集团,各单位每年发五千万,管十年,十年之后推向社会自谋出路。

我听了觉得政府对媒体人还是不错的,没象当年对下岗工人那样发几万块就打发了事,这么多年大家吹捧抬轿、粉饰太平可谓劳苦功高,领导总算没丢车保帅、过河拆桥,还算念点旧情。

当然,报社那些才华横溢、头脑灵活的人精们早就跳船跑了,纷纷调到那些旭日东升的行业。

我最后又想起一件事,问道:报社现在还搞一带一路、在全球豢养五十多家海外华文报纸吗?

不了不了,自顾不暇,泥菩萨过河,管不了许多了。

这倒是个意外的好消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9)
评论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海蓝天' 的评论 : 就是过去时、现在时、将来时都在干坏事。
明海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啊,愿闻其详。能不能讲一下都有哪三个解释?谢谢。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一看这习惯就知道闲闲的夫君是一位文雅和蔼的绅士。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家有人每天喝咖啡看报纸,平板就在手边,kindle 也在 ,就是看报习惯改不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是呀,国内现在太多人投资影视了,每年拍的片集海了,可是能上映的却很有限,大量的胶片都躺在仓库里不见天日。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网络和自媒体的发达,传统媒体尤其是纸媒越来越难以生存了,我家以前还订了很长时间的报纸,现在也不订了。纸媒记者/编辑估计要转到网站去做了,倒是看见许多娱乐记者都开始做制片人了,现在国内影视界大量资金涌入。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幸福剧团' 的评论 : 哈哈,我现在只在飞机上看报纸,人还没回国,先看看国内的新闻感受一下,就是《人民日报》《青年报》和《环球时报》。
祝剧团旅行愉快!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雷弋' 的评论 : 党天下嘛,大包大揽的结果就是:本来具有替大众质疑权和独立调查权的媒体成了录音机、传声筒和应声虫,总有点万马齐喑究可哀。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网络兴旺,让报纸杂志衰,瑞典这边也是,我们以前订阅报纸,现在住饭店,坐飞机,免费报纸都不拿来看了,现在正在飞机上给你回帖,还是手中之物方便。
雷弋 回复 悄悄话 媒体的自律和约束你躲不开!西方制度功能化机制很全,绿党呵,教会呵,同性恋什么的。在中国只有党领导,大包大揽的,难为他们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传统媒体说他们现在是党的仪仗,给党撑面子的,不可一哄而散。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如今是明星、网红、自媒体的天下,正规媒体也只得曲线救国。欧美如此,大陆更如此,党正好利用全民娱乐来麻痹百姓。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海蓝天' 的评论 : 习惯了暗箱操作,当然不喜阳光。国内对他们为什么惧怕真相有三个解释。
明海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开明的社会应该容许不同的声音的存在。没有新闻自由,人民难以了解事实真相,也难以表达自己的意愿。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哈哈,没想到落拓不羁混不吝的一叔还有这么凄惨的经历,那人真是有眼无珠。这个行业也有不少职业禄蠹,德性势利,不值得您挂怀。不过那些优秀专业的编辑一般都对有才华的作者很好,人家是协助你工作嘛。我看一叔写的所有文章都像社论,这是总编专属,别人写了也发不了;而且如果您的稿子属于国际版,你却发给了文艺版,即使我在那里也上不了。我那时对作者除了稿费给的最高,还经常赠送电影票、音乐会票,或是美食大餐,为了活跃精神、找寻灵感。以致至今都有点职业病,看到能写一手优美潇洒文章的人就不胜欣喜,城里就有好几位,都会是编辑的厚爱,真奇怪城里也不设点年终奖励。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berty-bell' 的评论 : 上有所好,下必兴焉。
不过媒体人也不容易,为了在不行里把行做到最大,经常冒着个人风险打擦边球,压力不小,有时还上下得罪,里外不是人,时间一久得抑郁症的人不少。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同感。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rld1peace' 的评论 : 《纽约时报》隶属于私人集团吧,还是民脂民膏财力雄厚。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keOZ' 的评论 : 媒体始终都姓党,这点一成不变。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好处是茵大编辑也不得不和屌丝文艺男平等对话了,要在以前,眼都不夹你一下。我有点幸灾乐祸,以前给个市级破杂志投个稿都被编辑蔑视,当时长的帅,女编辑除外。
Liberty-bell 回复 悄悄话 “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茵茵给咱解释解释,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新闻媒体不能实报新闻,共产党光天化日之下逼良为娼啊。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没舆论自由,一切都是摆设,有意思才怪!为这也不能回去生活,憋屈
world1peace 回复 悄悄话 纽约时报也财政困难
mikeOZ 回复 悄悄话 现在媒体都姓党了, 媒体人应该欢欣鼓舞了吧, 这世界上现在恐怕没有谁比党更有钱了。
西雅图市委书记 回复 悄悄话 反正都是假新闻,看不看滴,区别不大,一样过
世事沧桑 回复 悄悄话 呵呵,不用公开了,我私下表扬表扬就够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llowNature' 的评论 : 逐渐把人从具体劳动中解放出来,这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随人意' 的评论 : 哈哈,这个说法有趣。。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事沧桑' 的评论 : 这是那家模范媒体?应公开表扬!看来他们很欣赏您的文章,如今连《诗刊》都按尺寸卖版面了。
FollowNature 回复 悄悄话 随着科技的发展, 失业的人会越来越多。 能随着时代的变化更换工作的人才能生存。 当然, 人们工作的时间会逐渐减少, 从现在的一周四十小时会变成三十五或三十小时, 也可能一周只工作四天甚至三天。
天随人意 回复 悄悄话 这年头十个网络五角顶一张人民日报
世事沧桑 回复 悄悄话 就是我在网上已经登出来的文章,他们看到了,用了,也一样付稿费。海外谁做得到?
世事沧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事沧桑' 的评论 : 他们已经破产了,现在是政府不让他们破产。
===========
我现在是拿另一家,80后编辑,很好的小伙子。海外的人比国内坏多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哈哈,梅子是明白人。。要是私人报纸早黄了,例如海外台湾背景的几家报纸。国内的报纸还真不是你想完就完的,那是党的喉舌,还是接着吹喇叭抬轿子。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不言有罪' 的评论 : 不是他们想抱残守缺,而是国家大笔的宣传经费养着,只能继续维持。。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纸媒走向衰落可能是个自然趋势,社会的变化日新月异,相信媒体也一样,如党舌人民日报,看与不看,党都会养起来的。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事沧桑' 的评论 : 他们已经破产了,现在是政府不让他们破产。
能领到稿费证明还有好编辑,听说有的海外中文报纸编辑发稿是人情,稿费都自己眯了。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与时俱进吧。抱残守缺听起来让人扼腕,过几十年几百年看免不了荒唐可笑。
世事沧桑 回复 悄悄话 外滩画报的稿费,我拿过;现在还在拿点纸媒的稿费:)要抓紧了,拿到他们破产为止。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子乔最会分析和解释,让你这么一说,真应庆贺新闻的民主化,这是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纸媒即将消亡是好消息,大片蓊郁的森林就保住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媒体并没有衰落,只是从纸媒转移到了数字,从少数人集中掌控新闻来源转移到了人人都可发布的分散式的新闻来源。茵茵莫失落。\n
cng 回复 悄悄话 纸质媒体都不行了吧,NYT WaPo, 都一样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山里好!上海外滩画报停刊,我有点失落,因为那本杂志挺有特色,可惜。
我们这边大选时,左派党候选人还说要大力发展人工智能人,还要象芬兰、瑞士那样准备每月给大家发钱,我想到时大家就吟弄风花雪月好了。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昨天刚写了一遍“...美洲文汇周刊停刊了,好失落!”的博文,感叹了一番。联想将来十数年随着人工智能的广泛使用,到时候有50%以上的人失业...咋弄?下一代人将会面临这个问题。到时候国家都把人们养起来?进入了传说中美好的“共产主义”新时代。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OTHECAT' 的评论 : 技术为王,更新换代。
LEOTHECAT 回复 悄悄话 传统媒体关键是技术不行了,成为夕阳产业。 全世界都一样,连花花公子这样的杂志都撑不下去。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是啊,看报纸已经和听老歌一样,成了怀旧的象征。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才几年功夫啊,鬼佬世界也差不多,记得有个电视广告,一位大爷大清早穿睡衣到门口捡起刚送来的报纸,手拿咖啡,在早餐桌上摊开阅读,一脸幸福。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calappleseed' 的评论 : 您是在以己度人吧。大城市土著有几个在乎那点工资,一套房子都上千万,何况还有拥有四合院的,身在海外的我还真和人家没法比。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号蚂蚁' 的评论 : 传统媒体关键是技术不行了,成为夕阳产业。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龙湾故事会' 的评论 : 谢谢,您挺会看。
localappleseed 回复 悄悄话 是人,都要比。看国内以前老同事工资砍一半,比自己加一半工资更开心。可是再看国内房价涨了许多倍,再也开心不了。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媒体把做内容变成做渠道,结果踩空了。
龙湾故事会 回复 悄悄话 信息量挺大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挺有预感呀,我上次写的那篇“传统媒体的没落”,因没见到同事,有点隔靴搔痒,这次终于得到了不少真实信息。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是呀,新媒体简单、自由、便利、随意,还有即时性和互动性,这都是传统纸媒无法比拟的。不过人民日报以前也是靠公费订阅,如果真放在市场上可能也没多少人看,因为作为党报机关报的文风太老套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一直在等茵茵的这篇!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相比之下,从来不发钱的文学城实在太好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