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的乡下人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川普是目前美国历史上最弱的总统,支持他是雪中送炭,也许是炭粉末,多了就有用。 川老粗,挺你到强大然后再批你!
正文

探案:米兔我吐性幻想的不同版本

(2018-10-13 13:54:33) 下一个

这年头如果你是个女的,如果说自己没被性骚扰过都羞愧自己没性吸引力,很多人把性幻想和性行为混为一潭,其实是脑子笨或者赶时髦。还不明白?请问除了对你的性伴侣,你对你生活中熟悉的人中,比如同事,朋友,对谁有性幻想?性幻想对于正常人只存在不熟悉的人中,比如明星,男女故事,色情电影,还有陌生人,到了现实,想象一旦消失,性幻想就消失了,首先吸引你的完全是个性,然后进化成性-别不爱听,翻译过来就是爱情。野兽派或者心理和生理不正常的顺序例外。

性幻想一种是性欲望另一种被性侵害的妄想,今天谈后一种。

理论理解起来比较困难,还是举个例子吧。前几天网上流传一个女的写的被性骚扰的帖子,我质疑女主不是性幻想就是编故事求关注,这年头发帖求关注都成了常态。

黑字体是女米兔自述,红字体是质疑,蓝字体男我吐口述-被诉人的版本,福尔摩斯1U编写的,你信哪个版本?信哪个版本不重要,关键要开阔思路,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诚实的,让你当一次侦探。

导读:此文较长,没耐心的看导读。先读蓝字体的故事-很普通的去卖家买旧货的过程,再读黑字体的claim-事大了,女主人感觉被性骚扰了还差点被强奸。feeling部分可以越过不读。

女的版本:

女米兔:

这周我在Letgo上列出要出售一个烘干机,由于烘干机又大又重,所以我不可能把它带出去给买家看,也就是说出去面谈交易是不切实际的,只能让人上门取货。但为了确保我的人身安全,我决定只让买家在我丈夫下午5点之后在家的那段时间来验货及取货,然而,有个买家说他平常上夜班,问我能不能白天来取,我表示没问题,只要在我丈夫去上班前来就可以。(这句原文含糊其辞,没有说是自己心里想的还是告诉买家,但用的是”你“如果是告诉买家,可以理解为傻或者是勾搭?)

男我吐:

需要个烘干机去网上找,给卖主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她说最好下午5点以后来看,我说我下午5点要上班,能不能早点看,她说可以,但说了一句奇怪的话:我丈夫可能不在家,我没多想。

女米兔:

但到了第二天早晨,那个买家在我丈夫出去上班前并没有出现,于是我发信息让他今天先别来了。结果他十五分钟后就来到了我家。即使我在商品信息上清楚写着这个烘干机在地下室并需要买家把它拿出来,但他还是没有带推车,也没有带任何帮手过来。”

男我吐:

我在去她家的路上收到个信息,也没来的及看,到她家停车了才看她的信息让我改时间,妈的。

女米兔:

“后来他说他之后再过来把烘干机提走,于是我说那还是约在下午五点之后吧,然而他却突然问能不能先让他快速地看一眼货物,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带人来提走,以防他看到实物后不想买了白跑一趟。所以,当时我得决定要不要让他进来看。接着我开始评估眼前的危险性,就像每个女性都会做的那样,这大概是本能反应吧。首先目测了一下他的年龄?应该是四五十岁左右?他又高又瘦,手上还戴着结婚戒指,没看着我怪笑也没有一直盯着我,于是我就此做出了决定,让他进门。看起来感觉他还算安全,而且不让他看烘干机貌似也不大好,所以我请他进门了,

男我吐:

我说我看一眼烘干机吧,如果好就定下来了,那胖女人一直直勾勾的看着我,浑身打量,我平时爱健身,一身毽子肉,可能是觉得我帅吧,我用余光回应她,这年头,回看女人一眼都tm被metoo

到了地下室之后,他看着我很确信地说他只需一点点帮忙就能把这个烘干机抬出去,唉,没办法,我只好帮他抬另一边。走向楼梯的过程还算好的,因为我们分摊了烘干机的重量,但是开始上台阶的时候我就感觉越来越重,我一直在出汗,有些生气了,走了半段楼梯之后,我感觉不到他有在好好抬这个烘干机,然后我抬头时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他在直勾勾地盯着我,嘴角上扬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狡黠。feeling 我的头发黏在额头上已经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了,我刚准备问他到底有什么毛病,是不是真的有在用力抬时,他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小妞,看看你的腿还有它运动起来的样子,你流着汗的时候看起来真不错,你老公一定很喜欢你这个样子,来啊,给我看看你还有什么好料!’(原话是这个吗?没说boof?他说这话时我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也意识到我可能出不去了,因为他和烘干机挡住了我的去路。feeling

男我吐:

我觉得烘干机还不错就交了定金,打算之后来拉,她说可以帮我拉出地下室。看了看烘干机也不重,拉就拉吧,谁知她太胖了,走了一下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尤其是上台阶,实在不忍心让她帮着搬了,就说:“妞,你闪开吧,我自己来,你真是太nice了”

于是我做了女人都会做的事——我垂下眼睛,假装笑了一下,开始抬得更快,他对我说的话和看我的眼神让我感觉很糟糕,feeling,但我试图冷静地将它们抛之脑后,当我从地下室里出来的那一瞬间,我立马绕过他径直走到电话前,等了五秒后朝那头说了一句:亲爱的,买家来了。”

猜猜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没买就直接走人了。他想过要把我杀掉吗?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但是一想到我竟然担心被一个喜欢流汗女人的老色魔在我自己家杀害我时,我就觉得很生气。feeling

男我吐:

听了我的赞扬那胖女人居然高兴的满脸绯红,然后给她老公打了个电话说干躁机卖掉了。我把干燥机拖到门外说晚上十点下班以后取,然后我就走了。

“重点是,我除了想说感到很生气这一点之外,我也想告诉人们——面临这种情况时,即使我们没有被怎么样,但是还是会被吓出可怕的心理阴影!他故意把烘干机的重心都放在我身上,还喜欢看着我费力搬弄的样子,这就搞得我现在又多了一件事要时刻担心了...” feeling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你有单独在一个女性家里的话,无论是什么因为服务电话而去或者是像这种网络销售过去看实物的,请接受她一个人在家的事实,她很可能会在脑海中对你做出以上我做过的评估。所以请尊重她的私人空间,不要做粗俗的事,这是最基本的一点了。feeling
 

“更新:我刚看到那个男的在我家出现了,是晚上10点,我丈夫开了门,他醉醺醺地(怎么知道的?)说他走错了,然后回到了他的卡车里。我从窗户往外看时,一眼就认出来那个人是他!明天我丈夫上班的时候只有我和4岁的孩子在家里,现在我觉得在自己家都不安全了。”他知道你丈夫在家,你告诉的,还来,为何不在白天丈夫不在家时候来?,夜里眼神还很好

男我吐

晚上10点多下班了,我带着工具去拉干燥机,顺便和卖家打个招呼,开门的是个小萎男,估计是那女的丈夫,然后我就走了。

“更新:刚才报警了,警察帮了我大忙。他们说我住的地方位置挺好,很适合他们明天开车在外面巡逻,我打算明天要是有什么情况就带着孩子去我朋友家里待一天,谢谢大家的关心。”报警干嘛?犯罪事实是一句没人证实的话还是眼神?

“最后再发表一下我的感受:当时我搬着烘干机卡在楼道里听到他对我说那些下流的话时,我只想逃走,我很害怕,但是脑子里在不停地盘算着怎样才能安全逃离困境,但是后来我发布推文的时候,一边打字一边怒火中烧。”feeling

“然而今晚他再次出现在我家门前的时候,我之前发推文时脑子里想的那些——例如叫他滚开,离我远点之类的话立刻就荡然无存了,我看见他的一瞬间只感觉到害怕。”“这个令我害怕的人没有伤害过我也没有强奸我,甚至都没有碰过我,他只是在我搬烘干机的时候对我说了些很恶心的话。
虽说我这件事里和其他人经历过的事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那难道就可以忽略掉吗?”feeling

“即使如此,今晚我看到他的时候还是感觉到巨大的恐惧。我永远都不可能化身为电影里那种女英雄,挺身而出教训坏人,给他们好好地上一课。我只是那种一边发抖一边哭的女生,甚至连‘那就是他’这句话都无法清楚地表达出来。”feeling

心里的恐惧让她感觉到十分无助,想象中的勇气和愤怒在看到危险人物的那一刻根本就不起作用...
“老实说,我觉得自己很逊,我还曾梦想着在餐厅里对那种企图性侵的坏蛋叫喊着,甚至大打出手。然而到了现实中,在这种事情发生的那一瞬间我就崩溃了。我打出这些字的时候都在哭,包括打电话给警察说明案情的时候也是。”feeling

“之前我写出这个经过时心里产生的愤怒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但是有愤怒的感觉挺好的,感觉这股怒火似乎能保护我,彷佛让我在今后发生同样的事件时会变得更强大。但他出现的时候,那股怒火统统消失不见了,愤怒也没有让我变得强大。”feeling

“无论我多希望自己能变得勇敢一点,却依旧没有勇气去面对。虽然害怕不算什么,但是如果我打败坏人的幻想没那么快破灭,我可能还会好受点,那股力量让我感觉温暖,我开始怀念有勇气的时候了。”feeling

“所以听着,Letgo上的那个混蛋!你对我说了那些话,吓得我只敢躲在家里,害我时时刻刻都想起这件事都还不算什么,除此之外,你今晚出现在我家之前我一直觉得家里是很安全的一个地方。”feeling

“最重要的是,你把我所幻想的能将恐惧化为力量的梦想给打破了,让我知道我自己只是个懦弱的女人。去尼玛的,无论你是谁,求你别再找来我家了!”feeling

此外,那天发生的事情我并没有细说,因为我不想让有相同经历的人回想起不愉快的事。这只是女性出于本能保护自己和他人的方式。” 还不细?我copy都累死了


整个女的描述的性骚扰的事实就是那句话,是真这么说的吗?没人知道。其他都是感觉,感觉,女人警惕男人没有错,但把想象当成事实来谴责男人就那个了,如果判罪凭感觉,像对待大法官一样,这社会就乱了,把正常的男女关系搞乱了。

如果那个男我吐是你爹,你儿子,你哥,你丈夫,这游戏好玩吗?

说过那个党,碰啥毁啥关系。
 

献上我歌单里的一首, 周末愉快, 

I Gotta Feeling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8)
评论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从前试过摩仿 加里森。凯乐,演砸了,断了发展演艺圈的念头。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蓝水蓝' 的评论 : 这位大姐估计不理解我写男我吐的意义,我再解释可能还是不懂,不过既然来了就是客,不懂也解释。
女迷兔是自我叙述,男我吐也是自我叙述,都是自我叙述,都没硬证据,站在各自的角度都有合理的一面,我讨论的不是妇女防范的问题,是站在法官角度无罪推定判案的问题。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股聋' 的评论 :哥要不要把新工作辞了出演个男我吐?
天蓝水蓝 回复 悄悄话 你这篇文章写得莫名其妙,其中很多你自己的想象,比如男我吐:“我把干燥机拖到门外说晚上十点下班以后取,然后我就走了”。女作者原文根本没有此话。
你说一定要有犯罪事实才能说,等有犯罪事实就太晚了。张颖莹就是一例。警惕性高,防范一下没什么错吧?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一叔这几个版本 可以拍个微型电影了 多结局的 穿越的

土豆掌镜头 :)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人性本恶,这点一定是真的。
—————//
左女不是人啦
哈哈哈
捡个笑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westshore:女人已经把自己置于可能被性侵而不会被人发现的境地,而一个看上去绅士风度的男人与一个言语含有性挑逗含义的男人给女人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性骚扰和性侵从来不是单纯为了性,而是同时具有权力表现的含义,满足征服感,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性侵事件里男人并不是简单的强行动作,而是威胁女性被迫接受缘故。

你说太经典了,希望你把你所有的观点另开一文。你大概是位心理医生或是哲学家,非常佩服你的观点。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求解:你要知道男女有别,男性的攻击性非常强。女性一半不是好女,甚至超过一半女性爱钱爱权势,女性对男性攻击性弱,但女性欺骗性大。
有问求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反过来,边边对男性的心理有充分了解吗?你可以认定女的所说的是合情合理,那么1U也可以解释他认为的另一种可能性也是合情合理,这就是1U出此贴的意义所在:
“闲扯淡谈feeling没有问题,到法律层面就是灾难。”凡事要有依据,真凭实据的指控,而不是感觉,这就是“无罪推定”。
有问求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miao' 的评论 : 改一下,“也许她是个好女人,但你能保证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是好女人?几乎有一半的女人是坏女人,另一半也是被法律和教养约束成好女人或正常女人的。人性本恶,这点一定是真的。” 人性本恶,不分男女。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miao' 的评论 : 完全同意你,特别是说我是好叔。
人首先是动物,动物为了生存就必须竞争,也就是欺弱怕强,但同时为了繁衍后代也会体现它善待同类特别是异性的一面,就是说善恶同在。人不能用黑白来区分,而且是动态的,今天是好叔明天没准变坏了,每个案子都是case by case,并不是女人就弱男人就恶。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一叔,也许你是个好叔,但你能保证天下所有的叔都是好叔?几乎有一半的叔是坏叔,另一半也是被法律和教养约束成好叔或正常叔的。人性本恶,这点一定是真的。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欺负弱者而满足自己征服感是典型的太监心态,我完全没有,哪个男的有我不知道。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estshore' 的评论 : 我们争论的不是一回事。
你是假定那个买家是坏人,卖家说的都是实情。这个前提下,你的结论没有错。但前提不确定,为何给出确定的结果?那是有罪推定。
假设我以我在wxc的名声说你3年前你在商店对女营业员淫荡的笑还说你好其实你暗示的是你好骚,你怎么证明你的笑不是淫荡而是友好?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你好不是你好骚?大家都信我没有事实的claim吗?如果你是惯犯,你很有可能猥琐,如果你一贯是君子,但大家信了我的瞎扯蛋,你君子还当不当?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我没有断言一定是怎样,我写男我吐的意思也是要防止metoo被滥用,滥用的副作用就是人人不信任人,和你的愿望不一致,也不是我想看到的。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miao' 的评论 : 同意女性对陌生男性有防范意识,但你说大多数男人通常会有欺负异性的冲动,你是遇人不淑吧,我作为男人对妇女儿童只有保护的冲动,没有其他冲动,不包含泼妇。难道我不是普通男人?请普通男网友发表一下自己是什么冲动。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你在坏区晚上自己走路,也许并不会发生对你的伤害比如打劫什么的,但并不说明就不会让你有恐惧感。
而这种恐惧感就是对你的伤害。
在你这里举例的事件里,一个单身女人在一个封闭环境下与一个明显轻佻的男人不得不处在一起,产生恐惧感是“自作多情”?
从墨菲定律的角度来讲,你要想不让什么事情发生的唯一方式是不让发生的环境出现,但具体这件事里因为无法把东西放在公众场合,女人已经把自己置于可能被性侵而不会被人发现的境地,而一个看上去绅士风度的男人与一个言语含有性挑逗含义的男人给女人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性骚扰和性侵从来不是单纯为了性,而是同时具有权力表现的含义,满足征服感,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性侵事件里男人并不是简单的强行动作,而是威胁女性被迫接受缘故。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我还是跟你认真一下吧,你们男的对女性的心里很多时候是不了解的,从法律上这个事的确不能从那女人的描述就能断那男的有罪,但我却是相信她说的是合情合理的,何况她这样做得不到任何好处,像你说的被性侵害的妄想狂女性是极少的,很多女人遇到这样的事都不愿意说的,甚至不愿意去想,会觉得恶心。

反驳一下你的质疑:
1. 她既然胆小就不应该让外人进来: 只能说她当时不够坚定,判断有误,看那个男的不像个坏人就让他进来了。 有时女人是会这样做的,会疏忽。
2.那男的说了下流话女的应该是告诉她丈夫了,但他丈夫开的门不知道是那个男的,女的从窗户看才发现是他(经历过白天的事,她这个时候“扒窗”看看是谁也情有可原的)。 当时没报警也许是要和丈夫商量一下才决定报警,虽然不一定要抓那个男的,起码警察巡逻会多注意一下,她会感到safe。


我觉得你是被米兔给整得有逆反心理了,这就是我说的狼来了的意思。 不过对人还是要有个基本的信任的,要是美国社会连这都没有了,像中国那样遇事总提防着怀疑着也太悲哀了吧。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女人这种感觉是非常真实的。一些男性们不要忙着摘清自己,凡是看到比自己弱的异性,男性通常是有欺负一下的冲动,来显示自己的强壮和吸引力。但在公众场合他们会显得文质彬彬,这就是人和动物唯一不同,人会装。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洋之滨' 的评论 : 感谢滨姐的友善质疑,我认真的回答。
假设你讲的完全是真的,别说女的,我都害怕。我这篇是站在法官无罪推定的角度写的,结论就是不能判买家骚扰罪也不能判卖家诬陷罪,原因是双方都没证据,完全是无法证实的对话和感觉。和福特案一样。
如果实际情况真的像男我吐描述的,岂不是诬陷?我不能肯定女米兔100%是谎言,我是质疑claim中矛盾的地方:首先她有意识要在他丈夫在的时候才能看干燥机,说明她胆小有防范意识,但之后又在她丈夫不在家的时候放人进家,不和逻辑。其次她预想到干燥机要拽出来,为何不让丈夫提前从地下室拉到户外?不符合谨小慎微的性格。第三,如果当时那个男的说了流氓话,女的很恐怖,应该告诉她丈夫吧,也就是说晚上丈夫开门的时候应该有强烈的反应,比如报警,争吵,可啥都没有发生,女主还是扒窗户看到的,每次敲门女主有扒窗户的习惯?
如果我是法官我会问你丈夫怎么说的,女主可能的回答是一个人找错门了,如果她没提醉醺醺,法官可以反问你怎么知道醉醺醺?第二种回答是丈夫说有个醉醺醺的人敲门,而且女主也判断出是那个人,为何当时不报警?不合常理。
如果是一个心理正常的妻子和丈夫说这个故事,丈夫会100%的相信,但如果妻子有妄想症,丈夫也许会选择忽略。我们不知道此女米兔的状态,单凭她自己有漏洞的说法就判定那个买家一定是坏人是不是我们太单纯了?普通民众单纯不可怕,如果法官也被影响了,那是社会的悲哀,谁也跑不掉。除非你是光棍女,极端仇视男性,包括她爹。
大洋之滨 回复 悄悄话 一叔可能对过度米兔太愤慨了。不过这次打错目标了吧。萨拉太太哪里说她被米兔了?一叔一个大老爷们儿,不懂女人的想法很正常。咱们把性别换一下,将心比心。如果一个比你壮的大汉,跟你到你家地下室搬东西。走到一半突然盯着你说,兄弟,你的大腿真漂亮啊,干起来一定很爽吧。你被他堵在地下室里,手机,手枪都没带,我就问你怕不怕。萨拉太太不过是把她的经历分享出来。更别说那男的还晚上10点喝醉了去敲她的门。一叔,你晚上10点钟会去敲不认识的女人的门,一见是她老公应门转头就走吗?正常人都不会吧。这完全说明萨拉太太的恐惧是有根据的。
secuncle 回复 悄悄话 分析的有意思,现在metoo真是被玩坏了,如果胆小的女人这种事情完全可以避免跟买家接触,让老公来处理,不是很正常吗。偏偏要让人到家里,然后有了一系列feeling(或者幻想?)
明月来相照 回复 悄悄话 metoo几乎要等于奸出妇人口了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问求解' 的评论 : you got it。这个女的claim经不起推敲,就是真的她的思维也是混乱的。
闲扯淡谈feeling没有问题,到法律层面就是灾难。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农村干部' 的评论 : 你这个是骚男版本,其实现实生活中这类人占少数,大部分男人女人还是decent,潜意识里有性幻想不说明就变成行动。
有问求解 回复 悄悄话 女的够神经的,胆小就坚持丈夫不在家就不开门,多简单的事!
这年头不经大脑分析,只要是女的,或貌似弱小群体说的,指控的,一概都信的,实在是—非 常 人!还是那句话,liberals 多感情泛滥,conservatives认事实逻辑。
农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我也看过这篇,根据一叔的分析,开个脑洞:电话听男声很sex,这女的求me too,没想到来后是个猥琐男,兴致大减。但男主不知,继续挑逗。。。。女主怕男主说出去,先post 并报警。这事说不清楚。现在这个社会,单身女子不会让陌生男子进门的。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你还是听歌吧,有美女看。
像我这种即懂感觉又讲逻辑的不多。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你说的是女狼来了?笑死人了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我也不怀疑福特教授,呵呵,可是她的claim太不让人信服了,现在还有人给她伸张正义吗?那些义愤填膺的人都哪里去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好吧,理解你,狼来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你要是说没有怀疑她,只是作为一个虚拟分析那我可以接受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你把蓝字先全部读一遍,再读黑字黑字的故事。然后判断。运动,运动,某事一成运动就有趁火打劫的,投入感情前多角度看问题,先确定是不是真的---这就是现在搞metoo运动的副作用,把信任都糟蹋了,真的受害者来了人们先要想一下是不是真的。
再举个例子,2016年前,我从不质疑媒体的可信度,现在他们说的每句话都要验证一下是不是事实,因为假话太多了,不质疑就信就会上当。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那你为啥别人一说自己的遭遇你就首先怀疑呢? 我是基本上人说啥信啥的,除非我看到了TA的表情,如果鬼头巴脑的才会怀疑。 你是不是总喜欢用怀疑的眼光看问题?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文取心' 的评论 : 你这个比喻很深奥,摸不着门路,请教一下大作家。
用完就扔?血染风采?装受伤?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6姐啊,你咋抓不住重点呢。男我吐的表白是告诉你另外一方的说法(虚拟),让你打开思路,不是一控诉你就信了。我只是讲实际的另外一种可能性和疑点。我没有结论。

这个案子女主实际获利的可能性为零,更大的是心理上的。有人就是对关注很兴奋,比如孩子装病求关注,网上喷子胡乱骂人,都是一个病。当然假metoo claim还有个心理是自我陶醉(有吸引力啊,连男人都没兴趣,太失败了),或者是多疑症,受迫害狂想症。。。太多原因了。
metoo 一搞运动就过了,让真正受害者反而得不到保护,因为假货充斥。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没读过宁律师的定义,但这个案子连骚扰都算不上,仅仅是一句未经证实的话和眼神,其他都是想象,如果这也成立,正常男人都是强奸犯或者是有潜力的强奸犯。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我见过最确切的一句论语;米兔是女权主义者,特别是那些难看的女权主义者的一块月经带。
不雅,但准确。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asserbyY' 的评论 : 我也是说她文中矛盾的地方,逻辑不一致。比如她很胆小,那么就应该处处提防,不是随便让陌生人进入房间。可她又那么做了。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zi68/lucky101' 的评论 : 我标记的feeling部分不用看了,我copy着都嫌累,然后就很短了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呵呵 以后这 meetoo就会像国问一样
——-今儿个你metoo了吗
——-还没?
——-哦 我meetoo咯

不谈这个 都不fit in 了
lucky1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这亇太长了, 读的俺眼花撩乱,完全follow不了。 听歌了!也许有些人真是米兔了,应该教育米兔留证据, 没证据米不兔。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一叔,你凭啥说人家是意淫? 证据呢还是你也瞎猜,我看她说的合情合理的呀。 她要是说瞎话有啥好处? 就是为了出个名? 想不通。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前两天在哪里看到过这篇文章,当时我读完的的感觉是,这位家庭主妇觉得她有可能被进她家门买烘干机的男子强奸。不论这个局面是这位妇女的幻觉还是真的,这件事按照本城大律师简宁宁的专业判断,此案不能归为Metoo,因为这起性侵若是发生,换不来promotion或任何benefits。
PasserbyY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女人有毛病,跟Ford有一比。有保护自己本能没错,那就坚持只有丈夫在家时让进来看,不让步就是了。跟这种女人打交道,男的还真要防着,否则动辄就会莫名其妙被她"感觉"出来的层层垃圾给害了。她说me too了,你还搞不清哪里是哪里呢。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一叔的metoo大作— 这么长

听歌好了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男我吐是根据女主的叙述而创作的内心独白,原创,真实合理吧。都可以上庭辩护了。
快去听歌,I gotta feeling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简单说女人分两种,一类女汉子,大而化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一天到晚高高兴兴平安无事。另一类公主病,无论长得如何歪瓜裂枣,都把自己当个宝,还爱犯花痴,鸡毛蒜皮加米吐扯个没完,没人关注她们估计是生不如死的感觉。看完一叔贴的这个女人长长长的心思,我这女汉子真真的被其烦透了。那位男米兔没有被定罪吧?买什么破二手货,自找麻烦,妖货缠身了吧!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