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的乡下人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川普是目前美国历史上最弱的总统,支持他是雪中送炭,也许是炭粉末,多了就有用。 川老粗,挺你到强大然后再批你!
个人资料
firstuncl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RT: 特别检查官像黑手党

(2017-11-01 15:21:34) 下一个

先给纽约市遇难的无辜群众默哀,这种悲剧可以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离我们很近。政治正确不能再进行下去了,人都死了还喊什么大爱。

今天偷个懒,转载一下一个大俗人的文章

 2017-11-01 浪里白条 

 

 

 

叔欲静而疯不止。

 

通俄,通俄,通俄,通俄,通俄,通俄……

 

有一点是肯定的,这出闹剧整到现在,相信闹剧的和不相信闹剧的两伙人,基本上已经没法沟通了。

 

相信闹剧的,为一点点风吹草动而欣喜若狂,认为总统就快坐牢了。不相信的,只能看着这些狂喜的外星人,叹叹气把头摇。

 

请时刻牢记,通俄闹剧的主题是“床总跟鹅毛勾结”。也就是说,鹅毛对床总说,咱俩狼狈为奸勾结勾结吧,我出钱出力出情报帮你冻蒜,你冻蒜美国总统以后,替我们做事,这事不要让别人知道。床总说,好主意,老子早就想通俄了,一言为腚,咱们狼狈为奸,共襄盛举。

 

只有这样,才算通俄。

 

那么,周一(1030日)的“猛”料,是不是能证明通俄呢?

 

显然不能。特别检察官穆勒如果手上有通俄的真货,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呢?整个调查的出发点就是找总统跟鹅毛通奸的料,结果什么也找不着,只好拿满那佛(Paul  Manafort)加入床总团队之前的说客生意来滥竽充数。

 

脸皮不厚到极点,是干不出来这种事的。

 

这就好比,你怀疑张三跟你老婆通奸,你去调查,最后查出张三的熟人李四在幼儿园的时候偷过萝卜。“李四在幼儿园时候偷过萝卜”,和“张三跟你老婆去年通奸”,有个鸟的逻辑关系?

 

当然,你可以威胁李四,说“李四,你作证张三跟我老婆通奸,我就放你一马,不追究你小时候偷萝卜的事,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穆勒搞满那佛,大概有这么点意思,就是用黑手党手段逼满那佛咬床总

 

闹剧拖得这么冗长,很多朋友都不记得前面的剧情了。我觉得有必要给大家回忆一下剧情梗概。

 

请不要忘记,满那佛在2014年开始就被FBI长期监听(加入床总团队前监听终止)。20168月后,又被FBI申请新的监听许可,被监听到2017年初床总就职总统之后。

 

也不要忘记,希总和民主党在20164月份后,花几百万美元雇佣Fusion  GPS和英国老特务死丢(Christoper  Steele)搞床总的黑材料。死丢在20167月就搞出了《黄金浴》,FBI以《黄金浴》做为部分证据,申请监听许可来监听床总的人马(开始是Carter  Page,后来不知道扩大到什么程度)。

 

更不要忘记,奥巴马手下的国家领导们,用手中的权力,肆意揭秘(unmask)被“无意”监听到的床总人马的姓名。

 

也不要忘记,床总当选以后,白宫漏得像个筛子似的,连总统几点钟放个屁,纽约时报都能立刻在头版贴一份化学分析报告出来。

 

当然,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搞监听的,搞揭秘的,搞《黄金浴》调查的,这帮人通通都不认为床总有任何希望赢。

 

也就是说,天下英雄都认为希总是要登基当总统的,所以在监听床总,在搞床总黑材料方面,很不拿自己当外人,一个小丑商人,输了以后,不会有任何权力,不会报复,弟兄们,敞开怀监听,往死里蹂躏。

 

在这样的险恶的环境下,靠着一张横扫推特的大嘴去通俄,可能性是0.000000000%

 

如果说“通俄”是在光头上找虱子,在穆勒的调查之前,这颗光头早就被情报部门,奥巴马政府,希总等人用砂纸打磨,用显微镜扫描了几百遍,连虱毛都没找到一根。

 

穆勒的特殊调查不过是把洗了几百遍,打了蜡的光头又摸了一遍。

 

白左华左们总是有把记忆清零的本事,每次都兴冲冲地在光头上找虱子,每次都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第二天睡醒睁开眼,又卷土重来。把昨天找虱子失败的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

 

这次被穆勒揪出来的小喽啰怕怕多普洛斯(以下简称小怕),罪名不是叛国,是对FBI撒谎。小怕的故事是这样的(据白左官方版本),在20163月加入床总竞选团队,当外交政策顾问(实际上是不拿钱的志愿者)之后,跟一个英国的教授联系,教授说他在俄国有人脉,能搞到希总删掉的那些邮件。于是,小怕跟教授会面,并多次对上级汇报,建议床总访问俄国,床总没理睬(不清楚小怕的汇报有没有到达床总的耳朵里)。

 

20171月,小怕被FBI调查,(或许出于害怕,那时候白左满世界嚎叫着要弹劾总统,胆子小的,会被吓到),就对FBI说,他跟教授的联系发生在加入床总团队之前。这个小谎被穆勒揪住了小辫子。

 

其实,小怕要是跟希总学一招“我不记得大法”,也许就没事了。

 

小怕的背景,需要强调一下。

 

白左会告诉你,小怕是床总竞选班子的外交政策顾问之一,意思是,这是个重要人物,抓到小怕,就是抓到通俄的大把柄了。

 

白左的话,半真半假,要小心甄别。真相是什么呢?即便大选当天,白左都认为希总必胜。20163月份,就更没人认为床总能赢了。2016427日,未来的美国总统床总在五月花大酒店做外交政策演讲,邀请各国使节到场观摩,牛逼国家都没去,到场的只有鹅毛(又见通俄),意大利,菲律宾,新加坡的大使。为什么大家都不珍惜这个跟未来总统交流的机会呢?因为大家都当他是傻逼活宝,不可能当上美国总统的,何必浪费大使的宝贵时间?再往前推一个多月,床总公布了几个外交政策顾问名单,里面就有小怕。

 

 

 

也就是说,那时候的外交政策顾问团就是个地地道道的草台班子,先凑几个人,把队伍拉起来吓唬人,一边下河一边学游泳。

 

那是革命低潮期,稍微有点资格认证的外交政策专家们要么在背后捅刀子,要么忙着在电视上骂床总,怎么可能加入床总的团队?

 

1987年出生的小怕,把自己2012年参加模拟联合国的经历当个宝写在简历里,模拟联合国啊,藤子们,这算他妈的什么外交经历?

 

难怪希总天天心口疼,人家希总2012年都叱诧风云亲自远程指挥班加西战役了,以牺牲四名美军的极小代价,打败了敌人的疯狂进攻。那时候小怕还在玩模拟联合国呢,短短几年之后,这个穿尿布玩泥巴的家伙居然人模人样当上了床总的外交政策顾问。

 

想想都气得吃不下饭。

 

小怕靠着在模拟联合国学到的一身外交本领,联系到了一个在英国混饭吃的马耳他人周色夫(Joseph  Mifsud,就是那个所谓的叫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OICxnLtIpQ

 

按照穆勒的官方说法,周色夫告诉小怕,他跟鹅毛政府说得上话,能帮着挖希总的邮件,然后小怕就进一步跟周色夫加深感情。

 

然而,周色夫本人却表示,他只是个知识分子,跟鹅毛官方没有任何联系,他只在鹅毛的知识分子和智库界有些人脉。

 

在真相出来之前,咱们就不做无谓的猜测了,都是你说他说的事情。希望周色夫能够顽强地活下去。

 

既然讲通俄,就必须复习下《黄金浴》。

 

《黄金浴》里面提到,床总在几年前就因为撒尿而被鹅毛吸收进党组织重点培养,也就是说,2016年竞选时,床总已经是鹅毛的高级深喉了。

 

对逻辑正常的人来说,这就很尴尬了,按照《黄金浴》大法,床总是鹅毛的高级深喉,自然有自己的专用信鸽,怎么会麻烦小怕这样的小喽啰在茫茫人海中靠掷骰子从零开始找组织呢?

 

床总身为大深喉,却在不同的《通俄》剧本里,派出不同的小喽啰,用各种各样的途径,本着“通讯基本靠吼”的大无畏精神,用不同的频率,苦苦探寻跟鹅毛母亲的接头方式。

 

通常来讲,检方要想治被告的罪,需要讲一个故事情节连贯圆满的故事,证据链互相衔接,不能自相矛盾。

 

可是,白左们抓通俄,好像智障下棋,每次用猪脑子甩出一个漏洞百出的故事情节,就像下棋瞎搞,输了,就哭着喊着要悔棋,不是悔一步,而是悔整盘棋,重新开始,新局又输,又悔。

 

一次又一次,恬不知耻地悔棋,然后欢呼胜利。

 

《黄金浴》是由希总出钱搞的,这事上周才捅出来。白左们不仅有记忆归零的本事,同时大脑还会自动排斥不喜欢的信息。

 

正常人的反应会是:咦?《黄金浴》既然是你希总搞出来的,你自己都不信,为什么要我们相信在《黄金浴》基础上搞出来的那么多套七七八八的剧情?

既然你们可以花钱雇英国特务联系鹅毛特务,小怕为什么不可以通过英国教授联系鹅毛呢?

 

 

 

 

总结:

 

1  满那佛和小怕这些人,严格说起来,或许触犯了美国法律,但是,如果他们不是跟床总沾边,没人会抓他们。有选择地执行法律,这就是政治迫害。

 

2  把制造核武器的铀卖给自己嘴里讲的敌国,一点事都没有。如果名字是希拉里,对国会撒谎,对FBI撒谎,都没关系。

 

3  话语权是个很美妙的东西,希拉里破坏证据删除邮件,DNC腐败,事情被维基解密捅出来,屁民知道了。焦点本该是“希拉里真腐败”,可是因为话语权掌握在他们手里,焦点居然成了“希拉里是受害者,床总通俄,维基解密是鹅毛的工具”,好像希拉里和DNC成了清白的天使,不亲眼见证这段历史,根本就不会相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渔.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我有同样的问题。此文水平比一叔高,说不定是便装版的和精装版的"一叔文"。
希望土豆总理,也像土豆那么虚心上进,三年一百万移民,我感觉自己又站在了南京路路口,不知去向何方?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整的多大个事儿似的,人家当事人,老川心里没鬼,不跟你玩,连女婿,儿子都没事,为什么这么说,老川对普金人服气,世人皆知,从竞选开始希拉里就拿这说事,就是傻子也不会去真通俄,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就想不明白呢?查什么查,查到最后,还不知道谁卖国呢?老川与普京丢个媚眼算什么事?

手下人与俄有联系,自己做事自己当,与总统何干?老川当人家的总统,烦了,顶多好心提醒你就别整里格楞了。FBI调查那人家就是干这个的,查就是查老川?查出谁还不一定呢?希拉里当事人都不提了,可笑的是一群川黑到现在还在做弹劾总统梦,有点儿风吹草动就嗨得高高的,你们累不累吗?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yArk' 的评论 : 鱼找鱼虾找虾,没准是失散多年的弟弟
FayArk 回复 悄悄话 这转帖和一叔的笔锋怎么如此相似?
落花起作回风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越来越看不懂莲姐了:既然不读,哪儿来的勇气评论呢?
雪风万里 回复 悄悄话 是啊小怕一被查的第二天一月二十九曰.川普就要科米效忠.川普比你看着小怕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转载,不是我写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你们更新博文的速度也太快了,没有吃饭时间吗?
不过这次有图片很好,帮助土豆理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