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淡染

一蓬乌船摇曳了水墨,一抹紫嫣淡染了时光。。。原创的小角落
个人资料
正文

想和你聊聊,却发现你已经走丢了

(2017-02-16 18:31:35) 下一个

      如果你对一个熟人很生气,那么就学会宽恕他/她的过错吧。这不只是可以给你自己一个好心情。重要的是,不知道哪天,你突然想开了,觉得那算个什么事儿,原谅了他/她,但是,电话的那端却是无人接听...

     那人已不在,背影已消失。。。你会非常懊悔没有在他/ 她活着的时候,好好聊聊。我现在的情景正好相反,我就是那个有过错的人,想找人道歉,可是,已没有机会。

      最近开博后, 时时感到自己写的文笔太差,于是,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一张娃娃脸,瘦瘦高高的小宋老师。一位当时颇具写作才华的年轻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某编辑部小说组编辑,后来是小说组的组长。

     他不是我的什么老师,是妈妈在文学上的忘年交,我当时喜欢写作,但又没两下子,还不虚心,加上有点儿小任性。写了文章后,妈妈提的建议很少能听进去,于是,她在无奈之下,请了小宋老师来帮助我改稿,提建议。

   记得那一天下着雨,我按照妈妈的吩咐,走进了小宋老师在某杂志社的办公室,把自己的小说初稿“第九个浪头”,去送给他提修改意见。这篇小说是描写一个在艰难处境中顽强抗争的女孩儿的故事。灵感源自艾伊瓦佐夫斯基的著名油画“九极浪”。大海上每次发生风暴,总是以第九级浪头最险恶,那幅画面是一条船在乌云和大浪之间漂泊,在乌云的缝隙中泻出了一缕阳光。。。 那是一线希望。

  小宋老师非常客气地给我倒了杯热水,让我坐在了他的办公桌旁,还拿出了几块方糖。实际上,我和他很熟,自从他调到杂志社做了编辑后,几乎每个周末都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到我们家蹭饭去。

  他在认真地看着我的稿子,屋子里静静的,只有外边淅淅沥沥的雨声。我不耐烦地坐下来等候,想着尽快离开,无聊地望着外边窗玻璃上,雨滴落下后汇集出的一道道小水珠串儿。

 “小染,你的文章太多的华丽辞藻。枝节上写的过细,未免过于啰嗦,但有些段落却需要细写,来展开故事。看,有些地方应一带而过,有个交代就行。。。”

    我坐在他的办公桌旁,看着他拿着铅笔在我誊写的干净整洁的稿纸上,打着大大的,刺眼的红叉子。

   听到这些逆耳的话,我爆发了,“啪!”地把他握着的铅笔,从他的手中拔了出来,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到现在我仍记得那只无辜的铅笔在木地板上滚动的样子。那时的我,估计样子也很难看。

   他微微楞了一下,很快便就又笑了“小刺猬!”,然后弯腰捡起那只铅笔,仔细地削好后递给了我。

“是我不好,应该先表扬肯定,然后再提建议。我也不该不经大作者同意就乱改的,你自己记下来我的修改建议吧,我的话仅供参考。”

   小的时候,大人们说我“懂事,乖巧”,长大以后,朋友们说我“善解人意”,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这一辈子极少和身边的人红脸,更不用说吵驾了。不知那天发了什么疯,可能是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打击?

   当时气急败坏地我冲着他喊道“你算老几?对我指手画脚的,要不是我妈妈逼着我来,谁登你的破门?你凭什么改我的稿?哼!”说这话时,我心里根本没瞧得起他,因为当时我是大学生,他才只有初中毕业,只是会写文章罢了。

    我收起稿子,摔门而去,雨伞也不要了。跑了一路,哭了一路,为那可怜的自尊心,因为听惯了外人的赞美,受不了有人把自己贬到了地上。

  不久后,他去我们家蹭饭,当他进门时,歪着脑袋,冲着我挤挤眼,小声说“放心吧,我不会告状的”。

     几十年过去了,我完全把这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忘记了。这两天写博文,写得不好时,又想起了那熟悉的声音,那被我“欺负”了的小宋老师。现在,这辈子最想说声“对不起”的人,就是他了。

    我想在老了以后,去当面向他道歉。“干嘛等到老了以后呢?这次回国就去找他吧”。LG鼓励道。

    我开始了网上查找失联了几十年的小宋老师,由于他有很多作品问世,有的收集进了学校的教科书,成为了公众人物。网上很容易就找到了他的信息。

   看百度上关于他的介绍,时间戛然而止在1989年。那一年,那个人,那抹熟悉的微笑便永远消失在了天涯。几许叹息,几许感伤。

     这么多年都想不起他来,但想起了,正准备给他一个惊喜:“你能听出我是谁吗?”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歉意的话还没当面说,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这个人就这么彻底地在我的岁月中走丢了,连“再见”都再不可能。

   今天,又听到了一个心痛的消息,一位春节期间通过微信找到的,远在家乡的故人姐姐,我本想忙过了后,好好和她聊聊,但是,刚刚得知她已肺癌晚期,肝脏和脑有了转移病灶,目前被送进了ICU病房,处在昏迷状态。我恐怕再也没机会和她聊那些过去的往事了。我的心情真的是很沉痛,很感伤。所以,写了这篇博文。

世事无常,总有太多的无奈与遗憾,珍惜和善待身边的每位朋友吧!因为将来也许没有机会说声“对不起”。虽说每次离开时都会道声“再见!”,可来世我们不会再相遇。愿我病危的好姐姐不遭罪,愿时光不老,故人不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国铁树' 的评论 : 谢谢你,还要多向你学习呀!
南国铁树 回复 悄悄话 美文,美图!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没错,我就是经常“等以后”。有句话说“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到来?”周末快乐!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也喜欢你的文笔。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喜欢。我放插图是自觉写的有点儿不够精彩,怕别人读起来犯困。
紫嫣淡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谢谢云儿的鼓励!你比我写的不知要好多少倍呢,以后慢慢去你的“园子”去吸取养分。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是的,这篇对有拖延症的人是个提醒。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真好!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用的图片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要珍惜每一位帮助我们的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