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淡染

一蓬乌船摇曳了水墨,一抹紫嫣淡染了时光。。。原创的小角落
个人资料
正文

和美国女同事们八卦家里的破事儿

(2017-01-10 07:06:54) 下一个

   来美国二十年了,尽管每换一个单位,都会和美国的同事们相处融洽,并交了“美国贴心好闺蜜”。但是,我还是没有融入美国的社会,也不感兴趣融入。所有的节假日,所有的旅伴儿都还是在“中国圈子”里。

        刚来美国不长时,耳边会听到华人朋友们说“美国人没有人情味儿”,“美国人不孝敬父母,冷血!”,每每听到这些评论,我多是立刻点头赞同。后来,和美国同事们处久了,聊多了, 读懂了她们的想法。“无情”还是“有情”?请看下面办公室里的八卦故事(人物都是代名)。

      安吉拉,是一位爱笑并且笑声很好听的年轻妈妈(刚认识她时,以为她一辈子不会有烦心事呢)。她喜欢每周一必定带上自己烘焙的小点心供大家品尝,喜欢做同事们和患者们的“活雷锋”。她是一位“Very Nice”的好女人。

      有一天上午,办公室里传出了她用杯子重重地墩桌子的声音,知道她刚刚出去接了电话,“你没事儿吧,安吉拉?” 我问。

“坏消息!明天婆婆又要来住了,经常来,头疼!”她的婆婆住在新泽西州,她开车两小时到儿子家,为了凑热闹一起看球赛的。

 “我们中国的媳妇有时不喜欢婆婆,美国的媳妇也一样吗?”我笑笑地看着她。

  “她应该在自己家里看球赛,却跑到这里扰乱我们的生活。我老公告诉婆婆:只-三-天!”她皱着眉头,把三根手指头伸到了我鼻子前,好像我就是她的婆婆。接着,她又告诉我,不止她不高兴,连她老公自己也不高兴,觉得“外人”来了, 不方便了,他们小夫妻把这三天称作“披萨日”,因为这三天,他们什么饭也不想做,买披萨。

  “如果是你的妈妈来了,你就不会这样子了吧?”我又多事儿地问。

  “谢天谢地,他们住在弗罗里达,远着呢,来不了”她说这话时才展露出一丝笑意,那么自然,没有一点羞愧。我当时在想,这狼心狗肺的女儿是白养了。怪不得她宣布这辈子不会再要孩子了。有一天,她告诉我们,昨晚做了个噩梦: 她怀孕了。早上说给老公听时,得到的回答是“千万别吓我!”。

     苏珊,一位宠爱孩子出了名的妈妈(我以前以为,只有中国的家长疼爱孩子),好吃好穿,都不属于她自己,因为她有一对上初中的宝贝儿女。她的办公桌和墙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孩子们的照片。她每天都会和老师用电话,邮件来讨论孩子们在校的每件小事儿,我已司空见惯。并且她经常要求变换工作时间,为的是参加孩子们的学校活动。能看得出来,她的爱都给了她的孩子们。

      有一天,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走进了办公室,大家七嘴八舌地围住了她,最后搞明白了:她近七旬的老妈妈心脏病在住院抢救,于是,我们每个人都给了她拥抱。因为我和她是"办公邻居”,平时交流的就自然比别人多些。过了一会儿,待她心情略有平静,我拉着她的双手,望着那双泪眼,和她有了下面的对话:

   “苏珊,你妈妈住哪儿?”我以前和她聊天时听到过,忘记了。

    “她在印第安那州,开车到那里要八个半小时,我已经7年没看到她了”她抽泣着。。苏珊的父母离婚多年,母亲和小姨在一起生活。

     “那你赶紧请假,飞过去看她吧”我以为这是个及时的好建议。

      “不,我的假期需要用在老公和孩子们的自驾游上,我还是天天给她打电话吧,直到她平安了”。她的回答,让我非常意外。七年未见!心里一紧。因为我知道,我们医院每年给雇员一个月的假期。她完全可以为老妈妈花上一周的假期去探访老人家,她却不舍。我和老公每年都会远隔重洋,千里迢迢地回国去看公婆(我的父母早已故去)。

“苏珊,你这么不放心你的妈妈,那就动员她过来和你一起住吧”我又有了新建议。如果是我们中国女儿,估计大多数都会这么做的。

 “那是绝对不可以的,她和我们不是一家人,怎么可以住在一起呢?不止是我,家人们也会反对的”。她神情严肃地答道。

  “那么这样吧,把老妈妈的房子卖掉,再用这笔钱,在你家附近买个房子,你就可以经常去探望她了,也免去了那份牵挂。”我是按照我们中国传统的思维,在认真地替她出主意。

   “也是不行的,我要为我的家人花时间,如果我常常往妈妈那里跑,老公肯定会不高兴,我也不会这么做的,家庭第一,孩子老公是我的家庭。”

    我们的这番温情对话的最后,变成了“冷情”对话了。我的心底泛起阵阵寒意,沉默了。而周围听到我们对话的同事们都纷纷表示赞成苏珊的想法,这让我很是吃惊,我以为会有不同的声音呢。

       琳达,她是我的好闺蜜,一位中年的德裔美国人,苗条廋高,喜欢运动和旅游(已游过32个国家)。我们之间无话不谈,一起去开会,一起去吃午饭,一起去ZUMBA班。。。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直到现在,我已经离开那里三年了,我们还是经常在周末煲电话粥。

     她和丈夫乌迪甜的很腻。同事们有个习惯,常常把家里“好吃的”带到医院科室里分享,那时候,她总是小心翼翼地打包一点儿,嘴里喃喃道“给我的宝贝乌迪尝尝”。而她的宝贝乌迪也常常会在周五下班前,笑眯眯地出现在了我们的休息室里,接琳达出去吃饭。这对儿老夫妻结婚已经三十年了,感情仍像谈恋爱般甜蜜,让人羡慕。

 

       他们自己没有生孩子。二十多年前,夫妻跑到泰国去领养了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儿,女孩儿刚来美时,因语言不通,食物不习惯,经常哭闹和生病。夫妻俩急了,坐下来商量对策。他们决定一个人工作,另外一个负责在家全职照顾养女:调整她的饮食和教育。琳达不喜欢做家务,于是,丈夫乌迪便辞掉了工程师的工作,做起了“家庭夫男”,这一做就是二十多年(够有情的吧?)。琳达从未在言谈中流露出半点儿瞧不起的语气,倒是口口声声称他“宝贝乌迪”。这样一个对不能挣钱的老公很尊重,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很慈爱的女人,你能不竖起拇指点赞吗?应该称得上超级善良了吧,可是。。。

       “琳达,周四就是圣诞节了,有什么计划?”我问她。

        “去纽约,妈妈家”她答道。

        “周五休一天,就是一个长周末,住在纽约,可以在那里好好玩儿了”我是满脸的羡慕,因为我每每想在纽约多逗留些时间,都是因为舍不得酒店住宿费,当天回费城了。

         “我结婚二十几年,从未在妈妈家过夜,因为乌迪不喜欢住那里”她回答得很自然。我诧异地望着她,微张着口,半天说不出话来。如果是我,老公不喜欢的话,他自己回家就好了,或者软硬兼施地逼着他住下来。

         我和琳达聊天,常常听到她在我耳边抱怨,妈妈探访她的时候,总是走到她房间,不说话地望着她,让她感到很不舒服;或者大家在厅里看电视,妈妈就好奇地推她的胳膊“琳达,睡着了吗?”;当屋里稍稍安静了一会儿,妈妈就开始喊:“琳达,你在干嘛?”。。。。。。

         她告诉我,她最大的烦恼是妈妈到她家里来“骚扰”她,所以她隔段时间去看看她,免得妈妈来做客。

         琳达如果不对着我发这些没人味儿的牢骚,我就会把她看成“道德模范”了:她会每年带着领养的孩子去泰国一星期看望女儿的生父母。为领养的女儿付出的细节总是让我感动:情,舍得为女儿,钱,舍得为女儿,时间,舍得为女儿。可是 ,对养育自己的父母的态度却让人百般不解,从我们的美国同事们的八卦聊天中知道,他们都认为,这是“正常”,因为女儿是家人。

父母的金钱,情感,时间的付出,辛辛苦苦将孩子们拉扯大了,换做我们这些老一代中国子女,心里满满的都是想对父母尽最大能力地孝敬和报答。

       我告诉琳达,我每年的假期都用在了回国看望公婆,哪里都不去,搬个小板凳在树荫下陪老人家聊天。换回的也是琳达的一脸惊讶。

       

      从我的美国同事们眼中看到,老公和孩子才是他们的家人。父母不是家人,他们的家人才值得他们的付出。

       说实话,作为一个有着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孝女情结的我,真的不能接受,这是怎样一种想法。经过一段时间的琢磨,我给自己的答复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她们不是“无情”,是把自己的“情”用在了老公和孩子的身上。然而,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奉献的是母亲,这是我们中国人眼里最该报答的女性,却被冷落到了一边。这一点,是我感到最不舒服的。

      上面这几段对话,不代表所有的中国和美国女人看待“情”的观点,只是我们中美女同事们之间的八卦,她们的想法我不理解;我的想法,她们也不理解。我想,这也许就是地域文化的差异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Attracted 回复 悄悄话 这是我最不喜欢美国的地方。许多老人很孤独, 一生重病就想快点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