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2019-07-02 04:41:07) 下一个

因《悲情城市》记住导演侯孝贤,因《恋恋风尘》不忘编剧吴念真,因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想去台北的牯岭街小剧场,去不去夜市也无所谓。虽不能往矣,却可尽思。去年夏天,我看一部一部的电影,读大部头的圣经,小部头的门罗《亲爱的生活》,懒笔头写在笔记里。那笔记本跟着我探亲上海二次,去过巴黎,游过苏州南京,行过宜昌长江三峡和重庆。重要的,里面抄写我读圣经的句子,以及其它喜欢的书。笔记本里夹着些门票,女儿到过台北故宫的门票,藏着的是过去这条连衣裙的裙边,它扫过塞纳河两岸石板路,拂面过巫山云雨,轻擦过衡山路秋叶,收录了被淡忘的窃窃私语。

当今日重新翻开,一些映像回来了,不是单纯地再现,而是以另一种亲密提醒我,日子以写下来的方式成全我成为自己。

这部1991年电影根据真实事件拍摄,导演杨德昌生于上海,少年张震主演电影里的张震。这不是一件简单的刑事案,电影将近三个半小时。慢慢看,一卷台湾历史片段的侧面。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1960年
小四住台北
读建国中学初中
有大姐二哥三姐小妹
父亲是公务员
母亲是代课老师
家风严父慈母爱
母亲叹八年抗战结束了
倒要住日本人的房子
本省人邻居家传来日本歌
外省人家里说国语
除了父母的同学聚会
1949年前的上海话
女人穿旗袍
 
小四的好友小猫爱唱猫王的歌
像一头细小的猫家住日式房
同学司令的儿子小马在阁楼找
一把日本将军遗留的军刀
小猫邯郸学步得到
一把日本女人用的短刀
旧杂志里掉出日本少女相片
小四拿走这张
清纯制服
贴在床铺侧墙
思无邪
喜欢女生小明
短发齐整白衬衫黑短裙
 
小明与母亲相依为命
难民之难连个寄居的壳都没有
她们随母亲暂居雇主家
无着落时寄人篱下在舅家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生活
比小说更刻薄
小明处处需要安全感
之前有帮派首领Honey
他逃到台南
她像片落叶
被无名台风卷起
又想靠在温暖地
 
八年级小明注意到小四
他们骑车去看军人射击
备战反攻大陆的口号
压在时代的乌云上
大树底下他们说说话
像两只躲雨的蚂蚁
 
Honey回到台北
戴海军帽肩披外套
请小四闲谈
说看了所有的武侠小说
只记得一本《战争与和平》
他感叹江湖混浊
道义不在
他预言了自己
被眷村帮山东暗算
一辆军车车轮下
一个少年
 
小四愿意保护小明
她为了生存寻求小马家的庇护
年纪幼小为了母亲她心计重重
小四劝小明不能被人看不起
他立志重塑一个清纯少女
小明面无表情厉声
她和这个世界一样不能被改变
生活过早残害了一朵清纯的花
理想主义的少年剩下的只有冲动
牯岭街夜市书摊前
昏黄的路灯下
一个背着书包的少女
倒在血泊
小四还傻傻地叫她起来
 
盛夏晒衣时
母亲在院子里举起一件
小四的童军制服
像一本旧书封面被压扁
 
小猫给狱中小四
送去一盘磁带
告诉他猫王寄来回信
一转身
却被成年人管教
扔去纸篓
 
觉晓写于2018年7月
 
去年的七月
在杨德昌的电影里
我站在六十年代的台北
见到白先勇的母校
建国中学小红楼
 
修改于2019年7月1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