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91年白裙紫雪糕的校园旧照

(2017-03-07 01:57:54) 下一个

我在婆婆家我们的房间抽屉里翻到我的这张旧照片,它其实拍的颜色不对,我当初不想要的,只是为了上面难得有我自己的女红和我妈妈的手艺,她会做衣服。

我妈妈做了这条白裙,不是连衣裙,是半身裙,复制了我好友甜甜的水洗布裙子。甜甜的那条是豆绿色,高腰,我穿过,特别好。她是在四川北路买的,记得甜甜说十四元。我借她的裙子回家,妈妈去布店买了白色的水洗布,大概是我们两个一起去布店的。

那时我是三毛迷。三毛写过一篇周末的文章,她一个人在台北的家不好好吃饭,用米饭喂蚂蚁,然后在灯下为自己手缝了一条布裙子。那个初夏的周日晚上我睡不着,起来,从衣橱里找出一件棉布衬衫,剪掉了袖子和领子。然后就有了照片里的马甲和手里由袖子缝成的手袋。

我穿了白T恤配白裙,套上自己做出来的马甲,拎着自己的手袋在校园里晃荡。

照片是我学长拍的,我们常常一起在食堂吃晚饭,他是个花叉叉的男生,整天嘻嘻哈哈。本来我是不喜欢他的,后来熟一些,我们系太小了,三个年级加起来,八十一个人,我们是教育管理系。我们合作写过小论文得奖,知道有的人也有认真的一面。但是他的恋爱不顺,可能还是和他给人花叉叉的印象有关?

大约是那天他说照相机胶卷还有几张,我替你拍照。还在东部小卖部买了紫雪糕请客。所以我手里拿着两根咬了一半的紫雪糕。

这次回东部校园,小卖部还在,我身后的几块石头在不在?我真没有留意。

那是我大学二年级的初夏,1991年的六月,穿白球鞋白袜子马尾辫的十九岁,我开朗欢笑的季节。

这张照片还在上海,是那天没有事做,随便翻拍了,在一张婆婆一直没有扔留在我们房间的电脑桌上。

我把它存在我的博客里,给它一个家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想看校友的照片。是文史楼吧。
硅谷2590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有一张在这石头前的照片,是在小岛上的吗?好像后面的是文史楼。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小艾。写下来给自己一个纪念。
艾米莉 回复 悄悄话 这几天连续看你回上海的文章,好像自己也回去了一次,写的真实,自然,喜欢你率真的性情,朴实的笔锋。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生活99,我那时不是龄龄妈,你吓我一跳。哈哈,我去你家吃美食补偿。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荔枝是校园里的模特儿,我见了多要停伫看的。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猫,我为了这肥还减肥了,可是龄爸那时就喜欢这肥。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wenhao,你这么一说,我上面有记忆错的地方,我懒得改了,好在有你的补充。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想看八十年代大学生菲儿的校园照片,八十年代的理想主义真的是大美。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yy56,我是太普通的女孩子,幸运读师范大学变得自信。
享受生活99 回复 悄悄话 清纯年少的龄龄妈:)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晓青,我妈的手艺,还好还有几张照片。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茵茵,这是早醒时随手写的。我们是挺像的,我垃圾桶里捡来一个像我的女儿。我们常开玩笑“垃圾桶”。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照片上的觉晓很清纯清秀。喜欢三毛的人,一定穿过布长裙。
穿高跟鞋的猫 回复 悄悄话 少女时代的你有着可爱的baby肥,青春气息非常浓烈呀!
wenhao1 回复 悄悄话 我也记得三毛那篇周末的文章。她请裁缝做了一条拼色裙,拿回来发现更喜欢裙子反面,于是周末一个人待在家里把裙子拆开,反过来一点一点手工缝好。用爱玉冰当晚饭,见阳台上的花草被晒蔫了,给它们撑一把伞遮太阳:)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1很时尚美丽!
yy56 回复 悄悄话 纯青的美。

我很爱三毛,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这裙子真漂亮!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当年龄龄妈和龄龄真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