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国去排行榜上的保罗吃传奇

(2017-03-06 16:04:34) 下一个

王老师和我妈妈同龄,我刚进校时,对她保持距离。坐我对面的金老师说王老师的父亲原来是上海警备区司令部的参谋长,有着干部子女的傲气,校长对她客气三分。她说一口山东口音的普通话,山东口音的上海话。我们一个教研组,每周开会一次,而我做大队辅导员时,免不了和即是班主任又是年级组长的她多接触。接触下来,她就是一个挺认真负责的老师。(我同学一凡,她外公是老红军,济南军区的一个司令,一凡也挺普通的。)

我每年春节打拜年电话,这次我初十才打,我想着我要去看她,给她惊喜。她已经不满意,和她爱人英俊唠叨过了。她至今称呼丈夫爱人,革命浪漫主义了,但她的英俊真是英俊,虽然已经七十多了,腰板挺,将近一米八,当年参谋长的警卫员,也是百里挑一的。现在他们还是彼此恩爱,王老师不止一次说过穿着军装的爱人第一次去学校给同事们的惊讶,第一美男。

我在蓝印花布馆接到她的电话(我用妈妈的手机),又着急我怎么还没有到,我说马上到。从长乐路走到了富民路,转弯到了巨鹿路,往左往右又糊涂。再打电话去,英俊接的,他指点,说王老师已经在弄堂口等我了。我加快脚步。对站在弄堂口的王老师招手,我六年半没有见她,她人瘦了些,头发半白了。

我们走进弄堂时,英俊出来,他说去保罗订位置。 我提起和我一同进校的另个同事,现在在上戏附中做校长的,听我说要来看你,她也想来,可是她大概在开会吧。王老师高兴了,她们彼此有十年没有见面,她要我打电话给她,一起吃午饭。电话不接,发短信。王老师的手机是苹果机,显然她不怎么会用,要我来,我更是不行,我们在新武器面前没有代沟。

王老师夫妇和我走去富民路上的保罗餐厅,之前我走过留意到它石库门房子的外表。王老师说,这家饭店开了二十多年了,生意一直好,大年初五中午来吃饭,没有预定,门口排队排了一个半小时。我进去后发现大堂比想象的大,王老师说,店老板原来就在店外面拐角处摆摊,修自行车的,后来利用自己家里的临街房子开了保罗,开始只有两三只台子。慢慢客人多了,他开始扩展,他买了新房和邻居置换,两室一厅或三室一厅,一点点,做大了,楼上有十多间包房。不过只有隔壁那家卖香烟的不答应,至今卖烟。保罗在网上被打分排在上海的本帮菜餐馆十大之一,又有八大之一。

菜都是王老师点的,要我多吃,我总觉得大家难得见面,说话比吃更重要。王老师有一儿一女,外孙女在美国读书,二十岁考上研究生,但学习生活费用也高,一年六十万,单房租2450美金,一个人住,不想与人合租影响学习。王老师女儿女婿原来是外贸公司的,后来自己做,而她儿子留学后,是电视台导演。王老师夫妇已经去二十多个国家旅游过了,现在不想长途旅游,本来今年计划来加拿大。

保罗的菜没有我期望的好吃,可能我的味蕾也在倒时差。可能是菜上的快,热度不够,招牌菜保罗豆腐都温的,炒虾仁也是。或者是我们说话多,耽误了吃。王老师总有一件心事,这次又说了,那是一个去过北大荒的同事当初在办公室和她吵架,王老师安排临时调课,那个男老师有言语讽刺她,不要以为是党员是高干子女,我要你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当场王老师血压升高。王老师说他遇到写不出的字还问我呢,但这人后来还做了学校的总务主任。这件事她以前也讲过,可见对她的伤害之大。

学校也是一个城,我已经是城外的人,我给她看我小家的照片,我种出来的茄子。我们离开保罗时,英俊给我和王老师留影,在保罗的招牌下,太阳透过树干映在我的脸上,阳光也落在王老师的发上。

她做班主任时,每月资助一个单亲家庭的学生到高中毕业,可是这个学生后来留学回来,做了医生,却没有看过她,她很不解。她保存着历届学生写给她的信和贺卡。

经过拐角的书亭,王老师和里面坐着的一个短发女人说话,对方看上去像个退休工人,听王老师说刚从保罗吃饭出来,接着道,保罗现在菜不怎么样,对面新开的私房菜好,下次去那里,说是我介绍的,有折扣。王老师问她要名片,她说说我名字就可以了。英俊悄声对我说,这是副司令的女儿。我记得那个离休的副司令,住在王老师家隔壁,他们共享一个院子的,2010年夏天,我去看王老师时,他坐在廊下,和蔼可亲,和我招呼。副司令已经去世了。王老师说话了,听见了吗,明年你来,我们吃私房菜,订好了。

我和王老师在她家的巨鹿路上分手,我说我一个人多走走了,下午一点的太阳这么好。我经过了一家JANE的店铺,慢慢继续走。

1,我在富民路上走,看见对面的保罗,想二十五年前我和男友去看他朋友,他一个人住亭子间,会不会是这幢房子后面呢?(男朋友就是龄爸。)

2,王老师家的弄堂口,那上面有好几盆盆景。王老师在院子里种了很多花,腊梅快要谢了,但又有茶花开出。

3,我站在她家的阳台上,看中晾在栏杆上的军大衣。

4,保罗的内部比入口处想象的大。中午已经有不少人,而且是周一,据说是客人最少的。

5,本帮菜的特点是浓油赤酱。下面有冷菜酱鸭,味道好,冷菜鸭舌头等,保罗豆腐,银鱼炒蛋,炒虾仁,面饼包茄子,红烧河鳗。河鳗我被劝吃了好几块,这个热乎乎的味道好。我们是喝茶的,如果吃饭,河鳗配白米饭也好吃。一共450元,账单来时,我见到了。

6,富民路上两家店铺前的椅子很有特色。这一排幼儿园的小椅子是当代艺术了,有MOMA味道。而下一张的两把木椅子让我想到多伦多了,也有这样的店前装设,像两个老友在晒太阳,喝喝茶或咖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好呀。我以后每年回去的,反正转来转去围绕淮海中路。
BaomaBingbing 回复 悄悄话 你走的这些地方也是我每次回上海晃荡的范围。有缘的话一定要见一见呢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握手bingbing原来同感,或许下次街头相见,一起去富民路上的咖啡店。
BaomaBingbing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次去保罗是去年,不会再去了。如你所说,菜不热,味不够美。现在上海太多好吃的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上海阿姜,JJ那时不要太出名,我没有进去过。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二宝,我想口味肯定有变化,我现在喜欢清淡的更多些。你想念外婆啦。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黄莺,那是醋,蘸醋吃。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猫,我回去觉得最好吃的还是家里做的,我小孃孃家的一桌菜,红烧肉栗子,比苏浙汇的都好吃。我现在想想都馋。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茵茵,上海的本帮菜是这样的,有些洋派的家庭不会吃很多酱油的菜,会有改良。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爱琴海上,你潇洒啊,我在国内也很少在外面吃,教师收入太低了,那个年月。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荔枝,我也很纳闷的,本帮菜馆来个洋名字。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硅谷,我在上海第一声明的不想吃牛肉,海虾龙虾等,最想吃马兰头荠菜豆制品。大概胃还未启动,第二周好些。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晓青,总算老天开恩,我在上海基本阳光灿烂。
上海阿姜 回复 悄悄话 没来加拿大去住老电视台附近, 有时会打个的,一个人拿本书去保罗宵夜,一瓶啤酒,一只炒牛蛙,一碗馄饨,那时附近 JJdisco 还没封掉, 时常有大帮人 跳完舞过来。 那时保罗还不大,第一个女朋友带我去的,任性的姑娘不知现在是否温柔了,该为人母好久了吧。
家有A_Z二宝 回复 悄悄话 保罗离外婆家很近,出国前每次家庭聚会都会去那里。记得2000年的时候生意好得一塌糊涂,晚上9点多还有很多人排队等着第三次翻台。后来几次回国也去吃过,味道不如从前了,又或许是我们的口味都变了。再后来外婆过世了,就不去那里了。T_T
黄莺 回复 悄悄话 最想吃清炒虾仁,那酱是甜的还是咸的?
穿高跟鞋的猫 回复 悄悄话 相比国内, 国外中餐馆的装潢都很简陋。保罗卖相好,味道又是另一回事了。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没想到上海菜还有那么多酱油色。。
爱琴海上 回复 悄悄话 九十年代末跟同事们经常光顾的一家饭店,经营到现在不容易,是传奇了。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我在想像 “保罗” 是家小小的西餐馆,猜错了。小朋友排排坐的椅子让我想到我上过的幼儿园。
硅谷2590 回复 悄悄话 保罗我也去过,这么巧,也是和一位王老师去的。它的保罗牛排很好吃:)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都是好吃的,好玩的。谢谢分享!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我是把传奇吃下去的,带回来,消化。问好dontlikeit。
Idontlikeit 回复 悄悄话 这倒不是吃传奇, 是去听传奇了。问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