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水成金者

问君何来独枝秀,一涧春水细长流。
正文

简评左宗棠与白彦虎,民族史观不能黑白颠倒!

(2017-07-15 19:53:43) 下一个

简评左宗棠与白彦虎,民族史观不能黑白颠倒!

2017-07-14        

 

摘 要

民族史观,已到必须检讨欺软怕硬维稳思维回归实事求是的拨乱反正关口了!毛主席说: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只有基于实事求是民族史观和各民族真正平等的民族团结才能够恒久不衰,一次次妥协退让甚至不惜颠覆民族英雄与民族叛徒的评价,这样换来的也不是真正的民族团结,而是饮鸩止渴埋下一颗颗定时炸弹。

最新的《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禁止在网络视听节目中出现“表现伤害民族感情的民族战争、历史事件”,认为其有损民族团结,那么霍去病、岳飞、左宗棠等民族英雄就没法宣传了。然而,广电管制下的西安电视台却在正面宣传当年投靠外国侵略者阿古柏并屠戮无数同胞的民族叛逆白彦虎。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I1Mjc4OTEy.html?tpa=dW5pb25faWQ9MjAwMDE0XzEwMDAwMV8wMV8wMQ&fromvsogou=1   如此混淆忠奸,这是在高级黑吗?

像这样公开颠倒黑白盛赞白彦虎的并非孤例。2010年7月11日,西安日报就曾刊登西安民委副主任马新芳的文章《“百折不回的英雄”白彦虎》http://epaper.xiancn.com/xawb/html/2010-07/11/content_254796.htm 文中称:“白彦虎是西北回民起义十八大营统帅中唯一将反抗封建统治斗争坚持到最后的英雄。白彦虎将军含恨去世前,难以瞑目,他思念着魂牵梦绕的故乡。并一再叮嘱后人:若有一天,故乡重见天日,你们回家乡,一定要到西安府的西城门,把城门使劲地叩响,让我听,那时,我就和你们一起回到了家乡!”读到这里,你就能明白上面视频中白彦虎带领的东干族后人叩响西安城门的含义所在了,这是在为白彦虎招魂。

郑征写了一部小说《东望长安》,作品不惜篡改历史百般歌颂白彦虎,却荣获首届“陕西图书奖”、首届“白鹿文学奖”,作者被授予“陕西省民族团结进步模范”荣誉称号。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民族团结?

事实上,白彦虎是屠戮千万同胞血债累累的民族叛徒,而左宗棠则是收复新疆国土的民族英雄,梁启超因而称左宗棠是“五百年来第一伟人”,实至名归!

1862年开始的同治回乱是部分怀有野心的回人借陕军去南方镇压太平天国陕甘防务空虚而进行的宗教极端主义暴乱,妄图在黄河以西地区建立一个纯粹的穆斯林国家。暴乱第一仗不是杀清军,而是血洗汉民村庄八女井,将全村一万余口不分男女老幼集体屠杀。

陕西回乱领袖白彦虎带领的乱军杀人最疯狂。此人当时只有22岁,大字不识一个,没有一点教养,后以杀人多而成为领袖。在宁夏,他掘了皇家坟墓。在其它回乱领袖投降得以安置后,他自知罪孽深重,面对不可能的胜利,不顾回民的死活胁迫他们继续死拚。他杀了嫂子,以威胁不愿跟他再死拚的人。最后他投靠国外分裂势力阿古柏,妄图分裂中国国土,叛变失败后逃入沙俄领土,后来称为东干人。就这么一个残忍屠夫民族败类,现在竟有人谓他为民族英雄?

据《中国人口史》一书的统计,同治回乱前咸丰十一年(1861年)甘肃人口1945.9万人,战后光绪六年(1880年)甘肃人口仅存495.5万人,人口损失1455.4万人,损失比例为74.5%。回乱一次杀10万以上汉民的大屠杀有很多次,而且不分男女老少。这是世界近代史上罕见的屠杀暴行。

1876年,左宗棠以65岁高龄出征,携林则徐亲手绘制新疆地图,定下“先北后南、缓进急战”策略。初战告捷,将浩罕侵略者阿古柏赶出北疆。而英国基于其殖民地印度地缘安全考虑,要清政府划出北疆一部给阿古柏建国。左公出语铿锵有力,“英国可划出本国国土,或印度国土,大清寸土不让!”

1877年二月,大军整装待发收复南疆,左宗棠通令前敌各部,反复交代政策:回民备受白彦虎叛军的欺诈驱迫,给他们造成了很大不幸。官兵要心怀宽大,所到之处,要让回民如同脱离虎口。惟如此,胜利之日才会提早到来,以后的驻防也有依靠。各部必须遵守纪律,严禁滥杀无辜抢掠民财。左宗棠剿灭投靠外族阿古柏杀戮同胞的白彦虎是民族大义,又治军严谨宽大被迫降敌的百姓,获得广大新疆民众的拥护。

收复新疆的战争没有退路。征战的将士情绪高昂,这是为祖国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而战,于是冷血变得沸腾,怯懦者变成了勇敢的雄狮。左宗棠率领湘军在血雨腥风中冲锋陷阵,在追求和捍卫领土完整,实际上也是在重塑自己的民族精神。一年后,新疆全境收复。这是晚清外交史上最扬眉吐气的一件大事,左宗棠借此进入了中国历史上伟大民族英雄的序列。

左宗棠率部将刘锦棠收复新疆

左宗棠在李鸿章等朝廷重臣质疑旁观下,几乎靠一己之力收复新疆, 实属 ”天下只此一人” (曾国藩语),无左宗棠,新疆一定无法收复。与台湾孤悬海外不同,失去新疆我们的西北边陲就真是无险可守、任人宰割。历史界和外交界对左宗棠的评价并不匹配他对中华民族的重大贡献,或许与当前不正常的民族史观有关。

王震将军对于左宗棠收复新疆的评价却保持着难得的一分为二客观与公道。1983年8月王震将左宗棠曾孙左景伊邀至自己家中,从晚9点到近12点,详细谈了对左宗棠的评价。谈话中,王震与左景伊共阅解放前出版的《左文襄公在西北》。临别时,王震还将自己珍藏的盖有本人印章,签名和红笔批语的《左宗棠年谱》送给左景伊作纪念。可见王震对左宗棠的评价是在深入研究的前提下做出的。现将王震对左宗棠的评价摘录如下:

“史学界最近作了一件有意义的工作,对左宗棠做出了正确、客观的评价。这对海内外影响都很大。左宗棠在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历史情况下,立排投降派的非议,毅然率部西征,收复新疆,符合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是爱国主义的表现,左公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值得我们后人发扬的。

“解放初,我进军新疆的路线,就是当年左公西征走过的路线。在那条路上,我还看到当年种的‘左公柳’。走那条路非常艰苦,可以想象,左公走那条路就更艰苦了。左宗棠西征是有功的,否则,祖国西北大好河山很难设想。”

阿古柏是从新疆外部打进来的,其实他是沙俄、英帝的走狗,左公带兵出关,消灭阿古柏、白彦虎,收复失地,得到了新疆各族人民的支持,这是抗御外侮,是值得赞扬的。

“办洋务的人也有所不同,有些是爱国的,有些是卖国的。像曾国藩、李鸿章,就不能和左宗棠相提并论。曾国藩、李鸿章是丧权辱国的,左公在福建办船政局,在甘肃办织呢厂,在新疆的屯田,客观上还是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对历史人物要一分为二,左宗棠一生有功有过,收复新疆的功劳不可泯灭。”

王震

左宗棠以一己之力抗衡李鸿章为首的多数晚清重臣力主出兵收复新疆,进而以年过六十高龄抬棺出征屡经血战收复新疆领土。为中华民族生存空间保住了国土和资源,更避免了列强借新疆为跳板进袭山西、陕西灭亡中国的野心图谋。梁启超因而称左宗棠为“五百年来第一伟人”,实至名归。

而从1862年至1877年期间,乘晚清风雨飘摇之际,白彦虎率军要在黄河以西地区建立纯粹伊斯兰国家,为此不惜屠杀上千万汉民,是穆斯林宗教极端化的体现。白彦虎起义虽以抗击清官暴政为名目,但是其把屠刀挥向普通汉族民众的暴行,却暴露了他是民族叛逆和野心屠夫的真实面目。

然而,电视剧《左宗棠》(原名《大将西征》)却被以美化左宗棠丑化白彦虎的名义在1988年受到批判,进而长期不能在电视台播出。详情参见电视剧《左宗棠》禁播内幕

民族史观,已到必须检讨欺软怕硬维稳思维回归实事求是的拨乱反正关口了!毛主席说: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只有基于实事求是民族史观和各民族真正平等的民族团结才能够恒久不衰,一次次妥协退让甚至不惜颠覆民族英雄与民族叛徒的评价,这样换来的也不是真正的民族团结,而是饮鸩止渴埋下一颗颗定时炸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