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时事

欢迎大家来到老山谈时事
个人资料
正文

香港书商桂敏海二度被拘背后:“被失踪”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2018-02-10 23:48:22) 下一个

 

 
【自首“风波”后再度被拘】涉嫌非法经营、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
桂敏海,1964年5月出生,祖籍浙江宁波,赴瑞士求学后加入瑞士国籍。2003年12月8日,在宁波经商的桂敏海酒后驾车,将一名横过马路的在校女大学生撞倒致其死亡,公安机关认定桂敏海负事故全部责任。2004年8月18日,桂敏海被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
此后,警方调查发现,桂敏海在中国使用的驾驶证是用以假的身份证件骗取办理的,驾驶证出生日期与其护照信息不符,其出示的瑞典西哥兰特省警察开具的身份证明也是桂敏海用瑞典的特种纸张,假冒瑞典警察签名伪造的。
 
 
受害者家属强烈要求对凶手进行严惩,桂敏海内心感到恐惧。在判决2个多月后,还处在缓刑考验期间、依法不能出境的桂敏海,按照精心设计的计划,谎称瑞典护照丢失,向当地派出所骗取了报案回执,并以此向瑞典驻上海总领事馆申领了新的护照。随即,桂敏海冒用他人身份证件从云南边境外逃出境。直到2015年10月18日,桂敏海到内地投案。
桂敏海到案后,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对其交通肇事罪收监执行有期徒刑2年,同时,公安机关调查发现,桂敏海还涉嫌非法经营犯罪活动,并对此进行了立案调查。
据公安机关调查,桂敏海为牟取非法利益,指使所经营书店员工在明知书籍未取得我国新闻出版部门发行许可的情况下,以对书籍封面进行伪装的方式,躲避海关检查,通过邮寄方式,大肆向境内销售,并在境内开设专用银行卡结算境内购书款。2014年10月以来,桂敏海所经营书店共向内地380名购书人邮寄书籍4000余册,涉及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
2017年10月17日,桂敏海交通肇事罪刑满释放。但因其涉嫌非法经营一案仍在侦查,尚未终结,依据法律规定,他不得擅自离开中国,他也向公安机关承诺不离开宁波,如需要离开宁波也会报告公安机关同意。
然而,仅仅3个月后,2018年1月20日上午8时左右,桂敏海在未对任何人告知的情况下,乘坐高铁悄悄离开宁波,到上海虹桥火车站,随后准备乘坐中午11时10分G126次高铁前往北京,期间有2名外籍人员陪同。公安机关也多次联系桂敏海,要求其返回接受调查,但现场陪同他的外籍人员要求桂敏海不予配合。
在此之前,公安机关还调查发现桂敏海有涉嫌从事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根据公安机关掌握的情况,桂敏海在计划出逃时,携带了多份涉及国家秘密情报资料。
2018年1月20日,G126次高铁在济南西站停留期间,公安民警依法将桂敏海带离列车,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对桂敏海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被别有用心者唆使、利用】“我再次过上囚徒的生活,从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拜瑞典政府和你所赐”
从2017年10月17日刑期结束被释放,到2018年1月20日再次被拘,桂敏海再次选择外逃,这背后的真相是什么?这期间桂敏海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在交通肇事罪刑满释放前一天(2017年10月16日),桂敏海曾执笔写下承诺书,“本人曾在交通肇事罪缓刑期间脱然出境,之后又把胡编乱造的书籍非法销往内地,触犯了中国法律,浑感罪孽深重。”
书信中,桂敏海还提到要在宁波安静地生活较长一段时间,并承诺继续配合非法经营案的调查工作,遵守法律规定不出境,也承诺不离开宁波。如果离开宁波,也会报告公安机关同意。
但是,即便自己亲手写下的承诺,在利益的唆使下,也被弃之不顾。
2月9日下午,在宁波市看守所,南都记者见到了桂敏海,面对记者的提问,他一一作了回答,神情镇定,同时充满忏悔。
桂敏海告诉南都记者,他在2015年作出回国投案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选择,并在服刑后得到了某种意义上的解脱。“我投案自首回国两年,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服刑后我觉得踏实了,我赎了我的罪,我感到轻松了。”
桂敏海说,“公安机关还考虑到我母亲的情况,所以给了我宽大的处理措施,也为我办理了在宁波居留的证件,对此我是很感激的。”在这之后,桂敏海也曾有一段全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他还和3个姐姐约定好,要陪伴84岁的老母亲一起,“和和美美地过一个年。”
“但是这一切都改变了。”桂敏海说,“瑞典方面自从我刑满被释放以后,他们始终不断地和我联系,甚至每天都要联系, 在明知我有一个非法经营案还没有了结的情况下,还是不停地鼓动和唆使我回瑞典,对我说瑞典政府多么关心我,多么想让我回到瑞典,对我说这些所谓的利好消息。”桂敏海说,“瑞典的领馆人员也悄悄地跑到宁波来,他们给我提供了好几套跟他们回瑞典的方案,并且跟我说,我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只要我走出这一步,就可以成功回瑞典了。”
对于瑞典方面提供的外逃方案,桂敏海拒绝了好多次,不过在瑞典方面不停地鼓动、唆使下,桂敏海最终还是心动了,根据他们的安排:桂敏海以看病为名先到北京,到瑞典驻北京大使馆,然后再伺机回瑞典,这个过程中还安排2名外籍人员全程陪同。“在路途上,他们也要求我不要下车,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然而,这次出逃未能成功,桂敏海被公安机关拘留。
事实上,自2015年自首“风波”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对此事大肆进行炒作。桂敏海当年的“自首”行为被外媒报道炒作为“人间蒸发”、“神秘失踪”,引发外界各种揣测。桂敏海对此也曾作出郑重声明:“这是我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我不希望任何个人和机构介入或者干预我回国的事情,甚至进行恶意炒作。”
“我不希望瑞典方面对我的事情进行继续炒作,显然瑞典方面并没有停止炒作,我觉得我有必要出来说几句话。”桂敏海告诉南都记者。
再度被拘7天后,也就是2018年1月27日,桂敏海给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写了一封信,信中他写道,“我再次过上了囚徒的生活,从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拜瑞典政府和你所赐。”
他表示,曾向瑞典驻华大使提到过他被释放时身上仍有未了解的“非法经营案”,不能离开中国。“在明知这些情况的前提下,你们仍多次安排我直接飞回瑞典,而且让我前去北京住进您的官邸,都没有顾及我个人的安危,因此造成了我的再次被拘。”
1月27日,桂敏海在写给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的信中提到,“我再次过上了囚徒的生活,从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拜瑞典政府和你所赐。”
【愤慨和不满】“原来这些美好的生活都被毁掉,现在回头想一想,实际上我成了瑞典的一个棋子”
“我从2004年因为交通肇事罪然后外逃出境以后,就没有回过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缺失了我在母亲面前尽孝的机会,甚至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也没有来奔丧,这个事是我心里面长期的痛。”桂敏海对南都记者说。
2017年10月17日刑期结束被释放,桂敏海继续留在宁波生活。为此他在宁波租了一个住房,为房子添置了很多家具和很多长期使用的物品。在这期间,他的太太也从德国回到宁波生活了一个多月。“我当时在宁波的生活很滋润很安心,我们全家在一起,其乐融融。母亲心情很好,最近几个月身体也明显渐好。”
但在3个月后,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桂敏海在瑞典方面的唆使下再次出逃,公安机关依法对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9日下午,桂敏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数次表示出对瑞典方面唆使、诱骗他出逃的不满和对自己行为的忏悔。“原来这些美好的生活都被毁掉,我现在非常后悔,现在回头想一想,实际上我成了瑞典的一个棋子。”
在写给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的信中,桂敏海称,“你们不断地催促我,诱惑我,让我一步步深陷到你们编造的"梦景"之中”。
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桂敏海的家人也为瑞典方面唆使、诱骗其出逃表示愤怒和不满。他的大姐桂敏芬在一封信给瑞典驻华大使的信中称,“他(桂敏海)确实也想在国内安心地生活一段时间,并作了较长时间在国内生活的打算”。桂敏芬在信中称,瑞典使馆方面“频繁地与他联系,以领事帮助为借口,唆使鼓动他离开中国,使弟弟在国内越来越不安心,导致他盲目地犯下大错。”
“我已经失去了对瑞典政府的信任,也不希望瑞典政府再次介入我的事情。”桂敏海对于瑞典方面不断唆使诱骗其出逃的目的也有预判,称对方有政治目的:“2018年是瑞典的大选年,我这个事情对于某些政治人物来说,对他们的政治活动可以加分,也不排除有人要利用这个事情给中国政府添麻烦。”
桂敏海说,假如瑞典方面还要执意恶意炒作,“我可能就会考虑放弃瑞典国籍。”
2月9日下午,桂敏海在宁波市看守所接受记者采访。 【“渐冻症”之谜】“如果我真得了渐冻症,到了瑞典同样也没法医治”
“过去十多年来我都一直生活在德国,没有生活在瑞典,从我自首回到中国服刑开始,瑞典政府就开始对我表现出特殊的关注,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关注,还是要利用我这个事情。”桂敏海告诉南都记者。
桂敏海告诉南都记者,大概在7个月前,他的左手、右手还有左腿确实出现了肌肉萎缩的现象,他去年底在家人的陪伴下在宁波的医院看过专家。专家诊断,其出现肌肉萎缩是因为颈椎病引起的。
不过,桂敏海的身体状况却被瑞典方面大作文章。在瑞典方面的公开发言中,桂敏海被认为是患有渐冻症,并表示要对他提供医疗帮助。
“瑞典人现在说我得了渐冻症,我觉得他们是夸张了,把这个事情作为借口,好尽早地把我带到瑞典去”。桂敏海说,“如果我真得了渐冻症,到了瑞典也同样没有办法医治。如果瑞典方面真正关心我的话,也可以派医生到中国为我诊治。”
桂敏海说,瑞典方面在明知他患有颈椎疾病的情况下,并未提供实际医疗帮助。瑞典方面承诺要带他去北京接受治疗,但也没有具体讲要到北京看什么医生。
在写给瑞典驻华大使的信中,桂敏海称,“你们知道我有颈椎病以及牙齿缺失,也不让我在中国及时就医,一味地催促我回国。你们如此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是对我的生命健康严重的不负责任。”
据南都记者了解,2017年底,桂敏海在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接受磁共振和肌电图/诱发电位报告,经过诊断,桂敏海所患疾病为“脊骨类型颈椎疾病,建议手术治疗。”
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开具的桂敏海疾病诊断意见书,其所患疾病为颈椎病。
“现在中国的公安机关对我的病情非常关注,他们也安排好了上海和宁波的专家为我会诊,要对我的颈椎病进行积极地治疗。”桂敏海告诉南都记者。
此前,有传言桂敏海获得国际出版家协会伏尔泰奖的提名,不过,桂敏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没有听过自己获得提名的消息。
“如果在这个时候给我颁发这个奖,这背后是有文章、有目的的,我不希望看到这个情况发生,不想、也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奖项,希望国际出版家协会能够尊重我的个人意愿。”桂敏海说。
采访最后,桂敏海也通过媒体向他的家人表达了歉意,因为自己的非法行为,家人也不断被别有用心者打扰。“对我的家人我感到很羞愧,因为我自己做错了事情,我很对不起”。桂敏海说,希望家人不要被任何人再利用。
目前,桂敏海因涉嫌非法经营、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犯罪活动,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当中。
采写:南都记者 嵇石 发自浙江宁波 图片均由公安机关提供
作者:采访的桂敏海如是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