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时事

欢迎大家来到老山谈时事
个人资料
正文

一、一代文坛宗主,皇帝皇后为他“圈粉儿”

(2017-09-10 18:38:12) 下一个

在中国的文学史上,苏轼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后人几乎无法超越。他的诗词和文章,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平民布衣,都非常喜爱,就连宋神宗都是他的铁杆粉丝。据《宋史》记载:“神宗尤爱其文,宫中读之,膳进忘良,称为天下奇才。”

林雨堂在他的《苏东坡传》中这样说:“像苏东坡这样的人物,是世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我们可以说,他是诗人、画家,是散文家、书法家,是乐天派,是道德家,是百姓的好朋友……可是这些都还不足以描绘他的全貌,苏东坡的人品,具有一个天才所具有的深厚和广博,苏东坡像一阵清风一样度过了一生,虽饱经忧患,却始终不失其赤子之心。”

1、少年得志,初露锋芒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苏轼20出头就名满天下了。21岁考得进士头衔。24岁参加皇帝亲自出题主考的制科考试。他以一篇高质量的论文博得皇帝的赏识,考入第三等,苏辙考入第四等。因为一二等虚设,所以三等就是最高等级了。他成为大宋开国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头名状”。年纪轻轻就进入国家高级干部序列。

 

《苏东坡》剧照 

有意思的是这次殿试本来他们弟兄俩都能考上第三等的,只因弟弟的心眼儿少了点,皇上给了个“差评”——仅次于东坡。试题是让考生给朝廷挑毛病。苏轼是有心人,先是朝廷歌颂了一番,给圣上戴高帽子,然后再挑出毛病,这样让皇帝容易接受些。而苏辙开门见山直接提出批评,这让皇帝很没面子。好在仁宗开明大度。他说:“以直言召人,而以直言弃之,天下谓我何?”给他了个四等,还算不错。就这样,弟兄二人占取一二名,一时间轰动了京城。

2、“以迈往之气,行正大之言”

熙宁二年,宋神宗重用王安石变法。苏轼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正好赶上这个革故鼎新的时代。和很多有志青年一样,也想抓住这个大好时机大展宏图,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苏东坡》剧照 

他就新政改革连续提了“丰财”、“强兵”、“择吏”等多条意见。可是,他的渐进式温和改良的作派与王安石激进式改革政策相左,那些改革意见一律不予采纳。苏轼很郁闷,开始对新政提出异议,由此划到了“反对党”的站队。

苏轼写了一封“万言书”上疏神宗批驳新政,这让王安石很不爽,他意识到苏轼正在成长为他的强劲政敌,就想尽办法排挤他。还玩了个阴招:授意姻亲弹劾苏轼,说他在运父亲灵柩回乡时,携带货物,沿途做生意,后经查实属诬告。皇帝开始怀疑起苏轼的人品,这让苏轼觉得这样呆下去没多大意思,就主动申请外任。

好在皇帝惜才,安排他任杭州通判。虽然当了副市长,没权没势的,但他一点也没有因此而消沉。在作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寄情山水,广交朋友,潜心写作。其后的八九年,历任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官员,不但政绩斐然,文学创作也达到一定的高峰。他“以天真快活的心情,几乎赤子般的狂放不羁,将心中之所感,尽情歌唱出来”。

杭州,这个美丽可爱的城市让他心情愉悦。“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我本无家更安往?故乡无此好湖山。”

3、皇帝为他的才华点赞

苏轼哥俩参加殿试夺得一二名状元,给宋仁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宋史·东坡本传》记载:“仁宗初读轼、辙制策,退而喜曰‘吾今为子孙得两宰相矣!’”可惜他的子孙未能按先帝的遗愿办,苏轼与宰相之位仅一步之遥。

 

神宗也很爱惜苏轼的才华。当时苏轼贬谪黄州,患过一场重病,外界传谣说东坡去世了。消息传到神宗那里,皇帝放下筷子,饭也吃不下去了,连连叹息:“人才难得,人才难得呵!”后来听说是谣言,神宗又大喜过望。

英宗也是苏粉。在朋党之争中苏轼多次也受到他的恩典。

4、皇后也是“追星族”

历史上,喜欢追星的皇后妃子也能数上几个。比如发生在孔子身上的“子见南子”,还有亲自为李白磨墨的杨贵妃。她们都是因为太崇拜自己的偶像才无所顾忌的。那么,崇拜苏东坡的皇后可不是一个,而是他所在时期的历朝皇后。宋朝很幸运,接连能出现好几位贤德的皇后,这也是苏轼的福气。在这些皇后的荫庇之下,苏轼要么逢凶化吉,要么被提拔到重要岗位。

 

仁宗皇后曾救过他的命。“乌台诗案”,苏轼遭到弹劾,新党要置苏轼于死地,太后出来求情,才免于一死。

英宗皇后摄政时,苏轼从一个贬到最基层的七品官,短短几个月之内连升三级,提拔到三品翰林,专为皇帝草拟诏书,这个位置已经离宰相一步之遥了。

到了人生中晚年,若不是神宗的皇后代摄政事,他就客死在荒蛮的海南岛了。

5、百姓拥戴

苏东坡有一次对他弟弟苏辙说:“我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在我眼中天下没有一个不是好人。”一个经常被放逐的官员却有着最多的人缘,文人骚客、贤士大夫自不必多说,难得的是他与野老村夫、渔樵僧道,都能打成一片。每到一个地方都有朋友和仰慕的人包围着他,带他去游山玩水,请他题字。他都会一一满足他们。不像现在的名人大腕,动不动还摆个谱,拉个架子。

当政时,他为民办实事,深得民心。在徐州,他亲自带领官员防洪、筑堤;在杭州,他疏浚西湖,修筑苏堤;在广东惠州,他引泉入城,供百姓饮用。惠州的东坡孤儿院,海南的东坡医疗所……

人们没有因为他是遭贬的失意官员而另眼看待,反而喜欢他,热爱他,这正是他的人格魅力。

 

那年,他从大庾岭北归沿运河自靖江到常州时,消息一传开,数千人立于沿河两岸,老百姓表示发乎真诚的欢迎。他体力欠佳,依然能在船里坐起,头戴小帽,身着长袍,在炎热的夏天,两袖外露。他转身向船上的别的人说:“这样的欢迎,折煞人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