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原创小说】云烟深处 (3)懂我的人

(2019-06-09 08:20:42) 下一个

【原创小说】云烟深处 (3)懂我的人

快乐玉子
 “我敬重的人,才称之为哥们。与哥们在一起,谈天论地更有味道。”他一脸诚恳。
苗子半真半假地回他一句,“大男子主义。”
他反应倒是快,立刻接口说,“不是我,是曹雪芹。是他说的,女人是水做的,更适宜花前月下谈情说爱。 “
“狡辩!比男人更善于论文说史的女人大有人在。”苗子轻轻一笑。
“有火药味哦。”他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
“你自己点的。”她也感觉出自己说话有些冲,只是嘴上不认。
“可能我表达不够清晰,我是想说,我敬重能读得懂我的人。”他略显歉意地说。
苗子心头一颤,才说了几句话啊,他居然认她为“懂我的人”。直觉告诉她,他们会成为灵魂对话的朋友。
弘见苗子不语,自己也就不再多言。二人自顾自悠闲地品咖啡,咖啡的香气在空气中飘绕,手磨的咖啡味道确是不错。
“吃慢点好伐?”邻座的女子在教育男友。虽然压着嗓门,声音还是传过来。
“喝咖啡不是吃白开水,要慢慢的咪,一小口一小口的。你看看人家。”说着那女子瞄了一眼弘,“吃咖啡要有绅士风度。”
苗子忍着笑悄悄打趣他,“会喝咖啡的模范绅士。”
弘没有笑,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偌大个上海连一块静静心的地方也找不到。古人尚且拥有避世的南山 。我们呢,连个藏身的螺丝壳都难觅。”
“别那么愤世嫉俗,你的论文不就是你心灵的避难所吗?”苗子说。
提到论文弘的眼睛闪起光亮。
“我喜欢你的文章。”谈起论文,苗子变得活跃起来。“我觉得,我们的文学和文化仍然停留在物质的人和社会人的层面,忽视了性灵的人,忽略了人之所以为人的终极价值。你的论文触及到一个很有研究意义的视角,那就是人精神层面的自我意识和自我完善。这才是庄子哲学思想的核心价值。”
“精辟高论。不愧中文系女才子。””弘情不自禁地夸她。
苗子滔滔不绝的思路突然被打断,一时顿住了。
“怎么老是提中文系?你不也是中文系的吗?”苗子问。
“是,又不是。”弘的脸上掠过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那是小人物的一段滑稽人生的插曲。”那脸色又变回苍白和严肃。
苗子能感觉到弘心灵深处掩藏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太多艰难生活的熬煎,磨练出她于人情世故的敏感。
“是不是不重要,事实是你正在研究庄子,具有与众不同的理念和视野。你比中文系还中文系呢。”苗子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说。
弘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问道,“你是走还是坐公共汽车回家?”
“不一定,挤不上43路车就走路回去。反正不远,三,四站路。你呢?”
“我们一起走回去好吗?”
“走回家?”苗子犹豫了一下,她不想让一个萍水相逢的男士送她回家。
弘马上猜出她的心思。“我也坐43路车,到你该下车的站我再坐车。”
“好吧。”
回家的路是一段叫肇家浜的公园,上海滩难得的一大片绿地。夏日的傍晚,这里是谈情说爱的小青年们的自由天地。被炎热逼得走投无路的年轻人们三三两两地占据公园里为数不多的那些条凳。一张长登上常常挤着二三对情侣,彼此互不干绕说着各自的悄悄话。找不到坐的,便依树站着。图的是树荫下的一丝清凉。
苗子与弘淹没在避暑的情侣大军里,默默地听他讲述那似乎有些遥远的故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