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安徽游(1)前往呈坎

(2019-04-07 19:43:26) 下一个

安徽游(1)前往呈坎

快乐玉子



2018年三次去安徽。在皖南皖西皖东转了转。因身体不适未能去成皖北。否则安徽之行倒是完满的一个圆。

与安徽有太多太多舍不下的情结。青春芳华抛在安徽兵团,浪漫理想在安徽大学萌发。安徽留下我最有梦有激情的人生年华。岁月不在,往事缕缕情丝缠绵难忘。

此次回国黄山行是重头戏:大学同窗四十年聚会。

合肥同学们前前后后酝酿了小半年,安徽大学七八级中文系学生年龄参差不齐,小的五十多,大的已过“古来稀”高寿。如今同学们大小挂个官。下海的也都披个什么“长”什么“总”的头衔。年少的事业正旺,太忙;年长的退休了,忙不动了。

操办个聚会不容易。七八级中文系与与水泊梁山的好汉人数相同。108将分布在国内国外,五湖四海召在一起,谈何容易?说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聚会筹备组四处寻人不辞辛苦。多亏微信交流方便,招来半数人出席,劳苦功高。

2018年10年12晴

清晨,上海同学汇聚徐家汇。召集人梅哥说,热心的鲁同学安排了包车和司机,遗憾他临时公务出差去了北京。李同学妻子突病,也无法成行。十座的车只到五人。

老姜已过七十,精神矍铄酒兴仍酣。退了休倒是越过越有活力。小殷变老殷,四十年不见,性情无大变。风淡云轻在杂志社逍遥一辈子,如今迷上斗蛐蛐。梅哥,大学时英俊潇洒一帅哥。帅哥被岁月打磨成暖男,皱纹里满是温和慈善。感谢梅哥一路照应,途中那顿农家餐花生芽,炒嫩笋。麻鸭子,小斑鱼……,至今余香难忘。

聚会地点定在何处曾经过一番磋商,最终弃合肥选定黄色脚下的古村呈坎。既享同学相聚之欢又能欣赏山水,久居异国的我格外欢欣激动。

呈坎离黄山四十里地,组委会朱妹妹和翟妹妹前前后后忙于招待和接人。

下午四点到达黄山龙山山庄度假村。老远听见大铁的大嗓门。安娜笑眯眯过来帮着卸行李。女同学们相见,少不了搂搂抱抱叽叽喳喳。

正当太阳落山时,安娜拉着我周边逛逛。

黄山龙山山庄度假村离呈坎八卦古村几步之遥。无论新盖的小楼与还是老屋,清一色粉墙黛瓦。典型的皖南徽派建筑。

远景是山的剪影,近景小河石桥竹林翠柳,古朴安静。

难得寻得机会聚会,沾点诗情画意不负文人雅兴。

应了欧阳修的诗句“月上树梢头,人约黄昏后。”

晚餐安排在度假村庭院。如勾的月光下,老同学们觥筹交错杯酒言欢。不少同学大学一别,四十年才得以一见。遥忆当年芳华,感叹岁月如梭。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樽当然是满满的。老姜那一桌喝得忒威武,五十度的安徽古井酒,十个人一口气干了五瓶。年纪都不小了,难得开心,喝得尽兴。

醇酒飘香,闻得心痒。党胜同学知我心也,递上酒杯,舔一口刹刹酒馋。想当年喝酒论碗,如今不敢喝啊,酒精过敏。

酒足饭饱去小街散步。粉墙小楼边的红灯笼辉映幽幽月色。几个老同学别来叙旧,谈天说地。老了,昔日的浪漫梦幻融化在不经意的弹指一挥间。

阵阵山风,山里晚间渐凉。难怪酒店的被子那么厚。

度假村亭堂里,男男女女玩贯蛋扑克牌兴热火朝天,输赢争斗如孩童。都是安徽各省市大大小小的父母官啊,唯老同学相聚方露英雄本色。

夜晚,床对床,与老朋友安娜天南海北闲聊。(安娜故事见我的博客,http://m.blog.sina.com.cn/s/blog_15e7817290102x8lm.html#page=1)

重逢的兴奋,加之被子太厚,一夜辗转,似睡犹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日暮乡关 回复 悄悄话 上海人那时在安徽的可真不少。常回来看看,真好,青春仿佛又回到了眼前
zhu286 回复 悄悄话 2018年10年12晴?2018年10月12日?
快乐玉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bato' 的评论 : 是的,很雅静的村子。
robato 回复 悄悄话 我前年第一次去了祖籍地--歙县唐模.我祖父是唐模人.我祖母是呈坎人.我也去了呈坎.一个非常美丽的村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