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子乔

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个人资料
ziqiao123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箱底的旧书,但愿初心不忘

(2017-05-29 14:32:31) 下一个

每次从北京回来都会带很多书,有新买的书,也有以前留在父母家的旧书。这次带两个行李箱,有一个箱子几乎全装的是书。这几天有空把书整理出来。新书都是已经读过的书,因为喜欢,想要把这份喜欢珍藏。旧书是出国时舍不得扔的书,想着有朝一日还会有重读的时候。

旧书里有一本丹纳的《艺术哲学》,在父母家看见这本书的时候还很有些惊讶,怎么不记得读过这本书呢?难道自己也曾经这么艺术过?这么哲学过?随手翻开书,看得出来当年自己是认真读过的,有感触的地方用波浪线画出来。波浪线画得很仔细很整齐,似乎为了符合艺术哲学的主题,画的有些哲思、有点艺术。也不记得自己曾经有用波浪线作标记的习惯,近些年是真懒了起来,多用highlight笔或者夹一张随手找到的纸条。

这本书是法国文艺批评家及史学家丹纳所写,是他在巴黎美术学院讲课的讲稿摘录编辑而成。有批评家说:“丹纳的作品好比一幅图画,历史就是镶嵌这幅图画的框子”。因为这个缘故,“丹纳的《艺术哲学》就是一部艺术史”。
 
再次领略了傅雷精妙绝伦的翻译。无论是在艺术理论上,还是遣词用句上,无不透着他的博古通今、多艺兼通、精湛传神。想起一件往事,著名翻译家许渊冲,自称“诗译英法惟一人”,曾经宣称自己的翻译胜过傅雷。从翻译的专业程度上衡量,他们俩谁比谁翻译的更好,我没有资格评判。但是把二者翻译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开篇词拿来做个比较,
 
法文:Le grondement du fleuve monte derriere la maison.
英文:From behind the house rises the murmuring of the river.
傅雷译:   江声浩荡,自屋后上升。
许渊冲译:江流滚滚,声震屋后。
 
品味许久,觉得还是傅雷的译句,无论是在意境上,还是在文采上,都更胜一筹。
 
这次带回来的旧书里还有卢梭的《忏悔录》。年轻的时候读过两遍,试图读懂为什么这本书为卢梭奠定了文学史上长久的、受人景仰的崇高地位。这些年过去了,这一本我认真仔细地读过两遍的书,记忆中只留下卢梭和华伦夫人的离经叛道的爱情故事,以及那段充满了悲愤、坦荡、震撼人心的力量的著名的开篇:
 
不管末日审判的号角什么时候吹响,我都敢拿着这本书走到至高无上的审判者面前,果敢地大声说:“请看!这就是我所做过的,这就是我所想过的,我当时就是那样的人。不论善和恶,我都同样坦率地写了出来。我既没有隐瞒丝毫坏事,也没有增添任何好事;假如在某些地方作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修饰,那也只是用来填补我记性不好而留下的空白。其中可能把自己以为是真的东西当真的说了,但决没有把明知是假的硬说成真的。当时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就写成什么样的人:当时我是卑鄙龌龊的,就写我的卑鄙龌龊;当时我是善良忠厚、道德高尚的,就写我的善良忠厚和道德高尚。万能的上帝啊!我的内心完全暴露出来了,和你亲自看到的完全一样,请你把那无数的众生叫到我跟前来!让他们听听我的忏悔,让他们为我的种种堕落而叹息,让他们为我的种种恶行而羞愧。然后,让他们每一个人在您的宝座前面,同样真诚地披露自己的心灵,看看有谁敢于对您说。‘我比这个人好!’”
 
《忏悔录》是卢梭晚年写成的,正式出版的时候他已经离世四年了。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卢梭虽然已经成为知识界的巨子、声名传遍整个欧洲的思想家,却不得不为了躲避来自政府和教会的迫害而四处逃亡。到了晚年还要以写自传的方式来表达与社会的激烈对抗,来为自己的人格辩护,不得不说卢梭的晚年是孤独不幸的、悲惨的晚年。卢梭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本书是《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梦》,我没有读过,此时的他,应该已经放弃了悲愤和抗争,带着如此的幸福感渐入生命归宿:
 
“如果世间真有这么一种状态:心灵十分充实和宁静,既不怀恋过去也不奢望将来,放任光阴的流逝而仅仅掌握现在,无匮乏之感也无享受之感,不快乐也不忧愁,既无所求也无所惧,而只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就可以说自己得到了幸福。”
 
现在大概不会再找这样的书读了。读书的目的已经从年轻的时候求索知识、追寻真理、体验人生,变成了心灵愉悦、启发思考、享受真情。而读书的心情也已经从年轻的时候“白日放歌需纵酒,漫卷诗书喜欲狂”,变成了“云淡风轻过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前几天觉晓写她小时候收集美丽的糖纸,让我想起自己年少的时候,也曾经那么热心地收集糖纸,尤其是半透明的玻璃糖纸。把糖纸抚的平平的,夹在厚厚的书中,一本一本地收藏着。时常一个人,把压得平整光滑的糖纸放在手心上,看着糖纸慢慢地在手心中卷起,举起来对着阳光,透过羽翼般透明轻盈的糖纸,看阳光中那些美丽的花纹,在光线的流动中变幻着色彩和图案,少年的心中满是喜悦、遐想和憧憬。
 
读书之于我,就像少年的我手心中的糖纸,引我朝向阳光,带我体验美丽丰富的世界,让我有快乐、幻想和希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5)
评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把书读薄" -- 这个说法又有意境又别致, 你怎么想出来的. 茵茵也曾在书上划线吗? 过了这么多年再看, 看看自己年轻时候的情怀和心思, 挺有意思的.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曾认真仔细地给每本书划线,这样做是为了把书读薄,下次只读划线的部分。
翻译是带着镣铐跳舞,挺辛苦。傅雷的翻译仍可称为典范,我曾对照原著,他的翻译有创作有提炼有升华,真正做到了信达雅。。
也许卢梭奠定了西方写自传的基调,强调真实,自曝其丑,不像我们的许多传记象完美的墓碑,几乎是有意无意地欺骗世人。。。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翻译太烧脑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1都是些经典的书,有的有,有的读过,子乔真是爱书之人啊!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看到书上的波浪线,能想象当年读书时候的那份专注。佩服读书多的人。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生活中有爱好就会有幸福感, 我在书中寻找幸福感. 谢谢闻香!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东东也玩过糖纸啊, 我们共同的回忆. 儿童节快乐!
yy56 回复 悄悄话 多么美的体会. 你是个幸福的人!

读书之于我,就像少年的我手心中的糖纸,引我朝向阳光,带我体验美丽丰富的世界,让我有快乐、幻想和希望。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在书上画波浪线,记不得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就是糖纸头还记得老清楚的。
子乔勤于读书写作,实在佩服。
节日快乐哈~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归舟关于写作的写实和写意的理解很深刻,我觉得用哪种技法还跟题材有关,我想没有哪个作品是完全的写实或者完全的写意。任何一个作品都带有作者的烙印,都传达着作者想要传达给读者的思想。实际上是读者在选择作者,而不是作者在选择读者。

我同意你说的,两位译者都没有完全译出“the murmuring”的传神。归舟想不想玩儿一玩儿?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读子乔和没有对错-只有过客的对话很收益。其实过客说的感性是指写实,跟我们说一个人的性格是感性还是理性是有差别的。写文章写实多还是写意多,应该没有好坏,只有风格、体裁和个人偏好。偏向文学创作类的文章,给读者足够空间是比较高明的写法,写实或写意都可以达到,写意把握不好,容易放进太多个人的judgement,有些读者会抗拒。比如说奢华,是简单用两个字呢,还是详细地描绘一件件物品呢,最后让读者自己作出奢华的结论?翻译应该尊重原作者的风格。那个murmur是拟人化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两人都没有翻译出来:-)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没有对错-只有过客' 的评论 : 经历是自己的,思想也是自己的,你记住别人再多的东西也不可能得到别人的思想,也不可能得到别人的经历。作为读者,就是通过发现书中的精彩之处去领悟和超越自己的人生。
没有对错-只有过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从别人的书中,沉淀出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借题发挥。
有人读了一辈子,记了一辈子别人的东西,却没有自己的东西。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猫姨' 的评论 : 可不是,年轻的时候就这点好处,好奇心强烈而且什么都敢试。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这两本书都有,当年都是好奇探索世界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没有对错-只有过客' 的评论 : 你这个结论我又有异议了。能找出书中精彩之处的,那是读懂了书,能把精彩之处连贯起来形成对书的理解和概括,那是为作者把了脉,高明的书评者才能做到。

“浓缩出自己独到地见解”——可不可以理解为脱离作者的原意而借题发挥呢?
没有对错-只有过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iqiao123' 的评论 :
读书的画线与否
善画线者-记录了自己认为地精彩。结论,读者是书的奴隶。
不画线者-浓缩出自己独到地见解。结论,读者是书的主人。
我可不想展开一场关于意象的大讨论,所以,选择尊重你的意见。。。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没有对错-只有过客' 的评论 : 划线和不划线的读者有区别啊, 划线的读者过几十年再来看,可以吹牛自己当年读过, 不划线的读者什么时候看都是一本新书 ;)

"博主的偏好趋于感性" -- 这个结论是对的, 但是你的推断我有异议. "the murmuring of the river", 无论是"浩荡",还是"滚滚" 都是"间接意象", "浩荡"偏重意境, "滚滚"偏重形态.

"rises", "上升" 比"声震" 更接近原意呀.

当然, "江声浩荡,自屋后上升" 基本上把"the murmuring"给意境化了.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maple56' 的评论 : 红枫幸亏年轻的时候没像我一样, 我是正经书不好好读, 杂书读一大堆. 当初要是把那精力都用到学习上, 没准儿现在也是"著名科学家"了 ;)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年轻时,是好奇不是深奥, 什么都想知道.

为什么理工女都用波浪线?大概是我们的脑子学数学学坏了, 弃简就繁, 哈哈...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哎, 跟你想的一模一样, 我也是觉得翻译成: "江声浩荡,自屋后升起" 更好. 还在琢磨为什么傅雷选择"上升", 而不是"升起".

觉晓的糖纸引出你一篇我一篇, 不过你我的切入点和侧重点大概不一样, 期待!
没有对错-只有过客 回复 悄悄话 划线和不划线的读者有什么本质区别?
法文:Le grondement du fleuve monte derriere la maison.
英文:From behind the house rises the murmuring of the river.
傅雷译: 江声浩荡,自屋后上升。(偏重个人因原文产生的间接意象,并不了解物质特性)
许渊冲译:江流滚滚,声震屋后。(文字描述中双向思考,偏重直接意象和描述对象的物理特征)
看来,博主的偏好趋于感性!
redmaple56 回复 悄悄话 羡慕、佩服子乔读了那么书!我都没读过,以后也要随着子乔多读些书。除了天份,子乔读书多,自然就写出一手高水平好文章!每读一次你的好文章,都获益良多。谢谢!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子乔,我今天翻我的日记本,读到我抄在里面的诗句,你上面提到的云淡风轻。。。。

我也没有读过卢梭的,大概翻过,我年轻时,不爱读太深奥的。我肤浅的。

波浪线,理工女用波浪线?cxyz也是。而我用直线,太直线了,黑色圆珠笔或铅笔,现在也是。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子乔以前读许多好书啊,我在国内的书一本都没能带出来,实在也没有什么好书。没读过忏悔录,如果我翻译,那句要折衷一下: 江声浩荡,自屋后升起:-)

觉晓的糖纸,引出了不少回忆,我昨天还在奋笔,因为没有合适的糖纸,只好等明天再发了。

端午安康!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新' 的评论 : 谢谢红新这么用心的读者. 你转发的这篇读后感不错, 与罗素那段插曲第一次听说, 很有意思.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难道小c看书时也用波浪线作标记? 哪一定是个认真细心的人.
红新 回复 悄悄话 网上找来的 “卢梭《忏悔录》读后感”, 其中有关于卢梭本人的经历成长背景知识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147000175.html?fr=qrl&index=2&qbl=topic_question_2

卢梭《忏悔录》读后感搜索 5
要感受多的~~而不是写作手法什么的~~要求两千字~~大家少来点也OK,拼凑拼凑~~跪求!!!不胜感激~~~~~
butkey | 浏览 11943 次
推荐于2016-12-02 01:29:35 最佳答案
  今天当我读到卢梭的这句话,仍然激动不已。他说:当时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就写成什么样的人:当时我是卑鄙龌龊的,就写我的卑鄙龌龊;当时我是善良忠厚、道德高尚的,就写我的善良忠厚和道德高尚。万能的上帝啊!我的内心完全暴露出来了,和你亲自看到的完全一样,请你把那无数的众生叫到我跟前来!让他们听听我的忏悔,让他们为我的种种堕落而叹息,让他们为我的种种恶行而羞愧。然后,让他们每一个人在您的宝座前面,同样真诚地披露自己的心灵,看看有谁敢于对您说:“我比这个人好!” 。 这一段话像极了耶稣对恶意诽谤一个妓女的法力赛人说的话一样:你们当中谁若没犯过罪,就可以打她。结果,众人一个个丢下石头,低首离去。
  卢梭的为人向来遭人垢病。他性格激烈、多变,热情奔放而又极端敏感,大悲大喜旁若无人,缺乏自制力。正是这些相互冲突的个性让他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神。他睿智但是也活得苟且,他骄傲但是也卑微,他坦诚但是也有掩饰。在自传里,卢梭忏悔了一个年轻时犯的错误。有一次他偷了主人家一颗贵重的钮扣,把事情赖在一个他喜欢的小女仆身上,因而使那个无辜的女仆蒙受了羞辱。由于卢梭的“自暴隐私”,一些后来的哲学家包括罗素甚至认为卢梭根本谈不上是个哲人。而我却认为卢梭触及了哲学的本质问题-他首先用自己为解剖标本,对人性做了一次深刻的探讨。
  从气质上讲,罗素与这些人是两类人,他对于浪漫主义激情向来不以为然。其实罗素本人也不是一个冷静的书斋学者,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三番五次闹离婚,不会提倡性解放,不会反宗教,不会被当局禁止讲学,不会相信社会主义,不会参加反战运动甚至弄到要坐牢。激情是每个人都有的,罗素也认为激情与理智相比是推动历史的一种更主要的力量。
  卢梭是法国第一个最勇敢的平民思想家。他出身贫寒,年轻时代长期处于奴仆地位。罗素这样的贵族子弟当然不会去偷钮扣,罗素的子女当然也不用进孤儿院。卢梭跟一个地位低贱的女侍结婚,这也被罗素拿来进行了一番精神分析,意思是卢梭只有在下贱的女人面前才能得到一种完全的自信。我对罗素一向敬仰,但这一次我觉得罗素讲话未免刻薄了一点。在法国大革命前,逆向等级的婚姻是不被允许的,他与华伦夫人的关系不可能为当时的婚姻制度许可。
  上帝造人的时候,给我们一双眼睛看外部的世界,审视内心的智慧之眼则是这颗忏悔的心。如果说读蒙田让我心灵安详闲适,读卢梭则使我悲天悯人。卢梭觉得前辈作家蒙田还坦白得不够,他说蒙田虽然也讲了自己的缺点,却把它们写得相当可爱。看起来像是自责,但是却是自赞。他针锋相对地提出了一个哲理性的警句:“没有可憎的缺点的人是没有的。” 在忏悔录里,他写了他的吝啬,他的偷盗习惯,他对朋友的背叛,他说的谎行的骗。
  谈到卢梭不能不提到华伦夫人。如果没有这个杰出的女性慷慨仁慈的培养和经济支持,历史上就不会有这位卢梭。他在与华伦夫人同居期间,生活才稍稍稳定,安心读书、思考问题并写作。年长卢梭11岁的华伦夫人出身于一个古老的贵族世家,她很年轻的时候就结了婚,婚姻并不美满。她逃到法国, 法王便把华伦夫人收留在他的庇护之下,并且给她一千五百银币的年金。风姿绰约的华伦夫人是一个有非凡智慧的女人,她成了卢梭的庇护人、老师、情人及知心的朋友。从一件小事上我们可以看到卢梭是如何痴恋这个可爱的女人的:一天吃饭的时候,华伦夫人刚把一片肉送进嘴里,卢梭便说上面有一根头发,华伦夫人将肉吐到盘子里,卢梭用叉子叉起来,飞快地吞下肚去。因为这是一场超越肉欲的情感,所以卢梭、华伦夫人及夫人的男管家阿奈之间的三人恋情也充满了柔情蜜意。
  卢梭的晚年孤独不幸。由于《爱弥尔》一书的出版,被当局者视为异教邪说,因此最高法院判决将已出版的《爱弥尔》全部烧毁,并立即通缉卢梭。再加上处理人际关系上的不如意,令卢梭在精神上的状态近乎疯狂。他疑心重重,不得安宁――水果商减价卖给他蔬菜,以施舍来羞辱他;马车转弯时差点撞死他;人们卖给他的墨水是无色的,让他写不了辩护词;甚至到处都有人在跟踪和监视他。
  然而神是公正的,卢梭的思想光芒没有因岁月而黯淡。卢梭不论在社会政治思想上,在文学内容、风格和情调上都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曾有一位法国批评家说:我们十九世纪的人就是从卢梭这本书里走出来的。
  卢梭在地下应该瞑目了,起码他在死后的,有我这样一个读者在崇敬他,捧读他的作品。纵横古今中外,有多少作家能像他那样毫不留情地剖心剜肺地写自传呢?没有,一个也没有。
本回答由提问者推荐 评论(5) 163 11

请输入评论内容…
发布评论
meiping04|2012-8-25 07:46
这位老师答得真好:)回复
meiping04|2012-8-25 07:44
你这答案太有用了,大赞呐~回复
张国娟1|2012-7-17 02:49
这位老师答得真好:)回复
张国娟1|2012-7-17 02:49
答得太好了,怒赞^ω^回复
张国娟1|2012-7-17 02:31
o(≧ v ≦)o~~答得好棒回复

christingyht
红新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啊。受益很多。。收藏了, 慢慢体验。

》》》

“如果世间真有这么一种状态:心灵十分充实和宁静,既不怀恋过去也不奢望将来,放任光阴的流逝而仅仅掌握现在,无匮乏之感也无享受之感,不快乐也不忧愁,既无所求也无所惧,而只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就可以说自己得到了幸福。”

现在大概不会再找这样的书读了。读书的目的已经从年轻的时候求索知识、追寻真理、体验人生,变成了心灵愉悦、启发思考、享受真情。而读书的心情也已经从年轻的时候“白日放歌需纵酒,漫卷诗书喜欲狂”,变成了“云淡风轻过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前几天觉晓写她小时候收集美丽的糖纸,让我想起自己年少的时候,也曾经那么热心地收集糖纸,尤其是半透明的玻璃糖纸。把糖纸抚的平平的,夹在厚厚的书中,一本一本地收藏着。时常一个人,把压得平整光滑的糖纸放在手心上,看着糖纸慢慢地在手心中卷起,举起来对着阳光,透过羽翼般透明轻盈的糖纸,看阳光中那些美丽的花纹,在光线的流动中变幻着色彩和图案,少年的心中满是喜悦、遐想和憧憬。

读书之于我,就像少年的我手心中的糖纸,引我朝向阳光,带我体验美丽丰富的世界,让我有快乐、幻想和希望。
cxyz 回复 悄悄话 泛黄的书页,波纹线,看着好亲切阿。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华人' 的评论 : 跟文学爱好者同人握握手,看你这个网名应该还是老乡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莲盆籽' 的评论 : 我近几年也一直有在把以前看过的书再看一遍,真的是不同的年龄段有不同的感悟。有些以前看的是中文,现在找英文原版来看,感受又不同。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没图没真相啊,照个照片晒上来让我们瞧瞧,哈哈:)在国内玩得乐不思蜀吧,开心愉快!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ziqiao123:我不是翻译家,仅仅是文学爱好者,和你一样。
莲盆籽 回复 悄悄话 也在翻旧书,英文的。年轻时图书馆借来匆匆看过的,现在去Amazon买回来细细地读。好多年轻时没看懂的道理和感悟。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子乔还带书回去啊,可见爱书之切。家里有一本许的古诗词英译,也觉得译得一般般。我这次回来无意看到自己以前初高中时的字,真是认真,可以跟子乔的波浪形相媲美啊,:))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华人' 的评论 : 《约翰·克里斯托弗》当初看的是傅雷译的,所以再看许渊冲,就觉得不如傅雷的好。许渊冲大部分的翻译作品是诗词,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穆旦译的《唐璜》没读过,有机会一定去读。以前读的普希金好像都是戈宝权译的,印象深的一首《致奶娘》。你介绍的其他几位翻译家,作品有读过的也有没有读过的。你对各个语种的翻译家如此熟悉,是否自己也是一位翻译家呢?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告诉过你呀,我会写波浪线,还有糖纸,是从你那儿来的灵感,然后我透过糖纸看世界,哈哈…

傅雷的那句词经常被引用为翻译的经典,我还不知道毕飞宇的这一段故事。毕飞宇的小说我看过不少呢,玉米、青衣、摇啊摇…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我原来觉得曹公喜欢用“儿”,你又有了新发现了,我去琢磨琢磨。
ziqiao1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梅子,最近写得有点勤,把读书的时间都给佔用了。北京回来后,好像刚刚把时差倒回来,箱子里拿出来的书还都堆在桌子上。暑假快要来了,也许到野外去放几天羊,能写出不同的新意来。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许渊冲的译本客观地说,也还不错。但他的诗译就不敢恭维了。我不知道你是否读过穆旦译的《唐璜》,那应该是英文诗译的最高峰!俄文诗译当首推戈宝权,小说翻译,我个人觉得当首推草婴先生。而法语翻译当然是傅雷先生,那是无法逾越的高峰。至于其他法语翻译家,象柳鸣九,郑克鲁,郑永慧,袁树仁,郝运,李青崖等的译作,都很值得一读。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又瞥见糖纸,谢觉晓抛砖引玉,读到你的这篇好文。

提早说晚安。早起早睡者散步去也。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读到傅雷那句“江声浩荡,自屋后上升。”想到毕飞宇写过关于傅雷的文章,特别提到这一句,对他影响太深了。以至于每次写小说,这个南京大学毕业的小说家都在心里开头这一句。
在你这里遇见这句了,真好啊。。。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哈哈,这次我一猜题目就猜对了。老规矩,先放板凳,明天细读。告诉你,昨晚读红楼梦第46回,发现老曹爱用“半日”,特别爱“半”字,半旧也是,还有爱“素”字,素惜,素日,还有一个丫鬟素云(大概是)。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掏句心窝子的话,子乔是一位很聚特质的读者,每到子乔的一亩三分地转悠一圈,
就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真心的希望很快能看到你的再读后感,盼。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