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日将尽》

(2018-06-16 06:23:48) 下一个

《长日将尽》

拜沃德镇外的钢桥下

是苍老的劳伦斯河

夏天里 黝黑而迟缓的河面上

海鸟成群 时光摇动记忆

的浮沫  树丛后

钟声宣告长日将尽

钢桥耸立在霞光中

如命运般沉默

 

他离开小镇后的第二年,她喜欢在傍晚的时候来到钢桥下。劳伦斯河一成不变地流淌着,从冬天白色的冰河到夏天的黑色锦缎,不疾不徐的景象令她想起地球的另外一侧的故乡,同样宽阔的河流,同样的岁月绵长。她想起他们一年一年的老去,大多数时光都在等待中度过,而现在,她一边等待,一边做纸船,让等待的时光水流一样。

 

在半月形围栏的背后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条棕黑色的木头长椅,她常常坐在木椅上眺望远方,跑步的人们从她身后经过,遛狗的人,说说笑笑的情侣,还有骑着自行车的孩子们和喧嚣嘈杂的游客,人们从她身后走过,好像河流经过树木。从高山上清澈透明的雪水,一点一滴地汇集起来的记忆,有雨水有冰雪有溪流,涓涓地裹挟着尘世的烟云,穿山越岭,顺流而下,最后磅礴浩瀚浩浩荡荡地穿过她居住的城镇。也许他此时也和她一样,目光如同海鸟一样盘旋在平静的河面上方,白色的细浪中有着她和他都看不懂听不懂的故事,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背对着整个世界,拥有一段寂静的时光。

 

旧笔记本的边角已经微微卷曲,好像是微微翘起的嘴唇。这本来是个很厚的本子,现在却剩下不多的几页空白,她的笔滑过纸面的时候发出了轻微的沙沙声,如同秋风扫过惆怅的山林。她写写画画,空白的格子纸上很快就涂满了秀丽却略带潦草的笔迹。偶尔,她抬起头对着耸立在河面上的钢桥出一会儿神。思绪在夕阳中雀跃,好像要捕捉那片扑朔迷离的光斑,任何烦心的开心的事情一但被写下来,就好像是一颗颗放进了漂流瓶里的雨花石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于是,无论她度过了怎样的一天,伤心的,烦恼的,焦虑的,或是兴奋的,都无一例外地变成了或大或小颜色不一深浅不同的石头被存入了时间的漂流瓶。她学会将自己的故事放入其中,将它化作一只只小小的纸船。

 

她喜欢用这种方式等待着,虽然他也许从来都看不到她写给他的信。

 

夕阳西沉,远处教堂的钟声发出重重的叹息,好像在提醒她长日将尽。写着写着,她感到躁动的内心被平静注满,如同黑沉的河流。太阳差不多要下山了,原本明媚的天空变得忧伤而昏暗,她在信的末尾写上自己的名字,只有他知道的名字。

 

和过去一样,她将信从本子上撕了下来,三下五下就折成了一艘小小的纸船。她走到河边,蹲下身子,将做好的纸船投入水中,水流接过纸船,簇拥着打了几个转儿,很快便向着钢桥下方的黑色漩涡驶去,她将目光延伸到钢桥的最下方,仿佛那里藏着她生命中消失了的一切。她还记得很多年前,她目送着他的船从阶梯般的船闸上一坎一坎开出河道,他回过头对她笑了笑,举起帽子向她挥舞,像是在致敬,又像是在道别。阳光下闪亮的桅杆和白得刺眼的帆,在漩涡上方的半空中熠熠生辉。

 

也是在这条河边,她看到过大大小小的很多船,它们从她身边经过,最后无一例外地驶向远方。没有船永远停留在港口,她眺望一艘艘途径她的船只,她的等待像诺言也像宿命,她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那已经超出了她的视线和掌控,她能把握的只有等待本身,好像在遵守一份承偌,哪怕要说服的只有自己。劳伦斯河与钢桥边的景色四季轮回,过去的人和事都来来去去,一切的恩怨是非都随着河流的节奏化作了乌有,唯独等待被留在了时光之外。纸船随着渐渐聚拢的白色泡沫旋转又旋转,在太极图形般神秘的力量中越转越快,然后无一例外地沉入黑色的河底。

 

回家的路上,钢桥上的车辆一辆接着一辆从她的身边呼啸而过,钢桥好像一个不堪重负的老人,发出咣当咣当的呻吟声,车流在黑暗中排起长龙,转弯时车灯扫过桥面在黑黝黝的河面上投下一道梦幻般的光柱。她有时会想象他们坐在车里驶过钢桥的模样,车窗外越来越黑,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远处是城市的喧嚣的灯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