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六六

用心灵诠释心灵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属于作者原创,版权属本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性盗版剽窃。
有需要请与本人联系。
个人资料
正文

《黄手党》(连载十一)

(2019-03-20 02:24:55) 下一个

 天刚蒙蒙亮, 生物钟按时叫醒了温润。她揉揉惺忪的眼睛,点开微信就看到了艾利克斯的留言:亲爱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筹到了7000美金,两个朋友分别借了我3000,丹尼尔答应汇给我1000

啊,事情有了进展! 温润翻身坐起。不禁也为他松了一口气。敢情单枪匹马的他在竭尽全力克服困难。不容易啊!她想,连他女儿都拿钱出来了,自己还是他的女友,再不表示一下,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了。

“我借给你3000美金吧,这样你就凑齐10000了。”不知道是那根神经发叉,温润一冲动就甩出了这句让艾利克斯期待已久的话来。也许在潜意识里那个“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理念占了上风。

 艾利克斯感激不尽,连声道谢。 又说:“亲爱的,我很惭愧,居然向自己的女朋友伸手借钱。请相信,我一定会还你的,我还会用我的爱加倍报答你。

“行了行了,你就不要说客套话了。现在你只需再筹5000OK了。”她又试探问:“你自己身上难道没有多余的现金吗?”

“我带来的现金要交付工人的住宿费……”

“既然你的货物被扣在机场,为什么这么早就请工人呢。”
   “我要得履行合同,按时开工呀,这些工人可以做一些前期的工作,比如挖地基等等。”

 听起来还是挺在理的。温润润想了想又说:不知道马来西亚有没有当铺,也就是人在急需用钱而无法筹集到手的时候,可以把自己值钱的东西拿到当铺去换现金,等到以后有了钱就可以赎回。你去打听打听,如果有的话,你可以把手表和首饰之类的东西拿去抵押。”她想像艾利克斯这样的商人,再怎么样身上都有几件值钱的东东,比如瑞士手表之类的。

不知道,我没有听说过。亲爱的,你看什么时候把3000美金汇给我。

“你急什么急呀,我这才刚起床呢。”她不太耐烦地回答。

那边很知趣,立马不出声了,而且半晌没有动静。

温润在生意圈里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倘若哪位朋友生意上陷入困境,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而她一般都会在尖酸刻薄地数落对方一通之后又解囊相助。有一年,她在老家过完春节,看见村里的小学校还是几十年前的模样。土墙裂开了大嘴,窗户上贴着烂纸皮,冰冷刺骨的北风,把每一个孩子的脸庞都掴成了灰头灰脸的丑苹果;厕所里臭熏熏的尿骚味儿,充斥着朗朗读书的课堂。一种说不出的刺痛感让她半天说不出话来。事后,她联络了两个有钱的发小,集资重建母校,她捐出10万人民币,那两位分别捐出5万来。这个扶贫的典型事迹,传遍了乡里区里市里,连电视传媒都报道过,她成了咸阳和西安红极一时的个体户。温润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的扶困对象是自己未曾谋面的男朋友。

中午时分,温润来到餐馆外马路旁的槐树下。稀薄的阳光下,金黄斑驳的树叶在秋风中舞动着。她抬头凝视片刻,心说,我到底是哪一片叶子呢?是像风筝一样,不知飘向何处的那一片呢?还是像掉进脚下潮湿的黄土地里面,归于尘土的这一片?良久,她收回目光重新聚焦于手机里的艾利克斯。

“亲爱的,你好久没有发照片给我了。挺想念你的。”温润刚把这句话发过去,立马就收到了艾利克斯的回话。

 Ok! 没有问题。请等一会儿。”他想,这女人还是信不过我呢。

半个小时以后,艾利克斯发给她几张照片,有个人的风景照,还有他和工人在工地上的合影,另外一张是他和几个朋友在街边大排档大快朵颐地酣吃海鲜,旁边还有土著人在吹拉弹唱,看上去蛮有地方色彩的。

温润翻来覆去地细看这几张照片。她发现在这些人当中,艾利克斯长得最帅,且天生的老板范儿,西装革履,稍显富态,虽然眉宇紧锁愁绪,但锁不住的是大将风度。目光炯炯,表情沉稳,浑身上下透出一种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气派。他身边的工人一个个矮小黑瘦,衣冠不整,像经过长途跋涉之后劳顿不堪的累马,如此而来更衬托出老板超凡脱俗的气质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温润的脑海突然蹦出这句话来,她不由得咯咯地笑出声来。

突然,她发现艾利克斯的右手的四个指头被白纱布缠着。怎么搞的,受伤了吗? 顿时,一种难以名状的怜悯涌上心头,前不久,艾利克斯还说要用这双手为她做世界上最好的美食呢。

“亲爱的,你的手指怎么啦?”

“没有关系,亲爱的。为了节约开支,我得和工人一起工作。平时很少干体力活儿,一不小心就伤了手。”

哦,原来如此。生意人体恤生意人的心酸。想当初自己刚开餐馆的艰难时光,不也是财务、厨娘、服务员集于一身吗。如此换位思考,她越发同情和痛惜艾利克斯了,感觉他就是爱人加兄弟那么可亲可爱可怜。

温润想象他此时用受伤的手指吃力地回信,眼眶不免一阵潮热。她又往深里想,看来他的确是被搞得焦头烂额,走投无路啊,不是万不得已,一个老板怎么会去干体力活儿呢。

当天上午,三千元美金从中国西安温润女士的中国银行账户电汇到了马来西亚艾利克斯指定的银行账户上。艾利克斯自然感激涕零,连声道谢,重复多遍要加倍感谢她的话。发了无数个亲吻拥抱过去。

而且一如既往地天天问长问短,问寒问暖,这让温润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一个秋雨绵绵的中午,温润正在餐厅里稀里呼噜地吃面条,又收到艾利克斯发来的信息: “亲爱的,为了加倍地报答你,我已经向欠我债务的印度公司说了,请他们把欠款汇给我的妻子。请告诉我你的详细账号。”

“亲爱的,我不能接收你这样的报答。”温润几乎不假思索地回道。

这样吧,你替我代收一下,我这里暂时无法接收。再说,我反正要还你钱。

温润记得,艾利克斯曾经对她说过:“我不是没有钱,我有很多钱,印度的一个公司拖欠我几十万美金……”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为什么不敢直接接收?难道这个钱来得不光彩?是黑社会洗钱吗?我怎么能够冒充他的妻子?心中的疑云顿时堆成了一座山,挡住了前面的去路,她越想越感到恐怖,就像一个患有恐高症的人,猝不及防地被人推向悬在深谷上方的独木桥,进退两难,又不敢四下张望,只好闭着眼睛,尽量控制发颤的两腿。

脸色煞白的温润跌跌撞撞地去洗手间洗了一把冷水脸,然后又急冲冲来到收银台后面坐下,餐厅的打工美眉赶紧递上一杯温水,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摇摇头,然后又低头摆弄手机,继续刚才的谈话。

“我拒绝接受这笔来历不明的款项。”在这个底线问题上,她异常清醒。

“为什么?亲爱的,你为什么不要?”在网上众多的美眉中,他极少见到这种不为金钱所动的女人。

“因为我们还不是夫妻!”

“亲爱的请不要拒绝我。我们很快就会走到一起。”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这笔钱,中国有一句老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如果要还钱给我,那就等见面的时候带来吧,或者从你的个人账户划过来。”

“但是我已经给印度的公司说了。他拿出那种爱你没商量的横蛮态度。

温润调动所有的脑细胞,迅速思索着。然后发问:“亲爱的,既然印度公司答应还你债务,为什么就不能直接汇给你,或者请他们帮忙汇到吉隆坡机场收费的账户上?”

“他们说一定得汇到几年前签合同的那个账户上,而那张银行卡我没有带在身上。

      这么说,真的非我莫属了。如果我接受了这笔黑钱,说不定成了黑帮分子的老板娘了? 温润却越想越害怕,这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她一边想一边退出热闹嘈杂的餐厅,来到老槐树下,给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的大堂经理打了一个电话。她告诉对方,如果最近有一笔从印度汇来的款项,请替我拒收。对方回答道,我们银行没有这种权利,也没有先例,如果你不想接收这笔款项,请直接告诉对方,不要寄给你。

     事情咋整成了这样呢?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当即给艾利克斯发了一条语音过去。情急之下,字正腔圆的秦腔冲口而出:“鹅说呀,你那钱就千万不要发给鹅了哈,鹅已经给银行说定了,你就是发过来,鹅这边也坚决拒收。她义正辞严、气急败坏,丰满的胸脯大起大落。

      “亲爱的,你说的什么呀?我听不懂。”对方耐心而亲切地问道,“请再说一遍好吗?”

     温润不得不按捺着满腔的愤懑和厌恶,用文字写了一遍发过去。

“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艾利克斯继续装疯卖傻。

 温润无语。要是这家伙在她面前,她肯定一耳光就扇过去了。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老娘就是要动手不动口。温润的手掌心痒痒的,只可惜无法面对面。

温润不知道是拉黑他,还是臭骂他一顿再说,正在犹豫,艾利克斯又发信息说:“印度公司的业务员刚才回复说,他们老板不同意汇款给你,因为债权人是我,钱不能发给我的妻子。”接着他又像祥林嫂那样,没完没了地诉苦,说自己拿着筹集到手的一万美金去机场求情,希望提走部分货物,结果遭到了拒绝,最后,竟恬不知耻地提出要求:“亲爱的,你能不能再给我汇点钱来……”

一连串的闷雷从天边滚过来,彻底炸醒了温润。敢情他是虚晃一枪,想收买老娘,以此取得老娘的进一步信任,然后得寸进尺骗取第二笔钱。温润差点被气晕了过去。

她用颤抖的手指写到:“我说你这人还要不要脸?我绝不会嫁给一个靠坑蒙拐骗谋生的畜生。那笔钱,就当我肉包子打狗吧。你这个可怜的乞丐,见鬼去吧!

“哈哈哈……骂吧,骂吧!我不会计较你对我的谩骂,我依然感谢你对我的无私援助。再见了,亲爱的大傻瓜!哈哈哈……”

他在狮子咆哮般的狂笑中拉黑了她。一种心灵与生理上的快感让他愉悦得啤酒大肚微微发颤,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征服了包括岫云在内的所有的中国美眉,之前他遭到的所有冷落、嘲笑与拒绝,都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被一种不可言状的完美所替代。

   “这个狗娘养的!当温润发信息回骂时,才发现这家伙已黑了自己。“他妈的!”她气得把手中的“苹果”啪地往地上一甩,然后又心痛地赶紧拾起来。她一手叉腰,一手啪啪啪地死命拍着胸脯,好像把心脏拍出来才收场似的,直到把胸腔震得生痛生痛的。

秋雨淅沥沥下个不停,天色愈加暗淡。

温润冒着雨,一边心急火燎地往家走,一边摇晃着迅速膨胀的脑袋,似乎想甩掉这个恶心的骗子给她留下的所有记忆:热情、亲昵、可怜、无赖、凶悍……

  “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做?不知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她打开门,冲进卧室扑倒在床上,喃喃地道出无数个不知道以后,突然从肺腑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啊……哎……你……你……你他妈的流氓……鹅……鹅……鹅他妈的为什么这么傻……”那是长期独居深山老林的野兽,突然遭遇外界入侵者无端的袭击之后,发出的抗议与无助的哀嚎。一会儿,她猛然抓过枕头把嚎叫声硬生生地压回喉咙里去了,她不愿意让任何人听见这种不可思议的悲鸣,尤其是前夫和情敌。

   

马来西亚的兰卡威。绵长平缓的沙滩、清凉碧绿的海水和五彩缤纷的夕阳……这里是国际游客的天堂。人们在这里舒舒服服地享受着慢生活。吃饱喝足以后踩着细软的白沙散步、坐在海边望着未知领域发呆、在海滨浴场淋漓地畅游、耐心守候迷彩夕阳的到来……

艾利克斯躺在兰卡威珍珠滩的海滨别墅里,一手拿着着两张银行清单,一手拿着手机,悉心计算着辛苦付出换来的收获到底有几多。从去年的秋天到如今,整整一年,他收获的money颇为丰盛,足足有168000多美金。明眼人都看得见,除了心相印,全球还有无数个华人国际交友和婚恋网站;除了成千上万的华裔女性在线以外,还有成千上万的其它国家的亚裔美眉,比如越南美眉;算算这笔账吧,一个温润就可以在几经犹豫之后,毅然拿出3000美元来“扶困”,那么无数个温润呢?她们有可能“无私奉献”出几百、几千,甚至上万不等的money来,其结果可想而知。

此刻,艾利克斯躺在舒适柔软的大床上闭目假寐。几个月前布达佩斯雨靴酒吧的那一幕幕场景从他脑海中滚筒式地滑过。他的脸上不由得浮现深沉而张狂的笑容,这种笑容只有在那种久经沙场,视死如归,体验过无数次窝心的失败和无数次喜悦的成功之后,最终心满意足地解甲归田的将军的脸上才能看得见。

这一会儿,老将军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布达佩斯的雨靴酒店老板。

“亲爱的,你好!最近生意怎么样?……哦,很兴旺吗?太好了。什么?准备搞连锁店……什么,缺乏资金?哈哈哈……不要发愁,亲爱的,我有的是钱。以后我们还可以去奥地利、意大利、德国、法国开雨靴酒吧,或者到美国和加拿大安营扎寨……”

“亲爱的,快走啊!艾利克斯的吉普赛情人,从门外伸进半张脸来,露出一双狐媚的大眼睛,娇滴滴地催促他去海滨浴场。

 “不要着急,慌什么!打完电话就走。他朗声回应,声音里充满了征服者的成就感及傲慢。

他和发小在电话里嘀咕了好一阵子,这才吹着口哨,换上游泳裤,带上大墨镜,与性感十足的三点式女郎勾肩搭背走向海滨浴场。一颗白豆,一颗咖啡豆,在迷彩夕阳下的沙滩上慢慢地滚动着,相映成趣。艾利克斯的面袋凸肚,在轻快的口哨中,一颠一颠的很有节奏地抖动。

 

与此同时。北京时间下午五点半。

深圳的坐标轴——晴朗明净的深南大道,造型别致的绿化带,繁花似锦。一辆雪白的奔驰C200,在南方明丽的秋阳下欢快地行驶着。

司机小米身着黑色西服,貌似五星级酒店的领班。今天他带着三位大小美女,去福田区石厦的“最美主题KTV”纵情一把,任性一回。

岫云的女儿一帆,受纽约大学的派遣,回国参加北京大学的一个学术交流活动,昨天刚结束回到深圳。这会儿她坐在副驾座,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小米闲聊着。岫云和棉花糖在后面嘻嘻哈哈互相打趣。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尤其是岫云,女儿回来相聚,对于她来说好比过盛大节日。所以,她今天是盛装出席,藕荷色的真丝旗袍,一枝晕染的荷花从腰身至裙摆之间时隐时现,再配上一双米色高跟鞋,显得高雅精致。出门前换衣的时候,她看着镜子说,古人曰,女为悦己者容。我女儿就是我的悦己者。一帆听了屁颠屁颠跑过去抱着老妈亲了好几口。棉花糖今天穿的是一袭红裙,黑帽子黑皮鞋,互衬互补,艳而不俗。几年来,她与小米的关系,依然是不即不离,而小米显然是抱定不到黄河心不甘的决心,一如既往地鞍前马后地侍候着这位姐姐,好像他一点都不怕被岁月拖累似的。

“最美主题KTV”的卖点是不同的房间按不同主题装修,同时,它的曲库最全更新最快,别家找不到的歌,这里都有;别家还没有更新的歌,这里也有。小米订的这间房充满了童趣,墙上的森林公园里全是活蹦乱跳的带着各种表情的卡通兔。一进去,每个人的心灵都被净化得没有点滴尘埃了。

刚一落座,小米就说你们先唱着,我出去一会儿就来。一帆乘机对棉花糖说:“小米还行呀,很成熟呀。你为什么瞧不起人家?”

棉花糖拍了两下一帆的肩膀说:“你说说,有多成熟,有你成熟吗?”

“要我说真话吗?依我说呀,他至少比你和我妈都成熟。一帆满脸认真。

两位大美眉惊愕得张开嘴来,半晌合不上。那神情好似在问:“啊? 太夸张了吧?”

一帆对此视而不见,只顾接着问棉花糖:“你不会是不自信吧?我告诉你,年龄不是问题!法国总统马克龙娶了自己大24岁的老师布里吉特,好多年了,感情好着呢。”

两位大美眉望着90后美眉傻笑。一时无语。

这时,小米进来了。他的手里捧了一大束红玫瑰,貌似有99朵,身后尾随一位身材伟岸的老外,手里捧着一束香槟色玫瑰。两人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

吉米!棉花糖失声叫道。她和岫云不约而同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小米抓耳挠腮地说:”不好意思,是小米向大米泄露了你们的行踪。

一帆瞅瞅身边的两位大美眉疑惑的表情,静观事态的发展。

两个男人几乎同时分别走到两个女人面前,不约而同地递上手中的鲜花,只听吉米对岫云说:I  love you! 很久了。小米耳语般的对棉花糖说,“他替我说了我想对你说的话。”棉花糖笑着接过鲜艳的玫瑰,低头把脸掩在浓郁酔人的芬芳里,她不愿意别人看见眼里噙着的泪珠。而岫云却让这个触不及防的求爱仪式给弄得不知所措,她慌张地接过玫瑰,又迅速地把它放在茶几上,嘴里喃喃地说:“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不……”她语无伦次,好像突然变成了弱智,而那个吉米笑眯眯地笔挺站在她的面前,专注地望着她困惑的眼神,好像在鼓励她说出自己想听的话。一帆见状,连忙起身对吉米说:“对不起,吉米先生。我想我母亲是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幸福而吓坏了,您请坐!”

哦,没有关系……我就是专门来制造这个惊喜的……哦,对不起”他也变得语无伦次起来,然后,低头看看了手表,又说:“我不打算久留了,得马上要去机场。对不起。

昨天晚上公司高管开了一个欢送吉米的小型酒会,岫云和棉花糖都参加了。60岁的吉米,这位德高望重的行政总监今天离职飞回他的家乡德国法兰克福。本来他可以继续干下去,可是年事已高的老父亲得了重病,迫切需要他这位独生子回到身边。这位日耳曼人的后裔,在这个跨国公司兢兢业业地工作了10多年,把行政管理细化量化到无可挑剔的地步,他严谨的工作作风和平易近人、举止得体的优良品行,令岫云、棉花糖和所有的员工所钦佩。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在心里深埋着对岫云的这份情素。

“我得走了,我想说的都在贺卡里。”他笑眯眯地指了指茶几上的那束玫瑰。

岫云恢复了平常的微笑,伸出手来友好地说:“谢谢你!吉米。”吉米紧紧握住她的手,意味深长地说道:“我等着好消息。”“一路平安!”她答非所问,依然平静地微笑着。

吉米和大家一一握手告别。最后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一帆,说:“孩子,祝你好运,上帝保佑你!”“谢谢您!”一帆好似嗅到了一点久违的父爱,心不禁为之一颤。

小米送大米离去。

一帆迫不及待地把香槟玫瑰捧起来闻了闻说:“好香!我说呢,老妈,怎么今天有兴致打扮得这么漂亮,原来是为真正的悦己者吧。”

“你……”岫云窘迫地瞪着女儿,不知如何解释才好。

“得了吧,一帆,不要冤枉好人。你妈妈根本不知道今天会有这出戏。这个,我可以证明。”棉花糖竭力为岫云辩护道。

一帆抽出花束里的淡紫色贺卡递给母亲,岫云揉着发烫的耳朵说:“我不看,你想看就看呗。”“不行,这种事,我可不能代劳。一帆说着把贺卡塞进在岫云怀里。

“来来来,赶紧唱歌,都浪费了将近一个小时了。87元哦,小米会心疼死了。”棉花糖叫到,逗得一帆呵呵笑道:“是小米夫人心痛吧?“我打你!”棉花糖拉过一帆道,“你要唱什么,我给你点。“你先唱吧,我来帮你点。”两人一番谦让,还是棉花糖开唱:

……

是谁在唱歌  温暖了寂寞
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泪水在漂泊
在那一片苍茫中一个人生活
看见远方天国那璀璨的烟火

……

是谁听着歌  遗忘了寂寞  

漫漫长夜一路芬芳岁月曾流过
在那人潮人海中你一人在沉默
和我一起漂泊到天涯的交错
 

在你的心上自由地飞翔
灿烂的星光永恒地徜徉
一路的方向照耀我心上
辽远的边疆随我去远方

……

 

自由飞翔”这首歌是棉花糖的最爱之一。她唱着唱着,忘情地站了起来,跟着节奏前后左右地摇摆,那一头黑色的瀑布在光影中恣意飞扬。一帆差点笑出声来,赶紧捂住嘴巴。要是在几年前,有人在她这个90后面前唱凤凰传奇的歌,她会撇撇嘴,把耳朵塞住,口无遮拦地说,土里土气的难听死了,什么时候堕落成一枚广场大妈了?如今的她,已经从稚嫩的蛹蜕变成一只幽默悦纳,翩翩起舞的蝴蝶,这种成熟之美,不仅是破茧成蝶后的华丽,而在于蜕变的过程中所承受的痛苦和艰辛。是的,从父亲去世,到高考的历练,再到海外留学的熏陶与磨砺,让一帆的人格逐渐趋于完善。你走近这个女孩,可以感受到由内向外散发出来的美丽与力量。她才华外露但不乏谦卑,她懂得分享但不失个性,她知道忧患但不会过度焦虑……最重要的是,她自然而然地学会了思考与沉淀。

现在这个阳光女孩沉静下来,仔细体味屏幕上歌词的含义,力图破解棉花糖们为何喜欢这一类歌曲。也许土气的东西更接地气,可以触动这群人的灵魂,让她们在回忆与想象中自由飞翔,就像眼前舞动的黑色瀑布。一帆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转头去看母亲,只见她呆呆地望着贺卡,完全沉浸于另一个世界。

吉米在贺卡上只写了简短几句话。“我深深地长久地爱着你,仰慕你的美貌、智慧和人品。如今我是自由人了,可以大胆地向你表白藏在心中多年的爱。亲爱的,请不要让我失望。”

良久,岫云轻轻地合上贺卡,好像把一件价值连城的珍贵的首饰,小心翼翼地放进心爱的妆匣。

 

Show me where I belong tonight. 告诉我今晚将属于哪里
Give me a reason to stay. 给我一个停留的理由
No matter if I go left or right. 无论我向左还是向右
I always come back to your love 我永远会回到你爱的怀抱

 

一帆的这首英文情歌:“我永远会回到你爱的怀抱”, 不知道是唱给自己听的,还是唱给大家听的,抑或是献给母亲的。岫云渐渐地回过神来,她与棉花糖都被一帆纯美的歌喉所吸引、都被这首真诚美妙的歌曲所打动,情不自禁地和着节拍轻轻地跟着哼了起来。

I've been up and down. 我曾经心烦意乱
Been going round and round. 不停地环游走动
I've been all over town. 我曾经游遍小镇
But I'll never find somebody for sure 却从未遇上我的真命天子

Show me love tonight. 今晚给我爱吧
I'm going to left to right. 我的行踪忽左忽右
No matter where I go. 无论我去向何方
Always find your love 总是能找到你的真爱
……

 

岫云的声音由小变大,母女俩的歌声逐渐合二为一。棉花糖停了下来,她看着浮现于流光溢彩中的两张酷似的面庞,会心地笑了。突然,又郁郁地想,要是莉莉在这里,会不会和我们一起唱这首歌?

                                                     

                                                                                     全文连载完        

后记:

1 此文是给予那些准备或者正在实施外嫁的美眉们的温馨提示。网上骗子泛滥,务必谨慎!

2 《黄手党》的版权属于本作者所有,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维权必究。 

3  深深地感谢为我提供写作素材、审阅稿件的亲爱的朋友和哥们;诚挚地感谢亲爱的读者们拨冗跟读;敬请各位多多指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老幺六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多谢蓝天美眉一路跟读,谢谢你的夸奖和鼓励。我会加油!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恭喜完篇!人物形象很生动,文字诙谐幽默!
期待老幺美眉的新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