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六六

用心灵诠释心灵
本博客所有文章皆属于作者原创,版权属本作者所有,禁止一切商业性盗版剽窃。
有需要请与本人联系。
个人资料
正文

《黄手党》(连载五)

(2019-02-03 03:44:26) 下一个

“Hello!” 嘶哑的嗓门出自于一位粗壮的汉子。深褐色的皮肤,浓眉大眼,黑而茂密的络腮胡。大脚把石梯敲得梆梆响,深灰色的体恤衫皱皱巴巴,像从坛子里抓出来的腌菜似的。

蝌蚪王抬眼望去,皱皱眉头,甩甩脑袋,心想,难民就是难民,叙利亚就是叙利亚,乱七八糟。难民上前套近乎,蝌蚪王给了他一个松松垮垮的拥抱,把贴脸的殊荣让给了酒吧老板,老板当然不让,他的面颊是五湖四海的三教九流释放孤独的载体。他一边和难民贴脸,一边从嘴里发出干巴巴的叭叭叭的声音来。

 Hello……”一个温和而狡黠的声音从门边响起。像一条又细又长的弯弯曲曲的小溪,既可观赏也可嬉戏,但不可与它同行,弄得不好,它会把你带到悬崖峭壁,它成为一道飞瀑,而你可能被摔得粉身碎骨。小溪的主人罗兰德,商务发型理得整整齐齐,白里透青的腮帮子刮得干干净净,他迈着音乐般的步伐,轻快地跑下石阶,嘴角的笑纹藏掖着拂不去的执拗。他的身后是忠实的跟屁虫朱古力,屋里的好几个人立马起身与他俩拥抱亲吻。蝌蚪王给了罗兰德一个大熊抱。这个亲热的举动包含着他对入门师傅的感激和后来者居上的优越感。

陆续到来的还有虎背熊腰的詹姆斯,威武挺拔的迈克尔,高挑斯文的约翰尼,最后到来的两个新面孔是戴着眼镜的中国人,他们的英文名分别叫戴维和吉米。戴维油头粉面看上去40岁左右,自称医学博士,紧跟着他的是弱不禁风的90后吉米,他似乎从小就发育不良或者常吸白粉,目光犹疑魂不守舍,无疑在告诉人们,没准就是一个败家子留学生。

布达佩斯绿意盎然的星期天下午,20来个不同国度不同肤色的黄手党同僚把这个小小的“雨靴酒吧”塞得满满的。

蝌蚪王和酒吧老板是亲密无间的发小,这次他替大伙儿包了这个场地,准备与二号人物罗兰德在这里与同僚分享从业经验,预计用一天的时间完成这个任务。除他以外这些同僚都不是匈牙利人,他们专程从罗马利亚布加勒斯特、荷兰阿姆斯特丹、法国巴黎、美国的纽约和加州等地赶到布达佩斯来接受培训,顺便也美美地风流几宵。布达佩斯这个罗曼蒂克的旅游圣地是游客的天堂,和维也纳、柏林、罗马、巴黎等地相比,它的物价几乎便宜50%左右;风情万种的多瑙河畔,酒吧和咖啡厅犹如一颗颗璀璨的夜明珠,一家比一家更有艺术特色。欧洲各国的艺术人才、高端白领、企业家、学者……几乎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带上家眷或邀上朋友专程到布达佩斯来放松一次,然后打包一个好心情飞回自己的城市。

黄手党们远离故土到一个遥远而美丽、艺术又浪漫的国度来接受一次操作性极强的培训,学了又玩了,这让他们感到十分地惬意和充实。

“大家静一静。”蝌蚪王始终没有摘取大墨镜,现在他靠在吧台边,轻声招呼那些边饮边聊的同僚们,“嘘!”他把食指嘴唇上暗示大伙儿。

他的发小与他耳语几句,知趣地告辞了。他知道他是干大事的,而且这些大事多半是极具隐秘性。对此,他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给予力所能及的支持。他很崇拜蝌蚪王这个发小圈子里少有的智者,他不是那类读死书的呆子,他的脑袋就像一个聚宝盆,里面装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点子,并且从不吝惜和朋友分享这些金子般的好东西。

现在,雨靴酒吧的门紧闭着,这在欧洲的周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屋内除了蝌蚪王讲话的声音以外,几乎没有其它声音,这些文明人无论是喝咖啡还是饮茶喝汤都忌讳发出声响。

蝌蚪王挺着结实的面袋肚子坐在吧台边的高椅子上,一只手捏着啤酒罐,从墨镜后面射出鹰一般的目光,像探照灯似的在每一个同僚的脸庞扫了一圈。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大家都叫他Boss,大家还知道,他在国际交友网站上从不动用自己的护照,当然干这个行当的很多人都如此。

“咱们都是老朋友了,规矩就不重复了。”他说的规矩是去年夏天黄手党的第一次大会上民主协商制定的。

首先,严守机密,不得向外人(包括家人)透露这里的任何信息。

第二,不作笔记,所有内容装入大脑记忆库。

第三,除主讲的老板以外,每个会员必须在会议上传授二至三条经验。(这些经验又被老板创造性地运用于实践中,并且成为另一个培训班的教材)

第四,包场费实行AA制。由参加大会的每一个会员分摊,老板也不例外。

第五,会员在国际交友网站赢利之后,将其中的30%汇入老板指定账户。

第六:除了与负责人保持联系以外,会后禁止任何人用任何形式相互联系并讨论此类话题。

第七 违背以上规定者后果自负。

同僚们知道,黄手党内惩的手段,并不亚于黑手党。

关于分成的那一条,当初讨论了很久,有人提出把30%改成20%,蝌蚪王听后拍着面袋肚冷笑道,你们以为我想要这点臭钱吗?罗兰德想要这点可怜的收入吗?告诉你们,我,还有罗兰德,每一天都在为落入法网而担惊受怕。好吧,想要这点臭钱的朋友,请举一下手……顿时,酒吧更加鸦雀无声,张丞相望着李丞相,面面相觑。每一个人都很有自知自明,知道自己永远无法代替这两个聪明过人的家伙。

二老板罗兰德来自罗马尼亚,有着二分之一意大利西西里血统,他的骨子里浸透了黑手党的基因,天生的“空手道”高手,他那方方的脑袋和蝌蚪王的面袋肚子一样装满了用不完的子弹。他虽然在综合能力上比蝌蚪王逊了一筹,但在某一方面却又有着独特的过人之处。总之,狐朋狗友完全不是他俩的下饭菜。在座的虾兵蟹将素质参差不齐,不是缺乏情商就是缺乏智商,且身单力薄,没有主心骨和归宿感,空虚得像枯竹杆,只怕一有风吹草动就哗哗哗向大地缴械,因而他们每一个人都迫切地要求向组织靠拢。

蝌蚪王是圈内出了名的高手,他捕捉猎物的焦点是亚洲美眉,而重中之重是中国美眉。自从那一次他在塞纳河畔邂逅罗兰德与朱古力之后,就立刻投入了这笔令他无比狂热的伟大事业。他对华人国际交友网站的关注与研究可谓独树一帜,他断不会像那些个愣头青二百五,还没有弄清状况就冒冒失失撒网与收网,他们是那种既舍不得羊羔,又想套住大灰狼的蠢货,贪得无厌,又头脑简单。蝌蚪王这种业界精英,每天至少要花5个小时在网上或图书馆查阅相关资料,深入了解中国历史和地理知识、旅游资源、经济发展现状,并且进行分类归纳汇总……光是笔记就记了一大摞,他把“心相印”等国际交友网站上登记在册的中国美眉,按照逻辑从不同的角度分类。以年龄划分:A  2535岁,B 3545岁,C  4555岁,D 5565岁;以职业划分:A 一般职员,B 职场高管  C 高级知识分子 D 个体和企业的老板 E 家政太太中的富婆;以区域划分:A 海外华人(集中在欧美和澳洲等地区),B 中国内地(一线和二线城市)。

为了寻求更多的话题,和中国美眉深入交流,蝌蚪王对中国的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政治经济状况,居民生活水平以及房地产走势掌握了七八分。中国的每一个省会和直辖市的名称,他都能倒背如流,对中国的各大风景点诸如九寨沟、峨眉山、黄山、泰山等旅游资源和特色了如指掌;他还从心理学的角度,不断地揣摩和掂量不同类别的中国美眉的心理需求,一边逢迎美眉们,同时又提醒自己切忌阿谀奉承,以不卑不亢为底线,以便稳扎稳打,各个击破。总之,蝌蚪王像当年拿破仑洞察欧洲战事那样,拿着一根指挥棒在国际婚恋这张大有作为的地图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权衡利弊,思考缜密,不到半年他就成为圈内游刃有余的铁杆精英。2017年4月8日,他老人家62岁大寿。生日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转辗反侧,百感交集,感慨万千的同时,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此后的主要精力用来培养后起之秀,把好的经验传授给圈内后生,65岁以后金盆洗手,和老婆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自去年聚会以后,大家收获颇丰。值得庆贺!”蝌蚪王面带慈祥的微笑说,但腮帮子的肌肉轻微而无法遏制地颤抖着,不经意散发出缕缕杀气来。同僚们饮着啤酒,看似全身轻松,但是心却收得紧紧的。詹姆斯死死地咬紧啤酒罐的边沿,努力掩饰着因为虚报收入的恐慌,罗兰德在一旁漫不经心地拍拍他的肩膀,朝他露出无所不知的神情,詹姆斯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推开他的手。

“今天又增添了几张新面孔,现在有请罗兰德把最基本的几招给示范一遍,新来的兄弟听好呀,大家也顺便可以复习一下,这些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重复一千遍都不为过!”蝌蚪王把手中的空罐子捏得咿呀直响,仿佛在告诉大家说,中国美眉就像让我玩弄于股掌中的罐子。

   罗兰德走到前面,谦卑而亲切地微笑着,他友善而亲切的目光好像导盲犬的眼睛一样诚实可靠,他朝着那几张新面孔扫了几眼,轻声地说:“幸会!幸会!欢迎!欢迎!”

  “老板说的那几个绝招是我们这一行的灵魂所在,我每天都背诵好几遍。”罗兰德无意中看见蝌蚪王皱了皱眉头,他知道他是一个讲究效率的人,于是,赶紧言归正传。

“首先,你要紧紧抓住‘爱’字。你进入国际交友网站的第一天,就必须真正进入‘男友’和‘丈夫’的角色,就像好莱坞的明星拍床上戏之前,必须认真阅读剧本领会剧情,好好琢磨和酝酿感情,然后真正投入到二人世界中去,这是获取对方信任的前提。如果这个门槛你迈不过,你就甭干这一行!”

蝌蚪王赞赏地点点头,墨镜后面的目光释放出“英雄所见略同”的自豪感。

  角落里的那个瘦得像吸毒犯的鹰钩鼻子,睁着一双布满红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两位老板潜伏着杀机的笑脸,眼里盛满了羡慕嫉妒恨。由于情商太低,他始终无法与下手的美眉们爱得死去活来,正因为如此,两年来他几乎一无所获,他现在他恨不得切开自己的脑袋,嵌入一个记忆芯片,把老板介绍的经验一字不漏地装进大脑,然后回到墨西哥去开办若干个培训班,赚一笔可观的收入。

坐在最后面的中国留学生吉米一会瞅瞅讲师,一会儿瞅瞅听众,一会儿又瞅瞅四壁闪烁的彩灯。他根本无心向学,只想乘此机会出租自己的护照等信息,然后,捞几把油水走人。他从小到大都是在父母的庇护下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乐主义生活;他身旁的戴维拿出做学问的一丝不苟的姿态,全神贯注地听讲,用超人的记忆把老板讲的一字一句都刻录在大脑光盘上。据说此人曾经被中国美眉欺骗过情感与金钱,他走近黄手党的目的纯粹是为了复仇。

“其次,你必须有‘耐心’。千万不要急功近利,急于求成。一般情况下,从认识那些美眉开始,至少要酝酿两三个月之后再谈正经事。”罗兰德胸有成竹地接着谈。

  “你们当中的很多人用炽热的爱俘获了对方的芳心,可为什么往往半途而废呢?主要就是因为没有耐心。”罗兰德用下巴点击每一个同僚惭愧的目光。

是呀,是呀。说得没有错。座中好几位同僚都在心里为自己的急功近利而导致的草草收场而懊恼不已。

美籍巴西人拉里把一只玻璃酒杯在两只手里转来转去。把自己的头都转晕了。这种晕旋的程度,不亚于昨天晚上遭受的重创。

上半年,他在心相印国际交友网站潜水跟踪好几个月,发了好几百条信息给十几个中国美眉都杳无音信,就在他开始绝望的时候终于收到了一个丰满的胖美眉的回信,这令他欣喜若狂。照片上的肥美眉非常富态,嘴角上挂着小豆豆笑靥,穿金戴银,坦胸露肩……搔首弄姿地对着他发射电波。他立即向她索要微信号。可这个貌似风流的中国娘们却很谨慎,答应使用E-mail交流。正所谓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他好不容易压住极度烦躁的情绪,开始与她写信交流。

拉里在第一封信里声称自己是某石油公司的工程师,家乡在美国新泽西,丧偶,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儿,第二封信告诉她,自己不止是在美国本土做工程,大多时候会到拉丁美洲、非洲,但每年都有很长的休假时间,可以带她周游世界……肥美眉在回信中声称自己是一个具有博大情怀的女人,十分愿意做他女儿的养母,同时,期待着与他携手周游世界。第三封信,他就忍不住用大男人的口气指示:“你与这个网站的其他男人有交流吗?请立即截断和任何男人的任何联系。”很明显,他想孤立她,以便束手就擒。

E-mail 发出去十几天了,都没有收到她的回音。 拉里一边与其它几个中国美眉聊天,一边焦灼地等待着肥美眉的回信,在无望中,他决定使出浑身解数挽回局面,于是锲而不舍地给她发去一封又一封E-mail,每发出一封之后,都密切关注着收件箱的动态,一天又一天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昨天晚上,正当他决定放弃这个肥美眉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咦,有情况了。他按捺住心中的澎湃,用颤抖的手指打开收件箱,定睛一看,气得双眼直冒金星。肥美眉直截了当说:“很抱歉,你的工作流动性太大,这是我不看好的,同时,我想声明一下,我们两人只是一般朋友,你有什么权利要求我和其他男士中断联系?!”最后,她故作善解人意地说:“祝你好运!”妈的,装腔作势,白白地浪费了我那么多宝贵时间。他绝望而愤慨地删去了她的全部邮件,几个月的苦心经营和期待,终成泡影。晕啊!

“哪一位先生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关于耐心的经验?”罗兰德微翘的嘴角,露出友好而狡黠的笑纹。

同僚们有的耸耸肩摊摊手,有的你拍我打,爆发出不同音调的怪笑来。蝌蚪王凑上前去对罗兰耳语一番,罗兰德会意地点点头,示意大家安静,接着对大家说,“OK, 还是由我来抛砖引玉吧。我以前和在座的某些朋友一样,没有什么耐心。所以常常做无用功,久而久之,不断地总结经验教训,我这块普通的铁就百炼成钢了。”

罗兰德曾经同时和好几位中国美眉在微信上交往。而她们都不会英语,只能用中文和他对话,因此,他必须把她们发过来的中文翻成英语,然后又把自己说的英语翻译成中文发回去,如此循环往复,耗费大量的时间。常常是一个多小时,才完成几句对话。起先,他实在无法忍受这种透支生命的过程,搞了几个回合就受不了,干脆不管三七二十一,噼噼啪啪写了英语直接发给对方,气得其中一位四川美眉在微信里用方言大叫:“老娘懂不起!”然后就拉黑了他。

“显而易见,为了达到目的必须忍耐。否则,只能是事倍功半。”罗兰德无可奈何地想,透支就透支吧,只要能得手大把利润。如今,他已经习惯在大量的透支中步步为营,紧锣密鼓地摆开战场,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千分之一的希望,他就全力以赴去争取。为此,罗兰德不得不精心地为“甜心们”设置和编写了英语课程,分别授她们口语,此外,他还请“甜心们”把口语练习用音频发给他,然后他逐字逐句地纠音……久而久之,甜心们对他感激涕零。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他的持久和超凡的耐心赢得了一个又一个中国美眉的信任,她们几乎统统相信他是在去与自己会面的途中遇到了麻烦——或被盗窃或信用卡锁住等原因——因而心甘情愿地把钱汇到他账上,帮他走出突遇的困境。当然他向每一个美眉索要的钱财不是挺多,一般控制在1000——2000美金的幅度内。

“记住,不可太贪心。这是第三条重要经验。就像推销员薄利多销一样,积少成多,多多益善。”

同僚们听得瞠目结舌,醍醐灌顶。连蝌蚪王也对他刮目相看。罗兰德在热烈的掌声中合上了好看的薄嘴唇,然后,转而地对蝌蚪王谦卑地笑道:“其实,我比起老板来,是小巫见大巫啊。”众人都转而盯着蝌蚪王那张皮笑肉不笑的容光焕发的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蜗牛湖畔 回复 悄悄话 挺好的Budapest真是被这群人给糟蹋了。
老幺六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蓝天' 的评论 : 多谢蓝天欣赏与支持。我会加油!
是的,蝌蚪王有独特的招数,否则他成不了气候。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形象生动!期待下文!
蝌蚪王有自己的生意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