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最新文章
正文

習近平喊話韓國瑜:我倆一起為兩岸中華民族做件大事(一) 小韓同志: 你成功當選高雄市委書記,請允許我表達誠摯的祝賀,並預祝你

(2018-12-06 02:42:25) 下一个

習近平喊話韓國瑜:我倆一起為兩岸中華民族做件大事(一)

 

小韓同志:

 

你成功當選高雄市委書記,請允許我表達誠摯的祝賀,並預祝你再接再勵,更上層樓,爭取當選並連任臺灣省委書記兼“中華民國”(臺灣)總統。

 

對於你公開聲明堅持“九二共識”,堅持“兩岸同屬一中”的立場,我和大陸中國人民表示欣慰和感謝。

 

對於你“國防靠美國,經濟靠大陸,科技靠日本,努力靠自己”的治臺方略,我只能贊成第二和第四兩句,對於第一和第三兩句,容我和你徐徐討論。

 

你曾經寫過一篇《中共對臺統戰》的論文,可惜我找不到原文,只能從各种介紹中窺其概略。但這篇論文至少證明,你是認真研究過我黨的歷史,認真研究過我黨的統戰政策的,一句話,你是全臺灣真正研究我黨,懂得我黨的政治人物,而不是像很多花瓶政客或憤青政客那樣不肯花時間下功夫腳踏實地研究我們共產黨,只是一味道听途說人云亦云對我黨進行概念化,臉譜化,妖魔化的攻擊和抹黑。這种認真踏實的治學精神和政治態度,就構成了我們倆可以進行全面對話和真誠合作的基礎,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希望這不是我的單相思和自作多情。

 

既然如此,我今天對你的這篇喊話,直接了當地說,就是要對你進行“統戰”,不僅如此,也是對你背後的選你上臺的眾多支持者以及全體臺灣選民的“統戰”。你是研究過“統戰”的,不過就是“交朋友,化敵為友,化干戈為玉帛,化劍為犁,化戟為鋤”那一套,相信你不會像那些花瓶政客憤青政客那樣“聞‘統戰’而色變。”按照牛頓“作用力反作用力”定律,我和大陸人民對你和臺灣人民進行“統戰”,反過來你和臺灣人民對我和大陸人民同時也進行了“反統戰”,所以應該沒有誰吃虧誰占便宜的事情,大家是平等的。

 

我們之所以如此苦心孤詣,費盡洪荒之力互相“統戰”“反統戰”,其目的也無庸諱言,無非是為了加快祖國的“和平統一”。

 

可能陳水扁蔡英文兩獨派政客又要聞“和平統一”而色變了。“和平統一”就那麼可怕?兩岸人民及全球中華民族望斷秋水盼穿淚眼的百年夢想,千秋大業,他們如此害怕,只能證明他們自己有問題,而不是“和平統一”有什麼問題。

 

小韓同志,說起陳水扁,我听說你還跟他打過一架,原因是他罵“大陸人民是豬”。貶人為“豬”者,自己也差不多是豬,在此我就不想与豬計較了,也希望你不要与“豬”一般見識。大陸也有罵臺灣人香港人是“狗”的,比如孔慶東,也希望我們都不要与“狗”一般見識,蒙了自己的雙眼,亂了自己的方寸。

 

我們共產黨人歷來認為,大陸人民与臺灣人民,既不是“豬”,也不是“狗”,而是“打斷骨頭還連著筯”的同胞兄弟。這話我在新加坡与馬英九會面的時候說過,我今天願意和你再說一遍。我相信你是同意我的說法的。

 

從前,我們的父母爹娘貧窮,軟弱,卑微,愚昧,落後,被人欺侮,遭人羞辱,不能保護他們的孩子們免受凍餓霸凌屈辱的年代,同胞兄弟之間為爭奪一點可憐的溫飽,競搶一絲微茫的機會,難免兄弟鬩牆,乃至大打出手(那家沒有兄弟打架的呢)。兩岸中華民族百年分离,被人挑唆,被人玩弄,互相敵視,互相毆打,被人反間利用的悲劇,就是這樣釀成的。父母們如果地下有知,能不痛於心嗎?

 

過去,我們大陸兄長比較窮,日子過得比較苦,臺灣弟兄想另起爐竈,分家獨立,盡管當哥的心痛不已,甚至舉起拳頭想痛毆不懂事的弟弟,但終究還是咬緊牙關,忍了過來_____誰讓我們是同胞兄弟呢?親者痛仇者快的流血沖突,忍不了也還要心頭插把刀,盡力忍啊!

 

如果,大陸和臺灣像英國和美國那樣遠隔萬裏重洋,分家也就分家了,大家各過各的,互不打擾,但是,誰讓我們門對門戶對戶剪不斷理還亂呢?當年美國林肯宁可尸橫遍野也決不容許國家分裂,就是因為南北美國互相挨著粘著,距离太近,分裂的代价實在大到不可承受。今天大陸与臺灣所面對的形勢,与當年美國內戰前北南雙方所面對的形勢正復相似,因此,分裂是不可承受的,也是決不能容忍的。否則,你我都將成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分裂不能談,獨立不能談,我們兄弟之間所能談的唯一話題,只能是“統一”。

 

為了中華民族的千秋大業,為了兩岸人民及子孫後代的萬世福祉,我們倆為什麼就不能一起做件大事,共同找到一條避免美國式死亡數百萬人內戰的“和平統一”的大道呢?

 

這條大道是有可能達成的。你的治國方略中有兩句話叫“經濟靠大陸,努力靠自己”,可以說講對了一半,但另外兩句“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卻無庸諱言是与“和平統一”大道背道而馳的。

 

小韓同志,你的歷史知識比我好,你一定知道李鴻章當年一切“靠”洋人的結果,是“靠”出了中華民族半世紀的悲劇。梁啟超的《李鴻章傳》裏說,他的“國防”策略就只一個字,“靠”:今天靠英制美,明天靠法禦德,後天又“靠”俄逐日,就是從沒想過“靠”我們中國人自己,結果是內喪主權,外失領土,中華民族徹底淪為各西方列強的奴隸。

 

歷史事實已經證明,不管是西洋人還是東洋人,都是“靠”不住的,“靠”他們終究是要吃大虧,上大當,失大望的。一個簡單的問題:他們如果“靠”得住,“中華民國”還會敗走臺灣嗎?

 

小韓同志,既然你我都承認“九二共識”,承認“兩岸一中”,那就等於承認我們之間還是“兄第”,還是“自己人”。那麼,不靠兄弟,不靠自己人,而要仰靠外人,結果不就是鹬蚌相争,漁人得利麼?你又要“經濟靠大陸”,又要“國防靠美國”,等於說弟弟你要從大哥我這裏賺錢,然後又拿這錢從對手那裏買武器來對付大哥,你想一想,換了你是大哥,你會當這個冤大頭嗎?

 

誠然,兄弟之間也有摩擦,也會爭斗,也有同室操戈,也會兄弟鬩牆,但那有什麼?無非是爭誰來當這個家而己嘛!國共兩黨都曾有“超英赶美”的夢想,爭了近一個世紀,現在看看誰更接近“超英赶美”?事實證明,我們共產黨人當這個家,是不是更勝一籌呀?

 

我知道臺灣人民喜歡民主,希望兄弟政黨通過選舉輪流當這個家。大陸人民又何嘗不喜歡民主,又何嘗不希望由民選政府輪流當家?如果這樣的方法能保持維護國家的統一和強大,創造並維系人民的幸福富裕和尊嚴,我們共產黨人有什麼舍不得放不下的?在革命戰爭年代,我們的先輩為了拯救祖國和人民,連頭顱和生命尚且能舍得和放棄,將來和平了,統一了,中華民族進入復興軌道了,我們共產黨人放棄權力和地位就那麼難嗎?我不這樣認為。

 

我們共產黨人從來就不認為我們要千秋萬代無窮無盡永遠地執政下去。毛澤東同志早就說過,共產黨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後,也是要退出歷史舞臺的。歷史使命一旦完成,再賴在臺上就沒有理由了。現在,統一祖國,混一乾坤,引導中華民族走上全面復興的正軌,就是擺在我們共產黨人面前的最大的未完成的歷史使命,我相信對國民黨而言,也是一樣。民主,是全體中華民族的憧憬,但在祖國統一之前,這個憧憬要往後擺一擺。一言以蔽之,就是先統一,後民主。我們堅信:統一之後民主易成,民主之後統一難辦。

 

現在,國民黨未完成這個使命,便退出了舞臺,只剩下我們共產黨人一肩獨挑,砥柱中流,老實說,我們感覺擔子很是沉重,希望有人能夠分擔。

 

小韓同志,我希望你是能分擔這副沉重擔子的那個人。

 

在國際上,在歷史上,國家統一的方式,無外乎兩种,一是戰爭,一是和平。戰爭,其實是最簡單的方式,無非是不顧一切打到底,打完了再說而已,這种方式痛快的是領袖,痛苦的是人民,林肯就選擇了這种方式;和平,才真正是最困難最頭疼的方式,不論成敗,我們都將挨批被罵,雖然,這种方式幸福的是人民,痛苦的是領袖,但為了兩岸人民的幸福,我願和你一道,選擇“和平統一”,一起為中華民族完成這件千秋大事。

 

(未完待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