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光与宇宙的天問

(2018-06-09 10:45:52) 下一个

天問第一·光可見乎?

光之不可見,猶風之不可見也。

人們所見到的“風”,其實不是風,而是被風吹動之物。

光亦如之,人們所見到的“光”,其實不是光,而是被光照亮之物。

若光可見,則通過觀察,應能“看”到光的物理本質。可是物理學界至今對光是波還是粒子都沒有定論,因此可以斷定,一切光均不可見。但是,為什麼有人把光分為“可見光”和“不可見光”呢?

我認為物理學家把人的錯覺當成了存在。

如前所述,人所見到看到的一切“可見光”,其實根本不是光本身,而是被光照亮了的物質。

當光在真空中旅行時,若非直射你的眼睛,你應該是看不見光的。但日常生活中人們又能看見空中的光柱,那又是什麼?答曰:那是被光照亮了的漂浮於空中的塵埃,水霧,或者其它漂浮物。若有人駕一宇宙飛船,升於宇宙之絕對真空之中,開亮其前燈,看看是否能看到其飛船之光束?我的推斷是不能。它的燈前与燈後燈側應為同樣的黑暗。此可證明一切光均不可見。

世間有很多物質我們也看不見,如空氣,水,玻璃,而我們所看見的“空氣”,“水”,“玻璃”,其實是浮在空氣中的塵霧,漂在水中的漂浮物或其他雜質,以及附著在玻璃表上的污垢塵埃。

在現代化大樓或大賓館中,我們常有撞玻璃的經驗,這至少能證明玻璃不可見。

但玻璃是一种至密固體,連水和空氣都通不過。如果光是“粒子”,它是如何“穿過”堅固的玻璃,致密的水,或者其它“透明物”?如果光是“波”,它如何連柔軟的黑布也通不過?

天問之二·光有速度乎?

感覺上光是沒有速度的,因為光源一亮,瞬間便無遠弗屆,充滿整個空間;但光源一閉,瞬間黑暗,先前發出去的光也憑空消失,不再存在,是以知光無速度,或曰其速度為零,同時其速度無窮大。

何以證明?

在一房子中,天上地下四面均鑲以鏡子,房中置一燈。燈亮,則全屋皆明亮;如果光有速度,則燈滅之後,燈先前發出的光芒則應當繼續在六面鏡子中反復反射,不應消滅,也就是說,這間屋子在燈滅之後應當繼續保持明亮才對,而不是燈滅立即黑暗。

由此可知,光是無速度的,不管照射多遠,它實際上還在光源處,且依賴於光源而存在,絕不會在光源消失後還能獨立存在繼續旅行。

從理論上說,從哲學上說,事物達於极端,必然走向反面。光速若是宇宙間最快的速度,則任何參照物都難以測量其位移,也就是說光在宇宙間是沒有參照物的。而如果沒有任何參照物,則一個主體的運動狀態或靜止狀態就無法確定,你可以說它正以無窮快的速度運動,也可以說它是完全的靜止狀態,並沒有發生位移。因為在沒有參照物的情況下,其位置首先就不能確定,你可以說它根本不存在,也可以說它無處不在。

人類在地球上看見的宇宙星光,据說要是遠離地球若干光年外的天體發出的,因此,當我們看見星光閃爍時,那星星天體或者早已滅失。這應該是不可能的。光源消失,光不可能獨立存在,就像鏡子消失,鏡中的影像不會獨立存在一樣。

天問之三·光是靜止的還是運動的?

光既然沒有位置,所以就不會位移,因而沒有速度,所以對光而言,空間也是不存在的。光一發出,立即充滿不受遮當的整個空間;光源一消失,該空間之所有光也同時立即消失。光的速度為零,因此任何時候都沒有走出光源;但同時光的速度無窮快,它跟本不需要任何時間便可抵達不受遮擋的任何被照射物。

愛因斯坦坐在巴士上,看著車後的城市大鐘逐漸遠去。那大鐘正指在12點處。於是他忽發奇想:“要是他乘坐的Bus正以光速离開大鐘飛馳,則大鐘發出之光錢永遠追不上Bus,也永遠到達不了愛因斯坦的眼睛,如此,則大鐘之時間將永遠停在,定在,凝固在12點,於是乎他得出結論:速度達到光速,則時間停滯。”於是乎,著名的相對論就橫空出世了。

眼睛不見,宇宙便不存在;掩住耳朵,鈴鐺便
不響,這個理論倒是很精妙,陸九淵的“我心即宇宙,宇宙即我心”都望塵莫及……

不過我卻有一疑問:雖然以光速遠离愛因斯坦的那只大鐘他雖然永遠看不見,似乎是不走了,但倘若他秉坐的那臺以光速移動的Bus也有一只鐘,又或者愛因斯坦自己的手腕上就戴著一只表,難道他車上的鐘和腕上的表也停止不走了嗎?

基礎物理學告訴我們,凡運動都是相對的,是相對於參照物而發生了位移。沒有參照物,則運動和靜止就更本不存在。雖然愛因斯坦相對
於他上班地的那只大鐘發生了位移和運動,但是相對於他乘坐的Bus和他戴的表而言,他卻是靜止的。因此可以肯定,他車上的鐘和他戴的表會照常運轉,他車上的時間會正常繼續,他也會如常變老,並不會永葆青春。若干時間之後,他和他乘坐的Bus如果返回那大鐘所在的城市,我相信他和那座城市的人應該經歷了同樣的時間,並不會存在“天上一日,人間一世”的悖謬。

由此可此,由於光找不到任何參照物對比,它的位置和運動狀態都不能確定,因此它既是靜止物,又是极速運動物;同時既非靜物,亦非動物。

天問之四·光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關關鴡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俅。

河的這面有個君子,從未想過要游過對岸去;但河對面如果來了一個淑女,河這面的君子便輾轉反側,不由自主地會有感應,這就是陰陽兩性間的吸引力。

吸引力的本質是什麼?是淑女与君子之間的一种感應。只有淑女和君子同時存在,並且一方意識到另一方的存在,吸引力才會存在。否則,任何一方不存在,都會導致吸引力不存在。這种吸引力其實就是男女間的“愛情”,男人或女人只要有任何一方不存在,“愛情”就無法存在。有誰見過“愛情”能獨立於男人和女人而存在的呢?

光的本質与此相類似,它應該是發光體(光源)和受光體(遮光物)之間的一种感應。沒有發光物,光自然不存在;可是如果只有發光體而無受光體,光也同樣不存在。在漆黑空虛的宇宙深處的絕對真空之中,你是根本看不見你的飛船的前大燈或手電筒發出的光柱的,就是這個道理,因為你的光就根本照不到任何受光物……“本來無一物,更無塵与埃”……

事實上,宇宙並非絕對“真空”,到處都有能被光源照亮的固體或氣體物質,如行星體,衛星體,小行星體,宇宙塵埃等。當太陽照亮月亮,月亮又將太陽光反射到地球,人們以為看到了日光,月光,地光。其實,那是錯覺,人們看到的不是光,而是被光照亮的月球,地球,雲霧,塵埃。所以說,光是看不見的,也是不存在的,看見和存在的只是發光物(光源)和受光物之間的一种感應。

宇宙太空,可能並不存在,它就像一面巨型鏡子,我們看起來深廣無窮,但可能就在眼前;宇宙空間的諸多發光物及天體,可能並非實物,並不存在,而只是我們自己在這面鏡子中的影像……就像劉姥姥醉酒誤入賈寶玉臥房,她所看到穿衣鏡中的另一個老太太,實際上是她自己的影像一樣。

天上一顆星掉下來,很可能人間一個靈魂升到天上;當庄子夢見蝴蝶的時候,很可能是蝴蝶夢見庄子;當我們夢中見到逝去的親人時,很可能是他們來訪問我們;我們所觀察到的宇宙,很可能正是宇宙這面大鏡子對我們的映像……

那麼,“黑洞”又是何物呢?那就是宇宙間“絕對”的真空地帶,而非什麼質量超大,引力超強,連光線也無法逃逸其重力的天體。因為黑洞是絕對的真空,其間沒有任何受光體,對光線完全透明,光線進入其間照不亮任何物質,人類完全看不見“光線”,所以就成為“黑洞”。

而且,光是沒有質量,沒有重力,沒有實體,並不存在的一种存在,怎麼可會掉入黑洞而無法逃逸呢?

天問之五·運動速度与空間的關系。

設想愛因斯坦乘坐的Bus變成宇宙飛船,正以宇宙間最快的速度前進,這時愛因斯坦能“看見”什麼呢?

他向後面看,飛船後面一切物質所發出的光線,永運不能到達他的眼睛,他應該什麼也看不見,所以相對於他和飛船,飛船之後的空間並不存在;

他向前面看,飛船前面之一切物質或天體,在他“看見”之時,或之前,立即就已經移動到飛船之後了,他還是什麼也看不見,所以相對於他和飛船,飛船前面的空間還是不存在;

他向側面看,側面一切物質和天體,在他未看見之前,也已經移往飛船之後,他還是什麼也看不見,因而側面的空間相對於他還是不存在(我們平常乘坐火車飛機,總覺得側面遠處之物移動較慢或不移動,乃是因為飛機火車之速度相對於光速太慢了,等同於靜止);

他向上方看,向下方看,結果同樣如此。

在以光速移動的巴士上,愛因斯坦看向前後左右上下四方,他應該什麼也看不見,外面的空間對他根本不存在,甚至連前後左右上下六方的方位,對他而言也是不存在的。

他看不見飛船外面的任何參照物,飛船外的空間相對於他也不存在,連前後左右上下的方位也不確定,憑什麼說這艘飛船在運動呢?你也可以說它其實於靜止狀態。所以,運動速度若達宇宙中最快的光速,其實等同於靜止。

所以,在宇宙空間中,光並不運動,而是靜止的;相對於光而言,宇宙空間其實並無空間,無窮大的宇宙空間,實在等同於無窮小的一點。

因而,在“光”“看”來,所謂的“宇宙大爆炸”根本就沒有發生,也可以說無時不在發生,一直在發生,永遠在發生,我們就存在於宇宙大爆炸之中……因為我們所處的“無窮大”的宇宙,同時也是“無窮小”的一點;它大到無邊無際,無所而非宇宙,宇宙之外還是宇宙,又小到無盡無窮,小到並不存在。

大而無盡,小而不存,既极速運動,又完全靜止,即存在,同時又不存在,這也許就是光与宇宙的玄機和本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