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最新文章
正文

男人是飯票女人是衣服

(2018-01-12 04:51:51) 下一个

男人是飯票,女人是衣服

毛澤東是個好丈夫嗎?

當然是。

他不但是人民最敬愛好丈夫,而且是千年難出一個的大丈夫,人間少有的偉丈夫,就算在宇宙眾神之中,他也堪稱神界稀有的真丈夫!

只不過,毛譯東這個好丈夫,大丈夫,偉丈夫,真丈夫,不僅僅屬於某一位或某幾位女性個人所私有或專有,他是由上天指派,降臨人間,以拯救受苦受難的中華民族為己任,為全世界受壓迫受奴役受剝削人民撐腰鼓氣,屬於全地球“低端人口”共同的頂天立地的大丈夫,偉丈夫。

他的志向是“欲与天公試比高”,他的歷史使命注定了他不可能只為某個小女人營造一個“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与春秋”的溫馨小窩,他的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是要為全人類創造一個“寰球同此涼熱”的“太平世界”。

這樣一位宇宙間頂天立地悲天憫人的偉丈夫,大丈夫,真丈夫,好丈夫,又豈能用小資女人心目中那种“潘驢鄧小閑”式的“小鮮肉”“小丈夫”“小暖男”的標準去要求,去褻瀆於他呢?

樸謹惠總統終身未嫁,人問其故,答曰:“我嫁給了韓國”。偉哉!巾幗之真英雄,閨閣之偉丈夫也。我輩須眉俗輩,又豈能以“堂上貴婦,床上蕩婦”之世俗標準去要求於彼,冒犯於彼,褻瀆於彼呢?

古聖人有言:“為天下者不顧家”。古今中外的英雄豪傑,聖賢偉人,乃至帝王天子,為了天下蒼生的福祉,為了國家社稷的公器,很多情況下不但要犧牲他的家庭和親人,有時甚至連其本人的隐私和私權也必須作出犧牲。

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因為他不僅僅是一兩個小女人的“好男人”,而是天下遭難受殃的所有人的偉丈夫。

西方國家那些一天到晚只顧与家人太太“秀恩愛”拉選票的“暖男”式領導人,國家承平,則靠表演作戲忽攸人民,一旦國家危急,彼豈有舍小家顧大家之魄力与犧牲精神乎?

劉備曾經說過:“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破,尚可補,手足斷,安可續?”視女人如衣服鞋襪的劉邦,劉備,毛澤東等真英雄偉丈夫,一生從不缺女人仰慕,而把女人當心肝寶貝供起來而不顧江山社稷安危的楚霸王項羽,混世魔王賈寶玉等,最終卻連他們所愛也愛他們的女人都保不住。

女人們常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何故?因為只有‘壞’男人才有野心有能力奪取江山並保住江山,而‘好’男人是絕對打不下也保不住江山的。事實是,女人們其實只愛男人的江山,而不大可能愛上一無所有一窮二白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的窮男人。

但世界是殘酷的,競爭是激烈的,男人們若要奪取並保住江山,就只有犧牲女人一條路,視女人為衣服。江山和美人,魚和熊掌,只能二選一,無法兼得。“不愛江山愛美人”“英雄難過美人關”的後果,十之八九要麼保不住拿不住美人,要麼美人不愛他。試看中外古今歷史上的那些痴情帝王,大都亡國破家身死姬戮了。

“宁在寶馬車裏哭,不在自行車上笑”,這樣的女人才是用頭腦思考問題的理性女人。可惜世間絕大多數女人只用頭髮思考問題,既想嫁給帝王天子,又想帝王天子“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結果只能是“漁陽鼙鼓動地來”,“婉轉娥眉馬前死”。

俗話說,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這表明,女人的地位,大都來自於她們所嫁的男人,而她們的“幸福”,則更多來自於他們生養哺育的兒女。所以古人又說,妻因夫榮,母以子貴。

而某些所謂的“現代女性”和女權主義者,既不屑做“賢妻”,也不願當“良母”,卻既要求自己的老公打江山得江山穩坐江山,又要求他一生一世只愛她只見她只守著她。

男人做得到嗎?女人受得了嗎?

情場上的經驗實際上大都如此:男人視女人如衣服,則女人視男人為夫主;男人視女人如聖女,則女人視男人為渣男。

男人与女人的關系,其實沒有浪漫主義者想像的那般神聖和高尚,本質上說不外乎是飯票与衣服的關係:女人是男人的衣服,男人是女人的飯票。

偉丈夫大丈夫真丈夫之所以英傑神聖,乃是因為他給天下蒼生群眾人民印出了飯票,而不僅僅是某一位或某幾位女人的專用飯票。

而毛澤東之所以是偉丈夫,也是因為他給飢餓了一百五十多年的中國人民印出了越來越多吃用不盡的飯票,做到了讓今天的中國人民過上“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幸福月子。

所以,那些用婚姻家庭瑣事污蔑攻擊中華人民共和國締造者毛澤東的宵小之輩,實在是“桀犬吠堯”,秋螢妒日,燕雀怨鴻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