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血統中華与文化中華 韓國和中國都在用國籍為誘餌挖加拿大的冰球運動員。 韓國不分韓裔歐裔,但有長技,卽賜國籍;中國則只收華裔,而

(2017-06-18 19:26:47) 下一个

血統中華与文化中華

 

韓國和中國都在用國籍為誘餌挖加拿大的冰球運動員。

韓國不分韓裔歐裔,但有長技,卽賜國籍;中國則只收華裔,而排斥其他人种歸化,曰:“我們不傾向於引入外族血統,我們還是傾向於自己的同胞。”

 

我以為以“血統”為標準來判斷“同胞”,並以此為依据來制定國家政策,是很值得討論的。

 

首先,從起源上說,漢人,華人,華夏民族,龍的傳人,炎黃子孫,中華民族,所有這些概念所對應的人种,血統本就不純,而是千萬年來多民族多文化雜居混處融合的結果。這個過程從遠古到現在,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將來也不會稍停。隨著“一帶一路”的展開,跨种族通婚會愈來愈頻煩,這种人种融合的進程會加速演進。將來,再以“血統”論“同胞”,並制定官方政策,會越來越困難,越來越不可操作了。

其二,在滿清時候,就有漢,滿,蒙,回,藏五族共榮,共同構成中華民族之說。中華民國北洋政府的五色國旗,來歷正源於此。就是當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境內就有五十六個法定民族。誰敢說,他們中的任何一個民族不是“同胞”?不是中華民族?

第三,由於歷史原因,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還生活著少數歐洲裔居民,他們是早期歐美傳教士或殖民者的後裔,還有些是中外華夷通婚的配偶;同樣由於歷史原因,中國境內的日裔居民也不少。如果我們的國策以“血統”為基礎,將如何處理這些居民的國籍和歸化問題?

第四,還是由於歷史原因,臺灣地區生活著數量龐大的日裔居民,他們是臺獨勢力的主要支持者和民進黨的主要票倉。將來兩岸統一,臺灣回歸了,如果還以“血統”“同胞”這等模糊概念為基礎制定公民政策,試問如何安置這些日裔臺民?又如何處理他們的國籍和歸化問題?

 

幾百年前,菲律賓(蘇祿)王國上書大清皇帝,請求加入大清版圖,歸化為大清臣民,乾隆皇帝以語文不通婉拒;幾天前,巴勒比海島國波多黎各全民公投,請求加入美利堅成為第五十一州,美國國會以“同化太難”猶豫未決。如今,隨著中國的富強和崛起,隨著“一帶一路”的展開和深入,這种“美事”將來難保不“兔走触株”撞到中國的天子禦前。可以預見,因為經濟利益的誘惑与驅動,會有越來越多五顏六色各人种的番民夷人申請加入我天朝國籍,聖明天子豈忍棄之乎?如果我們還堅持以“血統”為基礎制定國策,如何能讓萬邦歸心,四夷向化?

 

想一想吧!

一個土地貧瘠落後貧窮的秦國,如何短短數十年間便橫掃六合,統一天下?因為它接納了來自六國的所有投奔者:商鞅,範雎,蔡澤,張儀,呂不韋,李斯……

一個只有十萬疲弱殘軍的漢王劉邦,如何短短四年之內便消滅了統率四十萬虎狼之師的楚霸王項羽?因為他接納了來自項羽團隊的所有投奔者:項梁,麗食其,陳平,韓信……

一個只有三萬紅軍蝸居陝北的書生毛澤東,如何短短四年時間就將擁有八百萬軍隊加美式裝備的申凱常輦到了島上?因為他接納了來自蔣統區的所有青年投奔者和來自蔣團隊乃至日團隊的所有投奔者:傅作義,李宗仁,宣統皇帝……

一個只有短短二三百年歷史的美麗堅,是如何短短數十百年便迅速崛起,成為地球霸主的?因為它接納了來自全世界的投奔者。全世界有多少個民族,美麗堅合眾國便有多少個民族,軒轅先生認為,這就是美國成功的主因。現在,美國開始拒絕投奔者了,軒轅先生認為,這也是它開始走下坡路的原因。

 

中華民族現包括有56個民族,如果願意抱殘守缺,固步自封,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則已,如果一定要實現大國崛起,民族復興,則軒轅先生認為,僅以56個民族的“血統”為限制定公民政策和歸化限制是萬萬行不通的,而且難免“种族歧視”之嫌。簡單一個側子,加拿大籍中國明星大山和紥克伯格都娶了華裔老婆,將來他們的後代若要求歸化,加入中國國籍,你這個以“血統”為依据的“同胞”如何認定?

所以,我以為唯一能夠實現大國崛起和民族復興的公民和移民歸化政策,應該是敞開胸懷,兼收並畜,海納百川。一句話,山寨美國:全世界有多少人种民族,我中華就可以包含多少人种民族。

 

當然,門檻和過濾網還是不能沒有,除了刑事調查和安全調查之外,語言,文化認同,意識形態,价值觀認同應成為主要的門檻和接納標準。

具體地說,不論何种血統,人种,种族,膚色,只要漢語文考試達標,擁護中國憲法法律,認同中華文化和价值觀,認同中國意識形態,承擔中國公民義務,履行中國公民責任,認可中文為其官方語文,宣誓效忠中國政府首腦者,即可歸化為中國公民。達此標準者,雞蛋人(外白內黃)可為中國公民;不達此標準者,香蕉人(外黃內白)不得為中國公民。

 

當今世界,种族歧視盡管存在,但已非主流,因為發達國家都改作語言歧視,价值觀歧視和意識形態歧視了。連加拿大這樣號稱多元文化的國家,入籍都要求价值觀認同了。所以,中國順應潮流,改“血統”歧視為語言文化意識形態价值觀歧視,當是大勢所趨,与世界接軌,而且,這也是推廣中華“軟實力”之有力措施。

 

隨著全球化的迅猛推進,將來的世界競爭,將不再是人种种族間的競爭,甚至也不是國家間的競爭,而是語言,文化和价值觀的競爭。中華民族能否復興,評判標志不僅僅是經濟,軍事,領土的擴張,更是中華語言,文字,文化,价值觀,意識形態的普世,也就是它能否取代英文,統治地球,成為世界主流,成為世界通用語文。

 

當年,李斯同志的一篇《諫逐客疏》,成功幫助秦始皇統一天下;今天,我的這篇《血統中華与文化中華》,不知能否幫助當今聖上習近平統一地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