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孔夫子与凱迪拉克(二) 練功團體的人譏諷道:“都說孔學名高實粃糠,看來不假。就你這樣迂腐的人,怎麼也不遠萬裏,跑來加拿大。”

(2017-04-20 18:46:11) 下一个

孔夫子与凱迪拉克(二)

 

練功團體的人譏諷道:“都說孔學名高實粃糠,看來不假。就你這樣迂腐的人,怎麼也不遠萬裏,跑來加拿大。”

 

孔子囁嚅了半天,嘆息道:“都是出國熱熱昏了頭。大多數人熱衷出國,無非是為了更好的發展‘錢’途,不過我和我的弟子們稍有不同。君子固窮,追求財富不是我們的主要目的。儒學的最高宗旨,是為蒼生謀小康,為世界求大同。”

 

“你說的漂亮极了。先不說你的宏大目標,你提到的出國熱在國內確曾是熱火朝天,你看連你這個最不适合出國的孔老夫子,都被這波熱浪拍出了國門。你這個至聖先師尚且把持不住自己,更遑論是芸芸眾生哉?孔子學院生錢的秘密就在這個‘熱’字上。他們利用這一波又一波被出國產業掀起來的出國熱,大量招聘那些不惜重金出國的各行各業青年,以出國為誘餌,以對外漢語培訓中心的名義收取天价‘培訓’費用,然後給他們一個出國當義工教師的‘機會’。這些鑽頭覓縫一門心思想跳出國門的冤大頭,便是孔子學院及其合作方上上下下的財神爺和衣食父母。他們之所以免收學生費用,乃是為了吸引並維持一定量的免費學生。有了學生,才有理由去招聘教師,也才有可能榨取這些想出國的義務教師高額的‘培訓’費用。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吧?你的存在已經攪了人家的局,你的出現將斷了人家的財路。所以,你想想,人家絞盡腦汁辦成的孔子學院,不封殺你這個真孔子又封殺誰?”

 

孔子嘆了一口氣,說:“這只是你們的一面之辭,未必如你所說。即使你們所言確有其事,我和我的弟子們也不會賣祖求榮,數典忘祖,投入夷人的懷抱,以華夏為敵。先師有遺訓,憂道不憂貧,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多謝你們的好意,我們不打算改變我們的信仰。否則,我們就會孔將不孔,儒將不儒。”

 

來人猶不甘心,說:“孔先師,你弄錯了,我們沒有打算背祖叛宗,我們的宗旨是要恢復真正的中華文化。《神韻》就是我們的代表作,建議你和弟子們去看一看。真正破壞中華文化的是那個獨裁者秦始皇,李斯及其六千萬黨徒。他們焚書,他們坑儒,他們屠殺學生。他們以韓非子的學說為教義,壓制一切異議,毀滅一切文明和禮儀,用嚴刑峻法苛政對待老百姓。只有推翻他們,消滅他們,天下才得太平,人民才得自由,國家才得民主,儒學和儒生們才有出頭之日。”

 

孔子說:“消滅了他們,換上了你們,你們就能治理好中國?現在國家尚未統一,由於匈奴人萬般阻撓,海外尚有蓬萊,瀛洲,方丈等三島還沒有歸附中華,你們拿了匈奴人的錢,主張並幫助三島獨立,干著賣國賊的勾當。我認為你們才是中華民族真正的罪人。你們也是從我大秦帝國出來的人,大秦帝國再有不是,我們也是他們的子民。俗言曰,兒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君子交絕不出惡聲。你們如此抵毀誹謗自己的祖國母親,真小人也。你們支持徐福搞所謂瀛洲獨立,瀛洲如果獨立,結果必為匈奴所吞,那將成為中華民族的災難。我的態度很明確,誰支持徐市獨立,我就反對誰。我倒是奉勸你們一句,別在漢奸賣國的錯誤道路上越走越遠,及時懸崖勒馬,方是正道。”

 

練功團體的人反唇相譏,道:“看來你們的偉大領袖秦始皇一點沒說錯,你們不但是秕糠,簡直就是榆木疙瘩,土石腦袋,頑固不化。你們如此維護那個獨裁者,可是他是怎麼對你們的?難道你們的書還沒被燒夠嗎?儒還沒府坑夠嗎?你們都流落異國他鄉,慘得像一幫乞丐了,還維護禍害你們的加害者。我們不妨再給你透露一條情報。當年秦皇帝要為公子扶蘇選一名師傅,征求扶蘇本人的意見。扶蘇推薦了你,秦皇帝也擬批準。然而李斯、趙高与扶蘇的關系都不好,他們害怕公子之賢明加上先生之仁義,一定會得天下之心,政治勢力一旦坐大,將來扶蘇登基繼位,他們的利益必將受損,於是在始皇帝面前三天兩頭撒先生的爛藥,說先生主張以仁義治國,必將影響到公子的性格和理念,把將來的秦國搞得柔弱不武,最終為匈奴所敗,毀了大秦帝國的武功。一個如此暴虐不仁的獨裁政權,宗奉申商韓非之邪惡學生,与先生的仁義道德毫不沾邊,你們卻為之擡轎,豈不像申公豹那樣,開歷史倒車,逆歷史潮流?”

 

孔子道:“什麼是歷史潮流?也不是你們說了就算的。你們用我個人利益之得失作為勸說我加入你們的理由,說明你們眼裏只有個人和小集團的私利。符合你們私利的,便是順歷史潮流,不符合歷史潮流的,便是逆歷史潮流?”

 

練功團體的人說道:“什麼話!當今世界的歷史潮流,便是民主,自由,人權,平等。這是全球全世界公認的普世价值。在全球範圍內實現這一普世价值,就是全人類的共同願望。順應這一共同願望者,便是順應歷史潮流。違背這一共同願望,便是違背歷史潮流。我們支持徐巿,支持瀛洲獨立,就是支持普世价值,因為徐市率領三千童男童女,率先在蓬萊瀛洲方丈三海島率先實現了政府領導人的民主選舉,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楷模,因而是符合歷史潮流的。”

 

孔子說:“民主的起因,還不就是因為自私。自私的人們在公共利益問題上無法達成共識,又互不謙讓,只好學小孩子的錘子剪刀布,用兒戲來決定國家大事。由於無法照顧各方利益,所以結果就必然是強凌弱,眾暴寡,智欺愚,紛爭不斷,哪有什麼平等和人權?退一萬步說,就算民主選舉是好的,在蓬萊瀛洲方丈未納入中華版圖前也斷斷不可引進,只可等秦皇帝完成統一大業,大漢天子完整繼承秦朝疆域之後,再由那個漢文帝去搞什麼‘選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