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有限總統与無限皇帝 美國川普總統會見德國墨柯兒總理,說漏了嘴,將美國誤稱為一個“強大的公司”(He referred to t

(2017-03-19 23:19:30) 下一个

有限總統与無限皇帝

 

美國川普總統會見德國墨柯兒總理,說漏了嘴,將美國誤稱為一個“強大的公司”(He referred to the United States as “a very powerful company,” before quickly correcting that to “country”)。

 

其實川總統可能並沒有口誤。在一個商人的潛意識中,一個國家与一個公司其實並沒有什麼兩樣,治理一個國家未必比治理一個公司更難。有人說,公司就是一個小國家,國家就是一個大公司,這雖說到了點子上,但以規模之大小區分國家与公司,卻未必確切。歷史上,有的公司比許多國家更加強大,比如英國在亞洲的東印度公司,在美洲的哈得孫公司。就是在當今世界,有的大型跨國公司確實比許多中小國家的實力要強大得多。當年明月寫的《明朝那些事兒》,就把朱元璋和尚建立的大明王朝,直接冠以“大明朱氏有限公司”的稱號。由此可見,公司与國家,本質上就一回事,都是人們組織成一個集體,追求共同的利益,防禦共同的敵人。只不過我認為,大明王朝並不是“有限公司”,確切地說,應該是屬於“無限公司”。

 

熟悉《公司法》的人都知道,世界上的公司組織制度,大約有兩种形式,一种是有限公司,一种是無限公司。無限公司通常由一人一戶獨資或互相信任之多人多戶合夥組成,公司之主人對其公司財產擁有無限之權力,与此相對應,其對公司之liability(姑且譯為債務)負有無限之責任。有限公司則由互無關聯且互不信任之多個股東合資合股組成,股東對公司之財產享有有限之權力,与此相對應,其對公司之liability只以其公司股份為限承擔有限之責任。

 

無限公司之管理,通常實行家長制,家長由合夥人推舉,家長与合夥人共享無限之權力(理論上如此,實際上未必),共負無限之連帶責任。有限公司之管理,通常實行選舉制,由股東以其所持有股分數為基礎選舉董事,董事組成董事會,董事會選舉董事長,董事長通過董事會的授權任命總經理,也就是CEO,CEO在董事會的授權範圍內管理公司生產經營之一切日常事務,任免公司各級生產經營管理干部,然公司之重大決策及總經理之任免,其權力核心仍在董事會。

 

一國之內,兩种公司組織形式並行不悖。究竟采用何組織形式,全由公司出資人根據自身具體實際情況,酌情而定,並無強制。一般地說,出資人之間具家庭,家族,親威及血緣聯系者,或者雖無此种聯系但彼此之間具有信任關系,則采用無限公司形式,實行家庭式,家族式,家長式管理,管理者与出資人負無限連帶責任。若出資人之間除法律關係外無有任何其它關系,彼此之間也互不信任,當然除了有限公司之外,別無選擇。

 

兩种公司形式,說不上孰好孰壞,孰優孰劣。但總體說來,無限公司權責一體,管理靈活,反應敏捷,可避免繁文辱節,形式主義,文牘主義和官僚主義,有限公司則權責脫節,管理僵化,形式主義盛行,對市場變化反應遲頓。所以,即使在西方民主國家,能經營數百年的成功企業,也大都為家族式無限公司,而超大型有限公司則常因跟不上市場變化而被無情淘汰。

 

前文說過,國家其實就是一個大公司,公司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說是一個小國家。公司可以有兩种組織形式及与之相對應的管理制度,國家理當亦然。

 

觀當今世界之國家,亦存在兩种政治制度,一种就是所謂的“民主制”,其國家最高管理者(通常稱之為總統)由全民一人一票選出,另一种就是所謂的“集權制”,或曰“專制”,其最高領袖(古代稱為“天子”,尊號“皇帝”,今稱主席)由統治集團公推誕生。兩种制度下的國家最高元首,其誕生之程序雖然有異,然其誕生過程的本質卻並無不同:不論是帝王的推舉還是總統選舉,都是建立在本國絕對大多數的民意基礎之上。總統固不用說,合法性來自於選民的直接投票,但皇帝的推舉及其接班人太子的廢立,難道就可以脫离民意?所謂“受命於天”,所謂“君權神授”,這個“天”和這個“神”,其實並非什麼神秘的天外來客,它實質上就是民意。民意擁戴,帝王璽綬你想逃都逃不掉,堯舜禹及後世開國之君大都如此。民意反對,就算扶你做那個寶座你也坐不住。王莾,雖然篡了位,但沒坐幾年即被殺死。更始,劉盆子,被人扶上大位卻天天生不如死。漢光武劉秀,自己從未想過當皇帝卻天命難卻。這背後全是民意在起作用。就是“選舉”這個詞及“選舉”這個制度,發明它的人也是一個皇帝,叫漢文帝。

 

所以說,不管民主制還是集權制,不管是選舉制還是推舉制,誰都离不開民意之絕大多數,誰都不可能代表100%的民意。“民主”如燈塔之美國,不也有很多人反對民選之川普和惡霸馬。“民主”如臺灣,反馬英九反蔡英文者難道還少嗎?

 

至於治理國家的方式,則更是大同小異。“民主選舉”產生的總統,執政方式往往更加專制獨裁,墨索裏尼,希特勒,東條英機,林肯,羅斯福,杜魯門,那個不是殺人如麻?推舉產生的皇帝,其決策往往由民主色彩很濃的“庭議”決定。秦始皇夠“專制”了吧?可是你讀一下《秦始皇本紀》,他的幾大影響千年的政策:郡縣制,焚書坑儒,車同軌書同文,哪一項不是朝庭會議民主討論的結果?就連“皇帝”這個尊號,也是“民主”討論後的發明。

 

民主制和集權制這兩种國家政治體制,如果說有什麼區別的話,那就是民主制像是一個有限責任公司,而集權制像是一個無限責任公司。

 

美國之所以實行民主制,乃是因為它的人民來自世界各地,各有各的祖宗,各講各的語言,文化不同,信仰各異,誰都不信誰,誰都不鳥誰,誰都不願听從誰。在這种大家都互不買帳的情況下,它除了用垂子剪刀布這种兒戲般的民主法制方法以決國是外,它還有更好的辦法來管理公共事務嗎?美國憲法學家古德諾說:“一國所用之國體,往往由於事實上不得不然之故。”這种不得已而為之的冷冰冰的低效的制度,貌似“公平”,其實既不經濟,也不合理。強凌弱,眾暴寡,智騙愚,詐欺善,奸辱忠,在民主制國家成天經地義,家常便飯,勝者為精英,敗者為Loser。

 

而具有數千年文明史及文化傳承的東方諸國,因為其人民大都有著共同的祖先,同文同种,血緣親近,社會之宗族聯繫更為緊密,國家更像是一個大家庭,因而其政治體制更容易采取類似於家長制式的民主集中制(集權制這個名稱並不貼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臣”是什麼?臣是子民。“王”是什麼?王是父母。因此在東方君主制國家,君主与臣民的關系常被視為父母与子女的關系。父母管理教育子女,有多少家庭是用錘子剪刀布這种“民主自由平等”的方式來決策互相之間的權力義務關系?在我們中華,忠孝仁義慈友悌恭禮信溫讓這些傳統道德已經能處理解決80%到90%的事務,而民主和法制只是作為補充備用的工具而非主角。

 

至於權責之關系,集權國家之君主,是否享有無限之權力,恐怕並不見得,但君主及其家族承擔無限之責任卻是必然的,一旦國破,往往家亡。而民主國家之總統,權力不見得比君主小,但責任卻是有限的,就算國家被他搞得民怨沸騰,民不聊生,總統由於有憲政保護,照樣度假休閑,旅遊演講,書照出版,退休金照領。

 

權責如此顛倒,誰會更宵衣旰食,憂心國事呢?誰又有可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呢?曾聞有貪污之總統,未聞有貪污之帝王。

 

當年鼓動袁世凱恢復帝制最為賣力的一個政體學者,不就來自民主燈塔的美利堅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