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继续踩着西瓜皮滑的2018

(2019-01-08 10:02:09) 下一个

  19年初,赶紧趁着开年不算太忙的日子,到城里来踩个脚印,记录下自己的18年。 回头看看自己18年4月匆忙留下的《时间永远不够用的2017》   那篇博客里面感慨到 “17年的总体感觉是忙忙碌碌,时间永远不够用,自己觉得还没有干什么就过去了,这不已经是18年4月了。时间啊时间,你可以慢点吗?“

 可是18年的时间并没有慢下来,而且似乎更忙碌,几乎每个月都在出门,要么是跟着倒腾同学的项目去看他,要么就是出差,要么陪同国内来访的好友闺蜜们出行,再加上临时安排的探亲和家庭度假,光写下来就觉得挺多的,还不谈中间那些过程。 其中在夏季的时间抓紧时间完成了新家的两个项目一个是后院整平和铺砖,一个是厨房油烟机重新安装,这两个项目是让我非常有成就感,在倒腾同学这个总设计师和工程监理的指导下,我们自己动手完成了这两个项目,曾经手无缚鸡之力的city girl在犹他的烈日下挥汗如雨铺就了那1000多块地砖, 小小的骄傲!          在旅行方面,感觉自己在18年做得最好的是把随遇而安进行到底,延续了17年的不纠结,抱着计划不如变化快的心态,继续脚踩西瓜皮,18年唯一确定希望做的TIMP 峰登顶完成了,而且是跩着倒腾同学一起爬的,他自己号称是“The fattest guy in the Timp”, 哈哈~

    至于2019年,目前还是没有计划,因为随着孩子们上大学后,加上我们两口子都在出差的忙碌,我们家庭的海外旅游一直没有完成,所以今年最大的希望是全家一起的家庭海外旅游,哪怕一起回中国也算哈, 期待能够成行!

   18年的1月,跨年时和儿子一起去了休士顿探望在那里支持飓风后重建项目的倒腾,回来犹他后不知是否染上了流感,我和倒腾同时高烧一周,卧床不起,这是我们记事起不曾发生过的重感冒,好在我们都扛过来。大病初愈后,我在家附近的trail散步,深感生命无常,每天能睁眼看到蓝天,呼吸着新鲜的口气,健康地走路,吃饭,睡觉,和家人团聚就是生命最大的祝福,其他的真是无所求啊~ 

2月份中国的春节,好友一家来美西度假,住在上海大都市的一家三口第一次看到犹他如此的大雪,和冰冻的水库,兴奋不已!之后虽然他们也去了拉斯维加斯和洛杉矶旅游,但是最后的结论还是犹他最好,景美,人少,雪大。 作为犹他居民的我,表示严重同意,呵呵~

浩瀚的SALT LAKE, 大熊感慨道:这里的大海好蓝啊! 大人们直接笑喷,一通解释~

犹他Zion NP里面,小朋友第一次看到散养的鹿群,站在那里呆了。 

拉斯维加斯确实不适合孩子来,除了这些人造景点,没有地方可以去啊。 

这才是真正的太平洋,真正的大海,海的对面是我们的家乡。 

即使带了小朋友去洛杉矶迪士尼,莫妮卡海滩,汽车博物馆等等适合孩子们玩乐的地方,大熊总结时还是表示,迪士尼也没有犹他好,下次来直接住在犹他,哪里也不去,就呆在干妈家里和Saide(俺家闺女Australian Cattle Dog) 玩,还可以玩雪。这个评价真高,呵呵~ 

3月份回国开会,会议地点是浙江乌镇。 我和倒腾在会议前10天出发,先到杭州附近转了转,调整时差,再准备回武汉看家人并一起扫墓。杭州的具体游记可看之前的博客, 这里不多说了。

     从杭州回到家里的当天,才知道哥哥因为胆囊炎已经住院准备做手术,他怕我担心所以没有告诉我,却没想到我在他手术前的直接就从美国回家了,人生注定了父母不全的我们是彼此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虽然我比他小,可是哥哥在人生所有重大的阶段都是我陪伴支持度过的,直到他42岁成家后,我也远赴美国,所以才慢慢退出。而这次他面临人生第一次手术,我也毫无先兆的赶回来了。时常感觉,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连接着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人和事, 无论你是否准备,你都会遇到,唯一的坚持是跟随你的心,做你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尽力照顾好自己,帮助他人,你会收获无数的祝福。

   这是武汉最好的医院之一,住院部电梯间满人山人海,我们足足等了近1个小时才挤上电梯,没错是挤的,因为倒腾同学一直保持很好的绅士风度却始终被挤到电梯外面,我实在忍不住,直接把他挤进去了,呵呵。 可是第一眼看到一医院的景象,我还是吓了一跳,不敢想象如果万一出现火警,或是任何的特殊情况,这么多人怎么疏散? 国内很多的踩踏事件,就是这样发生的吧? 不敢往深里想,心里觉得难过。

在家里住到会议前一天,出发到上海和同事们相聚,公司安排了专车送到乌镇。 第一次到乌镇是在2006年,当时的东栅和西栅都在开发中,相比同期去的其他江南水乡,诸如同里,西塘等,我记得当时就很不喜欢乌镇的集中开发, 镇里的居民被迫外迁,古镇内的铺子民居都由旅游开发公司集中管理运营。 好生生的一个千年古镇,完全没有了人间烟火气。12年后重返乌镇,这样的感觉依然强烈,缺少了生活气息的乌镇,是一个冷冰冰的古迹景点, 运营的井然有序中,已经没有了矛盾笔下的枕水人家,也没有了刘若英的似水年华。

游走在乌镇街巷,可以想象当年矛盾笔下描述的家乡,那个”家里后门外就是河,站在后门口,那就是水阁的门,可以用吊桶打水,午夜梦回,可以听得橹声唉乃,飘然而过“的意境。可是人去楼空,一扇扇大开的窗口里,没有了撑出来晒着花花绿绿衣服的竹竿, 没有了窗台外吊晒的腊肉,香肠和鱼干,也没有了年轻媳妇抱着宝宝探出头来的嬉笑, 那些窗户只能寂寞的开着。 永别了, 乌镇! 

18年4月底,去休士顿探望项目延期滞留的倒腾同学, 周末小长假我们去了附近的圣安东尼奥,美国的水乡。随遇而安的旅行反而有很多的意外,我们去的周末正是Alamo 建市300周年纪念也是Fiesta San Antonio的花车游行日。 整个小城弥漫着德州烤肉,墨西哥卷饼和啤酒的味道,人人带着纪念日的装饰, 兴高采烈地等待周六晚上的花车游行。

休士顿南边的海岸线, 能感觉到陆地是低于海平面的吗?

5月份在家门口走了不同的Hikingtrail, 为了实现TIMP 峰登顶做准备。 这是Fifth water Hotspring trail,尽头是瀑布和温泉, 非常家庭户外活动。我每年都会进来至少一次。 

Timp 峰到5月中了还是积雪 ,基本上要到6月底峰顶的Trail 才可以走。 

在峰顶的积雪融化前,我每次都是走到这里就折返。 

5月底,又有好友来美西旅游,特地飞到犹他小聚,尽地主之谊,参观州府,圣殿广场和Park city,这是我的盐湖城地陪三板斧,呵呵

 

未完待续,谢谢阅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