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玺阁主在美國

不要介绍了,就是那个阁主
正文

[寻味LA]米粉云南称米线 新式石锅粶鼎记

(2017-10-10 15:00:19) 下一个

20171006_140718-iPhone-7-Plus20171006_133616-iPhone-7-Plus20171006_133618-iPhone-7-Plus20171006_140653-iPhone-7-Plus20171006_134233-iPhone-7-Plus

上次抱怨了在江西湖南贵州广西吃粉吃到崩溃的故事,结果有朋友说“看来你的口味不广”,着实冤枉。虽然你可以这顿加鸭腿、下顿加腊肠、再下顿加排骨、再再下顿加血旺加大肠,可是再好吃的东西也架不住早中晚三顿,天天顿顿都吃同样的东西吧?对我来说,面就是面,粉就是粉,大排面与辣肉面是同样的东西,羊肉粉和牛肉粉也是同样的东西;不象山西人,他们说光是面条可以天天不重样吃上一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那儿,细光面、粗光面、长光面、扁光面,都算不同的面的,汤的拌的,又翻个倍,这种算法,那上海人的米饭,天天不一样,可以吃一辈子,今天滴酱油,明天捞猪肉,后天加点盐,岂不是一辈子不重样?
除了那次在黔东南之外,我有时也蛮喜欢吃粉的,别的不说,越南Pho我就很钟意;这不,在那天吃了广西螺蛳粉后,第二天,我又吃了家云南米线,米粉米线,本就是同一回事,中国店一般都叫“rice noodle”,其他的店叫“rice vermicilli”,反正都是差不多的东西。一定会有人说的,米线、米粉、濑粉、檬粉、河粉、粿条都是不一样的,我同意,但统称“粉”是不?真是细分,又要一年不重样了。
那家店叫“粶鼎记”,之所以会去吃,完全就是因为起了个我喜欢的名字。“粶”者,火爆米也;火爆米者,我不懂也。我又不识这个字,查字典,清朝的《康熙字典》说是宋朝的《类篇》提到过这个字,意思就是“火爆米”,我猜可能是指用火烤脱谷的米吧,只是猜想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