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让过去过去—告别东平路小店们

(2018-12-31 16:09:55) 下一个

东平路所有店面将于2018年12月31日前整体关闭。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正在等一位好久未见的朋友,拿着手机有点愣神,脑海里使劲确认是不是自己搞错了路名。

一条四百来米长的小路,东平路被衡山路分成了东西两段,一段与原来的美领馆相望,一段则是零星几座洋房和掩映在深深梧桐里的小路。虽然多年前衡山路开始变得喧闹,但其沿线的小马路们却依旧坚持着自己各自独有的低调和自在,这在我眼里,或许是一种特立独行的腔调或风格,不然,这些小路就会如同大流那般,潮流,却廉价。而从喧闹里转个弯,就能走到这条安静的东平路,紧连着这条小路另一边的,是三角花园,普希金铜像,也是和桃江路的交界点。这些小小的,不起眼的马路和花园,构成了这座城市特别而雅致的风景线。而这条窄窄的,却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小路,见证了许多重要的时刻,她也同时聚集了许多显赫的过往。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住宅也曾经都齐聚在这条小路上。

在衡山路东平路接壤处,作为城中潮人地标聚集地的Sasha's,已经红了二十来年,而这却是宋子文曾经的故居,它也是这一带最亮眼的一座别墅。宋子文在这座城市留下不少宅邸,而他最爱的两座别墅却恰好都在这衡山路沿线,相隔也不过就百米左右的距离。对这座原宋子文的法式花园,印象最深的,除了其端庄中不失现代,对称里不失细节的设计之外,其宽大的白色露台和在市中心很少见的花园也让人过目不忘,这也是宋家当年举办各类party的重要场所。斗转星移,原先的主人们早已仙逝,主人的后代们也都散落于世界各地,唯有现时的夜夜笙歌未曾停歇,但却终究也只是一个彻夜欢聚之地。店来店往,人去人留,随着店面撤离之后可能的安静回归,最终也只有陪伴着不同主人们的这座房子的一砖一瓦,才是目睹全部历史的唯一见证者。

而紧挨着宋子文别墅的,是他当年送给妹妹宋美龄的结婚陪嫁,现为上音附中使用的,被蒋介石命名为爱庐的法式花园。这座蒋介石在上海曾经的行宫,两层主建筑加阁楼,爬山虎在房子的外墙沿着岁月不断攀爬,直到整个墙面被光阴的葱茏所覆盖。整座小楼低调安静,外界看到的可能只是一座普通的宅子,真可谓真人不露相的另类写照。虽说被改成上音附中的一部份有些许遗憾,但不时从院内传出的琴声,也多少给这条安静的小路增添了一点别样的风雅。

而紧挨着爱庐的,是孔祥熙的别墅,宋子文的别墅是东平路11号,爱庐在9号,而孔祥熙的别墅就在7号,孔祥熙和宋家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和宋蔼龄的婚姻,更是将蒋宋孔家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而不远处的斜对面,则是曾经被改为和平官邸的疑似陈立夫的别墅。还有当年官至国民党中央银行行长席德懿的席家花园,可以说,短短的东平路,在岁月的长河里,将当时中国最隐匿的权利圈紧紧地围城于这条小小的马路里。

行走于这样一条小路,即便此刻,笔落下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遥想当年,在这条短短几百米的安静马路上,梧桐成荫,树影婆娑,而这当年最有权势的四大家族或比肩或隔空相望,然后慢慢地在这条小路上,书下历史的一笔。

后来,和这条马路的气质有些许类似的小店们开始悄然出现在东平路上。我猜这可能和当年的南京西路相类似,房主们不会因为租客有钱就随便地租给租客,他们都会谨慎评估租客打算用作商业用途的经营种类是否和南西相匹配,租客本身资质是否符合他们苛刻的要求,但凡不匹配的,再有钱也没用,而东平路最终出借作为商业用途的房子,相信也多少有这层因素在里面,所以,这也使得在这条小路上的各家小店,虽然低调不为太多人所知,但都各具自己的风格和口碑,然后有了各自忠实的顾客群。而自己曾是部份那些小店们的支持者。

Simply Thai
千禧年前后,在东平路开出了这座城市最早的一间泰餐厅。而在这之前,在靠近淮海西路的一段,有一家极小门面的专卖各种从泰国及东南亚各地搜罗来的家居小店Simply Thai。仍记得在友人推荐下第一次造访那家小店,在那里淘到的四个玻璃餐盘,暗绿色的正方形,四角微微翘起,很厚重的质感,一看就爱不释手。Simply Thai店面虽小,但各式雅致的家居物件以及店内的布置却让人流连忘返,自那以后就成了那里的常客,忍不住时常会去看看有没有新货,尽管那间店就是那条路孤伶伶的一家,但仍让我乐此不疲。不久,东平路的Simply Thai餐厅开业,每次去吃饭总是在事后想起又忘了问是不是一个主人的两间店,直到那次回去,特意避开用餐高峰,可餐厅依旧人满为患,最后想着下次再来吧却殊不知,那却是最后一次。如今,这间餐厅永远不会再在那个地方,而我最喜欢的那个很精致的木雕,也不知道还会在哪里再有缘和它相遇。

Zen
一间前店后咖啡馆的精品屋,二十多位设计师及艺术家授权的衍生产品,一众杯碟壶中西融合于小小的店面里,而多数设计又以本土元素作为立足之本,每每走进这家安安静静的小店,总会让我不断想到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间小店能在城中立足并做出知名度,多依赖于这些设计作品和其精巧的制作,我收了这间小店很多东西,当然,也有最具争议的一个雪茄盘,真的一眼就超喜欢它极正的颜色和设计,想着可以作为众多的装饰用途,虽然或许因为四边描金而价格不菲,但还是因着设计和颜色而让我毫不犹豫收下,只是后来却被一位友人抱怨,于是,现在只好继续委屈做我的进门放钥匙的盘子,有时还会想起她遥遥的抱怨,让我都有了一定的“心理阴影”面积。

D.O.C. Itanliana
最喜欢的一间意餐厅。食物不错,餐厅的设计和布局还有氛围也非常吸引人,用葡萄酒瓶做成的桌灯,可以随时内外相连或闭合的落地窗,还有许多的细节和其用餐氛围,都让人心生莫名欢喜。这间餐厅,是如此适合在春夏,坐在那里吃饭聊天发呆浪费时间,而个中心情,都能在那间餐厅得到消化。

Green&Safe
这是此次整体停业唯一幸存下来的小店,也是个人相对最不喜欢的小店。两层开放空间,集杂货铺菜市场烘焙屋餐饮区与开放后厨一身,自家农场会根据时令设置年度种植计划,主厨则会根据时令设置四季餐单,服务基本自己动手,不过实在喜欢不起来这间店铺,即使有次正好坐在二楼视野最佳的靠窗位子,边吃饭边看着未来的音乐人们背着各种乐器在对面进进出出,但终究还是无法喜欢这个嘈杂的用餐环境,仅作为没有其他选项又不得不吃饭时的选择。不过它的受追捧说明,每一个人的心性不同,喜欢的东西也必定会各不相同。

就在即将停业前,一台醉驾的保时捷跑车在一个凌晨从衡山路撞断Sasha's的大门和栏杆,并直接撞到主宅的门窗,导致三名顾客受伤,这个意外也迫使Sasha's不得不提前停业。

有时,生活就是如此,以为的习以为常,以为的亘古不变或永垂不朽,结果却也只是无常,有时甚至连一个告别的机会都没有,便突然消失在一个叫地球的海洋里。

在东平路小店们不得不结束自己历史使命的时刻,仅以此文感谢并告别曾经陪伴过自己许多岁月的小店们,也借此和2018告别。虽然这世间没有永不散之筵席,但不经意的相遇和陪伴,如若留下些许怀念,已算幸运,东平路那些给我带来许多回忆和快乐的小店们,我会把你们放于心间,缅怀。

让过去过去,让到来到来。

2019,新年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