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书店的气质

(2018-11-30 16:10:54) 下一个

自己是一个有时在某方面有点惰性的人。比如,相比那些喜欢不断发现新的好吃餐馆的美食达人,自己发现一个好餐厅,就懒得再费神,会经常去,还就那几个菜,以至于有一次在国内,好久不见的几位朋友一定要我点菜,于是我这个在某些方面的选择困难户,在盛情难却之下,又开始了想照顾不同人需求的唧唧歪歪磨磨蹭蹭的征程,(尽管后来才知道大家只是想看看我在这方面有无改进,当然结果还是令人失望)最后,一位最善搞笑的朋友很严肃地指着我对服务生说,这样,我来点菜,你现在就给她上一份酒酿小圆子,放她面前,一份不够两份,两份不够三份,吃到她吃不动为止!话音刚落便笑倒一桌人,所有人都知道我对酒酿小圆子的热爱程度,也把我活活气笑。又比如,朋友问想去哪吃,我随口说想去旋转餐厅看夜景,朋友问,有没有特殊喜欢的,我想也没想地报了个名字,结果,五分钟没理我,然后回来一串爆笑表情外加土后面好几个感叹号。几分钟后,把选好的两家让我挑,我还不死心地问那家被嘲笑的餐厅他们可否接受,朋友答要不你自己去吧,我们才不去。再比如书店,在写下这些时,我回望一下自己这些年来的足迹,在这里,只对一家门面极小的小书店情有独钟,因为那里的书和Barnes Noble相比,似乎更有专精度,更能吸引我,而在国内,那么些年,去得最多的唯一一家书店就是季风书园。写下这几行字的时候,心里都暗暗吃了一惊。

我也不喜凑热闹,城中大小网红店无数,都没有吸引过我的目光,更别说去打卡,唯独建投书局这家超级网红书店,却吸引了我的目光。因为它紧邻着北外滩,透过它的落地窗户,浦江最精华的一小部份景色就会尽收眼底,所以,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自然吸引城中潮人文青们纷纷前往膜拜这家很有气质的书店。室内书香,户外浦江,而我,却也终于没能免俗。

它的感觉遥远是不断阻止我前往的原因,却不想,方便的地铁早已将遥远连成了近邻。出地铁站前,特地问了服务人员,然而,一出地铁站拐个弯,就开始晕路,而可能周围多是办公楼的原因,路上很冷清。在一个路口见几位行人在等红绿灯,我目测了一下,就自作聪明地挑了一位穿着气质最有可能知道书店的貌似文艺青年问路,他却迟缓地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抱歉地说,“要不问一下度娘?”我看着他,脑子在使劲想,“度娘谁啊?怎么听着这么熟悉!我和这人不认识,他怎么会觉得我认识度娘呢?”他看我一片茫然没接话,便解释道,“我在这上班,家不住这,所以对这里不太熟,不过前面那个综合楼可能会是,因为那里更靠近黄浦江。没帮上你却知道了这里还有这么家书店。”好吧,看来这个答案还算接近,于是道谢以后朝前走。一路还在想度娘,直到几十米以后,才突然反应过来,不禁忍不住地笑,还好没直接问度娘是谁!!谁让我只想着谷歌了呢!

综合楼安静而空阔,一个转弯,黄浦江,东方明珠,上海中心近在可得,江上停着几艘游艇,整个空间除了我,再无他人。下午时分的太阳,懒散地从厚厚的云层里冒出一点点金色,而建投书局就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里。

推门而入,书局很安静,门口一个小小的卖咖啡的地方,想着拿咖啡找书实在不便,便也不装腔作势,迟疑了一下便直接拾级而上。

到了主楼层,一小圈逛下来,对这个潮流书店却似乎彻底无感。且不说它布局的七弯八绕,而且书局所选的书籍让我也莫名产生了一种隔膜感,除了看到那本自己喜欢的画家康定斯基的作品介绍以外,其他的连翻阅一下的热情和冲动都没有,这实在让我有点吃惊和暗暗沮丧,于是,我决定把主层面再好好逛一圈,就算看不出花一样的感觉来,那怎么滴也得逛出使劲见而钟情的感觉,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那么高的网络评分啊。然而,结果却居然是它的众多衍生产品吸引了我。不能否认,其中的一些衍生产品就如同它们奇高的价格一般,还是能让读者印象深刻的,比如,在一个大桌子前,我就被一套颜色非常漂亮的瓷盘困住了脚步。拿起其中一只,纤巧而雅致,而且是以前未曾见过的样式,现代的设计下透出浓浓的古意,虽然不喜欢里面的画,却依旧不能阻止整套作品带出的美感,而且也很有别于传统瓷器的设计和手感。

放下瓷盘,又开始不忘“使命”地想继续在书店里看出花一般的感觉来,但却无奈依旧无感,满心想到的却居然是那套瓷盘,于是便行随心动,返了回去。

逐渐的夕阳,正透过大玻璃窗折射进房间,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这套瓷盘上,被笼在一层温暖金色里的略微透明的瓷盘,也仿佛一下子因此而生动起来,从未想过会在书店买瓷器的我,那一刻却莫名动了心。找到服务生,一位可爱的小女生,她轻言细语地将产品介绍得清清楚楚,于是我开始说服自己,这是一家我不会再光顾的书店,虽然不是专业瓷器店,虽然这套盘子有点小贵,但相比我买的其他手工艺品,也还好啦,而从这个网红书店买一件我真心喜欢的东西带回家留作纪念也不错啊。

女孩很快去仓库拿了一套出来,由衷地说,这个新品有收藏价值的,而且又很别致。我莞尔,我并不信这套瓷器会升值,于我,只是喜欢而已。

拿着战利品结账,于是又发现,这个四层楼的书局,只有一个地方可以结账,那就是最底楼,也就是说,不管你买了多少很沉的书籍,你还是得拿着它们下楼到最底层结账,而开放的四层楼梯,对想逛书店的残障人士或者年幼小童来说是个挑战。

看来,这家店从设计到布局到选书再到一些细节,真的无法让我给出和网上那样的高评分,于是我暗自也愈发高兴可以将这套特别的纪念品带回家。

都说许多事要讲缘份,在建投书局之后,钟书阁的经历让我相信,原来连一家店都是讲缘份的。

最早的钟书阁远在松江,曾被冠以最美书店的美称,后来得知在滨江也开了一家钟书阁,于是在一个细雨蒙蒙的天气,和一位第二天下午就将远赴南极的朋友约了在附近见面,而我便特地提前两个小时去一探钟书阁的真面目。

书店坐落在一幢大厦的一楼,远远的就能看到黄浦江的南段。推开厚重的木门,迎面而来的尖顶配着黄色灯光的暖色调设计让人心里顿生明亮温暖的感觉,虽然可能由于布局所限,钟书阁也有点七弯八绕,但却生生让我感觉自己是走在明亮的书的隧道里,在这曲径通幽的环境里放松地选择自己喜欢的书籍。

不同于建投书局,钟书阁没有任何衍生产品,纯粹是一个卖书的书店,并不是说书店不能有衍生产品,而只是当衍生产品过多的时候,反而有了喧宾夺主的感觉。而钟书阁的设计,相比炫目的建投,它更多了一层简单的朴素,相比建投冷冰冰的高高在上,它却多了一份温暖和从容,或许这就是属于钟书阁的气质吧,而它的选书也很让我喜欢。在那片时空里,我终于找到了久违的季风书园的感觉,安下心来,一个一个书架慢慢看,不知不觉间,就挑到了自己喜欢的五六本书。

前几年,每次回国都会有一个箱子的一小半是那次回国买的书,后来虽然开始流行电子书,但每次看到好的纸质书都还会忍不住买买买。纸质书和电子书的阅读体验很不一样。我每晚都会刻意把书房的门关上,因为第二天再进入书房的时候,开门的那一刻,满室书香扑面而来,可以不夸张地说,那书香真的丝毫不比我最喜欢的香水味道差,甚至在某个节点比香水更迷人,而电子书,除了一台冷冰冰的电子设备,什么感觉都没有。而这个时代的发展,电子设备在带来无比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的弊端,它是一把双刃剑的挑战。

而现在的实体书店,面临着网络的巨大冲击,而季风书园就是这个极速变化时代里最悲情的代表。一座城市的文化地标之一,却只是因为承受不起越来越高昂的租金和网络的冲击,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所有,终难抵残酷的现实,而彻底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在一次和一位文化圈的前辈说到季风的时候,更是知道了季风背后后续的人和事,更为唏嘘。要在这极速发展光怪陆离的世界里站住脚跟,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这就如人类在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碎片信息时,不容易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也算是差不多的道理吧。

而我始终不能明白的一点是,当政府有那么多钱,可以去任何一个想撒钱的地方任性撒钱的时候,是否想过,在自己的国家,还有多少深山里的孩童们更需要这些钱的一个零头,让他们得以通过读书去摆脱贫困,去改变他们的人生,又有多少类似季风书园的文化地标,只需要他们一点点钱和政策的扶植,就可以比较安全地存活下去,就可以不从一座城市消失,然后做成一座城市的名片,一座城市的一个文化象征。

但终究,存在归存在,消失归消失,无论存在抑或消失,终有其发生的理由和价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哎呀亲,真对不住,这些天晕头转向得都没能上来!而且你真的好厉害呀,依旧能留言,我该怎么佩服你呢?
干嘛啦,不可以啊,我就想装着有点气质把文在那里挂几天,还被你嫌弃,你说你讨厌吧?不过时间过得真快,又到月底了,还是年尾,你可不知道,自打你上次写文说关于在外面旅行丢三落四的问题以后,我满脑子开始思路极广地不断由此无限联想到我和小偷斗勇的事了,如果开年还在想,就写下来,让你看看我除了装文青气质,还有超级勇敢气质的基因,到时你不佩服我都会很艰难很有罪恶感滴,哈哈哈! 谢谢亲的提醒,我争取不谈气质尽量一气呵成地来一篇哈!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还在气质呢?快更新!
祝等等圣诞快乐!平安喜乐!幸福满满的!:)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同学,这几天一忙活没能进城,刚刚已经把照片发给你了,希望你看了也会喜欢啊!:)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xiaxi的评论:真高兴见到你啊夏汐,我又把自说自话给你起的中文名写出来了。?
不好意思啊,让你绕路辛苦啦。我这篇文其实早就该完成的,只是一直拖拖拉拉,直到前晚,觉得已经十一月底,不可以再拖了,所以才一鼓作气完成,本想昨天中午时再好好修改一下,但总是不太满意,感觉有些意犹未尽的地方,真是让你见笑了!是啊,下次回国,有时间的话,去建投和滨江钟书阁感受一下吧,建投的地理位置的确超嗲没话说,网络评分也不错,只是我的个人体验无法如预期认为的那么高。钟书阁是我真心喜欢的书店,尽管它相比建投,更多了一份简单和纯粹。
很同感,季风在陕西路的离场非常可惜,我听前辈说以前最牛的时候,好像全市一共有三个最有影响力的图书排行榜,而季风的排行榜就是其中之一,可惜我对那段历史不是太了解。虽然只是一家书店的消失,但它的消失代表的是一段相关历史的终结。可能我实在太爱季风了吧,那些年,唯一一家几乎每星期都会去的书店。?
你总是给我好多的鼓励,谢谢啊夏汐,周末愉快!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xiaxi2018-12-01 19:01:36回复悄悄话好久没见了,问等等好!?
我是从书店那里绕过来的,我也喜欢书店呀!建投书局我没去过,钟书阁我只去过松江的那家,滨江的还没去过。下次回国会去这两处。等等的观察和思维能力都很强!季风书园关门真是太可惜了,就像这里的Borders 关门一样,心里很难受。网络对这些实体店的冲击太大了。?
这篇清晨我也是刚看到,抒情写意的感觉。等等好笔头,多多写啊,喜欢!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同学,我把照片直接悄悄话你吧,今天还没能来得及拍,表骂我啊!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云同学的轻功和翻墙技术,我再关门也没用,强大到无敌,所以我也就不再大惊小怪了,直接叹为观止好吧!有时人就是很奇怪,为了某一个原因而舍近求远,我在这里的那家小书店也不近,所以每次去都只能周六特地去,当然和你的岳麓书院的距离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而这不是你矫情,而是谁都比不过你的情怀啊!我能想象你抱着战利品时的那种志得意满的收获感,我每次从书店出来的时候,只要不是一无所获,绝对就是最快乐的时刻之一,那种简单的快乐,想想都美,而你那么大老远从岳麓书院买来的书哎,那真的是看看都无比高兴!瓷盘明后天拍了会放上来一下,我想你肯定也会喜欢的!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我也觉得书店很重要,每一个爱书人都会有喜欢的书店,会一去再去。我一个朋友最喜欢老家的一个新知书店,那是连锁的,照理哪都可以啊,她偏不,非要到离她家非常远的那家,书店所在的那条街在河畔,我猜她是喜欢那条河,买完书河边走走意兴阑珊。。。我呢,比她还矫情,我最爱的书店在岳麓书院里面,去一趟还挺不容易的,但是每去一次就感觉到精神上有了升华,现在对着家里一堆岳麓书社的书仍然很高兴。:)你也不秀秀那书店采买的瓷盘?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