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在这个世界相遇

(2018-08-30 15:26:06) 下一个

十多天前,读到网友相遇的一篇文章,来自同一座城市的我们,在不同的时间,寻访了相同的地方,那么大的一座城市,值得去的地方有那么多,但我们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一心想去的地方,在不同时间的同一个空间,留下我们的怀念和回忆。

看到相遇拍摄的南京西路华业大楼的照片时,心里还暗暗遗憾为何自己会错过,照片是华业大楼窗外的展览中心和尖顶上的那颗红星,在看到照片的那一瞬,我仿若回到自己的童年,夏日的晚上,外公帮我把小桌子小椅子放到大大的阳台上,那里,可以一览无遗地看到隔壁的大草坪以及和相遇所摄下的一模一样的展览中心和尖顶上的那颗红星。那颗红星伴着缓缓落下的夕阳,慢慢地亮起来,在一个个黑夜,这颗红星始终如夜明珠一般,在深蓝的天幕下熠熠发光,与天上的星星同辉,它也遥遥地陪伴了我童年的每一个日子。这些平凡的美好,原来始终在心里,不曾走远,只要一点点微弱的外力,它们就会再次如期而至来到你的身边,与你再次相遇。

而华业大楼,这么些年却一直未知它的名字,直到在相遇的指点下,才知原来是自己当年最熟悉的地方之一,心里很感慨,曾写下过华业大楼的点滴,也曾在回国时特意回去看过它,它会否知道到我对它的深情?

Shanghai Centre和曾经的锦沧文华酒店,太熟悉的两座城市地标建筑之一,虽然昔日的公司已搬去了浦东,但Shanghai Centre这座最让我心仪的城中城给了我太多美好的回忆。岁月流转,所幸她还在那里,也依旧在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里占据着地标性建筑的地位,几乎未曾改变。小时候天天看到展览中心尖顶上红星的地方,长大之后,却有缘可以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每天和它咫尺之遥,何其幸运!

走上南京西路宽阔的人行道,那也应该是浦西最宽最美的人行道了吧!特别是在寸土寸金的南西,想到曾经每天的黄昏,把自己融入夕阳或灯海中,那感觉,亲切又美好。这世界,能擦身而过的都是有缘,包括一草一木,包括那些陪伴和见证自己成长的建筑和马路。

(采自网络,只因为这张照片包含了已经成为过去的锦沧文华)

然而上次回国,无意间的一抬头,却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锦沧文华呢?怎么那标志性的淡黄色外墙,蓝色玻璃幕墙和娟秀的锦沧文华大酒店以及logo都没有了?成了几乎光秃秃的裸楼,无法置信的我马上走到工地,问工人,

“锦沧文华呢?”

“没了!”

“怎么会?”

“换主人了!”

“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这不很正常,有段时间了,你怎么才知道。”

道谢后,心情有点沉重地离开,又一个才短短几十年的回忆没了,友人对这一切已经司空见惯,反而责备说我太过感怀,但怎么就没了呢?我至今仍对此充满遗憾。

 

避风塘曾经也是我中午的食堂之一,虽然在安静雅致的南京西路,有着稍显突兀的热闹,但那份热闹却也是这条安静马路的一景,然后,也突然没有了,徒留空空的回忆。从南京西路常德路到南京西路陕西路,短短的三段马路,Always Cafe 没了,珠江饭店没了,避风塘没了,锦沧文华没了,下一个会是哪里呢?有时,很多的遗憾在于,你以为的一些存在会是理所当然的永垂不朽,所以从不会去想,有一天,当这些习以为常不在的时候会怎样,就像现在,拍下的只是现在的景致,但当你想看一眼昔日的避风塘时,才发现自己却不曾有过一张曾经的避风塘的照片,尽管那时有无数的机会,但总觉得它们会是永远的存在,何必去拍,然而你以为的永垂不朽,其实有时却只需瞬间便可失去,一切就都变成了过去,直到最终,连纪念也只能放在心里和脑海中,凭着记忆去默默怀念那曾经的样子。

那天,阳光正好,友人和我从南京西路出发,其实,如果不去特意走访一些小路的话,我们会很快走到我们的目的地,三角花园附近的餐厅,然而,一时兴起的我说是不是走访好久未走的几条路,于是,很快达成共识的我们开始了城市寻访之行。

陕西北路,每星期都会有一次,从办公室出来,沿着南西,走过陕西北路,去到我的目的地,季风书园,然后在那里逗留一个来小时。在陕西北路南京西路口,有一家景德镇瓷器店,想起曾经写过的,为自己新买下的房子,特地去那里买最喜欢的整套青花瓷餐具,一位阿姨进来,对营业员说要配几个黄色的小碗,看我在一边等营业员给我包装,便问我买哪种样子的,我就指给她看,结果她上下打量我一番,说,你怎么买那种样子的啦,那都是乡下人用的。至今想来都要不禁莞尔,那位阿姨可能早已经忘了这一幕,但我之后的每次经过都会想到这一幕,记得当时自己忍着笑,很认真地对阿姨说,是啊,我这不是刚从乡下特意进城来买吗!仍记得从店里出来时,华灯初上,自己实在忍不住,在猎猎的秋风里一个人忍不住低头哈哈笑不停的情形,外人看着肯定觉得这人有病啊。

这一路,曾经是最好的放松时刻,目送夕阳,迎接逐渐开启的路灯,感受生活的市井和喧嚣,那是和白天的生活截然不同的场景。

这次回去,一位朋友约了周末在马勒别墅下午茶,据说还是个米其林餐厅,但因为马勒别墅那天有婚礼不对外开放,所以就要从旁边一条毫不起眼的弄堂进去,到了门口犹豫,什么啊这是,但架不住友人的相劝,进去,原来真的别有洞天,而隔着大玻璃窗,不经意间还看到了一场隆重的婚礼,感觉未来婚礼摄影摄像师会不会失业呢?因为无人机已经包揽了这一切。

三轮摩托,当我这次在城市的街头看到阔别已久的它们时,思绪万千,以前看到过一位住在华山路乌鲁木齐路周围的年轻西方女士,高挑漂亮迷人,她将整台三轮摩托喷漆成粉红色,每天早上开着这台拉风的三轮摩托送年幼的女儿去校车的地方,成为一景。后来听说,早上那里的道路特别拥堵,而这位女士却屡屡违反交规,数次被警察拦下,每次违章,她都一再以自己看不懂中文为唯一理由,每回都态度嚣张得没法用她的漂亮来弥补。

想起我老板有一台军绿色的三轮摩托,以前每到周末,他就会和他太太一起,骑着这台摩托车探索这座城市,他们对它真是喜爱有加,靠着他,走遍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今年在他家看到这台特地运回美国的三轮摩托时,真是感慨万千,就像见到一位久违的老友般亲切,时隔多年,在异乡的土地,和他重聚问好。其实当年我也不得不坐过几次,尽管我一再表示不愿意,总觉得这么坐着招摇过市好傻,但架不住他太太的强烈要求,于是有几次一起出去,我就只好坐进那车斗,她超喜欢后座,好像因为我难得几次的加盟,便终于可以顺理成章地坐在后座一样。结果,有一次开在南京路往外滩的方向,在大光明影院门口,车流滚滚堵塞严重,我至今都记得,在滚滚车流里,旁边是一辆20路电车,大家都停在那里,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好奇的眼睛,回头看老板和老板娘,那么谈笑风生泰然自若,我却尴尬得真恨不得马上长出一对隐形的翅膀乘风而去。时光荏苒,但在这座城市,在这里工作生活的外籍人士,却依旧保持着这个简单的传统,执着地喜欢着这台古朴的三轮摩托车,在看到的那一刻,我再一次和曾经的自己,和往事相遇重逢。

走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点点夕阳西斜,阳光在树叶里穿行,风儿在耳边划过,安静的美好,让人难忘。
而这些马路,是记忆里的模样,安静的街道少少的人,浓浓的绿意梧桐深,走在这样的小路上,感受这座城市带给我的视觉记忆。

(采自网络)

香樟花园,我在以前的文字里提过,她曾是一座很有故事的老洋房,那一带周围,蒋宋孔家的花园别墅有十多栋,而这,便是其中之一。要说那一带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座香樟花园和汾阳路上的第一家Paulanar。其实,有故事的老建筑,最后似乎都有点殊途同归地走上了特色餐厅这一条路,细细想来,是真的遗憾。不过,不幸中的万幸,香樟花园在几经易主后还在那里,而另一个很喜欢的地方,汾阳路上的Paulanar却已经不在了,那曾是白崇禧的故居,被文化局一拍脑袋在十几二十年前租了出去,在历经几年打磨后,这第一家Paulanar成了这座城市的符号之一,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品牌,在文化局再一次的脑袋一拍后又没了,前年回去时特地去造访,却只透过黑色的大铁门看到了里面一片破败的人去楼空景象。
回到还算幸运的香樟花园,当时业主为了保护那棵1923年就种下的香樟树,便特意围绕着这棵香樟树建起了圆拱形的落地大窗,灰白的建筑,是我最喜欢的颜色之一,低调又内敛,更不用说玲珑雅致的整排落地大窗了,所以那里也就毫无疑问地成了我在国内时最爱去的一个地方。然而,虽然她有着城里最吸引人的环境,但却也有着城里最难吃的食物,而且是每换一个主人都一样很稳定地难吃,而且是很稳定地又贵又难吃,所以后来,不得不每次和朋友们在那里的相聚只会挑在周末的下午。而有时也会在周末的午后特地去那里,只为和自己发会儿呆,度过一周里难得的安静时光。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放空思想享受宁静的片刻,若隐若现的音乐,抬头看向窗外,是曾经安静的马路也不可避免地车来车往,只剩其几条支路才得以找到片刻的安宁,好在落地的大玻璃窗将喧闹彻底留在了窗外。坐在窗里看风景,却不经意间自己也成了风景的一部份。

而再多走几条街,就能感受到最浓的绿意盎然,在如此一个地段,能有这么大一座花园绿地,真是市民的好福气。记得小十年前,当我徜徉在伦敦的海德公园时,仍旧清晰地记得自己无比的感慨:多么难以想象啊,在这样的黄金地段,居然能有那么大一个公园绿地,伦敦人简直太奢侈了!而现在,在中国许多城市的黄金地段,也越来越多地有着这样鸟语花香的大公园!

这次借用了Eason的同名歌曲作为我这篇文字的标题。Eason深情的歌声,如熨斗抚慰过心,服帖而温暖。然而,以前看到的美美的MV以及其官网的主题曲都已经找不到了,很是遗憾,所以不贴也罢。

谢谢相遇促成的这篇文字,尽管前个星期就已写完,但迟迟没能贴上,再不贴,就是新的一月了!希望相遇的这份作业,她若看到,不会太失望。谨以此文作为自己对曾经的纪念,给自己,给相遇,也给对这座城市有感怀的朋友们。

在这个世界相遇,无论是人或物,能在这浩瀚的宇宙相遇,能在这广漠的世界相知或相惜,感恩,有生之年,在这个世界,与有缘的人和物或长久或短暂的相遇。

注:

http://www.virtualshanghai.net/References/Repository?ID=9

非常感谢网友diaoerlang的链接好分享,一个充满历史怀旧气息黑白影像里的旧上海,这些照片信息量非常大,那些曾经的城市一景,在黑白胶片里得到了永远的存在。谢谢二郎带来的好分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9)
评论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y0728' 的评论 : 好久不见啊小Z!《大鱼海棠》的所有配曲我都特别喜欢,在写此文的时候,心里出现的唯一标题就是Eason这首歌名,有缘的人和物,在广袤的宇宙相遇,多么美好,而这,也正是我想用自己啰里八嗦的文字表达的内容。
我听过《全世界谁倾听你》啊,我怎么写下的时候感到这歌名本身已经是很有意境可写的一篇文字?或许,我会用这歌名写一篇。文字能得到认同或共鸣是最高兴荣幸的事情了,谢谢你小Z。问好!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夏汐啊,请允许我继续自说自话使用这个中文名好吗?我好喜欢自己的这个发明。虽然中秋已过,但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啊,所以今晚我们还是可以举头望明月,延续这中秋佳节带来的许多美好,祝你今晚借着圆圆的明月,把相思遥寄给你的亲人们和朋友们!:)握爪夏汐!
zhy0728 回复 悄悄话 《在这个世界相遇》,就是一份缘分,无论与人、与景、与物、甚至与情绪之遇见,都有可能影响我们当时甚至之后的心情,这份文中的美好,也便是此刻我与它相遇的缘分了。2016年的“老歌”,换成了今日的新博文,恰到好处~,突然想起另一首《全世界谁倾听你》,秋日的风中,谁又在倾听这文的诉说,知音知己?
xiaxi 回复 悄悄话 等等,好久不见了,祝你中秋快乐!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foxsmart' 的评论 : 谢谢狐狸谬赞,不过不太正确哈,应该是有什么我擅长的?好像只有童话没别的了!好失败啊!不过我对自己是偷懒的“拖拉机”也深表遗憾,不好意思,以后尽力改正。
不写了,刚刚看到一叔已经就此写了一篇超赞的全面概括全面提升信心的博文,就是一群阴谋者的诡计,只为了颠覆一个在尽力为自己的祖国和人民谋福的总统,他们要自嗨也只能是短暂的吸食可卡因的后果而已,我就看他们装,边做自己的事儿,有时间便看看他们本色出演,不花钱看业余演员们的戏,特别是他们特别投入的时候,哈哈,可比好来污真实有趣得多了呢!问好狐狸!
redfoxsmart 回复 悄悄话 看来等等有不少故事,好奇那类题材是你不擅长的,可能就剩武侠了吧?但你更新太慢,你能写就应该多写。这几天闹得川黑自嗨不止的深喉,等等是否会写点什么?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大谢二郎!你给的链接太珍贵了,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网站,先前我先挑着看了十来张照片,却发现信息量好大,今非昔比啊!而且真的好巧,我第一眼因为好奇挑出的avenue petain,但不知道她是哪条街,去谷歌,没有,却直接跳出了衡山路的介绍,于是接着去找衡山路的原称,贝当路,那就是了,我的文里写到了衡山路,结果就被我一眼看到了曾经的衡山路旧貌,那时的小树现在已然成了遮天蔽日独成一景的大树,岁月的神奇!我把你的链接放到我的文章里去了,让喜欢这座城市历史的读者们都可以一睹曾经的黑白影像里最真实的上海。非常谢谢二郎的好分享!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西相遇' 的评论 : 相遇,我是不是好神奇,怎么就会在写评论时突然想到,还马上遥遥地第一感觉你可能会喜欢老家具,佩服一下自己,感觉太准了!那我们可能还在虹桥的某一间家具店相遇过?我在那些店的状态基本是进去了出不来。我真想把自己对青花瓷的热爱也降降温,我收了太多青花瓷物件,大大小小中国美国,所以你说到第一次在澳洲看到青花瓷时眼睛都不能眨,真是太理解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好开心遇到你!
我一会儿整理下旧文,分类名字已经想好了,城市 相遇,哈哈,我这是要把相遇进行到底,你这名字给我的灵感太多,这些天所有的用词只会在这两个字里兜兜转转了!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这种老派邻家小店都留在黑白老照片里了,市面上多的是千店一面大牌连锁店,还有就是装潢花俏像横店神剧里的那种:) 下面链接是一手老照片,可以过过怀旧瘾头。
http://www.virtualshanghai.net/References/Repository?ID=9
东西相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等等,我们好象是物与类聚啊,是的,以前在上海的时候也去虹桥路那一带逛家具店的。可以想象你在机场等机时还不忘买青花瓷的情景,记得,第一次在澳洲的商店里看到一大堆各种各样的青花瓷器,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遗留掉什么,现在,热度降下来了。 不好意思,上次在这里发的留言不小心发了二次,你可以帮忙删掉一个吗?我等会儿,于看你写的南西。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二郎同学,好巧啊,我博客的第一篇就带到过上咖,但因为是小时候依稀的记忆,也没进去过,所以没能细写。我有位家人对她推崇到无以复加,所以自小就一直对她莫名好感,只是之后工作在那周围的时候,那里好像已经没有了,听你的描述,真觉得好遗憾没能进去过,不知道现在会不会在其他地方继续经营着,觉得就这么没了好可惜。问好二郎!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西相遇' 的评论 : 八层裙楼的空中花园!那是我中午时常的据点之一啊,登高望远远离尘嚣,安静美好,我们是否早已在那时那里见过呢?我对那大堂也特别欣赏,记得以前有总统来访,一些住在公寓或在办公楼上班的美国人会自发去那里欢迎,有位妈妈和她两三岁的女儿,妈妈高高瘦瘦,小小的女儿,金色的头发,背后戴着一对大大的白色翅膀在大堂等待车队,真的像位小天使一般可爱,那一幕,至今都忘不了。我对青花瓷的热爱至今还未消退,你可能都不能信,当年我在希思罗等机时都不能忍地剁手买青花瓷盘,随身携带回国。我还猜你可能也会对中式老家具有兴趣,我曾在虹桥路一带很多的老家具店流连忘返。。。。。
我之前博文第一篇就是写的南西,前几天也有网友问我以前写上海的文章,我一会儿或许拿几篇旧文出来,只是那时候写的,可能就是很流水账,别见笑哈。
等你的南东篇,不用急,等ready的时候写,我可以等等等,谁让我是等等呢!隔空拥抱相遇,谢谢你的灵感促就的此文,只是篇幅太长了些,被好几位网友善意批评了呢。:)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铜仁路口以前的上咖,低调内敛,有黑白老电影味道,是当时市内为数不多的咖啡馆之一。
东西相遇 回复 悄悄话 等等,已经读了二遍了,太多熟悉的地方---上海商城东峰公寓,我读大学时,我家教的韩国学生家住那里,每个星期去一次,喜欢8楼的公共花园;锦沧文华怎么拆了呢!?上次回去的时候匆匆一瞥,以为是要装修呢。上海有太多的事情让人看不懂,市中心还有那么多的棚户房子不去拆,不作为。陕西北路,我也一直去的,景德镇陶瓷店,我也喜欢的,我也曾经狂热过青花瓷餐具。。。。。同样的地方,太多美好的回忆,谢谢你带我们再次走过南京西路,谢谢你博客里的致意。当你上次说要写南京西路的时候,我就想那么我可以写南京东路,我童年住过的地方,不过我还没有准备好。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见到韭菜好开心。谢谢鼓励,还好你不是昨晚看到,照片们全不听指挥东倒西歪出事故啦,早上知道才马上抢救过来的,哈哈!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分享,照片很美!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gzi68' 的评论 : 姐姐来啦,好开心!谢谢你特地把这句话拿出来,当时写的时候,有感而发便流露于笔端了,姐姐也是位性情中人呢,抱一哈子啊!嗯,每次回去,各种高兴,但大家就像对客人一样热情又客气,其实,很不想被特别对待,我是故乡的人而不是异乡的客吗,但不知不觉间却就是成了回国的客,有点点无奈!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豆苗啊,谢谢你,一早我怎么也无法把你留言说的四五张纠正过来,匆匆忙忙间就直接删了得了,让你们大早上的就做颈保健操,真不好意思,对不住哈。我哭一会儿!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一叔,你表那么自谦好吧?不是有句很流行的话叫过份谦虚就是骄傲吗?我得出的结论,往往自谦自己是乡下人或者小学都不能毕业的,结果却总是眼界宽广,学富五车的聪明人!:)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豆苗啊豆苗,我白天晚上在那里晃了那么些年,怎么就没能碰到你们呢?还是说我们联络暗号没对好所以没等到没看到?:)很可能我们在隔壁相邻的桌子吃饭,因为没对过联络暗号,所以错过了。但我们好歹还算是略微弥补了一下错过的遗憾,在异乡的天空相遇,有缘吧?
笑死,还冒出来老一代革命无产阶级,我外婆自小就和我说中苏友好大厦,一直到我在那一带上班,才逐渐纠正过来展览中心,但脑子里有时还会闪出中苏友好大厦,所以,你哪来的老一代革命无产阶级?装老装得笑死我了。但一段历史,如果能被这样一代代地记着,感觉其实挺好的不是吗?豆苗周末愉快!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夏汐啊,我怎么就那么喜欢我自己给你发明的中文名呢?一瞬间想到的,所以你就原谅我难得的自说自话吧!
好巧,我上次回去的时候,在桃江路吃完饭也想去那里小坐回味一下的,结果门口的小哥说改成火锅店了,真有点点失望,尽管好像是很有名气的火锅店,但总觉得sth.wrong,感觉不搭,火锅店不是多应该开在很热闹很有人气聚集的地方的吗?等我超级有钱的时候,我去把它盘下来吧,就做我一直想做的咖啡馆,哈哈!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对不起啊云同学,我要昨晚进城看一下你就不会强迫症发作了!后悔ing!
七,我和你说,那种傻是不可名状的感觉好傻,所以那天看到三台摩托九个人,在那谈笑风生等绿灯,真没看出来有啥可乐的,反正被围观的乐子我觉着一点都不好玩,当然,看他们怡然自得的样子,想到我前老板和他太太,都觉得酷毙了,我就尊重少数服从多数原理,就当自己是奇葩好了!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uckyyycat' 的评论 : 猫咪啊猫咪,谢谢啊谢谢,每次看到你总是很高兴啊很高兴!一会儿去你家等等看看你是不是还在继续冬眠!:)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下闲人'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好自在逍遥的网名!非常谢谢你的留言,很感动。其实每次听Eason的这首歌,心里总会掠过平静的温暖。谢谢你的美言,真是莫大的鼓励!握爪!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好啊,真是好久没见了呢,这也是篇在网友的触动下写就的文字,所以可能有很多感想在里面,谢谢你的鼓励,晓青周末愉快!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先景仰一下你的厉害,太久没贴图,结果昨天那几张图就把我贴晕了,你经常是每篇文里都有很多美美的图,厉害啊!
真的啊?你结婚时应该是Shangri-La,前几年变成了Ritz-Carlton,但我知道这个地方是历届美国正副总统国务卿唯一指定的下榻地,区别只是排场不同。那时美领馆商务处,英国和澳大利亚领事馆也都在那办公,她真的是唯一一座最让我心仪的城中城。
握爪菲儿,我们原来有很多交集的地方,锦沧文华,展览中心,现在想来,真想时光倒流。。。。。
lingzi68 回复 悄悄话 在看到的那一刻,我再一次和曾经的自己,和往事相遇重逢。
—— 妹妹好文笔!
回国好好玩儿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第一二张正了,不过第四五横过来了。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上海人大聚会,我个乡下人看不懂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天啊,怎么回事吗,一大早接到警报,照片在不同机器上显示各种姿态,马上飞奔来看,昨天下班前看到手机上的照片正常的啊,哭死!对不起各位读此文的读者,谢谢各位亲的留言,我先赶紧把照片调整好,稍后过来回复!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我看到倒数第三张照片时,脑袋很自觉地跟着白箭头转了一下,:))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满满的回忆,一切历历在目。南京西路,从常德路到国际饭店,我来来回回走了30年,咋就没遇见等等看看呢?难道是等错了地儿、看错了人儿?
那个尖顶红五星,我们老一代无产阶级一直称它为“中苏友好大厦”的,(暴露年龄啦)。周末愉快。:))
xiaxi 回复 悄悄话 很久没见等等了,喜欢你的上海美文。
这一带还算熟悉,看着就特别亲切。上次回去,看到香樟花园已经成了海鲜火锅店,据说换过几次了。
在那一带也看过几次西方人士违反交通规则的情形,确实很嚣张。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怕歪强迫症的人被你害惨了啊!
想不到你还曾经坐在三轮摩托的车斗里招摇过市啊!被围观了吧?!该!:)
luckyyycat 回复 悄悄话 美文!美文!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睡前读此文也如文中所述:如同熨斗抚慰过的心。谢谢分享回忆感悟相遇。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太多的痕迹,以往的过去。展览中心是外婆住的地方,锦沧文华和领导第一次认识在那里跳的舞,上海中心度蜜月,还有,还有。。。。。

谢谢等等让我们能够重拾记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好久不见,写得真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