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等等看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古树古宅之古宅

(2018-06-21 12:36:22) 下一个

古树抢救工作逐渐走上正轨,然而,马先生心里总觉得还有一种失落,而那种失落感,便是来自于散落在各村的曾经显赫一时的古宅。

由于年久失修,曾经倾注了人生的理想和对后人期许的古宅们已经破败不堪,全然失去了以往的风采。马先生团队了解到,甚至有接近五百年的古宅,只因村里孩子们扎堆玩火,把那座五百来年的精美古宅烧了大半,让人无比痛心。而随着未来水库的落成,那些古宅也都将随着村落永远淹没于水下,如果不抢救,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想起,便会遗憾终生,于是在这样的心态下,马先生孤勇地又做出一个决定,保护性地迁移淹没区古民居留作纪念,留住历史。

然而在团队调研走访过程中,他们发现有很多颇有历史价值的古宅早已破败不堪,而有的古村落人丁兴旺,只是缺钱少物,于是马先生当即决定专门从上海请来古建筑修缮队,由他来出资修缮,其中一个被修缮的古村古建筑群,修缮后更被评为江西省传统村落。

但是仍旧还有三十多座需抢救的古村落,还有不少古宅,处于无人居住,到处残垣断壁的状态,即将被水库淹没。

在古建筑专家的指导下,古宅工程队日以继夜,开始确认哪些古宅需要抢救,并且对准备迁移的每座古宅认真地绘制建筑图纸,对砖瓦柱石、门窗构件都严格地编号、拍照、建档,每块古砖瓦、每根木梁,甚至每一个隼都有专属编码,精心拆卸下来的一砖一瓦一木,都分门别类地存放,再有序运出,一栋古宅的构建标号往往都达几千号,但只有这样,才可以最大程度地确保在全部分拆后的未来某一天,这几十套古宅还可以继续在某一个地方被重新拼装起来。这样的工作量和专业度,基本超出能想象的范围。

原本只想搬迁几栋留作纪念的马先生及其团队,没想到搬迁中发现许多栋都有其独特的历史文化和不可替代的价值,都令人难以割舍。于是,马先生最终决定,继续追加投入,对淹没区有代表性的古宅,一律尽力抢救性搬迁,救一座是一座。

他回忆说,当时就是脑袋一热,只想保护这些古宅,先别让它们淹没在水库中,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在他的眼里,那些古宅比上海外滩的建筑历史久远,蕴含着中国古文化精髓,反映着古代文人的审美观,文化艺术价值丝毫不比上海外滩的建筑差。而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些古宅根据匾额,依照家谱,甚至还能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家族史。

许多专家,工程技术人员和建筑人员苦战在乡村民宅中,在停电停水,蚊虫叮咬,闷热难忍的条件下,风餐露宿,受累受伤,日夜劳作,直到2006年水库正式蓄水发电前,古宅的迁徙工作才陆续结束。

几十栋古民居受到抢救性保护,大量的砖瓦、雕刻墙板、石板、木质构建和其它需要保存的古建筑零件,被源源不断如数运到了上海,装满了租赁的几个大仓库。

但很快,马先生发现堆放在仓库中的古宅构建招来大量白蚁,必须尽快整理修复,让古宅重新站立起来。

繁重、精细的整理修复工作开始了。在古杉园林附近一个工厂巨大的车间里,古民宅的零件被一件件认真地记录在册并重新修复。绝大部分工作都靠人工来完成,而在修复工作中,也是插曲不断,比如工程人员惊讶惊喜地发现,只是因为抖动而裂出的一小条白灰的缝隙,正因为细心于这条古怪的裂缝,才得以将大批的被白灰掩埋的背后精美,得以重见天日,原来是当地的有心人,当年为了躲避文革时期的打砸抢而刻意将一些精美的横梁和墙面涂上白灰以躲过文革的打砸抢,也才得以使得那些精美绝伦的古建筑最终逃过一劫,再次焕发出原有的动人面貌。

多年前,曾经在上海,一位深谙我喜好的朋友特意带我去了一间湘西的餐厅,即使因为我不太能吃辣而颇有微词,但坐定后,朋友介绍说,这栋建筑,是当时的店主从湘西运过来的古建,然后在上海再重新组装。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听到然后亲眼看到古宅迁移之后的模样,当时只觉得朋友很有眼光,介绍这么个有故事又很神奇的宅子,但如此次这般,千多棵古树外加五十套老宅,用了整整16年的光阴,在未知未来如何的情况下被集体迁移,真的实在是太让人肃以起敬了!

看着画面中那些工人们冒雨拆除古建筑的画面,看着那一车一车被分拆的古建筑,从800公里外的抚州,千里迢迢运往上海,然后被小心地一一安放在一间间巨大的仓库里的时候,我对马先生的义举已经无法形容,但看到他在镜头前,却只是淡然地说,我只是希望,那些老宅和古树,不要毁在我们这一代手里,更希望这些老宅古树,可以一代又一代,以另一种方式,永远流传下去。

要问什么最难,我觉得是坚持最难,因为放弃实在太过于简单,可以随时随地,而坚持却是每时每刻都需要有着坚定的决心和坚守的毅力。而这个项目,前后跨越整整十六年,从02年马先生义无反顾投身到抢救古树古宅开始,到09年被高冷避世的安曼系发现,主动要求介入该项目,再到马先生用了五年的时间思考,最终拍板,而他对安缦最大的要求就是:让它们可以在这世间再好好存活至少五百年,所以,一切的设计理念,都围绕此要求而展开,今天的初具规模,几千棵古树被迁移并深植于上海的土地里,其中的28套古宅已被原样恢复,这样的壮举,仅仅只是因为有了马先生最初的热情和无比坚定的决心以及坚持不懈的努力。

我想,真正意义上的而不是口头行动的好人善人,总是有好报的,一直在上海寻觅与众不同地址的安缦系,在七年后的最终逐渐介入,从某种角度来看,是一种最大的意外惊喜,至少在财力和人力上,是促使该项目最顺利进行的最大保障。而马先生,在全力以赴投入抢救工作的七年后,从一位已经接近所剩无几的生意人,逐渐转型,最终成功地成为保护古文化产业的商人。

                                                (摘自安缦官方宣传图)

而在经历了短暂的离别之后,古树,古井,古宅,终于在八百公里外的上海,再次重聚。在新乡的土地上,它们再次焕发出青春的模样,听着那一棵棵一百年直至千年的古树们,随着风的吹佛树叶的摇曳而发出沙沙的动人歌声,心里是如此的安慰又安静,只希望他们在这片新乡的土地上,继续如此,这般安静地坚守下去,直到没有尽头的永远。

                                       (摘自安缦官方宣传图)

不是结尾的结尾:其实对于这个最终的结果,是喜忧参半的,如果这些古宅古树可以建成一个巨大的天然古建博物馆对外开放,那将是许多古建爱好者们最大的福音,然而,我也同样理解,在经历了七年的不断掏空之后,马先生已经没有多少能力可以一直如此这般地扩大抢救范围,所以,对于一直在中国寻找最佳独特地址的安缦系,从他们发现这个壮举直到最后成功介入,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但尽管如此,心里依然觉得有点遗憾。

直到最近,有机会和一位很资深的美国建筑设计师有机会说到这个项目,他曾经也是北京和上海几座地标性建筑的主设计师之一,而世界就那么小,我吃惊地发现,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位设计师,却居然是做了我最为诟病的一个很有影响却褒贬不一的建筑设计,我实在也是没忍住,表达了自己一定的遗憾,但同时却也很欣慰于这样的结果,他表示理解,但话锋一转,如果这个项目最终是完全对外开放的,那可能从社会效应来看会更好,但却不知道未来的这些古宅古树们的命运究竟会怎样,但正因为安缦的介入,才得以有了最好的设计团队和古建建设团队,请到了世界级的设计大师主导设计,而且由于安缦的管理和运作,所以,至少,这些古树古宅可以有一个相对最稳定最安全的未来,他说到这,我突然想到了中国的一句老话,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仔细想来,他是对的,那么,就这样吧!无论对物对人,只要TA们有一个安定的美好的未来,何必一定要去追究究竟该以何种形式存在才是最好的呢?只要远远地知道,一切安好,那就好。

想到此,释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梅子好啊,谢谢你来访留言,我们先热烈握握爪,我们的观点好相似,一方面特别敬佩马先生和他的团队可以在十多年的坚持里不迷失自己,坚持初心,其社会责任感真的让人心生钦佩,而另一方面,也的确是遗憾于这样的美好结局,不过我看了网友们的一些评论,我觉得可能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至少在技术财力方面都能够有最大程度的保障,这对于这些古宅古树应该是相对最安全的一个未来了,所以我最后的10%遗憾也就消除了。问好梅子!:)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等等好文,敬佩马先生这样的企业家,其担当精神和极强的责任感让人敬佩,与你同感,隐约中伤憾有之,虽说在新家上海又创下了几个之最,可总有点五味陈杂说不出的感觉,是遗憾还是小肚鸡肠自己也拿不准。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谢谢叶子同学谬赞啊,马先生和他的团队真的让人敬仰,我能有机会写下这个故事觉得也是一个必须,如果能让多一些人了解这个充满社会责任感的故事,于我而言,已是最大的收获。热烈握爪叶子!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等等,通過你的文章,我更了解你的格局,心胸,你就像那些救古樹古宅的先生們,對社會對居住的家園充滿責任心。thumbs up , 

問好等等,期望更多力作!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xiaxi,我那天看到你的文章特别感慨,可你却也是关门了。我很久以前好像听到过这个故事的三言两语,但完全不清楚来龙去脉,非常感谢你把这个故事那么详尽地写出来,让更多的读者们了解到老宅背后的故事。从这个故事里可以感受到,在保护文物的问题上,可以是没有国界的,这也让我对南希充满敬意,如果留在当地,可能不一定会有如现在那么好的照护。
我一直有着和你一样纠结的心理,觉得这么好的古物,就该留在中国的大地上,但后来再想,就如我文章最后所说,无论是对任何,有时候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或许只要远远地知道,TA们有一个安定美好的未来,一切安好,那就好。而且我知道,还有有识之士,专门转战在世界各大知名拍卖行间,只为流失在海外的古物可以回到中华大地,或许哪天我可以写一下他们的故事。
在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之后,我一直在想,一些古老的东西,应该会在中国的土地上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和善待,就如安徽省出台的政策一样,上至政府,下至民间,如果有越来越多的人重视这些历史的见证物,那么这种保护就会逐渐进入良性循环。而像马先生那样,从青年开始投入这项事业一直到中年,他为这个物欲为上的社会做了一个最好的榜样。或许哪天,可以为了一睹迪美博物馆而去一次波士顿,我想应该是特别值得也很有意义的吧。
扯句题外话,看到你的ID,我第一反应就总是夏汐这两个字,莫名的第一反应和喜欢。问好xiaxi!
xiaxi 回复 悄悄话 那天出门在外,在首页上看到这篇文章,因为喜欢建筑而被吸引进来。马先生和他的团队义无反顾投身到抢救中国古宅的实际行动中,读后让人感动、敬佩。不由想起去年看到的一篇报道,也是关于古宅搬家的故事。但说的却是中国在海外唯一一所完整古宅,20年前被美国的一个博物馆买下,拆下一砖一瓦,原封不动搬到美国的事情。当时读了那篇报道,一是敬佩美国人尊重历史,珍惜古物,不惜历时7年,耗资1.25亿美元,将中国古宅原封不动地搬到国外来保存;二是感慨我们自己的古建筑,却由美国人来斥资保存,否则就面临拆除,可叹,可悲。读到你的“古树古宅之古宅”感到可喜,中国现在也有不少积极努力保护古宅古物的人们,让我肃然起敬!当时想留言,但门没开,只好自己写了一篇感想。今天经过这里,点个赞!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轧摊忒,二郎同学这话看着既亲切又搞笑,而我下一秒马上出现的画面是,古树们心里默念,让我一棵树静静地呆会儿行吗,古宅们说,吵死了,啥时候才能过两天清静日子啊!谢谢,文章的意外收获,你们的留言,算是把我心里残存的那1%的遗憾也统统给扫没了!你这比喻也独特,就如你给川起了这么个绰号,笑死我了!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这对相关方算是长久之计,不然到黄金周长假还不轧摊忒?有时出于善心,未必有好的结果,而看似不近人情的做法,倒带来正面结果,像欧洲难民问题,默大婶们爱心泛滥,结果是本国老百姓吞苦果,还硬要波匈捷分担,可这些毛子铁锤帮的老伙计不理这茬,不图虚名,保护本国利益至上。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豆苗啊,我们都知道,一叔有时爱耍大牌,他只肯演男一号,或者就当让男一号体验生活好了......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豆苗啊,怎么可以这么巧,今天我在城里读到一位博主xiaxi写到了这个故事,真是太有缘份了呢!我之前只是非常模糊有这个故事的轮廓,但今天读了她的文章后才了解了所有的来龙去脉,真的不容易尽管我也有同样的感慨。其实我觉得以前对古物的不太保护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不但是有你说的民间不信“保护私有财产法”,还有因为不了解所以不重视,因为不重视也就无所谓的现实,外加文革毁了太多的文物。豆苗啊,你又那么多点点点,想让我继续浮想联翩吗.....我也学你点点点,哈哈!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谢谢一叔来访留言。这算不算一叔也给我指明一条发展的道路呢?那我去问问土豆,如果土豆不耍大牌,如果我真的也能旁白改编出有我们中国特色的这个故事,如果哪天又一不小心真得了IDFA的纪录长片奖,我肯定必须第一就狠狠感谢你这位伯乐啊!:)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之岚' 的评论 : 没错,完全同意,安缦系的介入,无论是对安缦集团,还是对马先生和其团队这么些年的付出,抑或是对古树古宅的现在和未来,的确都是一个三赢的局面,而且安缦的介入,把整个的定位也设定到了最高阶的层次,这也就意味着古树古宅将会基本无后顾之忧地被好好照护,而古宅也只会被真正喜欢中国文化的客人以及全球的Aman Junkies使用,所以对这样的结果,的确应该是最好最合适的了。就如你所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颇有历史感的古物,其实这真的是件大好事,这也意味着或许会有更多的人关注和参与到保护这些有价值的古物行动里去。在欧洲,那么多的古建古物被妥善保护,我想,在中国,当越来越多的人们有这样的保护意识之后,或许就会有更多有价值的古物得到重视和保护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rstuncle' 的评论 : 我们早就合作几次啦,最近缺一个负责举录音杆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保护古文物的问题,想起很久以前一对美国夫妻把中国一个古宅带回美国的事情。中国,归根结底,估计大家并不相信“保护私有财产法”吧,…………
firstuncle 回复 悄悄话 你是不是CCTV古文化记录片的编导啊?让土豆当摄影师这个做旁白会是个很好的文化记录片。文字功底和叙述能力很强,学习了。
云之岚 回复 悄悄话 安缦系介入能够吸引人气,对他们而言也是一项很好的投资,对古建的保护也能起到关键作用。其实现在中国人很喜欢古物,文玩,古建应该也在其中,看那些文化人喜欢穿着布衣芒鞋戴着各类紫檀沉香手串儿之类的,不能算故意附庸风雅,而是真心实意的喜好,所以如果这个项目宣传到位,马先生和他的团队是能够十分耕耘十二分收获的。看图中那块地方氤氤氲氲的,感觉真是风水宝地啊!:)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豆苗同学这一点点点点,我就开始要浮想联翩了,哈哈,你说得极是,其实对外开放,如果定价过高,注定门可罗雀难以维持,如果定价不高,客流量太大,很可能就是对古树古宅的伤害,而且也会使得古树古宅的未来变得不甚明朗且充满变数,若是这样,就会是耗时那么多年投入那么多人力财力后最最大的遗憾了,所以可能目前这样的情况才应该是最合适最好的了吧,只是这六千到八万一晚的价格,又有多少人愿意承受并且得以见到其庐山真面目呢?这就是我纠结的遗憾吧,但每每想到这是对古树古宅一个可能的最好的保护,心里也就释然了。:)谢谢豆苗来访留言!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谢谢蓝天姐来访留言,是啊,我也很喜欢做实事的人,但有时候做实事的人反而更容易碰到许多许多的困难,就如文里的马先生那般,但他靠着坚定的毅力和坚持,最后还是成功了,无比欣慰!:)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一直佩服这种即是脑力活,又是体力活的行业。“如果这个项目最终是完全对外开放的”,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啊,……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才看到你这篇好文,我喜欢做实事的人。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忙完过来开评论。给菲儿和过客美眉上茶。

等等看看 2018-06-22 11:46:21
回复 '过客手笺' 的评论 : 谢谢过客美眉来访留言。这两篇文也是我当时看完片子以后特别感动写下的,总想着一定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个人的力量可以很渺小,也可以很伟大,而马先生用他自己的行动,显示了一个公民超强的社会责任感和小小的个人,因为这样的社会责任感而爆发的巨大能量。其实这篇文我写完放了一点时间,总觉得有点词不达意,这次是几乎又推倒大部份重新写了一次,总觉得这样的人,很值得我用120%的热忱去表达,嘿嘿,表笑我啊!谢谢你喜欢那句话,这也是我当时写到的时候自然想到的有感而发。:)

过客手笺 2018-06-22 05:28:14
回复 悄悄话 在首页读了你的新篇《古树故宅之故宅》,实在写得太棒了,又找到这篇来读,谢谢这样的分享!
我也喜欢你在新篇里的那句话—— 真正意义上的而不是口头行动的好人善人,总是有好报的。

等等看看 2018-06-21 16:26:36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和你一样,很喜欢和敬佩这样有担当又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多一些这样的人,地球和人心都会越变越纯越变越好。

菲儿天地 2018-06-21 14:51:5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1等等好文,敬佩这样的人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