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沙漠里的一片海市蜃楼

世界太大了,书本里读到的未必都是真相,出去看看才知道。
正文

秘鲁:遥远的南美国度,安第斯山脉中神秘的古印加文明

(2018-10-03 19:29:16) 下一个
 
 

多年前在新闻纪录片里第一次看到秘鲁;首都利马的欧式建筑和海岸高速公路令人影响深刻;而博物馆里的文物,特别是金黄灿灿的古印第安人面具又让人感到神秘。前几年天空之城“马丘比丘”被列为新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印第安人的高原圣湖“的的喀喀”的奇观也被更多的世人所关注。

多年以来一直想前来一看, 行程计划了好几年:九月上旬是来秘鲁旅游的最佳时段。夏天假期过完,欧美游客人数大减;机票,酒店价格下浮,购买景点门票和车票不用提前。这时雨季还没来临,温度适宜,天高云淡。

首都利马,一座九百多万人的大都市,在南美洲西班牙语国家里最大。1535年,征服了土著印加王朝的西班牙人在此建城,统治一方殖民地。老城区聚集了欧式建筑,富丽堂皇,风格多样,很像一座西班牙南部的城市,值得细细观赏。毫不意外,老城区已被列为联合国文化遗产。

老城区的主广场(以前称为阅兵广场)被称是利马的诞生地,也是最重要景点。总统府坐落于广场正面,巴洛克风格的建筑,权威庄严。每天正午12点的卫兵换岗吸引不少人观看。身着亮红色礼服的卫兵列队正步行进,吹吹打打,仪式感很强。可惜游客只能隔着栅栏在远处窥探,据说卫兵数年前遭到过恐怖袭击,余悸未散。

广场周围一些亮黄色的建筑很醒目,与其它的建筑反差很大,是明显的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地区风格。深色精致木雕悬窗是典型的北非阿拉伯式样。这座大楼是利马的市政大厦。

在15世纪之前北非阿拉伯摩尔人侵略占领西班牙南部长达七百年,留下了深深的文化烙印。西班牙殖民者又把这阿拉伯的风格带到了美洲大陆。

圣马丁广场坐落于老城区的南面,为纪念19世纪南美洲西班牙殖民地独立运动的领导人何塞·马丁而建。广场不大,有花园装点,马丁的跨马铜像立于中央,四周的欧式建筑典雅。

往圣马丁广场南走几条街区便是宽广的共和广场(Paseo de la Republica);花园环绕,布满了反映秘鲁人文和自然的青铜雕像。正北面是一排法式古典风格的罗斯福宫。

秘鲁最高法院庄重威严,立于共和广场的东面。

在广场的西面是一座绿地公园(Park juana akarco de damnert),有数座秘鲁著名的艺术博物馆,如有时间,值得参观。但花园的氛围或许更适合年轻人约会,老年人休闲。

位于圣马丁广场东南几百米的大学公园不可不看。这里是美洲大陆上最早的大学,国立圣马可斯大学的旧址。圣马可斯大学建于1551年,距今已有467年,比美国的哈佛还要早八十多年。

大学的钟楼立于广场中央,圣马科斯和其他先辈学者的雕像排列成行。未入课堂,先闻书香。

老校区由几个色彩不同的庭院构成,分别以花名命名;鸟语花香,闹中取静。置身于此,只想手捧书本。

老校区现在是座博物馆,呈现这所大学几个世纪以来的发展和变迁;培养学者的荣耀,知识的积累和沉淀。

秘鲁是个天主教国家,在利马教堂随处可见,最著名的可能是老城区的圣弗朗西斯科修道院。原建于1674年,几次被地震损毁,又升级重建。主教堂为西班牙巴洛克风格,后面有北非阿拉伯摩尔式的庭院。

修道院收藏了几百年来秘鲁的天主教艺术,不乏珍品,令人印象深刻。最令人吃惊的是地窖里藏有两万五千多具尸骨,看了让人有点毛骨悚然。(这一切都不许拍照留念)

西班牙人带来的天主教完全征服了当地人的身心,信徒都希望死后葬在教堂地下,借助修道士的祈祷声升天。当然不是每人都能如愿,只有花大钱才能买到葬身教堂的特权。穷人们大都埋在荒郊野外,阴魂不散。

各种风格的天主教堂布满老城的街区,有些门面精雕细琢,值得驻足鉴赏。当然,在欧美的城市里教堂的建筑往往都是景点,看多了还是有点审美疲劳感。

不过老城区的小街小巷还是有许多看点,临街商铺和民居都是历史文化的呈现。这座建筑的门面气度不凡。悬窗格外显眼,用料考究,雕工精湛。走近一看,原来里面是秘鲁外交部大院。

有意思的是这里不出百米就能看到一家中餐馆,都叫 “Chifa”,也就是广东话“吃饭”。中国游客真不用发愁找不到地方吃饭。

老城区的北面是瑞马科河(Rimac River)。当年西班牙殖民者就是沿河建了利马城,可谓母亲河。或许现在是旱季,河床大部干涸,水体严重污染。河对面居住的是低收入群体,大部分是从山区来的土著印第安人。山坡上是大片的贫民窟,这在南美国家里也是常见。

在西班牙殖民者到来之前利马城区一带是土著印第安人的定居点,留下了不少遗迹,最著名的是土坯建的金字塔形的祭祀高台:胡亚卡普拉纳遗址(Huaca Pucllana),建于公元5世纪到8世纪,占地15公顷,高达20多米,规模宏大。秘鲁处在地震高发带,但这金字塔能存在一千多年是其结构的奥妙:土坯都像图书馆书架上的书一样竖着摆放,书本之间留有空隙,可以吸收地震波而不至于倒塌。可见印第安人的聪明才智,也真正接地气。

利马南部的米拉弗洛雷斯(Miraglores)属于新区;高档住宅楼沿太平洋海岸而建,收获日落余晖,美景尽收眼底。

秘鲁海岸线受北上的低盐度南极冷流影响,水温偏低,不适合海滩游泳。但利马的海岸线凉风习习,波浪翻滚,是冲浪和滑翔伞的天堂。

岸边有座著名的“爱情公园”,立有男女相拥接吻的雕像。这里也是情人约会的首选,面对晚霞倾述衷肠,忘记夜色早已很深。或许是有“爱情公园”的鼓励,利马的青年男女表现爱慕都很热烈。

古城库斯科(Cusco),位于秘鲁南部的安第斯山脉里;一座赭红色的城,充满了土著印第安人印加王朝的传奇,也见证了西班牙征服者对印加文明的毁损和殖民者对于古城的重塑。

在西班牙殖民者16世纪到来之前秘鲁和其它几个南美洲邻国的大片土地由土著印第安人的古印加王朝统治。古印加王朝发展出和欧亚大陆很不同的文明;没有文字,没有铁器,没有车轮,也没有牛马等大牲畜相助,全凭肩扛背背和双手创造出许多令人惊叹的奇迹,许多至今都是不解之谜。

城中阅兵广场上立有古印加王的铜像。

古印加人认为海拔3400多米的库斯科是世界的肚脐,也就是中心;印加王朝建都于此,以神兽美洲豹的形状规划都城,修建王宫,神庙和官邸,规模宏大,威震四方。

可是面对入侵的西班牙殖民者人高马大的骑兵,印加王的军队还是全线崩溃。公园1533年西班牙殖民将军弗兰西斯科·皮萨罗被这里的金银财富所吸引,带领几百名骑兵攻占库斯科。土著印第安人的平均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只有棍棒和石头兵器,从来就没见过手持长剑和火枪的“巨人”,更别提大炮和马匹。印加士兵以为是天兵天将下凡,不是逃亡就是投降。皮萨罗俘获印加王作为人质,勒索金银珠宝。得到宝藏后却又反悔,诛了印加王,也杀了无数俘虏。

占领库斯科后西班牙殖民者拆毁印加王朝的宫殿和神庙,用印第安人做奴隶在城中广场四周修建官邸和教堂,在城区扩展街道,修建桥梁。近五百年的重塑,古城库斯科在原来的地盘上逐渐脱胎换骨,华丽转身;俨然成为一座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小城,却也透出古印加王朝的背影。

城中心的阅兵广场(Plaza de Armas)是城市的精华亮点。绿草如茵,鲜花装点,古印加王的铜像亮光闪闪。广场周围独具印第安特色的低矮商铺和色彩艳丽服装的印第安妇女相映成趣。

广场上最醒目的是两座天主教堂:库斯科大教堂和耶稣大教堂高大雄伟。虽然几次被地震损毁,但重新扩建升级。教堂内部装饰富丽堂皇,(只能参观,不能照相)毫不逊色西班牙本土的大教堂。

西班牙殖民者明白:要征服一个民族和文化,最重要的就是洗脑。西班牙人首先拆了古印加人的神庙,强迫印第安人改信天主教。也屠杀了不少拒绝改变信仰的祭司和信徒。这一切也都很奏效,秘鲁现在是最虔诚的天主教国家之一。

被拆掉的最大印加神庙是城南的太阳神庙;西班牙人在基础上建了多明戈教堂。图片里黑色的部分就是太阳神庙的墙基,石块严丝合缝,体现出当年印加王朝工匠高超的技能。

多明戈教堂的后面是座安达卢西亚风格的庭院,北非阿拉伯式的廊柱装点。

现在这里开辟成了博物馆,展出不少古印加王朝的文物和遗产。巨大的黄金装饰板显示出当年印加国王的财富,也可能正是如此才吸引了西班牙殖民军贪婪的眼睛,招来杀身之祸。

这幅是古印加人的天象图,印加人有深奥的天文认知。在三千多米空气稀薄的高原观察夜空,繁星点点,银河浩荡,各个星座清晰可辨,自然会崇拜神灵远在苍天。

古印加人最高的神灵出现在白天,太阳神;也是这座神庙的主人。

博物馆内也现存一些太阳神庙的遗迹,花岗岩在墙壁里排列整齐。当年古印加工匠没有金属工具就能把花岗岩打磨的如此光滑,镶嵌的严丝合缝,不可思议。

天真的印第安学童也前来参观祖辈的圣殿,仰慕古印加王朝的神奇。

在库斯科的老城里随处可见古印加王朝留下的遗迹,花岗岩的墙壁更让现代人叹为观止。巨大不规则形的花岗岩如同拼图一样完美嵌合在一起,几乎没有缝隙,也用不到水泥和石灰。这些墙壁经历了多次强烈地震,完好无损。赞叹当年的“工匠精神”。

西方文明和印第安文明仍在互相打量,彼此欣赏。

老城区依山而建;石块铺地的小街纵横交错,上坡下坡。街面上布满了酒店,餐馆,商铺和礼品店;土著印第安人商贩身着多彩的民族服装走街串巷,吆喝生意。

在这里旅游最好是让自己“迷路”,信步观察小街边的建筑,每个路口都会有欣喜。一边是南部西班牙风格的民居,阿拉伯式的悬窗,设计巧妙,木工精细。另一边的建筑有点像中国西藏民居,似曾相识。也可能都处在高原,居住功能要求相似。

走进街边一座天主教修道院,庭院深深,闹中取静。但雕刻的房梁和蓝色装饰瓷砖感觉更像是一座北非阿拉伯清真寺。很有意思,在历史上许多时候文化的交流是由武力侵略来推进。

街边一副巨型壁画引人驻足:讲述着土著印加王朝的远古传奇和库斯科的前世今生,西班牙殖民者的血腥入侵和天主教占领土著人的灵魂。

但这里海拔高,空气稀薄,走路不易太快,喘不上气。好在老城里有许多小广场,喷泉装点,正好歇脚小憩。

库斯科现在已成为近五十万人口的城市,市区沿着山坡向外延伸。但城中盆地的老区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受到保护。

古城库斯科周围的安第斯山脉高原上散布着众多古印加文明的遗迹,圣谷(Sacred Valley)一带是古印第安人的家园。山区景色壮观,丰富历史内涵。土著先民在西班牙殖民者入侵之前的数百年里建造巨石神庙祭祀上天,修筑城池和居民点。

古印第安人引出山中的盐水,开辟出的层层盐田如同水彩画的调色板。不同深浅的色度表明盐水的浓度,最后晒干成为白色的食盐。

印第安人世代在此耕种层层梯田,种植西红柿,辣椒,玉米,花生和土豆等当地特产,养活着一方百姓。这些品种也被西班牙人带到了欧洲,后来来也丰富了全世界的餐桌,养活了更多的人口。

这里的背景是几座六千多米的雪山,景色壮观,也吸引了不少户外运动爱好者和登山家前来冒险。

但这里高海拔地区土地贫瘠,印第安人世代繁衍生息,至今仍是低收入群体。近年来秘鲁大力发展旅游经济,也给当地山民带来了一线生机。

秘鲁最吸引游客的景点是古印加遗迹马丘比丘(Machu Picchu)。马丘比丘位于库斯科西北八十多公里的亚热带崇山峻岭之中,被称为世界新的七大奇迹之一。 虽多次看到过照片,但只有亲临其境才能感到震撼;身处云端的天空之城,面对的是百年不解的谜团。

据说是由古印加王建于五百多年前,但印加人没有文字,无法记录确切年限。有学者说是座城市,也有说是军事要塞。不管怎样,能在海拔2400米的山顶上建造如此规模的城池,现代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这里几乎是垂直山体,距离下面的河谷600多米。要知道印加人没有铁器工具,没有大牲畜和车轮相助,如何将巨石搬运,打磨成型,又不用石灰和水泥却能将墙壁砌得严丝合缝。

这是印第安人的日晷,靠阳光测算时间。古印加人观察天象,占卜凶吉,有着深奥的天文知识。

周围的山坡上是层层梯田,据说当年可以养活上千人。可这是座石头大山,山上本无土,田里的土壤都是从山下背运上来,工程的艰巨超过想象力。

更令人不解的是这座天空之城不知为何又被遗弃。西班牙殖民军从来就没发现过这里,更没搞过破环和抢掠。古印加人没留下记录,专家学者观点不一。 野生动物回归原地又成了主人,直到1911年被美国耶鲁大学的宾汉姆教授重新发现。宾汉姆集资组织人工清理乱木杂草,揭开面纱的马丘比丘惊艳世人,也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最直接到达马丘比丘方式是乘坐从库斯科开来的窄轨旅游列车,八十多公里路途摇晃三个多小时。但沿途的风光绮丽,特别是在河谷地带美景不断,目不暇接。建议坐有天窗的车厢可以看到悬崖上的小径和远处的雪山。 勇敢者可以选择徒步“古印加小道”:七十多公里的崎岖山路要走三,四天;野营露宿,还要翻过4300多米的高山。但是可以想像完成之后的自豪和成就感。

马丘比丘山脚下有座小“热水镇”(Aguas Calientes),温泉水洗去疲劳和征尘。

秘鲁南部与玻利维亚接壤的地区是一片广袤的半干旱高原,雪山水形成的高原湖泊养育着不同的印第安人部落。

小城普诺(Puno) 以“的的喀喀湖”(Lake Titicaca)而出名。的的喀喀湖水面海拔3840米,面积8千多平方公里,是世界最高海拔可以通航湖泊,对岸便是邻国玻利维亚。普诺以周围的银矿开发而兴,近年来又随着的的喀喀湖蓬勃发展的旅游业而盛。

和其它秘鲁城市一样普诺城中心也有一座阅兵广场(Plaza de Armas),正面是一座天主教堂。这里海拔3840多米,空气稀薄,阳光灿烂,紫外线辐射很强。当地人皮肤晒的黑红很像在西藏。

傍晚时分看到当地的孩子们在玩足球和排球,颇为感慨。在这么高的海拔空手走路都气喘,这些孩子却能如此跳跃。难怪人家小国的足球队是世界杯赛的常客,女排也能进世锦赛的决赛。

普诺是乘船游览的的喀喀湖的口岸。靠近普诺的湖湾是一大片芦苇荡,生态环境丰富;水鸟做窝,鱼蟹成群。

湖上生活着一族土著“乌罗”印第安人,世代以芦苇为生:住在用芦苇修建的漂浮小岛上,用芦苇搭建屋棚,捆扎芦苇造小船为捕鱼和交通,也食用新鲜的芦根。可谓大千世界一奇景。

旅游业现在是乌罗人的一大收入来源。部落头人为游客演绎他们的生活起居,讲解如何用芦苇根建造漂浮岛,又如何固定小岛而不至于飘到对岸的玻利维亚。

游客可以乘坐草船穿梭于各个小岛之间,观察乌罗人的生活场景,购买旅游纪念品。

在土著印第安人的文化里“的的喀喀湖”被视为圣湖,因其形状像神灵美洲豹捕食的侧影。湖岸地区也是秘鲁古印第安文明的摇篮,历史神话代代相传。

登上湖中小岛塔基雷(Taquile)海拔4000米的山顶,方能欣赏的的喀喀湖的壮景,真正理解为什么当地人尊其为神圣。这里宝蓝色的湖水一望无际,蓝天分外湛蓝。岛上的土著印第安人与世无争,也只有敬畏神灵。

秘鲁之行对于这遥远的国度的人文地理,风土人情有所了解,对于古印加王朝和文化的印象尤为深刻。古印加人和古埃及人很像,都用着原始的工具却打造出让现代人都惭愧的工程。许多遗迹背后的高超技能甚至超出了现代人的想象,让人们不得不怀疑有天外来客相助。在秘鲁中部高原地区的地面上有一些巨大的图形,有奇形的鸟兽和人物。这些图形大到只有乘飞机从空中才能看清,不知是否在向天上的神灵求助。(下图是从网上借来的) 不管是否有天外来客相助成就伟业,但这些文明都毁于海外来的侵略。地中海对岸的古希腊和古罗马帝国废了古埃及王朝,大洋对岸来的西班牙殖民者也同样毁了古印加文明。看来民族的兴盛和国家的兴亡不能只祈求上天,要在地球上多了解和学习海外的发展。保守不求上进只有被动挨打,接受侵略者带来的侮辱。

旅游增长见识,但也不能忘了美食。秘鲁最有特色的美食莫过于切维察(Ceviche):是用柠檬汁腌渍的生海鲜,有鱼,吓,章鱼,海蛎子等等,再加生洋葱,煮玉米,秘鲁土豆和其它当地特产。按中国人口味不能说是十分美味,但也独具特色,值得尝试。最好在利马和其它沿海地区,最重要的是生海鲜的新鲜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