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沙漠里的一片海市蜃楼

世界太大了,书本里读到的未必都是真相,出去看看才知道。
正文

特朗普身后几股政治势力的博弈左右着美中关系走向

(2018-08-24 09:23:15) 下一个

 

                     特朗普身后几股政治势力的博弈左右着美中关系走向

特朗普上台一年半多了。这位美国第45任总统在国际舞台上翻手云覆手雨,颠覆了大部分美国传统的外交策略。大小事情喜欢发推特(微博客),噱头百出,让外国领导们措手不及。  对中国的贸易战也是出尔反尔,早晚不一。在中国对于特朗普的解读很热闹,评论不少;也有人视特朗普有百年不遇的雄才大略,有能力改变世界格局;许多人也担心他的目的是要把中国逼死。

观察特朗普一年多来的表现看他还像老本行:一个投机的房地产商人,和国内的房地产商人的风格没太大区别。对待国际关系就像圈地建楼盘卖房子;喜欢夸张造势,急功近利,机会主义,一锤子买卖。但他身后的几股政治势力却值得注意。

传统上讲美国总统在竞选时总是言语过激,在国内议题上多强调党派的区别激发自己的选民基础;在国际上把自己的问题都怪罪别国,最好树个外敌以激发全民爱国激情。但是一般当选执政后往往会向中间靠拢,做出些妥协,尽量拉拢两党的利益集团把事情做成。在国际上也缓和关系,继续把生意做起;因为美国人本来就是在赚全世界的钱,全球经济的操手就是华尔街和美元。

但特朗普却好像是一直处在亢奋的选战模式,一直对自己的基础选民喊话。在国内继续激化两党矛盾,咄咄逼人,废除奥巴马政府留下的政治成果,那壶不开提那壶。谁敢批评,马上发推特开骂,已向媒体全面宣战。在国际上特立独行,坚持“美国第一”,撕毁大多数美国签订的协议。就连传统“盟国”都不放过;大闹G7峰会,威胁退出北约。在贸易问题上更是大肆喊冤,好像全球都在占美国的便宜。退出了辛苦谈判十几年的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推翻实行了二十多年的NAFTA(北美自贸区)。拒绝替补退休的国际贸易仲裁法官,要将WTO变成名存实亡的空壳。总之,要将国际贸易变成美国和各个国家的单线关系,全然不顾全球化的制造业供应链架构。从全面征收进口钢铝关税,到威胁欧洲汽车业进口,威胁贸易战,各国对美贸易前景不明。

当然,中美贸易是首当其冲。在选战时特朗普就宣称“中国在贸易上强奸美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赤字国家,是美国最大的敌手。今年开始对中国下手,从钢铝关税开头,层层加码;中国也是同等回应,两国贸易布满阴云。四,五月份两国高层多次谈判,中国作出了实质性的让步,同意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和天然气已减少贸易顺差;也对外国投资的限额做了大幅调整。美国代表团回去后通报了“胜利消息”,也宣布中美贸易战要偃旗息鼓。特朗普特别给美国农民发推特报喜:说大量的农产品要销往中国。贸易商们都长松了一口气,华尔街的股市也积极反应。不料几天之后美国突然全面推翻谈判成果,特朗普也变脸发推特宣布要关税扩大加倍。出尔反尔如此之快让世界目瞪口呆。

其实这一轮对于中国贸易战的反覆无常正好反应出特朗普背后几股政治势力在激烈角力,施加各自的影响力。带领美国谈判的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来自华尔街,是典型的共和党内的自由贸易派。他深谙如何从国际贸易中获利;减少贸易逆差的最好的手段就是打开对方的市场,让别人买更多自己的东西。中国在这方面作出了让步,谈判自然有了结果。作为商人,特朗普开始对结果也表示认可。

但是在特朗普背后其他几股政治势力的目标则没有贸易这么简单:他们心中不再是贸易,重要目的是制约中国发展,让中国停留在为他们制造廉价的服装鞋帽,玩具家具的阶段;在电子产品方面也就是为他们作手工组装,不能制造关键器件,像芯片。他们最担心的就是“中国制造2025”。现在中国有了高铁,要造大飞机,又要造芯片,自驾电动车,机器人和其它高科技产品;这是完全是要和美国竞争。要这样发展下去,不出一,二十年美国就会失去GDP世界第一高科技的江山。

但最可怕的是随之而失去美元的地位。现在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借债国:巨额军费,到处打仗全是借来的钱;无度消费,巨额贸易逆差也是花别人的钱。美国人借外债不担心凭的就是美元;因为借你的是美元,还你也是美元,不怕货币崩盘;最多我再多印点美元。更何况只要我是世界霸主,人们都上赶着给我借钱,总觉得钱放在我这里安全。别的国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特别是那些外汇储备不足的中小国家。借了人家的美元就受制于人。美联储一上调利率,本国货币就崩盘,更别提美国再弄点制裁和你玩玩。看看最近的委内瑞拉和土耳其,一切都明白。

所以说特朗普改变主意是受到这些政治势力的左右。今年下半年又是美国议会的中期选举,关系到特朗普是否能够左右参众两院,继续推行他的政策。如失去参众两院,自己也可能面临被弹劾的危险;毕竟做了许多不光彩的事情,又谎言不断。现在特朗普正急需这些政治势力继续发威,怎么能不听他们的声音。

人们都知道特朗普是位共和党总统,但真正把特朗普推上台的主要不是主张自由国际商贸的主流共和党人,关键是一股从底层泛起的势力。这要从三十几年前的一次电视访谈节目说起,当时特朗普宣称他如果竞选总统必然是做共和党候选人。这位生活在纽约曼哈顿的富商花花公子的生活方式完全和共和党在美国南部和中西部宗教保守选民的道德理念格格不入。但他一针见血的指出:共和党底层的选民愚昧短见容易操纵。当时人们都视他的评论为戏言;他选总统?天方夜谭!但是如今美国的“噩梦”已经如愿。

特朗普借助了几位选举“高参”从底层搅起了这股势力,在几个关键州起了作用。说起选举就不得不提美国的“选举团制度”:总统选举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在全国范围内一人一票起作用,而是以州为单位,赢者通吃。在许多东西部海岸发达地区州的民主党大幅领先的选票实际上是浪费了,而中西部几个州的选票竞争至关重要。

这些州被称之为“生锈地区”,是美国的钢铁和老工业基地,煤矿集中。这里许多老旧的产能遭到淘汰,煤矿也被天然气和其他清洁能源替代而减产或关门。华尔街的资本早就对这里失去了兴趣。在这里中低端制造业在成本上竞争不过亚洲和墨西哥;高端产品质量又不如德国,欧洲,日本,甚至韩国。汽车行业就是典型案例;昔日号称汽车轮子上的国家,现在三大汽车公司不是苟延残喘,就是被别人收购。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如不是中国市场的支撑,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可能早就破产了。

所以工厂不是关门就是搬家,留下一大批教育程度低,技能也不高的工人,大部分是白人。他们不求上进,怨气冲天,目光短浅,国外的事情一概不知。工会早已沦为政治工具,在后面混淆视听,煽风点火,误导工人,把矛头都指向外国。其实近几年美国并不缺工作,失业率很低 (最近创新低3.9%)。白领工作的空缺好多,像IT有关的行业就是如此。每年要从印度引进大批电脑程序员和工程师。接电话服务的工作也都转到印度和菲律宾等能讲英语的国家。 一般服务行业的职位也有很多,但主要是在东西部发达地区,在那里许多商家也不得不雇佣墨西哥和南美非法移民。但这些人不愿搬家,又嫌工资低,怕幸苦。他们高不成,低不就,怨天尤人,自暴自弃,滥用类鸦片(opioid)毒品,也被戏称为“白色垃圾”(White Trash)。

那些选举高参意识到这些人的怨气就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利用起来可以颠覆政局。其实在政治斗争中,对于政府的怨气远比满意的威力大的多。特朗普最重要的高参就是被称之为“黑衣宰相”的班农(Steve Bannon),因他喜欢穿深色衣服而得名。此人城府很深,混迹过许多领域,政治上也是从左翼的肯尼迪民主党转到共和党内极右的民粹主义,带有明显的种族主义色彩。他从事媒体和影视业多年,熟知宣传的影响力;尤其对是那些教育程度低,视野狭隘的群体。制造族群,社会阶层的隔阂和仇恨是最有效的手段,事半功倍(和中国的阶级斗争是异曲同工,一抓就灵)。在国内他批判东西两岸的白领精英背叛了基督教义精神;指责华尔街的大亨们(暗指犹太人)欺骗中西部地区穷人。在国际上矛头自然指向中国,指责中国人抢了美国人的工作,呼吁高关税制裁。

其实他的政治动机更为阴暗,是要建立新帝国美利坚。也就是特朗普高喊的“要美国重新强大!”。班农讨厌国际组织限制了美国的威力。他认为只有美国单挑任何国家才能显示出自己最强大。他看欧盟很不顺眼,视欧元与美元争宠。他现正在欧洲建立组织策划瓦解欧盟。当然在他眼里崛起的中国的是对于美国霸主地位最大的挑战,而且发展的比预料的快。他的焦虑感加重,力主全面围堵和遏制中国。可以不择手段,包括联合俄国,利用台湾。所有这一切都体现在特朗普近期的表现。

班农思路敏锐,但锋芒外露,作风粗糙。作为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官在白宫也就呆了一年,主要是种族倾向不时外露,和特朗普的犹太裔的商人女婿库什纳不能相处。 但是在外围他继续为特朗普发展粉丝,呐喊加油。对于特朗普的影响力没有减弱,尤其是在当下的中期选举高潮,只会加强。

另一位高参叫纳瓦罗(Peter Navarro),白宫的首席贸易顾问,是个三流的经济学家和失败的小政客。此人不安于学问,总想出名,在加州以民主党身份参加过五次地方选举,均以失败告终。它的特点是常提出一些荒唐片面的论点,无限夸张,耸人听闻。他前几年写了本书:《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 也拍成了电影:宣称美国的工业是被中国整死的,在老工业区“生锈地带“引起轰动;助长工会对中国的仇恨,搅动了“白色垃圾”,为特朗普当选助了大阵,立了大功,也随即入住白宫。就是这位纳瓦罗在北京谈判时与财政部长姆努钦吵架骂娘,要阻止达成妥协。回去后向特朗普告黑状,终于推翻了达成的协议。

共和党内的另外一股势力就是“新保守主义”;虽然在特朗普竞选时不是太热情,但现在积极利用特朗普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在许多议题上有共同之处。这股势力的代表人物是几位南部州的参众议员,军火工业是他们背后的利益集团。现在美国真正的支柱产业就是军火工业;当之无愧,世界第一。军火工业第一需要的是敌人,第二是资金。没有敌人,军火工业就要关门。冷战结束后军火工业出现过一段小低潮,但美国政客制造敌人的计划没有停过。俄罗斯又回到了名单的榜首。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中国培养成新的头名,但这还要看中国怎样配合。当然敌人名单很长:包括伊朗,朝鲜,还有许多东西特朗普看不惯的“屎坑国家”(shithole countries)。

有了敌人,资金不愁。今年刚通过的国防预算又创新高,包括要建立太空部队,把钱撒向星空。一般来说共和党多强调控制政府财政开支,但在发展军火工业上则是全党一致,好像也不再发愁债务缠身;更别提现在又有了一位要在白宫前大街上检阅三军的总统。另外美国每年发给盟友国家的许多外援美金大多数又用作购买美国的武器装备,实现了资金回笼,也变相成为政府对于军火工业的赞助。当然特朗普也呼吁外国盟友要多花钱买美国武器。中东的石油国家就给面子,买了不少。特朗普最烦的就是欧洲北约国家花钱抠门,说好的国防开支不兑现。今年的北约峰会上特朗普就翻脸了,弄的大家都很难看。英国,法国息事宁人,派几艘军舰跟你到中国南海转转。

现在大家逐渐开始明白:中美之间的矛盾不再是贸易问题,更不是进出口赤字。其实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名单就可以看出:大都是中低端制造产品,而且多为劳动密集型。这些产品不可能再回到美国制造,别的地方一时半会也买不到,至少不会有如此大量的产品,价廉物美。如果真要增加关税,不出半年美国消费者就会感到疼痛,怨声载道。生产企业也会因为供应链断裂,乱了套。就在这周美国商务部对中国产品征税的听证会上已经是反对声一片了。主流媒体也改变了腔调,从高调为关税喝彩变成报道美国消费者的担忧和业者的抱怨。特朗普也明白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会丢了2020年想连任的希望。

但是如何对付,遏制中国仍是个难题,远不是提高关税这么简单。中国已经从世界工厂变成全球最大的市场了,在许多消费领域都是世界第一:汽车,手机,电脑,机器人,农产品,娱乐消费,餐饮,旅游业等等。在其他领域也很快就变成第一:像民航和商业飞机,药品,医疗服务及设备和器械,金融保险业,和许多其它高端服务行业。就拿美国通用汽车公司(GM) 来说,它最大的市场不是本土美国,而是中国。美国农民每年卖给中国大批大豆,玉米,猪肉,水果;波士顿的龙虾也早就上了中国人的餐桌;中国成为海外最大的农产品客户。美国的绝大部分的500强企业都在中国开展业务,大把赚钱。

对于华尔街和美国商界来说:中国就是百年不遇的商机,华尔街最感兴趣的是中国潜在巨大的金融,保险市场,不可能离去而拱手让给欧洲和其它亚洲竞争对手。他们要的正是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北京所谈的:扩大进口美国产品,放宽对美国公司的投资限制。商界的钱支撑着美国的选举:从总统,议会,到地方。他们的游说能力很强。

还记得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下令美国公司断绝给中兴公司(ZTE) 供应芯片,中兴马上就面就临破产。这当然这也把中国人从 “厉害了,我的国!”的美梦中惊醒。但是后来不知为何特朗普好像突然发了善心,说为了中兴公司的几万名员工的饭碗,罚公司一笔款,可以继续供应芯片。人们都以为是中国人的求情起了作用;但其实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比谁都着急,积极游说了白宫和国会。中兴是高通的最大的客户之一,要买五亿多美元的产品,而且每年大幅递增。如果丢了这笔买卖当年的账面就很难看,更别说丢了这个客户就如丢了个大市场。如果中兴咸鱼翻身,赢家必然是日,韩和台湾的芯片制造商。要知道中国每年要购买全球产的60%以上的芯片。

但现在特朗普的白宫里大都是些极端的鹰派人物;以前几位相对温和,务实的要员不是自己辞职就是被炒鱿鱼。现在的国务卿蓬佩奥是前中央情报局长,有着很深的军方背景。他的世界观就是寻找敌人。新来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更是位炸弹型的人物;曾是小布什的联合国大使,当年力主攻打伊拉克,又多次提议轰炸伊朗和朝鲜。新上台的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是个大嘴巴;以前在电视台做评论员,满嘴跑火车,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样一个白宫班子明显就是要和中国来强硬的。据说背后更有高人指点。听说当年帮助尼克松总统打开中国大门的基辛格要帮助特朗普演一出反串的“三国演义”,把当年联合中国对付苏联的戏换成联合俄国遏制中国。

只可惜特朗普当下正被“通俄门”事件调查闹的心烦意乱。就在前天两位2016年总统竞选班子的核心成员分别认罪和定罪,独立调查官穆勒布下的包围圈正在收紧。民主党人更是步步紧逼揪住不放。本来就在意识形态上与俄国为敌,仍在记恨普京的情报人员在竞选关头揭露希拉里的丑闻,暗助特朗普当选。有军火工业背景的共和党”新保守主义“派也不干。少了俄罗斯,敌人名单的份量会大减。军火生产,尤其是最尖端的产品开发,像核打击力量还需要俄国这样的对手来刺激。另外,俄国还在占领有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这是几位”新保守主义“议员经常提出抗议。

当然普京大帝也不是傻瓜,不会成为美国人手中的棋子;谁知道下一任美国政府又会变成什么。何况特朗普现在就在破环俄罗斯和欧洲的能源交易,也只有中国才可靠大量购买俄罗斯的能源。

现在的局面就是美国朝野对于中国的快速发展和崛起都很焦虑感,但也没有一致的方案加以应对。上届民主党奥巴马政府就试图全球布局遏制中国。在经济上联合亚太地区成立TPP,把中国从亚太贸易中边缘化;在军事上军力重点向亚太转移,建立几条岛链封锁中国。民主党的战略是步步为营,以“民主和人权”为名占领道德和舆论的制高点,建立国际同盟,把中国逼进笼子里。但似乎布局的速度跟不上中国的崛起;中国发展带给世界的经济利益诱惑实在太大。

但特朗普的风格是到处得罪连盟友,不计后果。这让许多美国和西方的智囊学者都很着急,认为特朗普的单打独斗成不了气候,无法围堵中国;更让人疑惑的是不知特朗普到底想要什么。不管怎样,中美的关系在一段时间里会越变越糟,随之而来的是限制中国在美国科技领域的投资,限制中国学者专家来美国学习交流。

现在特朗普还在享用着前任奥巴马政府留下的周期性的经济繁荣;可以往自己脸上涂金,忙于中期选举,也可以胡折腾一阵。不出几月贸易战的负面威力就会显现,或许引发经济衰退。到那时特朗普或许才会真正理解当年克林顿总统选战是的一句名言:“蠢货,经济最重要!”(Stupid, it’s economy!) 

或许特朗普也等不到那一天。没准当下进行的“通俄门”调查那天突然抖出一记猛料,特朗普也就被弹劾赶下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天山峪 回复 悄悄话 美国惧怕中国的最核心最真实的原因,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任何一个国家只要内部不乱,外部力量是很难有所作为。美国上下全国拧成一股绳,很难!平心而论,在没有外部挑战的和平时期,共产党各种手段办法的确不咋地,如同和睦相处的两家,厚道民主的家长是好,但两家打起来了,专制的家长一定能赢。共产党的宣传、鼓动和动员能力是不可估量的,聚十四亿人这样的举国之力,是美国惧怕的。想想朝鲜战争,二次大战洗礼的美国士兵遇见被中共武装了头脑的士兵,还是胆颤。可以预见未来的美中争斗中共产党领导的奇迹,但,世界大同了,没有了争斗,共产党的劣性就会显现并走向灭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