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屋

不再有太多的追求,活着就好。
正文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二》秋天来了

(2017-09-14 10:49:55) 下一个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二》秋天来了

    
秋天来了,除了收获之外,我们也该休息了。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天净沙,心中长乐。有屋住,不笑无屋人。有田园菜吃,不笑胡适买菜做饭。修修补补,找老鼠洞补补,不补,老鼠会把种子吃光。寒冬一过,回春回大地。又会一个轮回。

    
我在把日子过成诗,过去一直没有感觉到,只觉得与众不同,直到最近读到南怀瑾的名句“九万里悟道,最终诗酒田园”才恍然大悟。我每天菜菜饭饭,面面菜菜,有油,但没有味精,有醋,但没有酱油,有大酱,但没有盐。我把西红柿煮熟当水喝,夏天把吃不了的的菜做成梅干菜,三腌三晒,冬天把大白菜做成酸菜。我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周末,我会有计划地去各国风味餐馆,多数情况下会外卖带回家吃。吃着吃着我会回想到当年在空军地勤灶抢包子的场面,那时肉包子是天然的,农民浇菜用的是粪水,猪吃的也是天然的。

    
过去华人在美国有句老话,现在没人说了,没有在中国餐馆打过工等于没有来过美国,这里说的是华人寻找立足点的普遍性。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正是大陆来的华人打工高潮,什么阶层背景都有。二十年过去了,我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进入成功者的行列,有身体,有子女教育,有屋住,有园子菜吃。那么,还有很多不成功的,国人不谈,只谈我认识的黑人,基本我刚到美国时看到的样子,现在还是那个样子,多了圈白发少了几颗牙,生存状态没有改变,所以我说,有屋住不笑无屋人,有田园菜吃,不笑胡适买菜做饭。这里用的是胡适生前的典故,提到在美国买菜做饭,胡适专门出来辟谣,没有的事,谣言。胡适那个时代知识分子少,到过美国都贵得像金子似的,再贵在美国也得买菜做饭。

    
在美国的中国男人多数买菜做饭还自己动手修房。我刚到美国就被逼上梁山当起了日本寿司大师,还刷起了房子。可是我没有看到有人想到过人生最重要的层面是学会自己动手治病,自己动手修牙。这是生命攸关的事,自己不上心搞不好会误伤的。我的牙基本上是自己修,小洞自己补补,我找牙医洗过牙,第二次在家里开练了。唐人街有位台湾女牙医看过我的牙,说我好能干啊,连牙都自己补。治胃病更是我多年培养成的强项,坚决用酒治,上帝还真不费我的苦心,成了。最近有人感觉我讲话太傲太损,我说,我当年年轻风华正茂的时候就是这样说话。

    
秋天除了收获以外有时会给我带来意外惊喜更加丰富我的空军大院题材写作。我每天都要浏览文章,一天留意到一篇写空军击落U2飞机的文章,从文体看是真实的亲身经历,还有具体的家庭背景,父亲时任江西向塘空二十四师政委。向塘是中国空军首次击落U2飞机的地方,我呆过的机动八大队曾派出优秀骨干秘密潜入那里顶着烈日铺设电缆。这篇网文的作者应该熟悉,我随即发出两张美国U2飞机飞过空军大院时拍的真实照片,主动开始了网络联系。不久得到回音:

    
潘涌,你好,先握个手,再敬个礼。我叫葛鹏,在空军大院时叫葛小平。我和你有不少渊源,我在2号楼一门住过一年,后来搬到14号楼大黑子的楼上。我65年育鹏小学毕业时你上五年级,我是你的学长。我78年到空工院上学,所以你是我大学的学长,在你的博文《大黑子和红军将军的皮鞋》中那张照片上,我站在后排左一。你在博文中提到不少人(赵百合,耿颖川,韩川等)都是我的好朋友,可我对你没有什么印象了,也许我们擦肩而过了。多年前在K57里我曾经和你聊过,还向你打听过同班的一个住在你那个门的女同学(她至今没有参加过班级聚会),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好了,说了这么多,算是自我介绍了。

    
我今天给你留言,是想告诉你,我非常喜欢看你写的文章,特别是《看着我长大的空军大院》和有关空军二次文革和后文革的文章,后者我把它们都打印出来给我父亲看了,我和父亲说,你70年从大院出来是多么的幸运,否则后面的折腾不定哪次就给折进去了。虽然张廷发也揪住我父亲不放,在全空军的大会上还点了父亲的名,但毕竟父亲已远离北京,无非是提前离休,子女也没受太大的影响,万幸啊。好了,不多说了,希望看到你更多的好文章。大黑子在微信群里说,不久要去美国和你见面了,预祝你们开心愉快。

    
空军男孩子的名字很多都带着“鹏”“天”“飞”“翔”,女孩子多叫“春”“夏”“秋”“冬”。葛鹏的父亲葛振亚是空军老前辈,五五上校,今年刚过百岁生日,我借写文机会祝他老人家长寿安康。

    
09/13/201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wwzgp99 回复 悄悄话 此文中有一个小小的打字错误,希望改一下,否则上下文的意思不连贯了。"后者我把它们都打印出来给我父亲看了。我和父亲说,潘涌70年从大院出来是多么幸运",应该是。。。。"我和父亲说,你70年从大院出来。。。",这样前后的意思就一致了。
wwzgp99 回复 悄悄话 又看到你的好文,非常高兴。谢谢你的祝福,我下周就回国,为老人家庆贺百岁寿辰。一定把你的祝福带给老寿星。
老木屋 回复 悄悄话 细细地碾磨岁月《十二》秋天来了

秋天来了,除了收获之外,我们也该休息了。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天净沙,心中长乐。有屋住,不笑无屋人。有田园菜吃,不笑胡适买菜做饭。修修补补,找老鼠洞补补,不补,老鼠会把种子吃光。寒冬一过,回春回大地。又会一个轮回。

我在把日子过成诗,过去一直没有感觉到,只觉得与众不同,直到最近读到南怀瑾的名句“九万里悟道,最终诗酒田园”才恍然大悟。我每天菜菜饭饭,面面菜菜,有油,但没有味精,有醋,但没有酱油,有大酱,但没有盐。我把西红柿煮熟当水喝,夏天把吃不了的的菜做成梅干菜,三腌三晒,冬天把大白菜做成酸菜。我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周末,我会有计划地去各国风味餐馆,多数情况下会外卖带回家吃。吃着吃着我会回想到当年在空军地勤灶抢包子的场面,那时肉包子是天然的,农民浇菜用的是粪水,猪吃的也是天然的。

过去华人在美国有句老话,现在没人说了,没有在中国餐馆打过工等于没有来过美国,这里说的是华人寻找立足点的普遍性。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正是大陆来的华人打工高潮,什么阶层背景都有。二十年过去了,我一步一个脚印,稳稳当当进入成功者的行列,有身体,有子女教育,有屋住,有园子菜吃。那么,还有很多不成功的,国人不谈,只谈我认识的黑人,基本我刚到美国时看到的样子,现在还是那个样子,多了圈白发少了几颗牙,生存状态没有改变,所以我说,有屋住不笑无屋人,有田园菜吃,不笑胡适买菜做饭。这里用的是胡适生前的典故,提到在美国买菜做饭,胡适专门出来辟谣,没有的事,谣言。胡适那个时代知识分子少,到过美国都贵得像金子似的,再贵在美国也得买菜做饭。

在美国的中国男人多数买菜做饭还自己动手修房。我刚到美国就被逼上梁山当起了日本寿司大师,还刷起了房子。可是我没有看到有人想到过人生最重要的层面是学会自己动手治病,自己动手修牙。这是生命攸关的事,自己不上心搞不好会误伤的。我的牙基本上是自己修,小洞自己补补,我找牙医洗过牙,第二次在家里开练了。唐人街有位台湾女牙医看过我的牙,说我好能干啊,连牙都自己补。治胃病更是我多年培养成的强项,坚决用酒治,上帝还真不费我的苦心,成了。最近有人感觉我讲话太傲太损,我说,我当年年轻风华正茂的时候就是这样说话。

秋天除了收获以外有时会给我带来意外惊喜更加丰富我的空军大院题材写作。我每天都要浏览文章,一天留意到一篇写空军击落U2飞机的文章,从文体看是真实的亲身经历,还有具体的家庭背景,父亲时任江西向塘空二十四师政委。向塘是中国空军首次击落U2飞机的地方,我呆过的机动八大队曾派出优秀骨干秘密潜入那里顶着烈日铺设电缆。这篇网文的作者应该熟悉,我随即发出两张美国U2飞机飞过空军大院时拍的真实照片,主动开始了网络联系。不久得到回音:

潘涌,你好,先握个手,再敬个礼。我叫葛鹏,在空军大院时叫葛小平。我和你有不少渊源,我在2号楼一门住过一年,后来搬到14号楼大黑子的楼上。我65年育鹏小学毕业时你上五年级,我是你的学长。我78年到空工院上学,所以你是我大学的学长,在你的博文《大黑子和红军将军的皮鞋》中那张照片上,我站在后排左一。你在博文中提到不少人(赵百合,耿颖川,韩川等)都是我的好朋友,可我对你没有什么印象了,也许我们擦肩而过了。多年前在K57里我曾经和你聊过,还向你打听过同班的一个住在你那个门的女同学(她至今没有参加过班级聚会),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好了,说了这么多,算是自我介绍了。

我今天给你留言,是想告诉你,我非常喜欢看你写的文章,特别是《看着我长大的空军大院》和有关空军二次文革和后文革的文章,后者我把它们都打印出来给我父亲看了,我和父亲说,潘涌70年从大院出来是多么的幸运,否则后面的折腾不定哪次就给折进去了。虽然张廷发也揪住我父亲不放,在全空军的大会上还点了父亲的名,但毕竟父亲已远离北京,无非是提前离休,子女也没受太大的影响,万幸啊。好了,不多说了,希望看到你更多的好文章。大黑子在微信群里说,不久要去美国和你见面了,预祝你们开心愉快。

空军男孩子的名字很多都带着“鹏”“天”“飞”“翔”,女孩子多叫“春”“夏”“秋”“冬”。葛鹏的父亲葛振亚是空军老前辈,五五上校,今年刚过百岁生日,我借写文机会祝他老人家长寿安康。

09/13/2017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