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木屋

不再有太多的追求,活着就好。
正文

细细地碾磨岁月《九》看演出

(2017-07-26 09:47:24) 下一个

                                      细细地碾磨岁月《九》看演出

       你说世界如此之小。昨天这里纽约剧组演出《海外剩女》,导演是慎广兰,她六五年借调到空军主演过《女飞行员》项菲。《女飞行员》是空军子弟最熟悉的话剧,有条件的父亲官大一点孩子都多次看过。前一段时间,波士顿公演《爬藤》,导演是梁雁文小名“二黑”,爹是资本家出身的我军著名话剧演员梁玉儒,主演话剧《万水千山》。《万水千山》是文革前北京军队大院子弟最熟悉的话剧。项菲寓意"向着天空飞翔"。,

      今年我演话剧才知道话剧排练的艰难。我隐隐约约感觉,空军一直想短时间拿出反映空军特色的话剧,《江姐》,《长山火海》,都是空军公演的话剧歌剧,但没有空军特色。在勇夺全军卫生红旗后,继续夺文艺红旗,空军司令刘亚楼亲自修改剧本,全国招聘女演员,刘亚楼去世的时候,护士整理床铺,发现枕头下有两本书,其中一本是《女飞行员》剧本。想来,司令的高压下,底下干活儿当差的不容易过日子。我在熟悉台词的情况下,只要前面一站人立马变得结结巴巴,我想空军当时排练也会是这样,不仅如此,还直接导致空军文化部毕部长英年早逝,去世的时候刚刚四十五岁。我也得知梁雁文在波士顿导演的时候也多次着急上火,血压攀升。

     我小时候看话剧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电影可以保证一星期看一次,新片老片都有。主要原因是空军大院一直没有适合话剧演出的剧场,只有一个营建饭堂作礼堂一般用来冬天放电影。在八个样板戏出现之前,军队看戏看剧是等级森严的。空军大院旁有个军事博物馆俱乐部,只容许十级以上干部带家属子女进入,我有个发小老爸是军博主任说她看过好多遍《万水千山》,估计演出在那里。我爸是十一级,一直没有机会进去过。那是还时兴内部演出,估计空军《女飞行员》的内部演出是在空军学院,也是司令的孩子和有关部长的孩子常去看。我小学同学有司令的儿子,常同我说,他们可以到后台还可以摸摸演员化妆后的鼻子,是软的,有演员要演美国军人。所以说,舞台艺术进入千家万户,江青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以这么说,对我们时代的中国人来说,你可以一生只看过一次舞台剧,那就是样板戏。

     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搜索记忆孤肠也是点点滴滴,星星点点。

     八一建军节之际,此文献给所有穿过军衣的人。

      07/25/2017

      后记:毕革飞部长为空军文艺立下汗马功劳,曾发掘提携大艺术家阎肃。总政演《万水千山》在小西天,军博放内部电影,有记载超过三百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XLD 回复 悄悄话 每一人名,剧名听上去都如此熟悉,亲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