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老留当年的糗事一一妈的,怎么拼写?

(2018-04-28 19:35:16) 下一个

 

2018-04-28

这几天"老留""小留"的话题比较敏感,比较、批评。我九十年代初来美属"老留",也见过一些国内亲朋友的孩子"小留"。其中好坏都有,小留中有愤青脑残,老留当年也有不少糗事,我这就说说。

老留当年共同的特点是穷,非常穷,所以有点人穷志短,会做些奇芭的事。来美刚上学时隔壁同学捡到别人扔掉的黑白电视机,自己捣鼓能用天线看美国几大电视台。我晚上有时会去看一阵新闻或流行剧《Cheers》之类。这哥们儿不知道怎么整的,能调到一个台有时有成人节目,但信号极差满屏条纹雪花,但隔十几秒会闪出较清楚的画面一两秒,大概能了解情节。每有这种节目,他能忍受对视力的摧残一直看完,不让换台。算他视力好有本钱摧残,咱近视眼受不了,只好撤,"太变态"。

一朋友在中餐馆打工不久就被辞退。原来这老兄刚来美,餐馆小工的活儿也不太会,手脚慢,总受老板斥骂。心想老子在国内名校毕业的科级干部,却在美国替人干苦力活低三下四,咽不下这口气呀。怎么报复呢?抽下午不忙大家休息时,躲冷库里偷吃"最贵"的冰淇淋。冷库、冰淇淋?就是夏天也呆不长吃不多呀。老兄居然能不惧寒地长久坚持透心凉,也要以行动抗议资本家的压迫,多次犯案终被发现。被抄鱿鱼回来还愤愤不平。不过,偷偷摸摸的报复,实在不合适高调宣称是爱国反抗美帝资本家的伟大精神。

我刚工作时开辆一千元不到的破车,故意停在多条街以外的路边免费停车,以免被同事看见。同事都是老美,午餐我从不与他们去餐馆,宣称自己去吃中餐。然后走几条街到自己车里,拿出保温盒里自制三明治。若是盛暑中午,想像一下在大太阳下的车里吃顿午饭是个什么状况?不提了。一头臭汗回办公室,美其名曰饭后散步太久晒的。说真的,那时候身材还苗条,可能与此有关联。

老留刚出国时普遍英语不灵,上课百分之八、九十听不懂的不少见。而我最怕接电话,患多年接电话恐惧症。当初有天老板让我临时替接电话,我想不接,有留言机多好。可是不敢:yes,yes。果然有电话进来,就听懂是找老板,不明白说什么事来,赶紧背一段事先想好的词,比如老板几点以后回来,请以后再打,可偏偏有人要留言,听不懂,只好再次请问:您姓名电话?"妈的 xxxx"。是不是不耐烦口出恶言,而且是中文?不敢相信。"对不起,请拼写出姓名。"对方拼出姓,我坚持让人拼名:"Matthew"。可我明明听他说"妈的",算了,英文不好,也没办法骂回去。后来才明白说的简称"Matt"。此后还让人拼写过"脑梗"(Logan)、"Fxxx"(Frank)之类。妈的,这些老美说活漏音,我又实在对老美名字不熟悉,老听错。老板回来赶紧递上留言条:今天有妈的、脑梗、Fxxx……找你。从此以后老板再也没让我代接电话,估计有人觉得我脑梗、弱智。

现在的小留经济、英语、机会等条件强多了,是好事儿。出个别脑残的、做糗事的也不奇怪。过些年,他们也会成熟成长,把当年的荒唐当笑话的。老留们有信心。

(图片网上下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