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M. C. Escher

(2015-12-31 10:07:41) 下一个

新年前在DAli 美术馆看了的M.C Escher展览, 才知道世界上有过这样一个看世界的人。

他的眼睛好像进化论的万花筒,尤其在他后期的作品中以变异Metamorphosis为中心的画中体现出来。这个在不断重复中变化的世界, 开始就是结束。一切皆有关联,有着共同的规律。好像永动机,看似不断前行,却只能从起点回到终点,再从终点回到起点。永恒却命中注定,奇异却无限悲哀。看他自己眼中的白骨,和他下几幅画中的起始转乘,顿时感到人在时间空间中消失。买了这个眼睛放办公桌,时刻提醒自己要看到这个纷繁世界的本质。

非常喜欢他画中的数学。从前讨厌的数学,现在觉得它是那么迷人。喜欢一切艺术中的数学,那么有逻辑,可以信任,同时打动人心。还有他的版画。喜欢看记录片里他刻版画的画面。一个人怎么可以精确却浪漫成这样。记录片也拍得让人感动。另一双透过Escher的眼睛看世界的眼睛。这个拍摄的人,得找到每幅画的原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